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春暖(32)

关于竞选的事情,叶修没跟周泽楷提。周泽楷依然专心的扑在试验上,经过大半年枯燥的重复试验和不断努力,他负责的那部分终于得出了令人满意的数据结果。

这天实验结束后,张教授把他一个人叫进办公室。

“小周,有件事跟你商量一下。”

周泽楷愣愣的看着导师把一张纸递过来。那是一封全英文电子邮件的打印稿,寄件人周泽楷也知道,是国外一位相当有名气的神经外科教授,和张教授关系很好,双方以往有过多次科研合作。

 “就像这封信里写的,我们医学院和他们研究所一直有着教学互动。你是个很优秀的学生,这次我想推荐你去他们的研究所进修,时间在一年到一年半左右,不知道你什么想法。”

周泽楷被张教授的一番话砸晕了脑袋,瞪大了双眼,半天才眨上两下。

“我?”他不可置信的再次确认道。

能去引领现代医学前沿的西方医学院留学,是多少医学生们梦寐以求的机会。但只有最优秀的人才能获得导师的推荐,获得来自国外学校的通知书,才能得到那张通往顶尖研究所的机票。

周泽楷不是没想过,但从未刻意争取,他只是单纯的想把手头上的每一项工作都做到最好。

大概是他的反应实在是有些呆,让向来不喜言笑的张教授都忍不住弯起眼睛,皱起细细的鱼尾纹,像个慈父一样看着他直点头:“没错。小周,有没有兴趣去国外挑战一下自己?”

这一次,周泽楷不假思索的立刻点头。

张教授连连说好,当即拍板定下,然后花了不少时间仔细交代出国留学所需要准备的各项手续及注意事项,再三确认后,才让周泽楷回去。

一走出办公室门,周泽楷就按耐不住的用力捏紧拳头,在身侧挥了一下。这样的好消息,他第一个想要告知的就是叶修,可他记得叶修昨天夜班,这个时候应该是在补觉。周泽楷蹲在应急通道的楼梯口,手机从口袋里掏进掏出好几次,实在忍不住了,才犹豫着按下通话键。

铃铃铃——

听到手机铃声响,叶修反射性的猛地睁开眼睛。长期的急诊室生活让他养成了倒头便睡,铃响便起的习惯,手机还放在床边椅子上挂着的衣服口袋里,他光着脚丫从温暖的被窝里钻出来。在看到来电显示时叶修忍不住啧了一声。

是喻文州的。

喻文州的语气有些急,让他立刻来一趟行政楼。叶修快24小时没合眼,走进院长办公室时,眼神都是死的。

他刚在沙发上坐下,冯宪君就把什么东西啪的一下重重甩在桌面上。

“你自己看,看完给我个解释!”

冯宪君黑着脸,说话时声音都在颤抖。

叶修扫了眼正在气头上的冯宪君,又看向站在书桌边的喻文州。喻文州看上去脸色也不太好,眼下也不能多说什么,只能暗地里冲他使了个眼色。

叶修直觉不是什么好事情,两手撑着膝盖站了起来,强忍着发晕的脑袋,走到书桌前。

宽敞的办公桌上散落着两张照片。当叶修拾起照片时,整个人瞬间惊醒了。

照片拍摄于夜晚,四周很黑,拍摄者也没有开闪光灯,画面很是模糊,但叶修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照片里的两人。侧对着镜头的那人正仰起头,而背对的那人个子高一些,微微弯下腰,他们靠的非常近,交错的身形几乎全部笼在深谙的夜色里,只远远露出个轮廓。

但在第二张照片里,拍摄者便亲切的对面部做了放大处理,隐约能够看到后面那人露出的半张侧脸。

叶修记得,就在前几天的夜空下,自己亲手从周泽楷的头上摘下了一片落叶。再看回那张照片时,他的眼神变得异常冰冷。

“你再看看这份信,和照片一起,是今早刚从医院收发室拿过来的。”喻文州把手里一直攥着的纸张递过去。

叶修面无表情的接过那几张薄纸,一目十行的快速读完,将信纸和照片一齐扔回办公桌,扯了扯嘴角,盯着冯宪君不说话。

冯宪君气呼呼的和他对视了几秒,最后一掌用力拍在桌面上。

“说实话,照片里的是你吗!”

