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联盟的场合(9)【完结】

由于刘皓偷偷对药物做了手脚,仅仅两支针剂就使得叶修身上的药物浓度超过警戒线数十倍。所以,尽管叶修以奇迹般的生命力和精神力坚持到了战斗的最后一刻,但还是在一切结束时,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歪歪扭扭的倒在了众人面前。

冯宪君为叶修提供了最好的医疗环境,集齐了包括王杰希、张新杰在内的精英医疗力量。所有人寸步不离的守在边上,胆战心惊的熬过最初的危险24小时,才等来叶修病情的逐渐转危为安。

等叶修睁眼时,迎接他的便是一张张挂满黑眼圈的憔悴面容。

“前辈!”“叶修!”“叶修哥!”

苏沐橙扑到床边,抽着鼻子,眼角红兮兮的,周泽楷则和黄少天挤在另一边,眼巴巴的上下瞅着人。

叶修左看看,又看看,最后扑哧一声笑了,“干嘛哭丧着脸,这不是没死嘛。”

“欠揍!”韩文清狠狠瞪了他一眼。

“别随便把这种话挂在嘴边,下次再听到我也要揍你的。”王杰希没好气的回道,几天的不眠不休让他的耐心也到了头,那种担惊受怕的日子,是再也不想体验了。

喻文州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叶修看过来的时候,毫不客气的用不满的目光责备他。

叶修耸耸肩,手刚从被子下伸出来,就被黄少天拉住了。

“叶修叶修,你早点好起来,你吓坏我们了知不知道。”黄少天委屈的要命,在等待叶修醒来的这些时间里,难过的一句话都没说。

周泽楷用了一贯的沉默,胳膊支在病床上,痴痴的看着他的前辈,看到那双眼睛瞧过来,冲自己眨了眨眼。

“抱歉,让大家担心了。”

叶修笑了笑,揉揉苏沐橙的头,又摸了摸黄少天和周泽楷,韩文清板着张脸,走过去和他握住手,喻文州和王杰希也靠过来,团团围在他身边。

众人就像约好一样,谁也没有提起叶修失踪的那段时间里他们是有多焦急,多煎熬,也没有人再去责怪或是追问这次事件中叶修的独断独行。不过,他们不说,不代表会轻易放过,之后每个人都各自从叶修那里得到了合理的补偿和还算诚心的道歉,至于到底是什么样的补偿,每次都被赶到病房外的苏沐橙表示,隔音太好,她啥也听不见。

既然叶修醒了,作为各个战队核心的队长们没有多作停留,黑月留下了一大堆烂摊子,还得等着他们处理。楚云秀、肖时钦、李轩等人临走前也来看望了一下叶修,顺便维系了一下建筑在嘲讽和垃圾话上的坚固友情。

冯宪君也来了,和叶修做了一次促膝长谈。工作人员表示,这次谈话相当有建树,叶修认错态度良好,主动交代了自己更名的真实理由,而冯主席心情也相当舒爽,带去的药一粒也没吃。

陈果一行人作为特别客人,在联盟总部住了好几天。魏琛一见面就摸着下巴说,‘我就知道阎王老爷不高兴收你’,而陈果抹着眼泪问候了几句,很快就把叶修扔在一旁,跟苏沐橙、唐柔三人热络的聊了起来。安文逸等人和留守在联盟的乔一帆汇合,聚在一起,是说不完的话,包子又特别咋呼,有他们在的日子里,病房每天都是热热闹闹的。

访客中最特殊的要属邱非,他是以嘉世新任队长的身份前来。在见到叶修时,这个被时代委以重任的少年对着他的老师深深鞠了一躬。

叶修看着那张还稚嫩的脸庞,眼底深沉。他露出熟悉的笑容,招呼人过来,在他肩上拍了拍。

“加油。”他说道,又揉揉对方的头,把梳得整齐的头发全给拨乱了。

邱非盯着叶修,郑重的点点头,在眼底浮出些许符合年龄的腼腆笑意。

嘉世的事情,叶修早已从苏沐橙口中得知。当听到嘉世被毁时,他靠在床头,沉默了好一会儿。

“全毁了?”

