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使的弟子们(下)

全员除叶神外年幼化

——————————————————————————————

在极短的时间里,巨龙带着叶修一行飞越数座山峰,最后滑翔着,降落在一处山谷中。那山谷很深,巨龙用了数秒的时间才降落到谷底,头顶的光线很快便埋没在陡峭高耸的山壁后头。

“有这么深吗?”王杰希在一片昏暗中问道。

叶修摇摇头,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手指的末端有些微妙的扭曲:“这里的空间和外面的并不一样。”

巨龙最后停在一块平地上,黄少天第一个从叶修怀里滚下来。地面上铺着厚厚的青苔,踩上去像是叶修家中铺着的地毯。一小团好似萤火虫的光点从黄少天的脚边慢悠悠的飘起,在他鼻尖处轻盈的弹了几下。黄少天打了个喷嚏,拿爪子去捉那个光点,但光点轻快地跳着舞飞上他的头顶,从地面上飞起更多的光点,像一个个小小的灯笼,绕着他打转。

周泽楷拍拍巨龙的脑袋,巨龙低鸣一声,安静的蹲在原地。周泽楷主动把手递给叶修,乖巧的让他牵着。两人向前走去,身边飞舞着数不清的光点,长到脚边的衣摆在青苔做成的地毯上发出轻微的摩擦声。

喻文州抱起自家闹腾的使魔跟上去,黄少天还在他怀里欢快的捉着光球。王杰希跟在最后,没走几步,便听到身后传来扑扑的声音,一回头,发现不知何时脚后多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那东西小小的,有篮球那么大,屁股后面拖着一条三角形的小尾巴,拼命摆动着四条短小的胖腿,试图跟上众人的脚步。

王杰希干脆站住不动,那黑团子便蠢蠢的一头撞在他小腿上,往后滚了一圈才停下来。它怯生生的睁着金黄色的圆溜溜的大眼睛瞅着王杰希,忽的张开嘴,嗷呜一下咬住了那条在黑暗中美得仿佛宇宙的袍子。

王杰希顿时心疼的五官都皱成一团。

他不敢硬扯,只好蹲下来,揪着衣摆瞪那团东西。金银双瞳在点点荧光中流转着绝美的色彩,黑团子看得目不转睛,粘着湿哒哒的口水的衣角就从它微微张开的嘴巴中掉了下来。

王杰希赶紧把袍子抽回来,转身就走,但那黑团子屁颠屁颠的追了上来,发出嘎嗷嘎嗷的叫声。

听到声响,叶修第一个回过头,喻文州和黄少天跟着往后看,周泽楷最后一个转身,他的脚边已经聚集了好几个一模一样的黑团子。王杰希一脸无奈的接受众人打趣的眼光,忍耐着脚边的黑团子顺着他的小腿像树袋熊一样的往上爬。

叶修很不给面子的哈哈大笑。王杰希黑着脸把那东西从身上拔下来。黑团子比他想象的要重,扑腾着张开背上两团疑似翅膀的片状物。王杰希把它丢给叶修,一接触到叶修身上的味道,黑团子立刻转移目标,滴答着口水爬到了他的头顶。

“诶哟哟,小小的实在是太可爱了。”叶修揉着小龙光滑的脊背。小龙发出更欢快的叫声,用脑袋拱着他的手。

于是,在场三人加一兽的五官都皱了起来。

雪狼直接窜进叶修怀里,爪子加蹄子的硬是把幼龙从叶修头顶扒拉下去。周泽楷走过来拉住叶修的袖子,仰着脖子问:“大的,不好吗?”

叶修一怔,微笑着弯腰把他抱起来。现在做这个动作不免有些吃力,何况他身上还挂着一条龙和一头狼。“我们家的小周总是最好看的。”他说道,哄得周泽楷开心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但面对怨气冲天的另外两位弟子,叶修便没这么客气了,一脸惋惜的说:“你们就还是小小的时候比较可爱了。”

王杰希不以为然的轻哼,喻文州则微笑着回道:“有些时候,大的比较好。”王杰希飞快的扫了他一眼,两人似乎在电光火石间结成了某种不可告人的同盟。

叶修:“……”

谁能告诉他当年那些萌萌哒的小鲜肉怎么就长黄了?!

