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春暖(42)

一直忙到第二天下午,急诊室才终于恢复了原来的工作节奏。所有人都累瘫了,原本只有一张木板床的医生值班室硬是挤进三个大男人:魏琛睡最里面,方锐横着叠在他肚子上,乔一帆缩成一团,占据了床尾的角落。

现在轮到苏沐橙和唐柔当班,叶修总共也就睡了三四个小时,在安排好重要事项后,便去院长办公室给冯宪君做报告。

同行的还有肖时钦和烧伤科的主任邹远。

这样的报告会千篇一律,冯宪君照例要在众人汇报后要发表几句感慨。都是些场面话,八股文,叶修和肖时钦听着无聊,就开始堂而皇之的打瞌睡,唯有邹远一人还强打精神听着。他毕竟刚当上主任没几年,修炼远远不足,此刻坐在睡的横七竖八的两人之间,打量着冯宪君越发拉长的脸色,觉得心脏都有些不好了。

冯宪君好久没受叶修膈应,气的火冒三丈,险些又要发作。只可惜,他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叶修也只是抬了抬眼皮,打了个哈欠,一歪头,转而倒到邹远肩上。

邹远脸都给吓白了。

面对这似曾相识的一幕,最后还是由喻文州出来打圆场。他向所有人传达了由卫生局送过来的最新伤亡数据。

从全市各个医院的反馈来看,大部分伤员均已得到妥善安置。对于伤势较重的患者,市里的指示是不惜一切代价抢救,绝不能再增添死亡人数。常年被这样要求的肖时钦也已经习惯了,都懒得吐槽这指示有多理想化,和邹远一起领了圣旨回去继续埋头苦干,叶修则单独留下来,和喻文州研究急诊室剩余几名患者的去向问题。

研究完,喻文州送叶修出行政楼。

“最近还好吗?”喻文州边走边问。

“还行。”叶修困得很,想抽烟提神,但碍于一身白大褂,只能揉揉太阳穴算是代替。

“写匿名信的人我们查到了。”

话题开始的有些突然,从喻文州口中轻描淡写的说出,叶修愣了一下,才把这句话的意义消化干净。

“是刘皓,”没等叶修发问,喻文州就继续说了下去,“我们请人查到发邮件者的IP地址,再根据IP所在找到当时发信的网吧,请店主帮忙调取了监控录像,最后确定是他。”

叶修瞄了喻文州一眼:“这中间的细节应该没你说的这么简单吧。”

喻文州给了他一个高深莫测的笑脸,“有什么想法没?”

叶修耸耸肩:“没啥想法,倒是一点也没觉得意外,你想要我说什么?”

喻文州淡笑着摇摇头,“也没什么,你会有这样的回答我也一点不觉得意外。”

叶修勾了勾嘴角,拍了下喻文州的后背,踩着台阶往楼下走。喻文州跟在后面,看他双手插兜,背影裹在雪白的白大褂里,身形很稳。

走到一楼,喻文州说:“叶修,我们不想让这件事就这么简单结束。”

叶修回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无所谓了。刘皓这人心术不正,总有一天会摔跟头的,又何必多费心思,”说着,他冲远处的门诊楼扬了扬下巴,“正事都忙不过来。”

喻文州知道说不过叶修,只得轻轻叹了口气:“急救室几名重点病人的病情报告,麻烦在今天下午五点之前发我邮箱,卫生局等着要。”

“你这话题转的够生硬的。”叶修摆摆手,算作告别。

叶修回到急诊室,先查看了一下病人的情况,在和苏沐橙做简单的交流后,他便回到办公室,准备写邮件。

主任办公室还维持着他当年离开时的布局,惯用的水杯摆在电脑桌的左上角,抽屉里,文具、印章,一样不少,那本厚皮的笔记簿的下面,依旧藏着他的玻璃烟灰缸,唯一有所改变的,是窗台上的那盆仙人球,顶端不知何时多了个刺毛肉球,看得到小小的花苞。

