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春暖(36)

自开张以来,城北分院作为北区唯一一家市立甲等医院,业务量逐日剧增。为保证急诊病区能更好的运作,叶修参照之前在本院的经验,对科内制度、抢救流程,以及各种特殊情况时的诊治预案进行重新编写、改进,并调用私人时间对手下员工进行培训。

最开始,大家对占用休息时间学习颇有微词,但在听过几堂课后,全被叶修重点突出、基础扎实、灵活贯通的讲解方式深深吸引。于是,在叶修的带动下,众人学习积极性大增,也使得急诊室的医疗水平得到大幅度提升。

有急诊科的例子在先,分院的领导便多次请叶修为全院医生讲课,结果场场爆满。之后,找他会诊,帮忙协助处理疑难杂症的人越来越多,叶修也因此经常满院的跑,堪比半个大内科主任。

为进一步帮助提高分院医疗水平,叶修又向喻文州提议,请本院的医生定期到分院指导工作。喻文州觉得这个建议很好,上报给冯宪君,冯宪君当即拍板,几天后,第一位来指导工作的专家便正式报到。

韩文清往分院心内科医生办公室里一站,立刻鸦雀无声。大家都缩着脖子,眼皮都不敢抬,每个人都在心里想:

传说中的韩主任……真人比照片还要可怕啊啊!!

那天,韩文清带着人查了圈房,一群大小医生们被他问的满头大汗、背后发凉,恨不得立刻冲回家,把解剖学、生理学、实用内科学、西斯内科学、国内国外著作通通再重读一遍,算是留下不小心理阴影。

之后,又陆续来了李轩、杨聪、肖时钦、楚云秀等,主任们的到来不仅提高了技术水平,同时也带动了整个医院的学术氛围。分院院长开心的合不拢嘴,在和冯宪君交流时,无比感叹的说:“来了个叶修,真是来了个宝啊。”

冯宪君则郁闷的在心里猛翻白眼:“要不是事出有因,谁要让给你们!哼!”

经过大半年的努力,急诊科的工作终于步上正轨。叶修没日没夜的干了大半年,等反应过来,树梢的嫩芽早已抽枝开花,艳阳高照。

初夏刚过,半年时间,叶修瘦了足足七八斤,去年的T恤罩在身上大了整整一个尺寸。工作忙是其中一个因素,不按时吃饭和抽烟又是另一个原因,但最最消耗体力的,还是上下班的来回路途。

由于城北尚未开通地铁,叶修又不会开车,他必须六点起床,六点半出门,空着肚子在公交上颠簸近一个钟头,才能按时赶到分院。遇上下雨天,起床的时间还得提早,经常走出宿舍时,外头仍是一片漆黑,连卖早饭的小商贩都没有,只有昏黄的路灯默默陪着他,在水泥地上拉出细长人影。

去时不方便,回时亦然。

虽然现在不需要他经常上夜班,但杂事多,拖班加班也就成家常便饭。一旦忙过头,容易错过末班车,叶修就在主任办公室里拿四张方凳摆成一行,蜷着身子,和衣将就一晚。

将就次数一多,不免被陈果发现。于是在她的倡议下,众人组成‘为叶修同志送温暖扶贫下乡小分队’,为其出谋划策。

楚云秀、韩文清和方锐均提出可以开车接送,但叶修死活不同意,毕竟来回要两个钟头,他宁可睡小板凳也不想这么麻烦朋友。张佳乐要土豪一些,说他在城北有套房,可以免费租借,但依然被叶修婉拒。

最后,王杰希和喻文州商量,花一周末时间在城北找到了个老小区,交通还算便利,附近基础设施也算齐全,就是租金稍微贵一些。两人费尽一番口舌,外加魏琛扮黑脸赶人,苏沐橙眼泪攻势,韩文清拳头压阵,才终于连哄带骗的让叶修同意搬出去租房住。

搬家那天,好友倾巢出动,可惜叶修行李实在少,开来的汽车空着好几辆。叶修搭喻文州的车,黄少天一路在耳边唠叨:“我说你也该去学学车了,不然以后来往多不方便啊,下雨还得打伞。我跟你说,学车其实超级简单的,我有认识的教练,要不要给你介绍。”

叶修摇摇头:“老了,懒得学。”

这时,坐在副驾驶座的苏沐橙回过头问:“那周泽楷会不会开车啊?”