他们继续往前走,身边的幼龙越来越多,最大的有一人多高,用收起利齿的嘴巴一口叼住黄少天。在龙的世界里,从没有雪白的龙种诞生,会动的白乎乎的雪狼让这些从未踏出山谷半步的幼龙们兴奋不已,黄少天很快就被一拥而上的龙群们压在了下面,只能愤怒的摔着尾巴咆哮:“不许揪我的毛毛毛毛毛——!”

周泽楷把众人带到一座水池边。谁能想到山谷里竟存在着如此大的一池清潭,冰雪化成的雪水顺着山体之间的缝隙往下流淌,水面上泛着银色的光,无数的光点漂浮着,围绕在正中央一颗巨大的树木旁边,树的根须有小臂那么粗,盘根错节的深深的扎入湖底,嫩绿的藤蔓从葱郁的树冠中垂下,开着纯白色的花朵。

周泽楷又唱起了那首无声的歌曲,原本还在玩闹的幼龙们瞬间安静了下来,水面泛起阵阵涟漪,山谷中的魔力正变得更加浓厚。好不容易逃脱的黄少天想说什么,被喻文州捂住嘴巴。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一头纯黑的巨龙从山谷的深处现出身影,踱着优雅的步伐,来到众人面前。

那是喻文州见过的颜色最为纯粹的龙,比最幽暗的夜空还要幽深,它的双眼是红色的,就像鲜血的颜色。

“哟,老东西。”

叶修往前走了几步,轻描淡写的好似在招呼镇上杂货店的老板。黑龙低下头,眯着眼睛允许他在自己的鼻翼处抚摸,周泽楷也凑上去亲了它一口,黑龙随之发出爽朗的笑声。

那是一个属于中年男性的声音。

“好久不见了,我们的小小守护者。”黑龙蹲坐在地上,让周泽楷坐在它由翅膀和前肢组成的怀抱里。

“你也是,”黑龙向叶修致以属于龙族的至高礼仪,“感谢你将我们的守护者养育的如此出色。”

“那或许你可以考虑多给我几片龙鳞当材料,纯黑的龙鳞可不是这么好找的。”叶修得寸进尺,而黑龙干脆的把尾巴扫了过来,随便他爱拔几片就拔几片。

在叶修热衷于研究他鳞片的时间里,黑龙把目光转向喻文州和王杰希。视线接触的一刹那,两人都感觉到仿佛灼烧般的热度。

“喂喂,欺负也别太过分啊。”叶修头也不回的踢了龙尾巴一脚。

黑龙发出愉悦的笑声,眨了下眼睛,收起魔力。身体上感觉到的灼热瞬间消退,喻文州还没缓过劲来,就发现黑龙突然把脑袋凑到自己面前,近的几乎能看到它露出的牙齿。视觉和精神上的冲击让他不由屏住呼吸,任由黑龙用血红的双眼上下打量着自己,怀里的黄少天更是惊的炸开了全身的白毛。

“我闻到了熟人的气息,”巨龙说道,语气像是在回忆着些什么,“索克萨尔是你的什么人?”

“是我的祖国的创立者。”

黑龙微缩瞳孔:“年轻人,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喻文州一怔,听到远处叶修传来的声音。

“文州,别尝试拿你的那点小聪明去糊弄一条活了上千年的龙。”

喻文州抬起脸和他对视,叶修双臂在胸前环抱,嘴角微微上翘,眼中闪着戏谑的笑意,直白的,毫无遮掩的,带着一点点看好戏的期待。喻文州并不讨厌被那样的视线包围,或者说异常喜欢。他笑了笑,摘下黑色的帽兜,露出银色的头发,躬身向巨龙致以歉意,回道:“我是他的子孙。”

黑龙怀念的看着那如月光般的银发:“你和他长得很像,都有着一头非常漂亮的头发。”

黑龙说着,又把注意力落在黄少天身上。它盯着雪狼半响,露出一个有些狰狞的笑容:“你看上去很好吃。”

“呜呜呜呜!!!!!!”

