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春暖(34)

等了一会儿,刚才因为意外挂断的电话被再次接通。

“手机摔坏了没?”叶修幸灾乐祸的问。

对面声音听上去有点闷闷不乐:“……屏幕碎了。” 

“呵呵。”

“笑你个大头鬼!”

叶修终于还是忍不住大笑,对面因此而暴跳如雷。叶修将手机夹在脑袋和肩膀之间,从裤兜里掏出烟盒,敲了一根出来。他们两兄弟好久没拌嘴了,叶秋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有精神。叶修听着来自双胞胎弟弟的抱怨,嘴角不由向上扬起一个弧度。

“好了,哥不逗你。这个忙你能帮吗?”叶修问。

“这种忙肯定会帮啊!”叶秋撇着嘴冲他吼,吼完了又拐弯抹角的打听他那突然冒出来的嫂子,“那个……漂亮吗?”

叶修想都没想就回道:“必须的,大美人!”

“……”

太久没联系,叶秋又有点不适应自家哥哥的厚脸皮程度,噎了半天才缓过气来继续问:“他还在读书?”

“嗯呐。”

“你居然下得了手……”

“喂喂,别瞎胡说啊,你哥可是很有魅力的。”

“……切。”

“还有什么要问的?”

叶秋犹豫了片刻,鼓起好大的勇气才最后问道:“虽然听名字就能感觉出来,但我还是保险起见问一下吧,那个,……是男的?”

“废话。”

“……”这个不能废话的好吗!(╯‵□′)╯︵┻━┻

虽然知道叶修的性取向,但叶秋还是消化了好一会儿:“我知道了,你要我做的我会尽力去办的,其它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听到他这么说,叶修终于放心下来,语调也轻快了许多:“放心,只是个小问题,至于其它事情,医院领导已经都帮我解决了。”

“真的?”

“真的。”

“那就好。”

话筒对面沉默片刻,似乎又在犹豫。叶修听出异常,担心是不是有什么难处,正要发问,就听叶秋别别扭扭的粗着嗓子嚷:“哥,那个,要是在外面受欺负了,一定要告诉我们啊!我去帮你出头!”

声音顺着无形的电波清晰的送至耳边,叶修一愣,随即笑容变得越发柔软。

他离家早,对叶秋的记忆最多也就留在少年时期,一提起弟弟,脑海里总是先蹦出当年那个总喜欢牵着自己衣摆,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的小尾巴。如今,兄弟俩各自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叶修选择离家追求自己的事业,叶秋则步上长辈们铺设好的轨道,任由时间在各自身上烙下不同的印记。

等再回首,当年的小不点就已经变成独立可靠的成年人,变化恍惚只在眨眼之间。

和家里闹翻这么久,叶修并不后悔当初的选择,不过面对自己的双胞胎弟弟,多少还是有一丝丝歉意的。

“谢了。”叶修说道。

“这有什么好谢的,不帮你我还能帮谁啊。”叶秋哼了一声。

叶修微微一笑,本想趁着气氛好再多说几句,就听对面话锋一转。

“那你这次过年能回来吗?”

“喂喂,风太大,听不清——”

“……混蛋哥哥!!!!”

叶修挂上电话,抬头看向天空。天虽阴沉,但云层移动的很快,厚厚的云朵被大风刮开,露出些许明亮的天空,远处已露出光亮的一角,看样子,这雨还不一定落的下来。

 

又过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医院的红头文件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由于这次选拔和任命所花费的时间尤其漫长,于是就有人猜测其中必有文章,结果等正式公布后,果然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急诊科主任一职由魏琛担任,叶修被调到城西分院做急诊科主任,同时调去的还有陈果,升任分院护士长。

全院一片哗然。

谁都知道,城西分院之前只是个二级医院,在政府的要求下重新进行装修升级,直至今年年初才装修完成。虽说算是分院,但毕竟位置偏远,硬件条件一般,医疗力量也不强,几乎可以说是一穷二白。在这个时候把叶修派过去,他几乎就得从头干起,这对于好不容易熬到这份上的叶修来说未免有些残忍。

调令一出,众人议论纷纷。说是升官,但从三级医院调到二级医院,这样的升官谁信啊!

