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联盟的场合(6)

“——现在我没心思再跟你们争论。我要去找证据,如果真是刘皓和陶轩干的,军区里一定还留有蛛丝马迹。

  ——想走? 

  ——别他妈又拿枪指着头!告诉你周泽楷,你刚才扣扳机的时候,老子躲都没躲!在你们眼里,我是害叶修被抓的罪魁祸首,是抢了一叶之秋的小人,但你们给我记住了,老子问心无愧!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真相也好,谎言也好,我一定要亲手把它们找出来!”

  ——找出来又能怎么样,你能对着自己的上司开枪吗?

  ——姓喻的,少看不起人!只要我还是队长一天,嘉世的错,我来背!

============================================

孙翔冲回军区时,黑着张脸,一路遇上熟人也不打招呼。但也没人敢问,为什么各区都在联盟开会的时候,队长独自一人回来来了,只能纷纷让开条道,默默看着他以几乎要把地面踏穿的力度大步冲进核心楼。

看到是队长,在信息科门前站岗的两名卫兵按例敬礼,但孙翔连回礼都忘了,输入密码和指纹后便一脚踹开大门。

房间最中央是嘉世巨型的核心处理器,通过错综复杂的输出线与周围环形摆放着几排电子显示器互相链接。这里担负着整个军区所有的电子信息处理工作,也是构成整个嘉世安全网络的中心环节。正紧张工作的信息科员工被踢门时的声响吓了一大跳,纷纷探出头,惊愕的看着年轻的队长同志。

孙翔看了一圈,找到主管,揪着他的衣领走进主任办公室,把人丢到椅子上。

“我要这三年刘皓所有的信息使用记录,包括他搜索过什么,登陆过什么,和谁交流过什么,下载安装过什么,统统都要。”

信息科主管是个戴着眼镜的瘦高个,推着厚片的镜框,一脸惊愕:“全部?”

“全部!快快快!要没时间了!”

“可,可除非有军区长授权,一般不允许查阅副队长以上级别的私人记录,队长您,那个……”

看到对方还在支支吾吾,孙翔急躁的想骂人,但话到嘴边又生硬的改了调,他弯下腰,冲对方重重低下头:“拜托了!这真的很重要,责任由我担着,为了嘉世,请帮我这一次。”

主管犹豫了一下,最后看着年轻队长头顶的发旋,点了点头。

“……我试试吧。”

对方开始在电脑前操作,孙翔也找了个椅子坐下来,无声的盯着电子屏幕上飞速闪现的大量数据。

几分钟之后,处理器就会给出结论,而到那个时候,自己所做的一切便再没无退路。

孙翔靠回椅背上,合上了眼睛。

想起自己刚才从接收器里听到的话,浑身就像是掉进冰窟窿里,从里到外都凉透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

失望?愤怒?

和一年前,得知自己成为一叶之秋的继任者时的喜出望外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一个地。自己的人生仿佛成为了一个巨大的笑话,所有的努力不过是成为另一个人的替代品,成为另一个人的棋子。

孙翔深吸口气,再惆怅的缓缓吐出。

那自己现在坐在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报复?争一口气?

自从那天被叶修救下,人生的轨道就开始向着未知的方向偏移。

至少一年前的自己,绝不会去为了一个讨厌的人而几天几夜不眠不休的查找证据,也绝不会低声下气的跑去和应该被抓捕的对象见面,更不会坐在这里怀疑和调查自己的同伴。

到底哪方是对,哪方是错,哪方是真,哪方是假。

身边竟然存在着如此多的疑惑,如此多的假象,绊住了手脚,也迷惑了双眼。

我做的对吗?

我该怎么做? 

“队长,结果出来了,你……确定要看吗?”主管手指按在键盘上,等着孙翔的回话。

孙翔盯着屏幕沉默了两秒钟。

“谢谢,接下来就让我自己看吧,顺便再给我个移动存储器,我需要把资料拷贝下来。”

主管把东西给他准备好,走出房间时,听到孙翔的声音。

“以后有人问,就说是我拿枪逼着你干的。”

 

另一时间,联盟的会议室里,接收器已经不再传来声音。会议室里死一般的寂静。

韩文清和喻文州互看一眼,喻文州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悄悄笑了笑,叶修最后的话语就像一支强心针,让他们高悬的心略微落了地。

不愧是叶修,总是那么出其不意。

相较之下,陶轩则是一脸死灰,脸上的肌肉不断抽动,会议室内众人的目光针一样落在他身上,脊背几乎被汗湿透。

比起被叶修暗算,更无法令他接受的,是来自刘皓的背叛。

“呵呵,”陶轩努力不让内心的混乱表现在脸上,掩饰着冷笑几声,“谁知道韩队长是从哪里搞来这么段录音,想栽赃我们嘉世。”