喻文州很有先见之明的捂住了黄少天的嘴。

黑龙愉快的笑着,最后将视线转向王杰希。“真是稀客啊,你的族人还好吗?”黑龙一眼就认出了那举世无双的金银异瞳,龙族总是对和自己同样久远的东西存在着好感。

“我是最后一个。”王杰希一脸坦然的说道。

黑龙有一瞬间诧异的瞪圆了眼睛,那样使得它们看上去像两只红彤彤的灯笼。“你还真是收养了些不得了的家伙。”黑龙扭头冲叶修说道,叶修为此回以它一个‘你以为哥是什么人’的得意洋洋的表情。

王杰希看着叶修,眼神变得异常柔软。

他们每个人的表情和互动都清楚的落在黑龙眼中,数千年的时间足以让它拥有难以企及的智慧。黑龙很满意的点着头,说:“看来,我找你的决定是对的。”

“你什么意思?”叶修在老友脸上看到了似曾相识的表情,这让他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黑龙张开一边的巨翼,不知从翅膀下的哪个角落变出一个裹着兽皮的灰团子。团子在地上滚了几圈,挣扎着用手脚撑着地站了起来。

那是一个孩子,只有四五岁大,比当年的周泽楷大不了多少。棕色的头发像杂草一样朝天张扬,脸上抹着不知哪里来的灰沫,只露出一双有神的大眼睛。他像龙一样的用四肢着地,撅着屁股,警惕的瞪着围在自己身边的成年人,腰上裹着的兽皮让他看起来就像一头精神的小豹子。

周泽楷好奇的走过去,小豹子立刻把头扭向他,发出嗷嗷的叫声。周泽楷想摸摸他的头发,立刻就被小豹子躲过。他飞快的往后退,一不留神被人托着腋下举了起来。

“你……该不会要把这玩意儿扔给我吧。”小豹子在叶修怀里挣扎,一低头就嗷呜一下咬在他胳膊上。

“!”众人吓了一跳,王杰希和喻文州几乎同时冲过去,但叶修给了他们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周泽楷皱着眉焦急的在他身边打转,叶修只好把胳膊抽出来,给他看了眼被咬到的地方,顺便换另一只手把小豹子抱的高一些,免得他被黄少天咬到脚趾。

“没事没事。”叶修在自己身上用了魔法,连最锋利的刀刃都刺不穿,何况是还在换牙的孩童。

“你得先给我解释一下。”

黑龙长叹一声:“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二十字以内,不然我就不要这玩意儿了。”叶修没好气的白他一眼,怀里的小豹子正在哼哧哼哧的咬他的手指。

“我们发现他时,他还只是个婴儿,躺在一块木板上,顺着融化的雪水形成的溪流飘进我们的领地。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穿过我们的隐藏魔法,也没人知道他是如何在冰冷的水里活下来的。他几乎快要冻僵了,但求生欲强的惊人,在用火焰温暖他以后,这小鬼喝光了整整三瓶羊奶。”

“什么?”

“羊奶,”黑龙露齿一笑:“为了养活这个小东西,只好化成人形去城镇里买。”

“然后,你们现在准备把他扔给我,让我继续养?”叶修简直要怀疑是不是自己收留了太多的弟子,才给别人造成了保姆的错误印象。小豹子应该是啃累了,趴在叶修肩头和周泽楷互相干瞪着眼。

黑龙继续解释道:“我们可以让他长大,但无法给他一个属于他的世界,他已经开始无意识的学习我们的行走和说话方式,叶修,他不是龙,这不是一个正确的起点。”

黑龙低垂下头颅,诚恳的请求道:“我在他身上感觉到了魔法使的资质,而你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选择。叶修,恳请你能接受他。”

叶修沉默了片刻,把小豹子举到自己面前,对方用乌溜溜的眼睛自以为凶狠的瞪着,长大了嘴巴嗷嗷的想要咬他。叶修又扭头看了眼身边的弟子们,喻文州和王杰希虽然嫌弃的看着他怀里脏兮兮的小孩,但还是默不作声的不作出任何异议。

叶修又蹲下来,把小豹子转了一圈面对周泽楷:“小周,愿意多个小师弟吗?”