可这是确实是医院的决定,上面盖着明晃晃的印章,有卫生局的批文,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

于是,医院里很快开始流传各种各样的版本,其中最靠谱的一个认为叶修是得罪了某个大人物,才会被扔到那里去的。

对于这些个说法,叶修一概无视,继续安安分分的干着自己的本职工作,偶尔遇上些好事之徒,就瞎扯几句糊弄一下。

医院里真正知道真相的,除了喻文州、冯宪君等相关人士外,只有魏琛和苏沐橙,以及他的几位至交好友。

最先觉着不对劲的是魏琛,用‘你不说清楚我就辞职不干’的威胁手段死缠烂打的逼出了前因后果。虽然叶修一再嘱咐他别跟外人讲,但第二天,苏沐橙就知道了。

“苏沐橙又不是外人。”魏琛挠着脚丫子装傻。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苏沐橙为此气红了眼睛,叶修不得不花上好长的时间,才打消她要去围堵冯宪君说理的念头。

其实对于叶修来说,心里还是很感激冯宪君的,至少他给他留了一条还算不错的出路,叶修甚至认为,真正受委屈的可是他们那位殚精竭虑的院长大人,至于自己,去哪里还不是都一样。

“至少那里没什么乱七八糟的烂摊子要我收拾,比当年好太多了。”叶修如此安慰着苏沐橙和急诊室的同伴们。大家知道叶修要离开,心里都很难过,连方锐都不跟他抢糖醋排骨了,让叶修受宠若惊。

陈果拍着胸脯说:“你们放心,我会看管好叶修的,一定不让他乱熬夜,乱抽烟,不乱吃方便面等垃圾食品……”

叶修大惊:“等等,话题好像偏了!”

众人用一种“你乖乖闭嘴听话”的眼神把他的抗议给强行镇压。

至于其他人,则是从喻文州口中知晓的真相。黄少天在得到消息的当天晚上就冲到寝室,跟叶修唠了整整三个钟头,把寄匿名信的那人祖宗三十六代都问候了个遍。韩文清大马金刀的坐在对面,罕见的对黄少天的谩骂表示认同。那天,连王杰希也来了,和喻文州两人头挨着头,叽叽呱呱的不知道在阴谋些什么。

虽然大家都为叶修受到的不公正待遇而愤愤不平,但这是叶修的选择,众人也只能表示接受。

朋友们的理解和好意,叶修记在心里,除了当面说声谢谢外,只求一件事,就是别告诉周泽楷。

——叶修,你这样值得吗?

这是这段时间以来,叶修听到过的最多的问话,而他每次也只是淡淡微笑,并不回答。

值不值得,自己心里清楚。

明天就要去分院报到,这天夜里,魏琛拍着他的肩膀说:“我们几个等着你回来。”

叶修笑了笑:“别等了,我可是准备在那儿混个院长当当的。”

“有志气,老夫顶你。”魏琛哈哈大笑,笑够了,又问,“你怎么跟那小子说的?”

叶修没有马上回答,搓了把脸,背靠在走廊栏杆上,把上半身探出去。头顶上是万米高空,云层颇厚,一轮圆月从漆黑的云朵后露出半张脸,周围是一轮薄雾般的光晕。

“我跟他说这是正常职务调动。”

魏琛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哼响:“你瞒他瞒的倒是紧。听小江说他要出国了,不会也是你安排的吧?”

“哪跟哪儿啊,”叶修嘿咻一下用力把腰直起来,“这是他自己挣来的机会,跟我什么关系。”

魏琛看着他,脑子里忽然闪过个念头:“我说你不会是因为这个才……”

叶修扫了他一眼,魏琛顿时闭了嘴,磨着牙琢磨了半响,最后低着头长长叹了口气,掏出根烟塞过去。

“啧啧,你居然也有栽在别人身上的一天。”

叶修麻利的把烟点上,踹了他一脚,不紧不慢的回道:“说别人之前,先想想明年的光棍节怎么过吧。”

“靠!”

