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师的弟子们(上)

魔法师paro,除叶修外全员年幼化。

其实我就是想来安利一部漫画的——《魔法师之嫁》,看完以后被里面的故事和分镜迷得不要不要的,脑洞停不下来。先写个all吧,有时间再一个个分开写(别信……)。请容我冒昧的借用漫画中文翻译的原文开头。

向伟大的原作者和汉化组致敬!

—————————————————————————


——在厚重的帘幕的里面,粗糙水泥墙的另一边,雨水滴木成霾的深处,那个世界就在我们身边存在着。

 

叶修醒来的时候,天已微亮,清晨的日光透过窗户,撒在白橡木制成的书桌上。烛台上的蜡烛只剩下一截小小的黑色灯芯,白色的蜡液顺着黄铜的烛台形成凝固的川流。

糟糕,又忘记吹灯了……叶修微微晃了晃脑袋,碎发擦着额头滑到耳侧,温暖的羊毛毯严实的覆盖在身上,柔软的绒毛蹭着他的下巴。叶修感觉到怀里有什么东西动了动。

他掀开毛毯,发现了那个蜷在自己身边的少年。比碳石还要乌黑的头发散在白色的绒毯上,闪着宝石一般的光泽。叶修试着坐起来,但很快被一股并不小的力量拽了回去。少年手里紧紧攥着他的白衬衫,在清晨变得越发明亮的光线里,揉着眼睛直往他怀里钻。

好吧,不可抗力,再睡一会儿。叶修堂而皇之的躺回了由白羊绒和天鹅羽毛织成的床垫上,用毛毯将两人裹成一团。少年在柔软的包围中发出一声舒服的鼻音,细长白嫩的手臂从蜷缩着的胸口舒展开,摩挲着搭在叶修腰上。

叶修打着哈欠,手指在空中虚点。黑色的荆棘从床边腾起,交织着形成黑色的幕帘,将整张充满了软绵绵的织造物的床铺连着他的主人一起罩在了里面。

掌管睡眠的梦之妖精再次造访了两人,叶修在编织出的黑暗无声世界里享受着难得的安逸,直到被人从被褥里揪了出来。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拿着羊毛毯的青年脸上隐隐带着怒气,身后是破了个洞的黑色荆棘。他单手飞快做了几个复杂的手势,光点从他指尖飞出来,发出太阳一般的耀眼光辉,黑暗随之褪却。

再睁开眼,整个房间已经暴露在耀眼的阳光之下。

“已经中午了吗?”叶修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身边的少年也被他随手从毯子里头拎出来。少年也知道不能再继续睡下去,便撑起手脚敏捷的趴在叶修膝盖上,睁着墨玉一样的漂亮双眸,像往常一样抬起了脸。

叶修从善如流的在他额头和鼻尖上各亲了一下:“小周,早上好。”

说着,他又冲木着脸的少年笑了笑:“早上好啊,大眼。”

叶修还穿着昨日会客时的白衬衫,皱褶像错综的盘根一样横在混着真丝与纯棉的衣料上。本名为王杰希的少年面无表情的狠狠瞪了一眼,眼里流转着绝美的光彩。那是一双世间罕见的金银异瞳,左侧的金色瞳仁比得上最纯粹的黄金,银色的眼里淌着月光下淳淳的溪流。只有受到精灵祝福的人才能拥有那样的眼睛,但当叶修在废墟里发现他时,他已是那个神秘一族的最后一人。

王杰希转身从衣柜里翻出一件高领羊绒衫。

虽然房间里的炉火很旺,但外头依然是寒冷的初春。

王杰希单脚跪在床上,膝盖陷入到层层叠叠的厚重毛绒中。

“别以为这样就能糊弄过去,你以为我们在楼下等了你多久。”

他严厉的指责着叶修,一颗一颗的解开衬衫的纽扣。小他几岁的周泽楷从背后帮着脱下衬衫。叶修乖乖抬起双臂,好方便把他自己套进那件修身的羊绒衫里。

脑袋从领口里钻出来的时候,叶修感觉到王杰希在自己脖颈处流连的抚摸。不可否认,他的小徒弟有着一双很好看的手,手心带着令人舒适的温度。

“不能当做没看到吗?”叶修仰着脖子看着跪在床上的王杰希,年纪很小但个子窜的很快的周泽楷不知何时占据了他大腿上的黄金位置,这个姿势让他觉得有些吃力,有种上了年纪的错觉。

尽管他的实际年龄已经和屋外的银杏树一样无从考究。

王杰希不动声色的看着他:“不能。”

叶修便也不动声色的回视着他:“好吧,那今天的早安吻就没你的份了。”

“……”王杰希微微眯起眼睛,不发一言的迅速扣住他的下巴,用武力讨回了属于自己的那份。

……叶修有些后悔有生之年养了一群近战能力爆表的徒弟。

等他换上一套新装束,左手牵着周泽楷,跟在王杰希的身后,从盘旋形的楼梯上走下来的时候,大厅里飘荡着一股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壁炉里燃烧着不熄的炉火,厚实的针织毛毯从客厅一直延伸至餐厅。

一只斑斓大虎盘踞在壁炉前烤火,听到下楼的声音,发出一声欢快的低鸣。它飞奔着冲向叶修,在扑上去的那一刻,瞬间化作小猫一般的大小,肉垫踩着叶修的手心,几下便挂在了肩膀上。

“早上好,沐橙。”叶修把小老虎从自己肩头取下来,亲了亲它那留有花瓣形印记的额头。

“嗷呜嗷呜嗷呜——”

伴随着欢快而精神的嚎叫,一头通体雪白的白狼也飞快的窜到叶修跟前。叶修连着往后退了几步才勉强抱住整个儿扑上来的它。雪狼用湿漉漉的舌头舔着他的脸颊,蓬松的长尾不只一次的甩在王杰希的手臂上。

王杰希危险的眯起了眼睛,一把用力掐住了那烦人的尾巴。

“嗷!”

