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春暖(31)

医学研究生的学制和本科不太一样,除偶尔跑校区上课外,大部分时间泡在医院和实验室里。随着实验室科研项目的正式开启,周泽楷的作息被彻底打乱。

朝五晚九的生活成为奢望,为了完成各项任务,他得一天三顿按时喂养小白鼠,定期跟随导师门诊,经常跑电泳跑到半夜三更,并得在任何需要的时候随叫随到。

有段时间,周泽楷忙得连江波涛都经常见不着人。

张教授名声在外,培养了一大帮学生。虽然大家都在同一实验室做研究,但氛围极好。周泽楷对自己的研究生生活适应的很快,不多时就成为实验室里的人气偶像,大家都喜欢和他聊天,尽管多数时候周泽楷只是安静的听着。

在师兄师姐们的帮助下,周泽楷进步神速,不到半年功夫,已经能够完美掌握显微镜下的血管结扎,一篇第一作者的文章也已经被国外期刊顺利收稿。这样的成绩,在同期以及已往学生中,可谓出类拔萃。张教授看在眼里,自然满心欢喜。虽然当面仍一如既往的严格,但破天荒的亲自带着周泽楷参加好几次大型的学术会议,恨不得到处跟人炫耀自家的宝贝学生有多能干。

能够在学术上有所精进,是对自身的最好肯定,不过有得必有失,对周泽楷而言,不能经常和叶修约会就是唯一的遗憾。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年底,医院即将召开两年一次的中层选举,喻文州一连几个电话催命一样的催,叶修才顶着黑眼圈,敷衍的写了申请递上去。

所谓中层选举,采取的是自由报名的方式,全院任何符合年资的员工都可以申请。这一次,除去新增几个行政岗位外,部分临床科室的主任因为年龄退休等各种原因需要进行换届,急诊科就是其中之一。

急诊科的情况比较复杂。当年老主任陶轩退休后,谁也不愿意接手留下的烂摊子,何况急诊压力极大,自身没两把刷子,根本镇不住场。叶修虽然能力够强,气场够足,但可惜年资不够。那时他才刚刚升上副主任医师,按照医院制度是没资格竞选科主任的。最后经过一番权衡利弊,由冯宪君院长亲自拍板,特批给予叶修科主任的待遇,全权负责急诊科各项事务,但科主任一职暂时轮空,由副院长兼任。

这一轮空就轮空了好几年。

这些年,叶修的工作做得无可挑剔,成绩斐然,医院上下早就把他当成领导看待,所以急诊科主任一职根本没人和他抢,选举也不过走个过场,为的是把这个欠了很久的职务给落实到位。

陈果很早就嘱咐叶修好好准备一下,但叶修完全不当回事,甚至想直接穿着他那件脏兮兮的白大褂就去上台演讲,被急诊科众人及时发现制止,好说歹说,才总算逼着他把自己收拾的干净体面一些。

竞选当天,叶修站在演讲台上,在一群西装革履的竞争者中显得特别无精打采。他清了清嗓子,在台下众人期待中缓缓开了口。

“反正大家都认识,具体我就不说了,还请多多支持我们急诊科的工作,谢谢。”说完,他便双手插着口袋,晃悠悠的从台上溜达下来。

冯宪君被气的直哆嗦,话都说不太利索,“这小子太过分了,太过分了!一点都没把我这个院长放在眼里,说两句好听的会死吗!!不选他,我就不选他!”

坐在后排的喻文州见怪不怪,叶修的技术和实力摆在那里,放眼整个医院,不选他还能选谁。

竞选演讲因报名人数众多,持续大半个下午,会议结束时已将近黄昏。冯院长宣布结果将交由院领导层集体商议表决,择日会在院网上公布。

从会议室回急诊室的路上,叶修意外遇上个好久不见的旧友。

“你也来参加?”叶修迟到十几分钟,错过前面的内容,所以没见到刘皓登台演讲,而且对方还特意把头发抹的油光发亮,换了身西装,搞得叶修一时没认出来。

叶修只是随口一问,却被心中有鬼的刘皓误读为轻蔑。他当即拉下脸,咬牙切齿的挤出个难看的笑容,说:“怎么,我就不能来参加?”

叶修听出他话语里的不怀好意,顿时兴趣乏乏,自走自的,懒得搭理。

见他不说话,刘皓心里的火气更大了。

叶修和刘皓结怨很早。当年刘皓等人私自和医药代表接触的事情被叶修发现,多次劝说无效后,无奈上报给医院。陶轩作为主任因此提前退休,刘皓本人也差点蹲了监狱。他费上好大力气才免于问责,并灰溜溜的从急诊科改行,去了烧伤科。

因此,在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刘皓几乎成过街老鼠,在熟人面前根本抬不起头。

其实这错本就在自己,受了这么大一个教训,刘皓不但不知错就改,反而心生怨恨。他当面憾不了叶修的地位,就经常在暗地里做小动作,在新人面前散播些捕风捉影的闲言闲语。

刘皓眯着眼睛,还想挤兑几句,余光里看到喻文州正往这边走,便闭上嘴,快步走开。

喻文州追上叶修的脚步,和他并肩同行。

“有事?”叶修问。

喻文州笑笑:“怎么,没事就不能过来?”