“彼此彼此,谁知道陶军长又是从哪里搞来这么段视频,想栽赃我们和叶修。”喻文州不咸不淡的顶了回去,此时脸上的笑容看得陶轩恨不得直接把手里的电脑砸过去。

“真的假的一查便知。”韩文清冷冷说道。

陶轩很快反应对方说的是什么,第一时间将手按在了公文包上。

他的动作引起不少在场人的反感,吴羽策干脆握住了配枪。

不管在场的人心里怎么想,怎么看待他的反应,陶轩知道自己已无路可退,就算包里真的有刘皓留下的炸弹,他也绝不能将手挪开。

一旦挪开,只怕全盘皆输。

“就凭一段来源不明的语音记录,就要搜查一介军区长的私人物品,你们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

“陶军长严重了,事关重大,也是安全起见。”肖时钦和善的好言相劝,从中打圆场。

但陶轩不屑的哼了一声,“可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既然各位顾虑,我也不伺候了,要炸,炸死我一个算了。”

说着,他提起公文包,飞快站了起来,往会议室外走去。

“站住。”

拦住他的是韩文清,但谁也没想,陶轩竟然直接掏出了手枪。

会议室里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几乎所有人都跳了起来,喻文州也在同一时间举枪以对。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韩文清的眉间,但他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笔直看着陶轩,声音里是不容拒绝的强硬。

“不把事情解决,谁也别想走。”

“如果我说休想呢。”

韩文清微微眯起了眼睛,眼眸中透出凶光:“这话轮不到你说。”

冲突一触即发,就在僵持不下时,一个并不算响亮,但却让人无法忽视的声音响了起来,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一点。

“你们是不是当我这个老家伙不存在。”

说话的是冯宪君。他不过中年,发际线已经越来越往后退。作为没有武力支撑的联盟主席,这么多年,他靠着稳妥的处事方式和颇高的声望,硬是以一名普通人的身份,周旋于各大军区和斗者之间。而当向来以好说话,好脾气著称的冯宪君突然板着脸,正襟危坐的说话时,所有人不由都愣了一下。

喻文州看了眼陶轩,主动先把枪放了下来。

陶轩犹豫着,也撤回了武装,但还是紧紧握着公文包不放。

冯宪君将视线落在陶轩脸上,“陶军长,事关重大,还是请你把东西当场检查一下。”

冯宪君的话并不如韩文清那样强势,却绵里藏针,堵得陶轩气都透不出来,只觉眼前一黑,几乎站也站不住了,“……呵,没想到冯主席也是站在叶修那边的,这还有没有公平可言了。”

面对陶轩的嘲讽,冯宪君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站起来,绕过数人,一直走到陶轩面前,弯下腰,把手握上了公文包的提手。

“不是站在谁一边的问题,只要我还当联盟主席一天,我就要对你们所有人负责,包括叶修,包括你。”

冯宪君从陶轩手中拿走了公文包。松手的那一刻,陶轩的脑海一片空白,内心似乎崩塌了一个角,只觉得一直压在肩上的重负就像公文包一样,被人一起无法挽回的带走了。

啊,是时候结束了。

陶轩闭着眼睛叹了口气,找回自己的座位,默默坐了下来。

冯宪君直接将公文包交给肖时钦,“时间紧迫,你来吧。”

肖时钦点点头,召唤出从者生灵灭。无数机械手臂从生灵灭随身携带的工具箱里探出来,探入公文包内各个角落,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的仔细调查。

不过一分钟时间,生灵灭的调查已经结束,机械手臂上多了个小小移动硬盘。

“只找到这样可疑的东西。在硬盘的伪装下,多植入了一个异常程序,但本身并不会引起爆炸。”

“程序?”“不是爆炸物吗?”

疑问声此起彼伏,喻文州低头沉思道:“确实,进入联盟大楼时有安检系统,如果随身携带爆炸物,在那个时候应该就能检查出来。肖队,你能查出这个东西的运作方式吗?”

“我试试看。”肖时钦将精神链接放到最大,化作生灵灭机械手臂中的电子信号,随着如线般粗细的金属丝线,直接探入硬盘内部。

大约几分钟后,肖时钦重新睁开眼睛。

“简单来说,是通过端口接触来触发下一个指令,而且很明显,它已经被触发了。”

“触发对象呢?”

“应该就是刚才演示时用的电脑。”

喻文州转头对陶轩说:“不好意思,陶军长,得再借你电脑一用。”

所有人的目光自发的看向陶轩,而陶轩没有看任何人,视线空洞的穿过人缝,停留在雪白的墙壁上。

侵入其它军区的电脑,无疑会有泄露机密的可能,肖时钦看向冯宪君,后者拄着下巴,神情严肃的想了片刻,最后还是点了下头。得到允许,肖时钦便以同样方式仔细调查起来,但这一次,他的脸色很快改变了。

“当移动硬盘插入电脑时,就会激活这个电脑里的一项后台程序,然后通过嘉世固有的信号频道,向远处的终端处理器发送指令。”

“什么指令。”

肖时钦看向陶轩:“爆炸的指令。”

咣当一声,一直沉默的陶轩猛的站了起来,瞪大眼睛,浑身都在颤抖。

真正的目标,是嘉世!

——————————————————————

越写越没信心了……

评论(36)

热度(104)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