杏林春暖(44)

叶修打开客厅的灯,“书包可以放卧室。”

周泽楷环顾四周,厨房和客厅是连在一起的,卧室很小,床占据大半空间,没有太多家具,书桌上摆着笔记本电脑和一摞摞文件书籍,一盒烟,一个烟灰缸,一切都维持着叶修三天前离开时的样子。

“小周,晚饭吃面好不好?”叶修从厨房里探出头,晃了晃手里的方便面和鸡蛋,“只有这点了,我去楼下再买点吧。”

“我去。”周泽楷不由分说拦住叶修,揣上钱包,先一步出了门。“注意台阶——”叶修站在楼梯口大喊,几秒后,遥遥传来一声“知道”。

叶修抓抓头发,回到卧室,跑到床边趴在窗台往下张望。

天已经完全暗下来,老小区里零星点着路灯,北风从敞开的窗户外灌进来。叶修连着打了两个喷嚏,拢了拢衣领,等了片刻,终于看到周泽楷的身影。远远看去,小小的,裹着件黑色的大衣,在路灯形成的苍白光圈里快步小跑。

“跑这么快干嘛。”叶修笑了笑,周泽楷自然听不见,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漆黑的夜色里。

叶修支着下巴,一直目送着他跑远,等到完全看不清了,才重新缩回脑袋。拉上窗帘前,他无意中仰头看了一眼,一轮圆圆的满月在稀薄的云层间穿梭,不知不觉,又到到一月的十五。

没过多久,周泽楷拎着鼓鼓囊囊一塑料袋的食材回来,跑得有些喘,鼻尖冻得通红。“买了什么?”叶修问,周泽楷把塑料袋展开给他看,结果里面居然只有一颗大白菜。“都关门了。”周泽楷很过意不去,没提自己跑了两条街的事情。叶修说没事,揉揉他冰凉的脸蛋,起锅开始烧水。

“我帮你。”

周泽楷取出刚买的大白菜,手脚麻利的剥下白菜叶子,泡在水槽里一瓣瓣的洗净。他洗的很专注,过水两三遍后再将菜叶捞起,层层叠叠码在砧板上,取了菜刀剁成菜丝。

叶修就在边上看,周泽楷切得很慢,每一刀总要比划上半天,眉头绷得紧紧的,但菜丝倒是切的整整齐齐,非常规整。

叶修想笑,但忍住了,问:“需要帮忙吗,周大厨?”

周泽楷举着菜刀,很认真的想了想,回道:“不用。”

“真的?”

“真的。”

煮碗白菜面工序不算复杂,周泽楷往沸水里下入面条和菜丝。食物烹煮的香气慢慢在这个只有几平米的厨房蔓延,叶修没事做,就靠在墙边旁观。周泽楷脱去了累赘的大衣,单着一件毛衣,袖子高高卷至手肘,从这个角度,能看到沉静的侧脸,结实的小臂,以及低头时微微耸起的肩胛骨。

这是一个不过几平米的厨房,一个人时宽敞有余,此时多了一人,顿时变得有些拥挤。

叶修其实很会做饭,但不代表他喜欢,自从苏沐橙独立生活以后,更是鲜少下厨。在他看来,做饭实在不是件有趣的事情,要买菜,要洗碗,辛辛苦苦忙活半天,吃的还不就自己一个儿。裹腹而已,满汉全席和一碗泡面又有什么区别。

叶修不是耐不住寂寞的人,但即便习惯了,偶尔还是会想要更多。

正想着,看周泽楷又另起炉灶,架上一个平底煎锅。

“还要烧什么?”

“荷包蛋。”周泽楷往锅里倒油,在等油烧热的时间里,飞快凑过来亲了他一下。

周泽楷的身体已经完全暖和,脸颊红扑扑的,坏心眼的偷袭让叶修平静下来的心脏又是一阵乱跳,“不专心啊,周大厨。”叶修咳嗽两声,试图掩饰,周泽楷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睛,飞快的又在唇上啄了一下。

“很专心的。”

叶修觉得他的小实习生学坏了。

灶火正旺,油滋啦啦的爆响,周泽楷敲了个鸡蛋进去,蛋白在热油中逐渐凝固。周泽楷将煮面的煤气灶阀们关小,抄着炒勺小心的将荷包蛋翻了个面儿。

时间控制的刚好,荷包蛋底面焦黄,香气四溢,叶修竖着大拇指猛夸周大厨水平不错,周泽楷抿着嘴,笑的非常开心。

面烧好,再码上油乎乎的荷包蛋,两人一人一碗,各自吃了个底朝天。

吃完晚饭,叶修洗碗刷锅,周泽楷整理料理台,配合默契,很快就收拾妥当。叶修关上水龙头,水槽里的积水还未流尽,打着旋,在下水道口形成小小的螺旋。叶修看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道:“小周,那封邮件我读过了。”

周泽楷正抬手往柜子里摆放碗筷,动作不由一顿。他飞快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过身。