叶修耸耸肩,调转话题,指着前面问道:“刘皓竞选什么?烧伤科的主任?”

“主任秘书,”喻文州扫了眼刘皓离去的方向,视线变得冰冷,“不仅心术不正,脸皮也是够厚的。不过……”

“不过什么?”

喻文州停下脚步,拽住叶修说:“这人医学外的本事大的很,当年这么大的事情都能被他逃掉……叶修,你得小心点。”

“怕什么,最多继续当我的小老百姓,他还能让我失业不成。”

叶修不屑一顾,喻文州想想也是。两人又聊了几句,便在住院大楼门口分开。

此时正是下班高峰,医院内人流又多了起来。一路上,叶修遇上不少下班的同事,一一和他们打招呼告别。冬日入夜早,天色已暗,他站在早早亮起的装饰灯旁,仰头看向树梢上快要落光的枯叶,忽然有点想他的小实习生了。

他工作忙,周泽楷学业也忙,两人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和学业,相处的时间少得可怜。叶修尤清楚的记得两人最后一次见面还是在半个月前。那天,周泽楷的实验终于完成告一段落,叶修又正好不用上夜班,难得落个空闲,两人便腻在寝室里。

自湖滨约会后,食髓知味的周泽楷越发喜欢和叶修亲近,而且不知何时多了个坏习惯,爱把长自己几岁但矮自己几厘米的前辈抱在怀里。叶修自然颇有微词,但每次抗议,一看到周泽楷乖巧讨好的表情,刚端起来的前辈架子就丢了个七零八落,一来一去,慢慢也就变得泰然处之。

于是,那天魏琛外面办事回来,进门就看到叶修大喇喇的窝在周泽楷怀里,蜷着膝盖,鼓捣着桌上手提电脑。周泽楷则从后面搂着,脑袋垫在他肩上。

桌子下面,两双光着的脚丫子正踩来又踩去。

魏琛一路翻着白眼走进屋,听到两人压低嗓子说着话。

“这段看得懂不?”

“嗯。”

“啧啧,英文挺好嘛,要不你替我翻译呗?”

“好。”

“答应的倒快,来,先说两句让我验验货。”

两人的声音突然变得微不可闻,魏琛觉得好奇,忍不住看了眼,便瞅到周泽楷凑在叶修耳边说悄悄话,说完又在他耳朵后头亲了亲,惹得叶修缩着脖子,眼睛几乎弯成道月牙。

……身为单身狗的魏琛受到会心一击,白眼简直快翻上天。

“你们俩注意点影响!这还有活人呢!”魏琛愤愤骂道。

听到他咆哮,叶修和周泽楷同时停下来,望着他几秒,就又开始旁若无人的公然秀恩爱。

……这日子没法过了!

魏琛撇着嘴,郁闷的跑去洗脸刷牙,洗到一半,突然从洗漱间里探出头。

“喂,你们俩结婚记得找我当伴郎啊。”他冷不丁的嚷道。

周泽楷一愣,扑的一下就炸了,直从脑门红到脖子根,抱紧了叶修就把脸埋在肩窝里不肯抬起来。叶修则相对淡定许多,幽幽瞄了眼贼笑的魏琛,说:“只要你那时还是光棍,我就请你。”

“滚!”

想起那天周泽楷的反应,叶修就忍不住想笑,想着想着,浑身竟热起来,在刮着北风的寒冷傍晚,热的红了脸。

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叶修心想着,忍下想要立刻见到对方的冲动,定定神,继续朝急诊科所在的门诊大楼走。

他刚迈开步子,就听到后头传来熟悉的喊声。

“前辈!”

叶修脚下一顿,转过身,看见周泽楷背着双肩包,提着手提电脑,几步跑到自己面前。

“实验做完了?”叶修估摸着那电脑至少四五斤重,周泽楷一路提着跑过来也不见他觉得沉。

“做完了。”周泽楷应着,又往前迈上一小步。

他今天穿了件灰蓝色的休闲大衣,衣领是竖起来的,前头一排整齐的扣带,显着相当帅气。叶修仰着脸看他,忽然伸出手在自己头上比了比。

“小周,你是不是又长高了?”

周泽楷歪着脑袋眨了眨眼睛,露出一副‘是这样吗’的表情。

叶修笑了笑,招招手让他弯下腰,凑过去替他摘去头顶上飘落的一片落叶。

“晚上有安排吗?”

周泽楷摇摇头,一脸期待的盯着叶修因冷风而冻得红扑扑的脸颊,眼里的欲望明显的几乎要漫出来。

叶修笑的更开心了,在把手收回来的时候,飞快在他脸上摸了一把。

“乖,到医院门口等我一会儿,一起吃晚饭。”

周泽楷开心坏了,连连点头,目送着叶修离开后,便往医院门口走,一路上满脑子都是叶修临走前的那一瞥,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

“!”

他走的心不在焉,一不小心撞上一个匆忙赶路的行人,手中的电脑包差点掉在地上,吓得他惊出一身冷汗。

“抱,抱歉。”

他抱住贵重的手提电脑,赶忙向对方道歉,可那人理都不理,眨眼就跑的没影。

“……”

一瞬间,周泽楷觉得这人似乎有些眼熟,但天色暗沉,看的不甚清楚。他仔细再想了想,始终还是没想起来。


评论(24)

热度(174)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