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致那时的你(下)

搞定了,开心的躺平,继续圈圈圈 @鸡汁蛋

—————————————————————— 

只是一杯啤酒,叶修就已经醉的迷迷糊糊,苏沐橙也撑不住了,困的直打哈欠。陶轩就左手拉一个右手签一个,把两人带去了二楼的宿舍间。

二楼只有两间房,说是宿舍,不如说是改装的大通铺,几十平米空间被紧挨的数张高低床塞的拥挤不堪,连走路都得侧着身子。

陶轩把苏沐橙哄进了隔壁间,又把叶修放在最外面的一张下铺上,帮着把外套脱了,便把人连袜子带长裤的都塞进被套里。

一转身,他看到周泽楷跟在身后,不由眉头一皱,拖着人就走出房间:“你小子,跟我一起睡楼下,敢打叶秋和沐橙的主意,小心我拳头不认人。”

周泽楷心思还放在叶修身上,扫了眼陶轩干巴巴的拳头,乖巧的连连点头。


一旦热闹过去,房间里变得又黑又冷,周泽楷躺在沙发做成的简易床上,脊背被硌的生疼。

几米开外的陶轩睡得死死的,酒喝多了,呼噜打着震天响。

周泽楷睁开眼睛,视线穿越天花板,心里忽然痒痒的厉害。

他轻手轻脚的坐起来,以不符合网游宅男的矫捷身手,越过睡在门口的陶轩,一路顺畅的摸上二楼。

很意外,门没锁。周泽楷闪身进去时,刚巧看到上厕所回来的叶修正踢掉裤子往床上爬,白花花的大腿在清冷的夜里亮的晃眼,圆润的臀部包在平角短裤里,形成一道完美的峰线,看的周泽楷热血沸腾,捂着鼻子差点断线。

看到周泽楷走进来,睡眼惺忪的叶修迷迷糊糊的给了一个怎么了的眼神。

周泽楷坐到床边,跟他靠的很近,感受着这副既熟悉又陌生的年轻身躯所散发出的温热,撒娇般的压低了声音,“楼下冷,睡不着。”

这语调听来亲密异常,但醉了的叶修却丝毫没觉得奇怪,也许就像周泽楷所想的,两人之中至始至终有着剪不断的联系,小了十岁的叶修没什么戒心,大大方方的拉开被子,说:“那一起睡吧。”

周泽楷欢欣鼓舞的钻进去,身上带了凉气,冷的叶修直哆嗦。

“你怎么这么冷?”

周泽楷耐心的把往后挣扎的叶修给捞了回来,“很快就会捂热的。”

叶修的脚丫子依然冰凉,周泽楷习惯性的用自己的小腿内侧夹着,帮他暖脚。叶修小了整整一圈,不用缩着腰,就能被周泽楷结结实实的搂在怀里,他的脸抵着叶修额头,短短的发茬戳在下巴上,有点痒,但毛茸茸的,很舒服。

周泽楷认识叶修的时候,短发早就长长了,所以这个时代的叶修对他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

他听人说过,早期的游戏竞技选手所受到的关注远没有现在那么狂热,很多年轻人不是辍学,就是和家人决裂,放弃了考大学的阳光大道,凭着一腔热血,走上了游戏竞技这条崎岖的羊肠小道。

周泽楷还记得自己加入青训营时,轮回俱乐部早已有了干净宽敞的宿舍,食堂有丰富美味的饭菜供应,出去比赛会有专车接送,而十年前的叶修,却是和七八号人挤在同一个房间里,吃饭做菜要自己解决,连俱乐部的老总都一脸理所当然的躺在楼下的简易沙发床上呼呼大睡。

周泽楷默默的把叶修抱紧了些,手掌抚过脊背,消瘦突出的骨节让他觉得一阵心疼。

如果,自己能早点遇上前辈就好了。

“前辈。”

“嗯?”

两人脸贴着脸,叶修抬起头时,周泽楷的嘴唇堪堪擦过额头,落在热得发红的鼻尖上,湿润的触感让叶修缓缓睁开眼睛,静静的瞅着对方。

那眼眸,与周泽楷记忆中的,分毫不差。

周泽楷忽然心跳的飞快,下意识的抱紧了怀里的叶修,用力到将两人的胸口紧贴在一起。

经历过大起大落,经历过世态炎凉,经历过戏剧般的十年人生,叶修的眼里依然干净的没有混入一分杂质,他用十年,甚至一生的时间来实践自己对荣耀的热衷,就如同最坚固的钻石,几经洗礼,依然璀璨明亮。

不一样的身体,流淌着同样的热血,不一样的时空,存在着同样的灵魂。

周泽楷再一次深深意识到,自己心中最爱的叶修,永远是那个保留着年轻时最纯粹的,最美好一面的叶修。

这才是他爱的人。

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四年后,自己将和他同台竞技,十年后,自己又将和他并肩作战。