“据说很糟糕,我没去看过。”

“哦。”叶修转头看向窗外,外头正是晌午,明媚日光撒在窗台上,在他身上投下一层暖色,但叶修沐浴在暖阳中,沉默的像是黑夜里的孤星。

黑月与嘉世的信息被联盟封锁了起来,暂时还未对外公开。在这之后的几天里,联盟开展了雷厉风行的清缴行动,根据孙翔舍命保下来的那些数据资料,将潜伏在大陆的黑月残余势力连根拔除,并将潜伏在各军区内部内的奸细一一揪了出来。

嗅到惊天新闻的媒体们每天都趋之若鹜的堵在联盟和各军区门口跪求采访,可无论怎么苦等,各区队长都是潜行技能爆满,叶修更是连影子边儿也没让他们摸到,让记者们再次回味起当年为采访叶秋时的各种艰辛与苦逼。

直到两周后,一切尘埃落定,冯宪君才召开盛大的新闻发布会,向全大陆通报本次事件的前因后果,并宣布将择日对黑月做出公开审判。

开审那天,大病初愈的叶修作为特别证人出席,在法庭上,他见到了缠满绷带贴着伤膏,同样作为证人出席的孙翔,以及一脸死灰,作为被告出席的陶轩。审判结束后,三人在特殊通道口相遇,被判二十年监禁的陶轩飞快看了眼叶修,便立刻把视线挪开,不再抬头,直到被狱警带着离开,他的注意力也至始至终都没有转向过孙翔。

叶修目送着那个不知何时变得有些佝偻的背影远去,而孙翔就站在身边,将同样复杂的目光投向通道的尽头,以令人意外的平静,接受了这个事实。

“不说点什么?”叶修开口问道。

孙翔扭过头,瞟了他一眼,“跟你,还是跟他?”而后垂下眼帘,扯了扯挂在胸口的绷带,嘟囔道,“反正都没什么好说的。”

叶修不置可否,掏出根烟叼在嘴里。

“听说你把队长辞了。”他翻遍了口袋,这才苦兮兮的想起打火机和火柴已经全被没收了。

孙翔又瞪了他一眼,不过这次的眼神里多了些慌张,就像考了零分的孩子突然被父母发现了考卷,不自然的红晕染上他的脖颈。

叶修看着他,笑意越发加深。他早就从邱非口中知道,虽然孙翔立下不小功劳,也是被陶轩蒙在鼓里,所以并没有被联盟和嘉世问罪,但这个倔强的家伙还是以失职为由,主动交出了自己的队长权限。

“那又怎么样!”孙翔梗着脖子嚷道,“想嘲笑就尽管笑吧!”

那个时候,叶修觉得那个幼稚到可爱的孙翔又回来了,于是,他从善如流的哈哈大笑几声,笑的清净的走道里都回荡着他夸张的笑声。

孙翔刷的红了脸,发狠的跺了几下脚,扭头就走。

“总有一天我会堂堂正正打败你!”

他一边说,一边头也不回的走得飞快,恨不得离叶修越远越好,但没走出几步,便听到叶修在背后叫他的名字。

“不用总有一天,不如现在就来打一场吧。你用你的一叶之秋,我用我的君莫笑。”

孙翔停下了脚步,像慢动作回放一样缓缓回过身,看到叶修插着口袋,叼着烟,带着一种熟悉的,温暖的,但也很欠扁的表情,嘴角浅浅的向上勾起。

身体忽然就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孙翔快步冲了回去,一把揪住叶修的衣领,眼前被涌上来的热气熏得水雾迷蒙。

“打就打!”整个走廊里都是他的吼声。

于是,他两在联盟大楼的后院打了一场,战斗很激烈,不小心毁掉了冯主席最喜欢的盆栽。最后谁输谁赢不得而知,但据邱非说,孙翔是带着一种得偿所愿的满足表情离开的,而据陈果讲,无辜的他们是和叶修一起被暴怒的冯宪君一脚踢出了联盟总部大楼。