周泽楷眨着眼睛,冲对方微微一笑。他的笑容纯净而美丽,看的小豹子几乎呆滞,在周泽楷尝试着伸出手时,犹豫着捏了捏他的手指。

“他有名字吗?”叶修问黑龙,这个问题让黑龙露出放心的表情。

“当时他的怀里塞着张纸条,只写了孙翔两个字,我想那应该是他的名字。”

“孙翔……”叶修将这两个字在嘴里咀嚼,小豹子似乎是听得懂这个属于自己名字的发音,扭着身子转过来,再三打量着叶修,最后试探着伸手摸上去,在他的脸上留下一个黑乎乎的手印。

喻文州和王杰希的眼神变的越发嫌弃。

“好吧,”叶修不顾脏的把他抱在怀里,孙翔像是找到新的兴趣点,在叶修干净的礼服上印下一连串手印。

“你又欠我个人情。”

黑龙爽快的应下:“再次真诚的感谢你,叶修。我们自然不会给你添太多麻烦,小周也到了可以拥有使魔的时候,我让小江陪着你们一起回去。”

“小江?”

待告别黑龙,回到最初的地点时,叶修终于见到了那头名为小江的巨龙。蓝龙依然忠实的等在原地,在闻到他们气味的时候低吼着抬起了趴在前肢上的头颅。

“见了这么多次,才知道你叫小江。”叶修摸摸他的头,巨龙眯着眼睛轻轻蹭他的手心。

“好吧,是回去的时候了。”叶修回头向弟子们招呼。他爬上龙背,把孙翔固定在自己在怀里,身边紧挨着乖巧的周泽楷。被占据了宝座的雪狼显得相当沮丧,窝在喻文州怀里呜呜的抱怨,王杰希将手里拎着的一大袋从龙之地搜刮来的各种稀有材料扔给蓝龙叼着,自己挨着喻文州坐下。

巨龙腾空而起,再次飞上万米高空,翱翔在云层之上,耀眼的日光落下来,在他们身上笼罩一层金色的光。第二次的飞行众人已经适应不少,倒是孙翔紧张的缩在叶修怀里,只露出半张脸偷偷的往外瞧。

叶修揉揉他的脑袋,用手擦掉他脸上的脏东西。孙翔愣愣的看着他,一动不动的任他把自己的脸像面团似的揉来揉去。

离开龙的领域,叶修再次用相同的术法将所有人都带回了远在世界另一尽头的家。藤蔓撤去时,巨大的蓝龙在蓝色的光中变成一位穿着黑色礼服的青年管家。

叶修摸着下巴夸赞他:“你倒是很上道嘛。”

名为江波涛的青年温柔的笑着,双目泛着天蓝色的水波。他很自觉地担任起管家一职,极其熟练的准备好洗澡热水和干净衣服让众人换洗,并迅速弄出一桌丰盛美食,忙来忙去的貌似一点也不费劲。

不愧是龙的体力。

苏沐橙对叶修带回来的孙翔表现出极大兴趣,但小豹子却和她极不对盘,不知怎的就被激怒了,张牙舞爪的要冲上去拼命,却被苏沐橙一巴掌掀到沙发底下。叶修只好好言好语的把自家的宝贝使魔哄去睡觉,再趴在地上把缩进角落里的孙翔拖了出来。给他洗澡的时候,叶修遇上极大的阻碍。孙翔几乎扑出半池的热水,叶修只好用藤蔓捆着,这才摁在水里洗了个干净。

