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致那时的你(上)

给 @鸡汁蛋 大大的点文初吻梗,莫名其妙的就开了这个脑洞

默默还债路,依然私设如山,取名无能……

虽然迟了,还是想说,枪王大大生快!

——————————————————————————

“初吻?”

叶修问这话的时候,正被周泽楷按在床头往下巴上乱亲。

周泽楷一边点头回应,一边顺着脖颈一路咬到颈窝,最后含着喉结,重重的留了个牙印。

叶修嘶的抽了口气,“别,别留印子……”拽着周泽楷的头发,扭着脖子试图躲开,可对方像头撒泼的小狼狗四处乱啃,很快便摁着叶修后颈,把抗议给封在了口中。

唇齿交缠间,周泽楷灵活的捉住了叶修的软舌,含在嘴里反复吸允。舌尖扫过上颚时,叶修禁不住的哆嗦了一下,化作一声黏腻的鼻音,刺激着年轻的后辈更加努力的开垦耕耘。

周泽楷边亲,边把他放倒在舒适的双人床上,一个翻身,便把人压在了下面,更加用力的亲吻。叶修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口鼻中的空气都被人掠夺干净,连仅有的几次喘息都变得弥足珍贵。

叶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自家恋人完美无缺的脸庞近在咫尺,近的连细长的睫毛都清晰可见。

无论看多少次,都依然令人怦然心动。

叶修在心里笑了笑,沿着下颌骨摸了上去,指腹在柔嫩的眼周处轻轻摩挲。周泽楷缓缓抬起眼帘,黝黑的眼眸像是深海里的明珠,在与叶修视线相交的瞬间,露出一个略显孩子气的笑容。

“前辈。”

“小鬼。”叶修故意带着笑挤兑他,一边主动抬起腰,方便对方扯下自己的裤子,双手环过脖颈,手指深插入黑发之中,用力回吻回去。

隔了两个多月没见,再见面时,干柴烈火,一点就着。

两人在电梯里便已按耐不住,叶修拉住周泽楷把人扯下腰来,周泽楷揽着叶修把人揉进怀里。从电梯口到家门口的最后几步两人几乎跌跌撞撞,周泽楷掏钥匙时,叶修正捣乱的在他锁骨上重重吸了一口,周泽楷头皮一炸,钥匙哪还对得进锁扣,差点当场把人给按在防盗门上就地法办。

叶修和周泽楷的关系,在荣耀圈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周泽楷正当黄金时期,继续带领着轮回领跑积分榜,而叶修则在世界赛后老老实实回家工作,在体育竞技总局混了个官职,时不时给冯主席添个堵。虽然他们都不是在意世俗眼光的人,从没想过遮掩,但也不代表愿意将私生活暴露公众眼前。两人低调的在S市搞了套房子,即便分居两地,工作繁忙,但总是有了家的牵挂。

叶修被亲的浑身发软,仰着头微微喘气,周泽楷还在上瘾似的玩弄他胸口的两粒肉球。叶修被撩拨的又痒又燥,偏又被对方扣着腰按在原地。

“换……换个地方。”叶修不耐烦的牵着对方的手往下面摸,一边拿小腿蹭他。

肉球被舔咬的饱满滚圆,像是待摘的浆果,红中带紫,周泽楷玩够了,才心满意足的把人翻过身,轻巧的就像是在翻待煎的荷包蛋。

细碎绵密的亲吻落在脊背上,顺着后背直到尾椎。周泽楷在腰窝处咬了一口,不轻不重,力度正好,叶修低低叹了一声,透着慵懒与满足,后背微微弓起,露出高耸的蝴蝶骨。

“每次都乱咬,属小狗吗?”叶修半张脸陷在枕头里,红着眼角,眼里被饱晗情欲的水雾迷蒙。他眯着眼睛,笑着冲人扬了扬下巴,周泽楷便凑过去,和他交换了一个湿哒哒的吻。

“嗯……乖。”

最后,谁也记不起刚才的那段插曲,周泽楷缠着叶修,换了好几个姿势,从床上折腾到浴室,直到榨足两个月份的量,才意犹未尽的结束这段整整四个钟头的疯狂。

叶修被折腾的够呛,经历了好一顿搓扁揉圆,蒸煮烹炸,一块红烧肉最后只剩了点油沫星子,只能没力气的赖在周泽楷怀里直哼哼。

“对了,你刚才是不是问了什么问题?”热情过后,叶修总算想起了刚才被打断的提问。

周泽楷点点头,把问题重复了一遍,一边把叶修露出被子外的脚丫子划拉回来,夹在小腿间暖着。

“初吻啊,我想想……好像,还蛮早的……”叶修塔拉着眼皮,艰难的转着脑瓜子回想。

“……是什么人?”虽然大概有心理准备,但听到这个答案,周泽楷还是一阵失落,亲着对方的额头,不甘心的小声问道。

“嗯……我想想……”