他拥有了叶修无限的未来,现在,又让他遇见了叶修无悔的过去。

世界予他,已给足了恩惠。

周泽楷幸福到想要哭出声来。

叶修被他抱的喘不过气,“你那么用力干嘛。” 他嘟囔着,拿手肘推了推。

周泽楷没有回答,低下头碰了碰叶修柔软的唇瓣,然后维持着只有一纸之隔的距离,安静的看着对方。

“你这家伙,果然是坏人。”

他听到叶修轻声的说话,周泽楷柔软的笑着,又一次,亲了亲他。

叶修依旧没躲,半眯着眼睛,伸展开蜷缩在胸口的手,一点一点的摸上周泽楷的脸颊。

衣服的领口在睡觉时被蹭到了肩膀,血液里的酒精随着逐渐升高的体温缓慢蒸腾,空气里似乎飘荡着酒香,让叶修醉意朦胧,让周泽楷不饮自醉。

“我觉得,我们或许在哪见过。”

也许是叶修,也许是周泽楷,有人先舔了舔对方的下唇,下一秒,便化作毫无间隙的缠绵。

周泽楷换了个姿势,把叶修大半个身子都压在身下。叶修被挤的仰躺过来,软手软脚的接受来自对方的深吻。

舌尖顺着内唇的黏膜,一点一点的往里面探,似乎要达到从未触及的深度,透明的津液盛不下,顺着唇边缓缓滑落,周泽楷像是要将他并不存在的,所未知的这几年统统讨回来,全身全心的亲吻着怀里的叶修。

“叶修。”周泽楷啄着唇瓣,唤他最爱的前辈的名字。

叶修喘着气,捧住那张帅气的脸蛋,“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周泽楷稍稍将身体拉开一些,露出孩子气的微笑。

“因为,我来自未来。”

叶修眼里闪过一丝困惑,捏了捏周泽楷的脸颊,在枕头上歪着脑袋,左看右看。

“奇怪的家伙。”

他自顾自的笑了,把双臂从被窝里抽出来,环过周泽楷的脖子,微微抬起上身,将自己挂在他身上,沿着下巴,一路亲吻到唇边。不知何时,他的上衣蹭到了胸口,周泽楷的手掌在那光滑的皮肤之上流连忘返,顺着腰线慢慢的往下轻抚。

在周泽楷的碰触下,叶修很快便全身泛起粉红,仰着脖子,靠在枕头上,绵长的轻叹了一声。充满情欲的沙哑声音回荡在寂静的深夜时分,周泽楷盯着对方的眼睛,把上衣从他身上拽了下来。

什么时候结束的,周泽楷也记不清了,他只记得那天,不知是月光还是灯光,从拉着的窗帘缝里透进来,照在床铺间的地面上,叶修枕在他肩头,沉沉的睡着,青涩的身体随着呼吸轻微起伏,稳定的心跳顺着两人紧贴的胸口传来。

一下,又一下。

周泽楷小心翼翼的把两人周围的空隙都用被子填满了,再一次的,深情的,吻上叶修。

“前辈,我在未来等你。”

==============================================

第二天醒来时,周泽楷并不意外的看到自己躺在S市家中的床上。他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有了预感。

一觉醒来,一切又会复原。

身边的叶修还没醒,背着身子,脊背上留满了青紫印子。

周泽楷凑过去,轻轻把手臂搭在他腰上。

细想来,昨晚的一切,也许就是场黄粱美梦,美得让人心甘情愿的为之沉迷。

“嗯……”就过了几分钟,叶修也揉着眼睛醒来,翻过身,在清醒的那一刻,和周泽楷交换了一个早安吻。

“早啊,小……”叶修忽然变得神情古怪。

“前辈?”

“你别说话,让我想想……”叶修一把捏住周泽楷的下巴,左看又看,上看下看。

“我想起来了!”叶修瞪大眼睛,“你跟那天抢走我初吻的混蛋家伙长得好像!”

“……诶?”

叶修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说漏了嘴,自家年轻恋人的独占欲,他可算是亲身体会,写出来都是一卷卷的血泪史。

那天晚上捡回的男人在第二天早上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而自己一夜之间稀里糊涂的不仅丢了初吻,还丢了……

最糟糕的是,自己居然根本想不起对方的名字!

简直不能更糟糕了。

“呃,那个人绝对没小周你好看,我们家小周全宇宙第一帅!”叶修赶紧给他戴高帽子,往脸上啪叽啪叽连亲好几口。

可周泽楷还是呆呆的,一副魂游天外的表情。

“那个,小周啊,事情是这样……唔?唔?!唔唔!!!”

话未说完,叶修就被扑过来的周泽楷压在了底下。

在这之后,他就再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属于他们的休假,这才刚开始。

 

Fin.

 

PS:

几天后的某个深夜。

叶修穿着居家服,发现自己位于一条陌生的小巷。

对面站着个背着书包的漂亮娃娃,眼睛大大的,脸蛋红扑扑的。

看着,好眼熟。

“你好啊,小朋友,能不能告诉大哥哥这是哪里啊?”

“……”

“那,现在是晚上几点啦?”

“……”

“呃,小朋友你别怕,大哥哥不是坏人,我叫叶修,你叫什么名字啊?”

“……周泽楷。”

“………………………………诶?????”


评论(28)

热度(223)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