叶修跟着陈果回了兴欣,魏琛等人本是为帮助他才聚集到一起,等事件结束后,除孙哲平回到义斩,其他人都主动留了下来。

这场风波不仅让他们相识相遇,更是像根结实的绳索,将他们紧紧连在了一起。

兴欣从此出了名,每天来住宿的人络绎不绝。绝大部分是前来膜拜叶修大神和苏沐橙女神的,但也不乏混了些居心不良之徒,例如某个锲而不舍从轮回跑过来就为远远看唐柔一眼的傻瓜。

还有一些是在听闻兴欣大名后特意前来求助的。他们大多无钱无势,又遇上普通人无法解决的巨大困难。陈果心软,每次都会被说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看她都哭成那个样子,叶修他们也就没什么好推辞的了。

于是,兴欣成了半个万事屋。叶修带着人解决了几次重大事件,摧毁了一个跨国倒卖毒品的组织,顺便还拐来了呼啸军区斗者战队的前退役副队长,让兴欣的名号再一次传遍整个荣耀大陆。为了肯定并奖励他们的杰出贡献,冯宪君以联盟的名义授予了兴欣荣誉民间斗者组织的称号。

对于获奖,兴欣的人们倒是不怎么在意。陈果能和自己偶像生活在一起,每天都开心的合不拢嘴。唐柔迷上了战斗,热衷于跟着叶修跑任务。罗辑还在读书,学校与兴欣两头跑,而包子似乎是黏上了他,正致力于弄清楚实验室里的各种瓶瓶罐罐。莫凡依然很安静,除了跑任务,就是被苏沐橙拉着,陪她看各种泡沫电视剧。魏琛最近又找到了新的挣钱方法,每天神秘兮兮的不知在鼓捣些啥。新来的方锐非常自来熟,擅长睁眼说瞎话,满嘴跑火车,很快和叶修、魏琛一起,成为兴欣下限的新标杆。只有乔一帆最乖,记账买菜烧饭泡茶的杂事都落在了他一人身上,人称兴欣最后的良心。

不过,兴欣人最大的乐趣,还是在叶修身上。

“叶修呢?”这天吃中饭的时候,陈果发现餐桌上少了个人。

“哦,那是上午你出门时候的事儿,少天那小鬼吵着要拉他一起去钓鱼。”魏琛叼着鸡腿,像是想起什么,笑的特别猥琐,“不过,他们被周泽楷堵在了门口。”

“为什么?”

“他不肯开门,并坚持叶修已经答应跟他去约会。”目睹了整个过程的苏沐橙回道。

陈果噗的一下把嘴里的饭全喷了出来。乔一帆淡定的拿擦布擦桌子,唐柔则给了她一个‘这是周泽楷原话’的表情。

陈果抹了把嘴,突然觉得胃有点痛。可惜她的止痛药全让叶修吃光了,自从喻文州、黄少天和周泽楷以各种合理的,无法辩驳的理由,堂而皇之的在兴欣休假开始,叶修就间歇性的头疼加胃疼。

“最后呢?”陈果问。

“最后,王杰希队长很凑巧的来了,以要给叶修定期检查身体为由,正大光明的把人拖走了,”苏沐橙用习以为常的口吻说道,末了,又补充说,“噢,拖人的是韩文清队长。”

陈果眨眨眼睛,消化了一下刚才谈话里的巨大信息量,叹道:“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了?” 

乔一帆算了算,“应该算是第三次了吧。”

“上次叶修不是找他们聊过吗,怎么还是没解决?”

其实就在不久前,叶修在被喻文州以探讨战术为由,被黄少天以PK为由,被韩文清以拉练为由,被王杰希以检查身体为由,被周泽楷以你其他军区都去了为什么不来我们轮回为由,坑蒙拐骗到各地折腾了好几圈后,终于苦不堪言痛定思痛的集结了相关人士在兴欣开了一次小型闭门会议。

会开了挺久,自那之后,叶修到各个军区出差的次数明显少了,但貌似队长们上门的次数微妙的变多了。

“话说叶修那天到底说了些什么啊?”自从被刷新了世界观,方锐立马摇身一变,成为围观党的领军人物。此时他塞了一嘴的油爆虾,眼睛里燃烧着熊熊的八卦之魂。

苏沐橙回想了一下:“听说,是拒绝了他们。”

话音刚落,一桌子人刷的一下全把头抬了起来,连莫凡都抬起眼皮,以一种‘你他妈在逗我’的表情看着苏沐橙。

“拒绝?为什么?” 

