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春暖(39)

周泽楷和同伴找了个借口,说有事先走一步。

他一个人慢腾腾的走在街上,走出半条街,直到被北风吹的打了个寒战,才想起大衣遗忘在了会场里。

他不想回去拿,脑子里乱的很。

现在回想,刚才经历的一切不可思议好像一场梦,而他现在则被这场梦搅的心神不宁。

最开始听的时候,周泽楷觉得很可笑。匿名信,听上去像是二流电视里的老套情节,在他十几年的象牙塔生活里,身边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更何况,这信似乎是与自己有关的,但他却从未听说过只字片语。周泽楷一度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尽管叶秋的表情很严肃,但他依然不愿意相信,潜意识里,当做笑话一样的听。

但慢慢的,随着讲述,他动摇了,被叶秋口中那有理有据,条理清晰的故事动摇了信念。字眼一个接一个砸进他的心里,汇成一幅幅清晰的画面,周泽楷随之陷入深深震惊,无法做出更多的反应,只能坐在那里,呆如木鸡,被动的接受着这些信息,目睹这个与他有关的事情在他所不知道的地方悄无声息的发生,再悄无声息的结束。

不可置信,逐渐变成了不解,伴着疑惑,抽丝剥茧,最后只剩下愤怒。

匿名信里到底写了什么,叶秋因为顾虑,只是简单一语带过,但这不妨碍周泽楷从他微妙的表情里猜出内容。

周泽楷一步一步走着,无心分辨方向,脚掌确实的落在地面上,却没有踩着的实感,明明身体并没摇晃,但视野似乎有些虚浮,他不断的与人擦肩而过,偶尔撞上了,便僵硬的挤出一句用中文说的对不起。

在人流密集的街道上,周泽楷就像一个筋疲力尽的遇难者,脑子仍在活动,但和身体是分离的。

他至今仍清楚的记得,叶修曾解释说,调到分院只是正常的职位变动,说这话的时候,叶修是一脸的坦然。周泽楷回忆起那段时间医院里并不寻常的流言,回忆起苏沐橙不甘的表情,回忆起叶修身上的浓重烟味,回忆起临走前魏琛说过的话。

魏琛按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

——老叶这么好的人,你可别弄丢了啊。

一切的一切,忽然都有了另一种解释,无比完整的解释,周泽楷在北半球冬季的寒风中红了双眼,迷了方向,险些一头扎进车流里,被旁边的路人拉了一把。

是个中年人,看周泽楷苍白着脸,不禁担心的问:“你没事吧,小伙子?”

纯正的当地口音将周泽楷从思绪中拉回。他退回路边,茫然若失的看着身边充满异域风情的建筑,看着一群群白皮肤金发碧眼的当地人从自己身边走过。他扭过头,看到街旁的商店,橱窗上印着自己的身影,精心打理过头发,崭新的西装和皮鞋,还有胸前挂着的代表着荣誉的入场证件。

不知怎的,周泽楷突然很想笑,声音黏在喉咙里,出不来。

什么万里挑一的留学资格,什么梦寐以求的研究条件,原来自己现在所拥有的,居然都是建立在另一个人让步牺牲的基础上,而如今披在他身上的身份、学位、荣誉,在赤裸裸的真相面前,突然变成了一道道枷锁,一个个沉重的负担,压得他透不过气。

周泽楷掏出手机,给叶修打电话,按下号码的时候,手指几度对不准键盘,浑身都在微微颤抖,分不清是因为寒冷还是愤慨。

他不明白,为什么叶修要瞒着他。

为什么要让他时隔这么久之后,从另一个人的口中才得到的真相。

周泽楷退到路边的角落,颓废的倚在墙边,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嘟嘟声。高大的建筑挡住了阳光,大片的阴影覆盖上身体,他深吸口气,让冷空气灌进身体里,胡乱抓了把头发,手掌慢慢滑过额头,用力揉了揉双眼。

