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春暖(35)

第二天,叶修没去给周泽楷送行,这天同样是他去城北分院就职的日子。两人起了一个大早,站在宿舍门前依依惜别。

“起飞前跟我说一声。”叶修揉揉他的脑袋,周泽楷在出国前把头发剪得很短,发茬很有韧性,摸上去像一片刚冒头的绿草地。

周泽楷点点头,替叶修把羽绒服的拉链抬高一些,再一圈圈的围上自己送的羊毛围巾,最后恋恋不舍的摸着叶修的脸颊,一遍又一遍。

两人再次接吻。叶修张开双臂,勾住周泽楷的脖颈,伸展身体,将自己投进对方怀里。唾液和热气在两人口中传渡,周泽楷吮着叶修的唇瓣,探入对方口中,软舌抵死纠缠,化作紧咬的螺旋,再也分不开。

“前辈。”分开时,淫靡的银线在两人唇间相连,周泽楷眼角通红,眉目低垂,原本晶亮的眼眸也被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晦暗所笼罩。

叶修微笑着,踮起脚在他眉心处亲吻。

周泽楷低头,轻轻将唇覆盖在叶修的唇面上,维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他好希望时间能走得慢一些,再慢一些,就让世界停留在这一刻,天长地久。

 

叶修赶到城北分院的时间是早上七点十五分,离正式上班提前了近一个小时。他前脚刚下公交,后脚就看到从另一个方向骑着小绵羊过来的陈果。

“怎么这么冷。”陈果哆嗦着把电瓶车停好,被冬天凛冽的寒风摧残的只剩半条命。

“这里离市中心远,肯定要更冷些。”

叶修环顾四周,医院位于城北近郊,地处城乡结合部,周边高楼极少,全是一片一片的平房,高耸的十层住院大楼已是鹤立鸡群。马路不宽,路面还算平整,私家车不多,倒是常有市里难得一见的三轮摩托来来往往。

叶修面对敞开的医院大门,看到熟悉的急诊室的指示灯,大大伸了个懒腰。

“好了,让我们大干一场吧。”

陈果摘下厚厚的手套活动冻僵的手指,笑道:“叶修,我又想起当年了。”

叶修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不由也笑了笑:“现在可比当年好多了,哪能比啊。”

“说的也是。”陈果点点头。

想当初,她刚调来工作时,急诊室正经历着最混乱的时期。由于商业贿赂事件,医院蒙受巨大损失,外界更是恶评如潮,急诊科内人员分分作鸟兽散,有门路的转行、辞职,最后剩下的医生就只有叶修和苏沐橙两人,而急诊专业又忙又累,压力也大,许多新来的毕业生不愿意涉足。那时刚升上副高的叶修硬是以一己之力扛起了整个急诊病区。

人手不够就自己顶,夜班之后躺两个小时爬起来继续干,24小时不休是常有的事,叶修也因此成为全院唯一一个还要值夜班的科主任。

当年的辛苦犹历历在目,急诊科能达到现在这个成绩,可以说是叶修一点点拿血拿汗浇筑出来的。如今好不容易功成身就却被一纸污蔑化为乌有,陈果越想越气,眼圈都红了,赶紧装作低头擤鼻子。

其实算起来,她和叶修年龄相仿,但这些年,她是真心把叶修当弟弟在照顾,同时以身作则,不辞辛劳的奔波在医疗第一线,将一群还显生涩的年轻护士们锻炼成各个以一挡百、业务精湛的急诊室天使。

她平时最喜欢说的一句口头禅就是:“打起精神来,姑娘们,急诊室可是二十四小时全年无休的!”叶修曾因此笑称她为老板娘。等后来急诊室慢慢走上正轨,多了魏琛、唐柔、方锐等人,老板娘的称呼不胫而走,陈果也从无奈到慢慢习惯。

现在听到别人喊自己老板娘时,陈果反而会有种自豪的认同感。

她仰头看向头顶,天空如被洗刷过一般,泛着城市里从未见过的湛蓝,晶莹透明。

退一步想,能在这样干净的环境里工作,或许对叶修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

“笑什么?”叶修问。

陈果摇头:“没什么。对了小周今天出发?”

“中午的飞机,你怎么知道的,沐橙说的?”

陈果瞟了他一眼,叶修难得被看的害羞,刮刮鼻尖,一脸讪笑。

“不多,稍微知道一点点。”陈果突然停下脚步,叶修预感她有话问自己,便也停住,等着后话。

陈果虽知道叶修性向,但毕竟脸皮薄,一句话硬是支支吾吾半天:“那个,你跟小周那个……是真的?”

叶修倒是坦然:“真的,这事还有假的说?”

“那……是从他过来实习那会儿开始的?”