叶修想起喻文州的话。

匿名信的事情明明已经过去很久,叶修自己也已经放下了,但似乎他的朋友们并没有。这些天,每每遇上熟人,总会关切的问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喻文州的执念他也不是不能理解,只不过,无论是地位,还是恩怨,这些在叶修看来,根本无足轻重。他不过是个看病的,能有个地方让他治病救人,就足够了。

电脑开机,叶修打开网页,查看邮箱。仅过一天,邮箱就又被各路邮件塞得满满的,叶修一一拉黑那些乱七八糟的垃圾广告,然后在新邮件列表的最底层,看到了来自周泽楷的那封信。

叶修直接点击阅读。

信不长,不过百来字,七八行,叶修一目十行,一眼就看到底,结尾落款,是周泽楷三字。

叶修眨眨眼睛,拖动鼠标,重新把邮件拉到顶,一个字一个标点的重头读起,读完一遍,再拉回去。

一封信,他读了足有七八遍。在最后一次阅读后,叶修离开电脑桌,起身去饮水机旁倒了一杯温水。

他端着杯子,站到窗台边,那些字眼就在他的脑海里盘旋。

这封信终于向叶修解释了那天周泽楷为什么会这般失控的缘由。尽管篇幅不长,有些句子的前后逻辑也并不连贯,叶修似乎能透过黑色的字体看到背后周泽楷努力想要诉说的身影。叶修喝了口水,这对干涸一整天的嗓子来说,远远不够,但他感觉不到。

叶修放下水杯,掏出手机,给周泽楷打电话。

电话拨通,传来手机已关机的提示。

叶修隔了几分钟又拨打了一遍,还是关机。

现在应该是白天,叶修想不出周泽楷关机的理由,在窗边站了片刻,重新坐回电脑前。

他准备给周泽楷回信,但双手摆上键盘,却许久没有找到想要敲打的按键。

这封信给予他的冲击是前所未有的,叶修从没想过,周泽楷居然是那样看待这件事的,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在周泽楷那副内敛而青涩的外表下,怀揣着的那般激烈而坚定的意念。

他的周泽楷,在不知不觉间,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懵懵懂懂的小实习生了。

叶修抓抓头发,在抽屉里翻找藏起来的香烟。之前和周泽楷在一起的时候,他总能很轻易的控制住烟瘾,只是最近,他又开始迫切的需要尼古丁,不仅仅是为了提神醒脑,更多的时候,是为了排解情绪。

其实,对叶修而言,隐瞒匿名信的初衷非常简单,他只是不想给周泽楷增添太多心理负担,希望他能安安心心的学习,顺顺利利的毕业。

但叶修万万没想到,到头来,反而是自己的举动,真正成为了周泽楷的负担。

等苏沐橙敲门进来的时候,叶修刚点着第二根烟,房间里弥漫着大量尚未散去的青白烟雾,电脑屏幕是亮着的,界面停留在新邮件的撰写上,光标在大片空白中孤寂的闪烁。

“哇,幸亏陈果不在,要是被她看到,非骂你不可。”苏沐橙挥着手赶开不断靠近的烟气。

叶修像是才注意到她的到来,赶紧指着门喊:“关门关门。”

“要是怕被人看到,不抽不就得了。”苏沐橙不屑的撇撇嘴,随手带上门栓。

“有事?”叶修退出信箱,看了眼右下角的时间,赶紧打开文档,开始写要上报给卫生部的病情报告。

苏沐橙走到他身边,把需要叶修签字的文档摆在桌角,顺便看了眼电脑屏幕,“我以为你刚才一直在写这个。”

空白的文档刚刚有了一个标题。

“在思考怎么写。”叶修咬着烟头,拖着鼠标给标题加黑加粗。

苏沐橙眨眨眼睛,露出明显不信的表情。

准备离开前,叶修忽然叫住了她:“问你件事。”

“嗯?”苏沐橙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叶修停下打字的动作,胳膊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假如,我是说假如,我没有事先和你商量,就找人把你从急诊室调到比较轻松的行政部门,你会怎么想。”