“听叶修哥说,在他心里,每个人都很重要。他哪一个都放不下,最后就决定还是都拒绝的好。”

魏琛听得瞪圆了眼睛,“这什么狗屁逻辑。既然哪个都放不下,全包不就得了。”

苏沐橙摆摆手:“先不管叶修哥愿不愿意这么做,最大的问题在于,你觉得对方会愿意共享吗?”

全桌子的人齐刷刷的抬起头,默默想象了一下,最后再齐刷刷的露出一副相当酸爽的表情。 

“难怪,”魏琛恍然大悟的猛拍下桌子,“难怪那天我看到老韩离开前指着叶修的鼻子说,‘你给我等着’。”

他故意横眉竖眼,模仿韩文清的样子,引得方锐也嘿嘿的笑起来。

“说起来我也见到了!”他高难度的把一只眼睛瞪得很大,一只眼睛眯的很小,模仿着王杰希的语气说,“‘我是不会放手的’。”

他俩起了个头,陈果不由得也八卦之神附身,“有谁知道喻队说什么不。”

“我,”唐柔举手回道,“那天我不小心看到喻文州把叶修堵在墙角,说,‘前辈有时间吗,咱们单独聊聊’。这个难度太高,大家意会,我就不模仿了。”

“至于黄少天……”陈果咽了下口水,就看见包子把手举得高高的。

罗辑眼疾手快的把他摁到了饭碗里,乔一帆则很有远见的再塞给他一根鸡腿,陈果擦了把汗,赶紧转移话题:“呃,咱们跳过这个吧。”

“还有周泽楷,来来来,快说有谁见到了?”

方锐找了一圈,然后见着莫凡面无表情的举起了筷子。

“他说啥了?”

“‘……’”

“?”

“‘…………’”

“??”

“‘………………’”

陈果又擦了把汗:“那,那周泽楷这个也跳过吧。”

一圈议论下来,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在同时爆发出幸灾乐祸的笑声。陈果笑出了眼泪,一边抹眼角,一边总结,“我觉得叶修这次短时间内是回不来了。”

“同意。你们说,最后谁会得手。”方锐笑的差点岔气,好半天才缓过来。

“我觉得周泽楷不错。”苏沐橙微笑着,夹了一块排骨。

“我肯定选喻文州和黄少天,毕竟都是我教出来的,万一成了,叶修还得喊我声师爷。”魏琛一边大笑,一边扒拉了几个虾子。

“我比较支持王队。”陈果边笑边挑了把豆芽菜。

“那我选韩队吧。”唐柔忍着笑,再拿了个鸡翅,

“买定离手~买定离手啊~”方锐怪叫着,抢了最后一个鸡腿。

等叶修知道自己成了兴欣餐桌上的赌资,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情,现在的他,正被一群字典里从没有放弃和拱手让人这两个词语的家伙们虎视眈眈的围在中间,前途未卜。

至于最后谁会得手,谁赢了赌局,属于他们的时间,还长着呢。


Fi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啊—— 一鼓作气写完了。

对于我这个从小到大很容易半途而废的人来说,写到完结时的那刻感觉真的很难描述。这篇文最初就是个脑洞,没大纲,没细节设定,最后却没想到一路飘主线,变成了这么长的东西。中间经历了各种曲折,经常发生“写到后面发现前面没铺垫,写着前面没想过后面怎么收场”这种蠢事,真的是有点对不住一路看文的亲们。(土下座)

真心感谢各位的支持,谢谢!谢谢!谢谢!!ฅ(๑*д*๑)ฅ

评论(47)

热度(199)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