魏琛正要回骂,就见周泽楷远远的从楼梯口走上来。

“得,你们慢慢聊,我去楼下溜达溜达。”

魏琛插着裤口袋往楼下走,在和周泽楷相遇时,故意拦在他前头。周泽楷被他上下打量的心里直打鼓,看着魏琛换了副难得一见的严肃神情,压低声音说:“老叶这么好的人,你可别弄丢了啊。”

“?”周泽楷疑惑的眨眨眼睛。

魏琛也不解释,说完了便大摇大摆的走远。

周泽楷扭着头目送他走远,若有所思的微微皱起眉头,可没等他细琢磨,就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再一回头,叶修已经站在了面前。

“行李都整理好了?”叶修灭掉烟头,替他捋了捋衣领。

“嗯。”

周泽楷捉住他的手,塞进自己口袋里。叶修在外面站的有些久,手凉凉的。

“明天几点的飞机?”

“中午的。”

“哦。”

周泽楷还想说些什么,但叶修踮着脚凑过去,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

“进屋说吧。”

一进寝室,叶修忽然把周泽楷压在墙上,整个人贴了上来。周泽楷有些惊讶,但不妨碍他迅速把人搂住,热情的吻回去,并用脚跟关上房门。

这些天来,他忙前忙后的办完出国所需的所有手续,一转眼,日历已经翻到即将离开的日子。

一年半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他前几天刚回家跟父母道别,但最让他舍不得的,到底还是叶修。

好些天没见,再加上即将分离,周泽楷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他急躁的把叶修的口腔内都舔了一边,有好几次,唇瓣内侧的柔软部分被尖利的牙齿磕到,叶修也只是拍拍他的脸,呢喃着让他轻点,然后继续放任对方胡闹。

周泽楷闭着眼睛,专心的吻着,却没有注意到一直落在自己脸上的那些复杂而深沉的视线。

也不知道吻了多久,等结束时,两人都是气喘吁吁。叶修拍拍周泽楷的脸,说:“去跟小江说一声,晚上在我这里睡吧。”

周泽楷等的就是这句话,立刻跑到楼下搬回自己的睡衣裤和洗漱用品,顺便给叶修带回句魏琛原话:“老夫好人当到底,今晚不回来了,你们记得悠着点儿!”

“小周,你觉得老魏这话什么意思啊?”叶修托着脸颊问。

周泽楷红着耳朵,冲叶修一直笑。

洗漱完毕,两人一起窝到床上,叶修的体质还是偏冷,周泽楷就把他冰凉的脚丫子夹在自己小腿间暖着。

床有点窄,两个成年人睡不免有点挤,不过放在冬天正好。时间还早,叶修给周泽楷列了张表,算他有没有漏下什么东西,给他普及出国以后的注意事项。周泽楷靠在床头,看着那细长的手指在电脑屏幕上指来指去。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觉得叶修好像又瘦了。

“工作,很忙?”

“还好。怎么了?”

周泽楷摇摇头,他觉得叶修身上的烟味似乎也比以往重了许多。

似乎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而自己却毫不知情。

周泽楷微微皱眉,忽然靠过去,几下就把叶修扒到怀里。叶修被吓了一跳,不防让手提电脑从膝盖上滑落,待在反应过来时,人已经落在对方怀里。周泽楷用手臂环住叶修的腰,他基础体温高,和四肢容易发冷的叶修正好形成互补。

略过最初的惊讶,叶修放松下来,一点点的将身体向后靠上那片坚实温暖的胸膛,舒服的感觉就像靠在暖烘烘的大型靠垫上。周泽楷改与他十指相握,在伸展的脖颈处轻吻。

“少抽烟。”

“别太累。”