因为没有提前准备一份新衣服,叶修暂时给他换上周泽楷的睡衣。袖口长过手臂的部分叶修就一圈圈的卷起。孙翔比起刚才安静了许多,在被用干净的毛巾擦干头发时,一声不吭的从毛巾下面盯着叶修。

“……呀、呀……咻……。”他突然从嘴巴里蹦出几个模糊不清的单词,叶修愣了一下,才听出那貌似是自己的名字。

“是叶修。”

“……叶……嗖……”

“叶——修——”

叶修耐心的教他,孙翔磕磕巴巴的重复着,可怎么也念不对。小豹子嗷的大叫,气呼呼的一口咬住叶修的手指。

叶修无奈的任他磨牙,觉得自己似乎又拦下了个麻烦活儿。

长途旅行让众人都有些乏力,龙之地的时间和空间与外界并不一致,在享受过江波涛准备的丰盛晚餐后,叶修打着哈欠回到自己的房间,孙翔被他抱在怀里,周泽楷和往常一样跟在后面,喻文州和王杰希互看对方一眼,便双双果断跟在后头。

于是,叶修发现,他的屋里一下子多了四个人,一只狼,再加一头龙。

“……你们是嫌这张床不够结实吗。”周泽楷和孙翔也就算了,叶修无语的看着王杰希和喻文州大模大样的各自在左右躺下,拉住毛毯的两角将四人都盖在里面。黄少天卷着尾巴窝在他腿边,毛茸茸的长毛蹭着他睡衣下的皮肤阵阵发痒,只有江波涛靠谱一些,在判断这张橡木大床承受不了自己的体重后,果断变成小龙的大小,在床边的地毯上盘成一团。

叶修没怎么坚持就放弃了抗议,他对自己的弟子们向来宽容。他和每个人一一交换晚安吻。亲吻落在孙翔头上时,小豹子在黑暗里瞪大了眼睛。

“晚安。”

叶修揉揉他的头,清洗干净的孙翔白白嫩嫩的,五官也长得很端正。

从没有人跟他说过同样的词语,孙翔并不明白晚安所代表的意思,但他还是从吹灭的烛火和众人变得深长的呼吸声里感觉到了什么。他慢慢把脸贴上叶修的胸口,那里传来让他安心的咚咚心跳。

“叶……修……”他轻声呢喃着,不知不觉陷入香甜的睡眠中。

夜逐渐加深,窗外树梢挂着轮明月。床上的众人安稳的沉睡着,叶修在临睡前点了助眠的香料,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洋甘菊的花香。屋外的走廊里传来轻微的脚步声,黄少天动了动耳朵,很快又垂下去。江波涛警觉的睁开眼,在看清推门进屋的人时,也很快趴了回去。

来人绕过蓝龙,走到床边,把掉下的毛毯让上提,用还带着寒气的手掌抚摸叶修的额头。

“嗯?”叶修迷迷糊糊的醒来,揉着眼睛冲来人微笑,“你回来啦。”

韩文清指指他胸口的孙翔,皱着眉头轻声问:“你又捡了什么玩意回来?”

“不是玩意,是小豹子。”

“……”韩文清在短暂的无语后,很快便接受现实。这些年,叶修到底捡过多少玩意儿他也算不清了,只知道这个曾经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家里热热闹闹的聚集了一群人,现在还要加上一只莫名其妙的小豹子,一头聒噪无比的狼,和一头看上去有点眼熟的龙。

“叶修,晚安。”他在叶修额头上落下一吻,新长出的胡渣戳的叶修有点痒。

叶修扳着他年龄最大的弟子的后颈,好方便自己在他嘴角上送上晚安吻。

“晚安,老韩。”

 

在密林的深处,在花开遍野的草原上,住着一位伟大的魔法使。没有人知道他的年龄,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但谁都听说过他曾经留下的无数传奇和神话。

这是一个关于这位神秘的魔法使,和他的弟子们的故事。


评论(31)

热度(223)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