“说实话,看到那封信我很意外,相处时间也不算短了,却一直不知道你心里的真正想法。”叶修抱歉的笑了笑。

周泽楷皱了下眉头,张口想说些什么,但叶修先一步阻止了他。

“让我说完吧。”叶修摸摸他的脸颊,以示安抚。周泽楷抓住他的手,往手心里蹭了蹭。

“ 没有顾忌到你的心情,给你造成了困扰,而且这么迟才察觉到这点,实在是很抱歉。但我毕竟比你年长,能做的事情也更多些,这一点,希望你能谅解。”叶修低垂着眼帘,声音如流水般轻缓,两人的手掌互相重叠,掌心的热度让人觉得舒适而温暖。

周泽楷没有应声,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他捏紧了叶修的手指,叶修看着他,一直看入眼底。

四目相对的瞬间,周泽楷感觉到有什么正在用力撞击自己的心房。就像平地里刮起了飓风,草原上燃起了大火,风卷残云般席卷了他的意识。

周泽楷忽然抱住叶修,低头封住了他的口。

他吻的很用力,长驱直入,吸允舌尖,舔过上颚与齿根,怀着要将人拆吃入腹的念头,奋力侵略叶修的唇舌。叶修被压得脖颈后仰,发出类似呜呜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周泽楷追上来,脚步错乱,两人踉跄着,接着吻,一起撞上身后的墙壁。

“前辈,对不起,我爱你。”

道歉的话和表达爱意的词汇别扭又和谐的组合在一起,叶修缓慢的睁大了眼睛。

周泽楷捧着叶修的脸,轻轻抵上额头。

他不需要叶修的道歉,叶修不欠他什么,他们之间不存在任何需要谅解的事情。叶修是爱着他的,没什么,能比这件事更加重要。

“前辈,我爱你。”周泽楷不断重复着这句话,轻吻落上眼帘。黑密的睫毛微微颤动,叶修红了脸,搂住周泽楷的脖颈,抓着青年乌黑柔软的头发,张开嘴,将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言语全都吞了下去。

无法继续忍耐,所有积蓄的感情全在这一刻喷涌而出,千言万语,都不如一个吻来的明白。

周泽楷激烈的回应着叶修,毫无章法的凌虐柔软的口腔和舌头,叶修几乎要被吻的透不过气,嘴唇很快变得麻木,津液顺着无法合拢的嘴角沾湿了下巴,他只能趁着改变角度的空隙,艰难的汲取些许新鲜空气。

周泽楷火热的鼻息喷在脸上,叶修闭着眼睛,从胸口处清晰的传来属于另一个人的擂鼓般的激烈心跳。

感觉自己的身体也被震动了,一下一下,从里到外。

身体的接触永远是最原始,最本能的,热度顺着紧贴的黏膜传渡,叶修微微睁开眼睛,看见周泽楷幽深的墨色眼眸,深潭般的瞳仁深处,全是自己的身影,被牢牢的锁着,极尽温柔的对待。

叶修忽然想起之前在黑暗楼道里的那次亲吻,周泽楷的手臂有力的托着他的身体,即便他们习惯互相拥抱,独独这次,犹令他心神不宁。

那是男人的身体,温热、强壮,叶修瞬间意识到什么,然后这个念头便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如同被投下的魔豆种子,疯一样的在身体里生长蔓延。周泽楷紧拥着他,下身无隙相贴,每一次的摩擦与相碰都会引起放电般的战栗。事情的发展远远出乎叶修的意料,但他又无法否认来自内心的隐隐渴望,一切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周泽楷显然也意识到了,感情早已升华到一个无法用理智来解释的地步,从接触到叶修嘴唇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不再属于自己,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这瓣唇,这张脸,这副身体,这个人,完完整整都是这一年来朝思暮想的。

当腿被分开,周泽楷强硬的挤进来时,叶修终于产生了一丝慌乱。他推了周泽楷一把,力道并不大,但足以让对方察觉。

周泽楷勉强停下亲吻,和叶修略略分开,但依然维持着双臂禁锢的姿势,将人锁在怀里。他专注的看着叶修,视线滑过湿润的唇瓣,落上绯红的双颊。“前辈。”周泽楷低声呼唤,沙哑的嗓音让叶修微微一颤。

叶修飞快别开脸,但染红的耳朵尖暴露了他。

周泽楷知道叶修在想什么,也清楚自己现在想要什么。他亲吻叶修的耳廓,顺着颈侧,一路吻至锁骨窝。叶修搂着他的脑袋,说不出是想把他推开还是拉近。

周泽楷维持着那样的姿势,不动了,湿热的呼吸将脖颈处的皮肤变得又湿又痒。叶修深吸上好几口气,才堪堪将涌起的热流平复下来。“那个,小周,我得去洗个澡,两天没洗,都快臭掉了。”他干笑着,一点也没觉得这个借口有哪里好笑的。

然后,他看到周泽楷抬起头,眨着雪亮的眼睛,认真而热切的问:“可以,一起洗吗?”

火似乎烧的更加旺盛,叶修心乱如麻的想,自己可真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98768&tid=3065253





评论(54)

热度(269)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