周泽楷沿着颈侧吻至锁骨,沿途留下湿滑甜腻的水痕,麻酥的触感顺着肩头向周身扩散。叶修笑笑,也不吭声,偏过头轻蹭他的脸。

今晚的叶修比往常更加宽容,默许着来自年轻恋人的所有亲昵和示好。一想到这是离别前的最后晚餐,周泽楷此时的心情就像是加了柠檬汁的苏打水,一层层的往外泛酸冒泡。

他有些后悔了,后悔选择出国,选择在一个没有叶修的地方生活一年多。他现在连一分一秒都不想和叶修分开。

“等我回来。”

周泽楷说完,看着叶修扭着身子在自己怀里转了个个。

被子被顶开,只松松盖住后腰,叶修几乎大半个身子暴露在初冬寒冷的空气中,好不容易捂热的皮肤立刻浮起一层细疙瘩。他跪坐在周泽楷腿上,原本宽松的睡裤因此而变得紧绷,勾画出结实饱满的大腿肌肉。

可能是长期忙于工作的原因,叶修的皮肤偏白,几乎没怎么被日光晒黑。

叶修凑过去和周泽楷亲吻,毫无预兆的突然将手贴在他的小腹上,愉快的感觉到那结实的腹部肌肉猛地往里一缩。

周泽楷大气都不敢出,半无意识的吞下口中盈满的唾液,心猿意马的感知那微凉的手掌一路缓缓下滑,在脑海中清晰的画出手指在腹部上的走行。

就像一条蜿蜒前行的蛇,在所经之处一路点火。

脑子顿时乱成一团,点起的火种瞬间烧遍全身,情感和身心都叫嚣着渴望着进一步接触,周泽楷完全不敢乱动,仅凭最后一丝理智浅浅拴住自己,无意识的用力将床单揪成一团,手背青筋几近显露。

然而他的忍耐力在叶修扒住睡裤时终究达到极限,周泽楷浑身一震,反射性的抓住了……叶修的大腿。

“还要继续吗?”叶修把手停在周泽楷那里,轻吐着热气,问。

回答他的是来自周泽楷热烈的亲吻。

叶修被他压得的脖颈直往后仰,牙齿隔着唇面撞在一起,明明有点疼,但叶修只想笑。

他眯着眼睛,看到周泽楷也偷偷睁开一条缝。两人相视一眼,这一眼几乎要看到各自的灵魂里去。

周泽楷的眼眸幽深,包涵着浓浓的不舍,翻腾着汹涌的情欲,如夜空般星光璀璨,在最深处涂着一抹纯粹而柔软的光。叶修将那光深深记在心底,闭上眼睛,转而勾住周泽楷的舌尖,将笑意融化在两人未曾分开的口唇之间,温柔的回应对方掠夺式的亲吻,努力把自己送过去,任其索取。

两人持续着不停歇的亲吻,热气和唾液在两人口中不断传递,盛不下了,便沿着下巴滴落下来。

分泌的唾液湿润了彼此的唇瓣,呼出的热气里带着依依不舍的别离之情。黏膜变得麻木,感官变得迟钝,一切都变得朦朦胧胧,虚幻而美好的仿佛倒映在水中的明月,只有那清晰到令人头皮发麻的触感一再提醒着他们这是正在发生的现实。

快感顺着尾椎一路上行,一节一节的炸开周泽楷的每寸神经,最后在脑海深处形成巨大的烟火。思绪忽然拔得很高很高,穿过这间老旧的宿舍,穿过医院淡绿色的外墙,穿过那些一起度过的时间,最后落在叶修微红的眼角。

叶修几乎在同时攀上顶峰,他喘着气,在轻微的失神中看着周泽楷,露出一个微笑。

叶修抵着他的额头,说:“乖,剩下的,等你回来再继续吧。”

周泽楷应了一声,在还未缓下来的心跳中,和叶修交换了一个湿漉漉的吻。 


评论(27)

热度(207)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