叶修接到电话时,刚刚完成对一名车祸病人的大抢救。当时情况很危急,病人的血压心率哗哗的直往下掉,叶修督在床边,领着一群人抢救快一个多钟头,药瓶用空一箩筐,才总算把生命体征给维持住。

手机铃响的不合时宜,叶修低头看了眼,发现是周泽楷,不由微微皱了下眉。

跨洋电话费用不小,没什么紧急事情,周泽楷一般不会选择电话联系。叶修犹豫了一下,还是暂时掐断,和来会诊的外科医生决定好下一步诊疗措施后,才把事情交给手下,洗了手匆匆去办公室打电话。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

“不好意思,刚才医院有事情,正在忙。”

“……”

周泽楷没说话,叶修也没太在意,继续问:“小周,怎么了?现在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要紧事情吗?”

“……”

周泽楷依旧没有吭声,沉默着,背景里尽是呼啦啦的风声。叶修觉得有些不对劲,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赶紧小周小周的喊了好几声。

焦急的声音传过去,周泽楷心一下收紧了,感觉风刮的更大,在大楼形成的通道里形成一道涡流,将他吹的七零八落。“……前辈。”他回了一声,声音很沉,努力压抑着。

听到回话,叶修略微放心些,但直觉不太对劲,他认识的周泽楷是不会用这样的口气和他说话。唯一一次生气,还是在他病倒那次,即便那个时候,声音也没像现在这般低哑,漆黑而粘稠。

叶修不再说话,选择耐心等待,呼吸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深长。

又过了好几秒,周泽楷才开口。

“匿名信,怎么回事?”他说的很慢,很清晰,字眼是一个一个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叶修一愣,表情凝在脸上。

“匿名信,怎么回事?”

周泽楷又重复了一遍,音调比之前抬高许多,周遭汽车的鸣笛声尖锐的响着,太阳穴处的神经突突的抽着疼,他几乎要无法控制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和念头占满了他的身体,在之前被叶修挂断电话的那段时间里,咆哮着要找到一个出口。

匿名信。

这一次,叶修是清清楚楚的听进去了。他花了数十秒钟时间来消化听到的内容,再花两秒钟时间决定好接下来要说的话。

“你听谁说的?”

“……”

周泽楷再次陷入沉默,齿尖死死磕在唇上,碾破了表皮,但他感觉不到疼。

“去分院,也是因为这个,对不对?”

“不是,”叶修一口否决,“这是正常职务调动。”

“……学校,你找人帮忙了。”

周泽楷直接用了肯定句。他不想再绕圈子,至今仍不愿意和他正面解释的叶修让他无法理解,也越发无法冷静。

“为什么不告诉我?”周泽楷穿着单衣,在北风中熬着,声音也变得寒冷,手机里传来的每个音节都在重重敲打着他的自尊心。为什么不告诉他的实情?又为什么自作主张的替他决定了一切?又有谁来问过他,这样的一切是否真的是他愿意接受的。

“……”

叶修没有回答,沉默了片刻,又问:“谁告诉你的?”

“你别管!”周泽楷突然抬高音量,爆发出的低吼把叶修着实吓了一跳。路边的行人纷纷向这个说着异国语言的黑发男孩侧目,看到他攒着拳头,瞪着眼睛,像是头被激怒的困兽。

周泽楷再也无法忍耐,怒气从深处涌出来,淹没了他,抹黑了他的视野。

没有人来告诉他实情,也没有人询问他的意见,他就这样毫不知情的,成为了与事件毫不相关的局外人。一想到在叶修遇上麻烦、被迫做出让步的时候,自己却在为即将出国留学而满心欢喜,回想那时和叶修说过的每一句话,露出的每一个笑脸,都让他悔恨的要死。

他不想在叶修遇上困难的时候还一无所知,更不想毫不知情的接受叶修的付出,这只会让他更加厌恶自己。

“为什么不告诉我?”