如果是一般人,叶修或许就随便哈哈几句糊弄过去,但面对一直照顾他的陈果,叶修还是愿意如实告知:“严格来说,是那个时候起的头。”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叶修确实和周泽楷互动颇多,但叶修向来对后辈关爱有佳,再者两人身份和年龄差距放在那里,故陈果从未往那方面细想。

“他这么年轻……叶修,你认真的?”

叶修笑笑,将手插进羽绒服口袋里,仰头盯着空中浮云,被耀眼的阳光照得眯起眼睛。

认真?他当然是认真的,不然为什么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和一个比自己小,还是自己学生的人谈恋爱,而且,貌似自古以来老师和学生谈恋爱的,多得历经千难万险,像苏沐橙常看的日本纯爱电视剧里演的,非得流干一升的眼泪才行。

当初他也想过收手,也想及时脱身,但似乎还是摆脱不了命运的指引,亦或者说,摆脱不了自己心里那关。

有些人、有些事,一旦错过,恐怕会穷尽一生去后悔,对于叶修来说,周泽楷就属于那样的存在。

“其实一开始也有犹豫,不过最后还是屈服了。” 叶修回道。

“……人家拿什么逼你屈服了?”

“美貌和才智!”

“……”

陈果狂翻白眼。不过她也知道这些都属隐私,于情于理自己不该过问,但当她从苏沐橙口中知道叶修被污蔑背后的故事时,被惊的一时说不出话,待再回过神,不免又忧心忡忡。

为了别人而勉强自己,这实在太像叶修会干的事情了。

陈果和周泽楷毕竟只有那两个月交情,了解不深,但对叶修,算得上知根知底。叶修一旦决定要对谁好,绝对是掏心掏肺。可周泽楷毕竟还年轻,别说现在是去民风开放的国外,以后工作走上社会,遇见的诱惑更大,压力也更大。来日方长,未来谁也无法预言,两人之间的现实问题也许一辈子都无法解决,若在一起也算苦尽甘来,可最后若是分开了……

想到这里,陈果很是很不安:“我也知道小周是个好孩子,但我还是想问你一句……叶修,你这样值得吗?”

叶修一愣,像是听到什么很有趣的话,哈哈大笑着,脚尖蹭地,在原地转了个半圈,面对着陈果方向,边说边倒着往医院门口走。

“他让我等到他毕业,我答应了,在此之前,只要能为他分担的,我自然应该多担当些。至于以后嘛,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就算最后真的不在一起,也没什么好后悔的,记得有一句很流行的话。”

“什么?”

“爱过。”

叶修咧开嘴,坦然微笑,清晨初升的太阳在他身上笼下一层余晖,温暖而耀眼。陈果说不出话来,忽然想起以前曾不知听谁说过,说叶修给人的感觉很像天空。

如同头顶这片蓝天,宽阔、纯净。

她跟在叶修身后往前走,感觉脸上的冻霜都快被阳光温暖,化成水滴从眼角滑落。陈果偷偷低头擦了把脸,很用力,眼眸水莹发亮。

“小周是个好孩子,我相信你的眼光。”

“是啊。”

就因为知道他是个好孩子,所以才想让他得到更好,远离那些纷争和烦扰。叶修站定医院大门前,朝陈果伸出手:“老板娘,新官上任,合作愉快。”

陈果吸吸鼻子,用力握住:“合作愉快,叶主任。”


一开工,工作小山一样堆起来,从人员配置、培训,到制度的编写、规范,几乎每一样都需要叶修一一重新过目,整个上午就在不断和领导与下级的中之间渡过,当手机铃声响起时,他才想起还有最最重要的事情没做。

叶修快步走到屋外,接起电话。

“前辈。”周泽楷沉稳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周围还有些嘈杂的说话声。

“已经登机了?”

“嗯……发短信,没回。”

“诶,是吗?抱歉,上午太忙了。”

“很忙?累吗?”正坐在机舱里的周泽楷担心的坐直了身体,原本松垮的安全带被拉至紧绷,牢牢勒在小腹上。

叶修听出他语气中的担心,一上午的辛苦瞬间就消失不见。

“不累的。记得到了目的地再给我发条短信。”

“嗯。”

舱门已经关闭,乘务员开始做起飞前的最后检查。明明还有好多话想说,可时间却稀少的可怜,周泽楷低下腰,将手机更加贴近脸边,即便耳根已被压得隐隐作痛。

“叶修,我想你。”

声音从话筒钻进叶修的耳朵,电流一般窜过全身,心像被音节织成的网紧紧兜住,无法逃脱。叶修轻笑,也将手机紧紧贴在耳边,热气从口中呼出,在寒冷的温度中变得白茫茫,内心深处像是有簇火苗燃烧。

“我也想你。”

叶修挂下电话,将视线方向远方,视野的尽头有着连绵远山。

天气正好,愿一路平安。



————————————————————————————

过个渡,被自己越来越飘忽的更新节奏震惊了……

评论(22)

热度(262)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