苏沐橙认真的想了想,然后认真的回答说:“我会狠狠揍你一顿的。”

“……哦。”

 

周泽楷下飞机时,正是国内时间的凌晨,这已经是他所能买到的最早的航班。

一开始,教授听说他要回国时,觉得非常意外,但在听完周泽楷的解释后,立刻大笔一挥,给他开了一个礼拜的假期。

爱情比面包重要,在科学家之前首先是个浪漫主义者的教授严厉的教导周泽楷说。

整整十个小时,周泽楷就坐在并不宽敞的经济舱里,听着隔壁座位乘客的呼噜声,毫无睡意。飞机偶有颠簸,他头有些晕,喉咙也难受,又吞了片感冒药,强迫自己靠回座椅背,闭目养神。

他得养足精神。他要回去见叶修。

走出飞机场,一股冷冽的北风袭面而来,刚刚下过阵雨,气温又冷了一些。

周泽楷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坐进接送的机场大巴,随着汽车的发动,看着道路两边郁郁葱葱的翠柏飞快的向身后闪去。

大巴由市郊转入城内,熟悉的建筑越来越多的展现在他的面前,周泽楷依然清晰记得一年前自己离开这座城市时的情景,这株大树,那座大楼,就连这片微微泛着橘红晨光的浩瀚天空,每一样都没有改变。

大巴在市中心的站点停下,周泽楷跳下车,双脚踩上地面的那一刻,才有了些回来了的实感。五点多,马路上的汽车依旧不多,鞋面与平整的道路之间奏出急促而昂扬的鼓点,凛冽的北风肆虐的扬起他的发丝,露出那双明亮而清澈的眼睛,他快步走在去医院的路上,思绪像是抽条的藤蔓,滋生,缠绕,在踏出的每一步间发疯似的蔓延。

当周泽楷终于伫立在熟悉的医院大门前,看着远处熟悉的急诊室,不知怎的,忽然觉得眼眶有些发酸。

那是他实习的起点,也是他命运的转折点。他在那里遇上了叶修,跟随他,崇拜他,爱慕他,最后恋上他。这三年间发生过的所有事情像是随着奔腾的列车,轰隆隆的撞进他的脑海,他想起那些跟在叶修身边忙碌而又快乐的实习日子,想起他们一起吃过的夜宵和西瓜,想起在那个大水夜里的告白,想起出国后每一个充满想念的夜晚。

不断有路人从他的身边经过,街道上渐渐热闹起来,破晓的太阳将第一缕微光罩在他的肩头,而这一切,周泽楷恍然不知。

他揉了揉眼睛,深吸口气,向着叶修所在的地方,重新迈开步子。

这段路并不长,但每一步都像是踏在时空构成的回廊里。

周泽楷依然记得,当年自己也是这样背着背包,怀着忐忑又期待的心情,往实习的第一站急诊室走去,而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命运中的那个人就在那里等着他。兜兜转转,转眼三年,蓦然回首,过去的一切仍历历在目。

而现在,他又回到了这里。

周泽楷走进急诊室大厅,迎面遇上当班的魏琛。在飞机起飞之前,他给魏琛过打过电话,所以知道叶修现在在本院。

“哦,来啦,”魏琛不顾穿着白大褂,上去就给他一个熊抱,狠狠揉了揉他的脑袋,“你小子是不是又长高了?!”

周泽楷腼腆的笑了笑,“魏前辈,好久不见。”

魏琛哈哈笑着,重重拍了他好几下:“你小子真够厉害的,居然一声不吭偷偷跑回来了,老叶看到非得大吃一惊不可。”

“前辈呢?在休息?”