叶修听到对面传来一声闷响,也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只听到粗重的喘气声从手机里传来。

“……”叶修深吸口气,走到窗边,无言的看向屋外。

“前辈,为什么?”

周泽楷的质问还在继续,而叶修依然什么也没说,选择用缄默承受了他的怒火。

许久,回应周泽楷的只有沉默,唯有深长的呼吸声提示着叶修依然留守在手机旁。

周泽楷不知道叶修是不想解释,还是无话可说,他只能独角戏般的一股脑吼完,然后失去所有的力气,颓废的慢慢蹲下。当地正是十一月,气温降的快,虽然午后的阳光依然很盛,但单薄的衬衣和西装兜不住凛冽的寒风,周泽楷手脚都被冻的没了知觉,抬起脸,茫然看着马路上的车来车往,心里空落落的,陷入一股漩涡,沉到底,浮不上来。

他一直以为,恋人就应该互相分担,互相扶持。尽管自己还年轻,和叶修还差的很远,但总有一天,一定能跨越这条横沟,变得足够强大,足够为叶修遮风挡雨。为了这个目标,这两年来的每一天、每一秒,周泽楷都在告诫自己,要好好努力,要早一点、再早一点追上前辈,站到他身边去。

所以,当得到出国留学的机会时,周泽楷真的很开心,他觉得,这是对他能力的认可,代表着他离叶修更近了一些。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原来连这个自己无比珍视的宝贵机会,也是由叶修的让步和牺牲而换来。

说到底,原来他还只是一个弱小的、无用的学生而已。

现实一再的抽打他的自尊心,将之抽打的遍布伤痕,碎了一地。

周泽楷沮丧的垂着脑袋,精疲力竭。他想问叶修,在他的心里,到底是怎么看待他的,但他又不敢问,怕问了,得不到回答,岂不是更加凄惨。

沉默比什么都可怕,明明什么都没说,却偏偏在空白中生出无数种无法得以证实的的念想。

隔了许久,叶修才终于开口回答,声音听上去四平八稳,冷静的就像现在呼啸着的北风。

“小周,我不知道你都听说了些什么,但我希望你不要误会。没告诉你是因为我觉得因为这不是什么大事,我找人帮忙也是为了尽快平息事件。至于出国留学,最终靠的还是你自己的能力,和这个完全没有关系。”

“……”

周泽楷闭上眼,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突如其来的忙音声,叶修一怔,放下手,盯着通话结束的手机画面足有好几秒。接着,他又试着拨打了几次,但电话一而再的被刻意掐断。

叶修摇摇头,关了手机界面,往兜里一塞。办公桌的抽屉的角落里藏着他的打火机和香烟盒。叶修翻了一根出来,正想点着,办公室门一下子被撞开。

“叶老师!”

罗辑急匆匆的冲进来,一看他焦急的神情,叶修就知道病人有情况,扔下烟,狠狠抹了把脸,大步冲出房间。

等了一会儿,执着的电话铃终于彻底停歇,周泽楷握着手机,支着膝盖勉力站起。蹲得太久,下肢缺血麻木,起立时,小腿肚放电般的一阵阵抽疼,周泽楷扶着墙壁站了一会儿,把这阵疼忍过去,再走上几米远,找了个路边的花坛坐下。

他的脸色很不好,有路过的好心人问他需不需要帮忙,但周泽楷摇摇头,只顾低着头拿指甲扣手机套。

周泽楷机械的重复着这个动作,直到天色渐暗。

这期间,叶修既没有给他打过电话,也没有给他发短信,新邮件收到好几封,但没有一封是来自他熟悉的那个QQ邮箱。

周泽楷眸子暗了下来,把手机放进口袋,看看表,又抬头看看天,站起来,慢腾腾的往下榻的宾馆走。

接近傍晚,气温更低,周泽楷拉高衬衣的领子,借以挡风。他走出几步,又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改为握在手里,在寒风中加快了脚步。

评论(39)

热度(206)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