叶修一愣,想想好像还真不知道,于是在和周泽楷跨洋视频时,就问了这个问题。

这次视频离上次见面已时隔两个多礼拜。平时叶修怕影响周泽楷的学业,多以邮件联系。只是他不知道,周泽楷同样担心打扰他的休息和工作,也在一直忍耐。

这一忍耐,就整整忍了十六天零两个小时。

周泽楷贪婪的看着视频,直到叶修再次出声才恍然回过神。

“?”

“我是问你考过驾照没?”

“嗯,大学时考过了。”

叶修哦了一声。大概是摄像头的角度问题,视频里的周泽楷的脸有些变形,他头发长长不少,刘海已经垂到眉毛,叶修记得那发质偏软,摸上去像摸着丝绸,根根化作绕指柔。

“最近忙吗?”叶修问。

“还好。”

“和实验室的同伴相处的如何?”

“大家都很好。前辈呢,忙吗?”

“哦,不忙,就是新来的几个小崽子需要费点心。” 

叶修一提这事就想笑。急诊来了三个年轻医生,一个天马行空、一个闷声不吭,还有一个纯理论派的留洋博士后。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三块小鲜肉也足够折腾他一阵子的。

“还是我们小周最乖了。”叶修弯起眼睛,看的周泽楷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互相交换着近期动态。明明每次都是相似的问题,相似的回答,却偏偏每次都有不一样的感受,就连简简单单一句还好也能随着语气语调变换出花儿来。

分开的日子总显得那么漫长,相见的时间却快的惊人,两个多小时转眼就过,让周泽楷不禁怀疑电脑是不是坏了,或者出现神秘黑洞,将时间都吞了进去

“前辈,早点休息吧。”

“嗯。”

叶修应了一声,却没有动手关掉视频,依旧盘腿坐在椅子上。而周泽楷也没动,直勾勾的看着视频里的叶修,任由时间一分一秒的过。

半年时间,叶修的变化即便隔着清晰度不高的摄像头也能看得出来。他瘦了许多,下巴削尖,锁骨窝深陷,嘴上说着一点都不累,身体的疲态却掩饰不过去。

周泽楷看在眼里,心疼的厉害,感觉叶修流的每一滴汗、每一块肉都像是戳在自己心头上的刀痕,提醒着自己的弱小,和那无力改变的年龄差。

可他又不敢把表情显露在脸上,连并肩作战的做不到的自己又有什么资格为他流泪,叶修需要的从来都不是同情。

“前辈,我想你。”周泽楷说着,每说一次,心口沸腾的想念之情就能略微平息一些,但得而不求的空虚又会进一步增强。

叶修微笑着回应:“我也想你,在那边好好加油,注意身体。”

两人同时将手摆上鼠标,依旧无言的注视着对方,谁也不愿意先动手。

也不知又过了多久,最后是叶修开的口:“小周,关视频吧。”

“……”

“那我关了啊。”

“……前辈,很想你。”

“嗯,我也想你。”

看着叶修的脸从屏幕里消失,周泽楷靠回椅背,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怎么也填不满。他起身去卫生间洗了把冷水脸,又去厨房烧开水,在等水煮沸的时间里盯着壶口冒出的腾腾水蒸气发呆。

夜已深,今日的实验数据还没整理完,周泽楷准备挑灯夜战。他的导师是学校有名的神经外科教授,蓄着山羊胡,胖胖的,私下非常和蔼可亲,但对学术要求异常严格,急起来经常吼人,好在只对事,不对人。

教授的实验室里有来自各个国家地区的人,亚裔的也不少。虽然大家都很亲切,也愿意帮助初来乍到的新人,但毕竟节奏比国内快很多,各人也有各自的学习任务,无法抽身太多。

最初的几个月对周泽楷来说相当难熬,很多本以为在国内练得炉火纯青的技能不得不面临回炉改造,他经常每天只睡三四个钟头,天天泡在实验室和图书馆,没日没夜的弥补差距。

听不懂的去求助字典,做不好的就观察别人的操作,想不明白的则上网查资料,而这些辛苦,周泽楷对叶修只字未提。

他总是在前辈询问时,告诉他自己生活的很好,聊些学校实验室里新发生的趣事。他不想让叶修担心。求学之路本就艰辛枯燥,谁不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自己还未做出成绩,又何来诉苦的资格。

水烧开,咕噜噜的泛着水泡,周泽楷提起水壶,往准备好的茶杯里倒水。

茶包被沸水泡开,画出碧绿颜色,来国外半年多,他依旧喝不惯咖啡,抿了一口浓茶,也是苦涩的很。

评论(15)

热度(220)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