雪狼吃痛的大叫一声,扭头便咬。但它还没得手,便瞪着眼睛哀叫出声。一直默默站着的周泽楷手里攥着一大把狼毫,无辜的冲叶修眨着眼睛。

“嗷嗷嗷!”雪狼怒吼着,往反方向咬去,但他很快便被趴在叶修头顶上的小老虎用锋利的爪子糊了一脸。

“嗷嗷嗷嗷嗷嗷嗷!”雪狼捂着红印子,和小老虎打成一团。叶修刚刚才梳理整齐的头发瞬间变得比杂草堆还要杂乱,整张脸都陷在雪狼毛茸茸的长毛里。他戳了下雪狼柔软的腹部,逮住它乱挠乱抓的两只爪子,举到自己面前亲了亲那喷着热气的鼻子。

“少天,早上好,好像胖了嘛。”

雪狼顿时扭着肚子,滚躺在他怀里,几下便化作一名活力四射的短发少年,扑闪着头顶的一双雪白尖耳,勾住叶修的脖子,直往他身上蹭。

“你才胖了!谁像你一觉睡到大中午的,胖的肚子上全是肉……嗷!

聒噪的少年又一次被不满的王杰希拽了下来,同样不爽的周泽楷和苏沐橙一起加入战局。骂声,吼叫声,撞击声混杂在一起,最终化作昂贵地毯上的一道道刮痕。黄少天被变回原来大小的老虎死死压在爪子底下,直到一位微笑的少年将他从单方面的殴打中救出来。

“放开我!让我咬死他们咬死他们!”黄少天又变回狼的样子,在少年的怀里扑腾着爪子。

“好了,少天,先让前辈吃早饭。”

那名少年有着一头银色的头发,淡蓝色的双眸中融化着洒满窗台的温暖日光,让他的微笑比奥比斯河底的金沙还要闪闪发亮。他身材纤细,从头到脚带着一股文绉绉的书生气,让人联想起国家图书馆深处那些积着灰的典籍,不过此时,他身前却兜着一条粉红色心型图案的围裙。

那是来自叶修的恶作剧,但弟子收到围裙时那一脸充满深意的笑容让他至今仍感到惴惴不安。

围裙少年安抚着暴躁的雪狼,将叶修领到摆满食物的餐桌前。

“文州啊,我一个人可吃不了这么多。”叶修坐下时,王杰希替他卷起了两边的袖口,周泽楷费力的踮着脚,越过铺着格子餐布的长桌,往叶修的盘子里放了大半个亮晶晶水灵灵的红石榴。

“也不是单给你一个人的。除了师兄,我们都还没吃,想等你一起。”

喻文州放下手中的雪狼,苦笑着看着自己的血契使魔一落地便撒开四肢窜到叶修膝盖上。那个位置早就被叶修的血契使魔占领,黄少天努力了半天,不得不把自己缩的跟头小浣熊那么大,才勉强占据了左边膝头的宝座。

叶修勾着嘴角,瞅了眼他的第三任弟子,嘲讽道:“这真是你家的使魔吗?”

而他聪明到有些可怕的弟子用一如既往的微笑回应了他:“我的就是前辈你的,这没什么区别。”

不言自明的潜台词让专心喝着水果麦片粥的王杰希不由抬起头扫了两人一眼。那视线冰凉,带着隐隐的敌意,喻文州装作全然不知,坦然的走到自己的老师跟前。

“前辈,早安吻呢?”

“十六岁以上的家伙就丧失资格了。”叶修把烟熏肉塞进小狼的嘴里,雪狼用疯狂的甩尾巴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哪里,我们在前辈你心中可是永远都长不大的。”

在激起一身鸡皮疙瘩的叶修反驳前,喻文州揪着衣领,堵住了他的嘴巴,并给叶修带来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韩师兄说,这是你这个月第十次熬夜加赖床,等他回来会好好跟你探讨一下家规的重要性。”

叶修翻了个白眼,感到有人在拉他的袖子。

是周泽楷,这是他排行最小的弟子,也是年龄最小的一个,精致的好像人偶一样的身体里蕴藏着让人无法估量的巨大魔力。也许是魔力太过丰厚的关系,反而弱化了他一部分作为人类的能力,到目前为止,周泽楷还不太习惯用声音说话,所以,更多的时候是用行动来表达。

现在,他善于行动的小小弟子便身体力行的凑到了面前,揪着他的衣服,啪嗒一下响亮的亲在嘴角。

叶修在脑海里听到周泽楷直接送过来的声音:“我,还没到,十六。”

好吧。叶修揉了揉他的脸蛋,换来弟子天使般的微笑。

每日的例行功课到此为止,叶修挥着银质的餐具,宣布了今天的第一个任务。

“都道过早安了,抓紧时间吃饭吧,等会儿还有工作要做。”


评论(27)

热度(284)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