“不知道睡没,刚刚才把他赶回办公室。”

周泽楷微微皱了皱眉,看了下手表。

“我看他差不多又忙了一整天吧,老叶那家伙太犟,怎么也劝不动。不过等今天把最后一个病人也转到普通病房去,我们这里的任务就算告一段落了。”

周泽楷点点头,从魏琛手里接过主任办公室的钥匙。

房门是禁闭的,周泽楷掏出钥匙对准锁孔,轻轻转了转,没想门就这么开了。

屋里没开灯,黑乎乎的,周泽楷屏住呼吸,一点点的将门打开一个小口,室外的灯光便蜂拥而入,在地面上拖出他长长的影子。

最先看清的是书桌的一角,而后是还开机着的电脑,水杯里冒着热气,窗帘是拉着的,叶修就睡在靠窗一边的一张躺椅上,背对着房门,裹在一张灰色的毛毯里。

周泽楷合上门,逐渐朝叶修靠近,脚步很轻,再轻一些。

叶修一动不动的躺着,天色渐明,日光隔着薄薄的窗帘照亮了他黑色的头发。

周泽楷绕过躺椅,走到叶修的面前,蹲下来,平视着他。

叶修睡着了,闭着眼睛,睫毛微颤,大半张脸埋在毯子下,露出一点微红的鼻尖,薄毯勾勒出他消瘦的肩膀和收窄的腰线,身体随着每一次的呼吸而轻微起伏。

时间好像静止了,周泽楷静静的看着叶修沉睡的侧脸,描绘那长长的睫毛,数过他额前的碎发。

直到这时,周泽楷才深深意识到,自己是有多么的思念叶修。

思念如潮水,汹涌的淹没了他。

周泽楷半跪下,倾身向前,伸出手,用微微颤抖的手指,小心的拨开毯子的一角,将叶修的脸一点点的露出来。叶修绵长的鼻息喷在他的指尖上,湿热而酥麻,那眉骨,鼻梁,还有嘴唇,下巴,每一处都是他熟悉的模样,是他曾经亲吻过的地方。来自内心的渴望充满了周泽楷的身体,他从没有像现在这般急切的想要拥抱叶修,想要亲吻他。

但他现在能做的,只是轻抚叶修散在枕边的一缕碎发。

叶修需要休息,两天的忙碌给他的身体造成不小的负担。周泽楷轻轻放下行李,盘腿坐在地上,如同一名忠实的骑士,用视线密织成张不透风的网,守卫着他疲惫的恋人。

叶修睡了约莫2个小时,难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睡得安稳。他艰难的在狭小的躺椅上翻了个身,揉揉眼睛,迷迷糊糊的坐起来。

时钟指向七点半,还来得及赶上交接班,叶修掀开毯子,准备起来洗漱。他就这样毫无形象的打着哈欠,将身体转向右侧,然后,看见了等候在一旁的周泽楷。

周泽楷有些紧张,下意识的咬住下唇。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错,叶修眨了眨眼睛,愣了几秒。

那几秒钟在周泽楷心里仿佛有几个世纪那么长。

他觉得心跳在那个瞬间是停止的。

叶修看了他一会儿,神情有那么点迷茫。

“……做梦了?”他喃喃自语着,自顾自的低下头,揉揉眼睛,摸摸毯子,蓬乱的碎发草窝似的朝天立着。

周泽楷忍不住咧嘴微笑,往前靠了靠,耐心的等待。

大概是太累的关系,叶修的反射弧半晌后才恢复正常运转。他如弹弓般猛的从躺椅上跳起,瞪大了眼睛,死死盯住周泽楷的脸。

“……小周?”下一秒,叶修扑过去,揉揉他的脸,用力掐了一下。

周泽楷觉得有点儿疼,但此时他只想开心的笑。一年多的忍耐,十个多小时的路程,在叶修醒来喊他名字的那一刻,全部都有了意义。周泽楷想,无论自己将来会走多远,走多久,他都会再回到这里,回到这个原点。

因为,叶修就是他的终点。

“前辈。”

周泽楷张开双臂,将叶修紧紧搂进自己怀里。

————————————————————

觉得这大概是我有史以来最勤快的一次了(没出息的捂脸)

评论(38)

热度(270)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