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致那时的你(中)

还没写完,变成上中下了……

继续圈圈 @鸡汁蛋 大大,嘿嘿

私设如山,真的如山……

————————————————————————————

叶修把他领去的地方是一处二层平房,一楼用来当商铺,二楼用来住宿的那种,拐过下个街角就到。

因为左边是家服装店,右边是家早餐店,如果不是叶修停下来翻找钥匙,周泽楷真心以为中间的这户一定是个小卖部。

叶修提起门口堆着的黑色垃圾袋,眼皮都不抬,一甩手扔进了两米开外的公共垃圾箱里,然后搓热冻僵的手指,把锁扣打开,掀起闭着的卷帘门,招呼周泽楷跟在后头,自己先猫着腰钻了进去。

穿过黑暗的外间,叶修打开正厅的电灯。在适应了明暗变化后,周泽楷诧异的看到大厅里整齐排列着两列电脑,错综复杂的电线网线搅在一起,在没有铺盖地板的水泥地上肆意纵横。

“别想偷啊,全连了警报,一动就报警。”

叶修警告似的瞪了周泽楷一眼,嘱咐他小心脚下。

房间里,堆满了各种纸箱和杂物,目光所及之处,所有能用的地方都被利用了起来,仿佛这不是个住人生活的地方,只是个用来储藏东西的杂物间。

“住……这里?”

“是乱了点,因为正准备搬家,年一过就能搬进新宿舍。”

叶修领着周泽楷穿过大厅,拐进隔壁的房间。那里放着台投影仪,墙上的投影布还没来得及收起,一边的黑板上写画满了各种箭头和英文缩写,周泽楷认得出,应该是些战术用语。黑板的最中间被抹擦干净,用红色的粗毫的字体,书写着‘我们是冠军!’

红字的下头贴了张照片。

照片中,有年长的,也有年轻的,但多半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脸上还带着未完全褪去的稚嫩,而站在队列最前排的青年,正是叶修,他卷着袖子,翘着嘴角,冲镜头比出一个V字,和他十年后站在媒体前的样子比起来,实在是,萌多了。

“不知道这件衣服你穿够不够长。”叶修提了件棉大衣从楼上走下来,看到周泽楷正痴痴的站在照片前,便走过去站到他身边。

“这是我们的比赛队伍,别看年纪轻轻,各个都是好手。”

“会得冠吗?”明知结果,但周泽楷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问他。

叶修笑了笑,露出排白亮的牙齿:“当然。”

少了那十年的岁月沉淀,年轻的笑容里多了几分纯真,但依然自信,张扬。

无论过了多久,对胜利和荣耀的渴望,都不会改变分毫。

“……前辈。”周泽楷被那明晃晃的笑容勾动了心弦,不由自主的靠了过去。

“怎么又喊我前辈?我跟你认识的人很像吗?”叶修不知道周泽楷心里春风萌动,一脸好奇的问道。

周泽楷垂着眼帘,顺手接过大衣披在身上,似是想起什么,冻僵的脸上露出一丝红晕。

“嗯,很像。”

“哦,怎么个像法?”

“一模一样。”

叶修哈哈大笑,把手里的拖鞋也扔给他:“那你朋友肯定也是个大好人。”

周泽楷眯着眼睛,享受着来自年轻的前辈的笑声,用力点了点头。

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叶修给他的衣服全小了一号,不是拉不上拉链,就是系不上扣子。叶修没办法,嘟囔着雪峰衣柜里应该有留着的,不一会儿就翻出了一件更大号的。

吴雪峰,周泽楷看过视频,知道他是和叶修一起助嘉世获得三连冠的最大功臣,但很奇怪的是,名声却没有叶修和一叶之秋响亮,而更令人讽刺的是,自他退役后,嘉世便再无缘冠军。

但他依然陪着叶修渡过了那最辉煌的三年。

外套很长,看得出是个身材高大的人,周泽楷抿抿嘴,小声问道:“朋友?”

“是啊,同一队的,就属他年纪最大,幸好他回家前没把衣服都带走。”

“回家?”

“这不年底嘛,大家各自回家过年去了。”

“你不回?”

叶修随意的耸耸肩:“我家在这儿,回什么。”

周泽楷看了一眼空无一人,冷冷清清的房间,鼻子一酸,脱口而出:“我陪你。”

叶修把塑料袋里的方便面、速冻丸子、瓜子零食掏出来,一样一样摆到桌上,最后一样是包香烟。叶修熟练的挑了一根叼在嘴里,一边翻找打火机,一边眨着眼睛反问:“陪?陪什么?”