叶修眼皮子一翻,在冯宪君愤怒的审问中堂而皇之的溜达回沙发坐下。他掏出根烟,反而笑出了声:“照的这么糊,鬼看得清。”

冯宪君狠狠剜了他一眼,连说几声好,站起来踱到窗边盯着外头刺眼的阳光几秒,忽的转过身,像风暴一般抄起那照片和信纸,一把全扔到叶修身上。

喻文州来不及阻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照片从叶修的身上颤巍巍的滑下地。

“文州!你跟他说!”冯宪君气的一时喘不过气,重重跌坐回椅子上,哆嗦着掏出片硝酸甘油含着。

喻文州叹了口气,走过去把照片和信纸都捡起来,靠近叶修的时候在他肩膀上重重捏了一下。

“院长、几位副院长、人事科科长,还有我这里全都收到了相同的信件。内容你也看到了,是污蔑你利用带教之便,和……”

叶修在此时忽然抬起头,一言不发的直视着喻文州。

喻文州顿了顿,话语在舌尖上转了一圈:“……和我们医院的一位在读学生存在不恰当的亲密关系。而且,叶修,医学院院长刚传来消息,匿名信也寄到了他们那里,情况不是太妙。”

叶修默默的听完,给了喻文州一个感激的眼神,低头点烟。打火机窜出段幽蓝的微弱火芯,在叶修毫无温度的微笑面前,显得细小而微弱。“该换打火机了。”叶修嘟囔着,托着下巴看向冯宪君。

“老冯,你信吗?”

“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这是……”冯宪君吼了几声便哑着嗓子再也说不下去,像熄了火的老爷车,无力的摊在软皮座椅里,捋着日渐减少的头发,郁闷的长叹一声:“叶修啊叶修,怎么就你的事情这么多呢。”

叶修干笑几声,青烟从他嗓子里喷出来,绕着头顶一圈圈的盘旋。

冯宪君也知道,光凭这样的匿名信,自然不可能确定什么,寄件人也不会蠢到单凭这一面之词就能掀起什么风浪。他图什么,大家心知肚明,中层选举刚结束,他要的,就是要让叶修难堪。医学院院长当年曾是叶修所在班级的辅导员,知道他的为人,自然坚决不相信这档子事。但人言可畏,就算他冯宪君相信叶修,医学院院长相信叶修,不代表所有人都会愿意站在叶修一边。

虽然医学院知晓这件事的人还不多,但也足以乱套。有人倾向报警,这对于冯宪君个人来说,是最不得已的手段。

如果那只是封寻常的诬告信也就罢了,偏偏是针对叶修的性向。报警就能怎样呢,先不说抓不抓得住,就算能逮着那个寄信的可恶混蛋,这件事也会不可避免的被闹得人尽皆知。医院多少人,多少张嘴,还不知道有多少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眼巴巴的瞅着看叶修的笑话。有些话传得多了,早晚也会变样。

对寄件人来说不过是编个故事,但叶修和周泽楷来说,将会是一场无法估量的浩劫。

到底该怎么办?

他们几个领导开了大半天的会,始终得不出个好的解决办法。

冯宪君本不想那么吼叶修,但实在是糟心透顶,碗口粗的神经也又崩到头的时候。这会儿终于冷静下来,心里愈发不是个滋味。

叶修能把急诊科建设成现在这个规模,中间的辛苦冯宪君清楚。他欠叶修一个主任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可以兑现,却被这突如其来的暗枪逼得前后两难。

铃铃铃——

这时,叶修的手机响起来。他往来电显示上看了一眼,说了声抱歉,便走出办公室。

是周泽楷打来的。接通的时候,青年先是小心翼翼的问了句“在休息吗”。

“没,已经起来了。”叶修背靠在转角的墙壁上,听着对面传来的呼吸声,感觉烦躁的内心正慢慢的变得沉静,像那日见过的湖面一样,微风拂过,荡起一圈圈无声的涟漪。

周泽楷哦了一声,放心下来。他高兴过了头,在听到叶修声音的那一刻,反而激动地一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叶修耐心的听着对面传来悉悉索索像是走动时衣服摩擦的声音,从对方比平时略微拔尖的音调里,察觉到接下来应该是个好消息。

“出国留学。”

周泽楷在原地走了几圈,冷静一些后,便将导师推荐自己出国留学的好消息告知对方。

“那太好了,小周恭喜你。”

听到叶修的夸奖,周泽楷顿时露出比刚才更加灿烂的笑容。

“什么时候出发?”

“没定,要办手续。”

叶修又跟周泽楷聊了几句。当按下结束键时,扬起的嘴角一点点的落了下去,叶修狠狠吸了几口烟,烟身瞬间缩短好大一截。在浓密的烟雾中,走廊的白色墙壁都变得模模糊糊。

叶修攥着手机在原地站了片刻,没用太长的时间便做好了决定。他推开院长办公室大门,对冯宪君说道:“还是我辞职吧。”


评论(44)

热度(185)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