周泽楷在离自己很近的桌面上找到了打火机,凑过去,笼着手,替叶修将烟点着。两人靠的很近,叶修口中的烟气喷到周泽楷脸上,周泽楷长长的刘海扫过叶修额前,手心处那抹小小的明红火光,似乎成了冰冷的房间里唯一的热源。

“陪你过年。”

周泽楷认真的说着,叶修却没怎么在意的笑了,“知恩图报,没白救你。”

叶修叼着烟,拿起包方便面往房间外头走,与周泽楷擦肩而过时,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过,别再找死了,人活着,比什么都好。”

那平淡无奇的语调里藏着些别的东西,让周泽楷猛然醒悟。他转过身,只来得及抓住叶修挺得笔直的脊背。熟悉的背影,让他联想起去年清明的那场细雨,黑色雨伞下,捧着花的叶修也是那么静静的站着。

周泽楷黯淡的垂下头,觉得自己嘴好笨,不知道该说什么去弥补。

但他的不安,叶修并没有感受到,他背对着周泽楷,看了看表。

“他们也该回来了。”

“谁?”

“你不会真以为我孤苦伶仃一人过除夕吧。”叶修歪着脑袋,露出一个让周泽楷很熟悉的漫不经心的笑容。

很快,卷帘门就又被人拉开,随之而来的,是银铃般的女孩子的笑声。

“我们回来啦——”

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卷着阵风,欢快的穿过大厅,直朝叶修扑过来。叶修被她扑了个满怀,直往后倒,周泽楷眼疾手快过去帮忙,使了个巧劲,把两人安稳的接到自己怀里。

叶修抱着苏沐橙,一同仰起头往上看去。叶修年轻,苏沐橙更小,大大的眼睛,小小的瓜子脸,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

不过,没前辈好看。

“叶秋,这谁啊?”

这时,另一个穿着大衣的年长男子走了过来,皱着眉头,打量着周泽楷。和叶修不同,他的眼神里充满了狐疑和警惕,或者说,这样的反应才更符合普通人的标准。

周泽楷这才发现,即便两人互相不相识,冥冥之中,叶修始终对自己充满了善意。

“哦,我路上捡的。”叶修若无其事的接过陶轩手里的两大袋东西。

“捡的?!”陶轩瞪大了眼睛,上前一把将叶修和苏沐橙从周泽楷身边拉开,藏到自己身后,“你怎么什么人都往回带,坏人怎么办?”

“我觉得这人看着不坏。”

“哪个坏人脸上写着自己是坏人,你这老好人的习惯能改改不,借钱也就算了,怎么连人都往回带,又不是救助站。”

想起什么,他又骂了句:“活该你讨不回钱。”

训完叶修,陶轩又转身指着周泽楷:“不好意思,请你出去,不然我打110了。”

“别啊,这大冬天的,赶出去可不是要冻死人嘛。我觉得这人不坏,收留他住一晚也没什么。”叶修按下陶轩的手臂,站到周泽楷前头替他打圆场。

“不坏?你知道他谁吗?”

叶修晃晃烟头:“知道啊,叫周泽楷,对吧。”他回头露齿一笑,周泽楷赶紧点头。

“哦,那他住哪里你知道吗?”

“X路。”

“呸,H市哪有这条街。”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本地人。”

“你不知道还收留他?!”陶轩又气又急,就差跳脚了,“好好,那他干什么的你知道吗?”

“呃……”叶修呛了口烟,回过头问,“你干嘛的啊?”

“靠!叶秋你……”“我,我玩荣耀。”

周泽楷和陶轩气急败坏的声音同时响起,话音刚落,房间里陷入异样的寂静,不止叶修,连陶轩都是一副真的假的表情。

苏沐橙从陶轩身后探出小小的脑袋,眼珠子亮晶晶的。

“家里蹲?”她说。

“………………………………嗯。”周泽楷委屈的抽了下鼻子。

“尽TM扯淡,”陶轩又一次跳起来,把叶秋划拉到自己背后,顺手操起把扫帚,鄙夷的扫了眼周泽楷露在外头的睡裤,“谁大年三十的穿着条睡裤在街上瞎转悠,还玩荣耀呢,我看,指不定就是哪个战队派来想打入我军内部的特务。”

周泽楷都快郁闷死了,他总不能告诉对方自己是在四年以后才出道,用的是轮回的一枪穿云,得了二连冠,最后还把荣耀最大BOSS给睡了。

那就真的出不了院了。

幸好,叶修再次站了出来,指挥苏沐橙把陶轩手里的扫帚抢下来:“还特务呢,老陶你春节联欢晚会看多了吧。荣耀刚开赛,这才几个队伍,用得着间谍吗?猥琐如老魏都没这么没下限。”

周泽楷看着叶修一点点走近,烟头的星火一明一暗,在那深邃的眼眸中一闪一闪。

“再说,来再多间谍哥也不怕。荣耀,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叶修按着周泽楷的胸口,嘴角高高向上扬起,带着自信与洒脱,让人联想起草原上的狮王,正漫不经心的露出锋利的爪牙。

那一刻,眼前的叶修与十年后站在苏黎世赛场最前排的国家队领队相互重合,周泽楷永远记得那个瞬间,叶修向着所有人,向着全世界宣告:‘荣耀,是属于我们的。中国队,来了。’

那,才是他爱的叶修。

周泽楷把手覆叶修的手背上,看着对方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

“我会堂堂正正的较量。”

直至生命的尽头。

而叶修仰着头,深深看了眼这个从街上捡来的英俊男子,眼里头的东西神秘的让人分辨不清。他扬起眉,回头冲陶轩乐:“你看,我说不是坏人吧。”

周泽楷说的情真意切,压上了自己的一片真心,陶轩看他眉清目秀,气质不凡,着实不像杀人越货的流窜犯,倒像是离家出走的大少爷,最后跺着脚来回走了几圈,犹豫着做了让步,设下最后期限,只准他留到明天。

有了保证,周泽楷终于得以在嘉世住下。他从自来熟的苏沐橙口中知道,之前陶轩要去超市采购,而叶修因为嫌超市人多,才单独留了下来,没想到,就在出门买烟的途中,阴差阳错的把刚穿越过来的自己给救了。

叶修一听周泽楷会玩荣耀,立马兴奋不已的开了两台机子。周泽楷没带账号卡,叶修就催着陶轩整了张没用的废卡给他,正巧,是个枪手号。叶修也不开大号,随手摸了张狂战士号,就拉着他下副本去了。陶轩和苏沐橙则整理着超市买回的东西,烧起了热腾腾的火锅。

玩枪手,周泽楷顺手拈来,但不敢露的太过火,就留了手,可这才打完一个小BOSS,就立马被叶修看出端倪:“小子,在哥面前还遮遮掩掩,挺有自信的嘛。”

周泽楷脸一红,摇摇头,但叶修并不在意,催着他继续往副本里面推进,一边打一边说:“身手不错,你账号什么名字,看我认不认识。”

周泽楷报了自己初中时玩的账号。

叶修歪着头想了想:“没听过。”

周泽楷心想,你听过才怪类。

“哪个战队的?”

“还没进。”

叶修扫了他一眼,周泽楷脸不红心不跳,心想这个时候的自己,确实还没出道。

“那来我们嘉世吧,哥罩着你。”叶修咧着嘴,给了周泽楷一个暖烘烘的笑容,看的他心猿意马,恨不得直接把心心念念的前辈按在电脑桌前亲吻。

低端副本不难,两人很快推掉了最终BOSS,叶修又意犹未尽的搓着手拉着周泽楷打竞技场,而且一开局,就指挥着狂战士直接冲了上来。

原本想要留手的周泽楷很快被逼得施展起全身解数,脑子里哪还有什么穿越,什么时间悖论,唯一还想得起的,就是对胜利的执着和渴望。

虽然一直有人宣扬荣耀新旧第一人的说法,但作为当事人,周泽楷从没有把这些话放在心上,对于他来说,叶修是最强的,也是最好的对手。即便是十年后,他依然能操纵着无人能胜任的散人角色,带领着草根队伍,打败了如日中天的轮回。

这样的传奇,不应该被用来和任何人比较。

两人杀的难解难分,一如他们十几年后常常做的那样,叶修就在身边,紧盯着电脑,手指飞快起舞,明明这是在一个陌生的时空里,却让周泽楷产生一种身处家中的错觉,好像下一秒,身边之人就会回过头,笑着跟他说,“不好意思,这把又是哥赢了。”

最后的结果,是周泽楷的枪手被叶修的狂战士卖血砍死了,叶修顶着那几乎见底的血皮,笑的特别欠抽:“年轻人,还得多练啊。”

周泽楷也跟着笑,意味不明的轻轻应了声。

火锅早就烧好,苏沐橙招呼他们赶紧去吃。陶轩板着张脸,给了周泽楷一副筷子,周泽楷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坐到了叶修的边上,吃起了这记忆中有史以来最特别的一次年夜饭。

陶轩开了罐啤酒,苏沐橙则是喝可乐,叶修面前本来也放着可乐,但一时兴起,主动倒了小半杯啤酒,叉着腰站起来。

“新年快乐!顺便,预祝我们嘉世获得荣耀赛冠军!”

“冠军!”

“耶——”

四只杯子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屋外响起噼里啪啦的爆竹,烟花的光彩从窗外漏进,苏沐橙拉着陶轩去阳台张望,周泽楷则悄悄举起可乐杯,和叶修单独碰了一下。

“前辈,你一定会得到冠军的。”

叶修有了几分醉意,看上去眼里头雾蒙蒙,嘴角带着酒花的水渍,笑的慵懒而勾人。

“你又搞错了。”

“没错。”

叶修眯了眯眼睛。

“奇怪的家伙。”


评论(8)

热度(186)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