周泽楷等了一会儿,却发现怀里没了声音,一低头,便看到叶修靠在他胸口上,呼吸深长,黑色的碎发散开在白皙的皮肤上,脖颈处的皮肤透着诱人的粉红。

毫无防备的,安静的,就像是落入人间的天使。

周泽楷露出宠溺的微笑,选了个舒服的姿势,把人搂紧了。

其实,他也不是非得知道答案,这个问题也不过是在亲吻叶修时忽然想到的。

明知毫无意义,但他还是忍不住会去猜想。

真正的叶修足以媲美世间最珍稀的瑰宝,一颦一笑都让人贪恋到发狂。一想到会不会有除了自己以外的家伙见过这样的前辈,周泽楷的胸口就像炸了一样。

如果自己再早一点遇上前辈就好了。

如果前辈的初吻是自己的就好了。

周泽楷无法抑制的嫉妒的想着,在叶修唇上亲了亲,也缓缓闭上了眼睛。

============================ 

周泽楷是被冻醒的,他清楚记得家里的空调开得很足,但一股刺骨的寒意还是逼得他从睡梦中挣扎着睁开眼睛。

眼睛一睁开,周泽楷整个儿傻在了原地。他明明记得自己是在S市的家中,和许久不见的前辈温存缠绵,怎么一转眼,暖床变成了硬邦邦的长椅,卧室变成了秋风萧索的公园。

一阵冷风吹来,周泽楷连打了两个喷嚏,穿着单薄的睡衣,哆哆嗦嗦的从躺椅上爬起来。

连鞋子都没有。

周泽楷朝四周看了一圈,光秃的树干,无人的小道,幽暗的路灯,都在残酷的诉说着一个事实。

叶修!

周泽楷猛地反应过来,唯一一个合理的解释就是家里遭劫,而叶修的安危成了他此时唯一的牵挂。

周泽楷跳起来,光着脚踏上冰冷的地面,碎石子硌痛了脚面,也许流血了,但他根本顾不上这些,怀着强烈的不安,沿着小道,疯狂地往公园外跑。

叶修千万不能出事!

公园外是条不算太宽敞的马路,来往的车辆不多,再加上视线不好,心急火燎的周泽楷根本没留意,一出门就直接冲上了马路中央。

嘀——

伴随着尖锐的鸣笛,是刺眼强烈的光线,周泽楷下意识的用手臂遮挡了一下,下一个瞬间,便被一股很大的蛮力推了出去。

他跌倒在水泥路上,眼冒金星,感觉一阵强风从耳边挂过,似乎还夹杂着司机的骂声。

“靠!你找死啊!”

一个年轻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听上去颇为熟悉,周泽楷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人拽着胳膊,强行脱离了马路。那人没好气的把周泽楷一屁股摔在人行道上,烦躁的跺着脚,口里念念有词,只是话音有些颤抖,也不知是气的还是吓的,让那些脏话连篇的抱怨变得又不是那么的真实。

事情发生的太快,周泽楷根本没有实感,但多少还是明白自己是被人从车轮下救了出来。

“谢谢……前辈?!”

“……啊?”

表情,五官,连表达惊讶的语调都一模一样,但是,眼前这人,却不是周泽楷记忆中的叶修。

那人约莫二十岁上下,五官分明,下巴略尖,嗓音脆生,配上一头削平的短发,显得青春活力,他穿着件老旧的毛线衣,裹着条又粗又厚的大红围巾,臃肿的外套下是一副瘦小的骨架。

就像一个缩了水的,缩小版的叶修。

“前……辈?”

这次周泽楷也不敢肯定了,但那挑眉看人的表情,分明就是他熟悉的深爱的前辈。

那青年瞪大了眼睛,皱着眉头,退了几步上下把周泽楷细细打量了一番。

“……精神病?”

“不是!”周泽楷赶紧摇头。

缩小版叶修白了他一眼:“精神病都说自己没病。”

“……”

两人互瞪几眼,还是对方先撤下防备,主动伸出手,“起来再说,你打算坐到什么时候。”

周泽楷牵住那只白白嫩嫩的小手,手感柔软光滑,很容易便让他联想起几小时之前的那场疯狂。周泽楷赶紧低下头,深吸口气,慌里慌张的掩饰身体忠实体现出的反应,他可不想被人当成正太控送进派出所。

站起来的时候,两人的身高差立马体现了出来,对方只到周泽楷的胸口,周泽楷这一站,便遮住了他头顶的路灯灯光,将人整个笼在了阴影里。

对方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又往后退了几步,皱着口鼻,一脸警惕。

“我叫周泽楷。”周泽楷不想吓到他,主动报上了名字,他想,要是前辈的话,应该会记得自己。

但对方只是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还记得名字,看来病的还好。”

“……”

周泽楷扁扁嘴,锲而不舍的又问:“去X路怎么走?”

缩小版的叶修又开始用莫名其妙的表情审视着他。

“你说的那个路我没听说过。”

“?这是那里?”

“H市啊。”

“??现在……几点?”

“晚上八点。顺便一说,是2015年的除夕夜。”

“???你是……谁?”

“我?我干嘛告诉你。”

这回轮到周泽楷混乱了,和对方互看了一会儿,最后艰难的说服自己,得出了个看起来极其不可思议的结论。

这,这难道是穿越了?!

不管是做梦还是虫洞,周泽楷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回到了十年前,而眼前的人就是叶修,但他没敢把自己穿越的事实说出来,说了,可就真要被送进精神病院了。

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梦醒,或者说,怎么才能回去,周泽楷赶紧编了一套曲折复杂悲哀凄惨的,但听上去总比虫洞穿越啥的靠谱的理由,唬住了小版的叶修。

叶修上下看了他好几眼,将信将疑,但他看着周泽楷光着双脚,口唇发紫,冻得直哆嗦,还是起了怜悯之心,解下粗线围巾递给他。

“先带着吧,今天太晚,明天我再帮你联系救助站,看能不能找到你的亲人。”

周泽楷接下那围巾,大红的颜色,针线歪歪扭扭,看上去应该是手工制的,毛线粗厚温暖,还带着叶修身上的体温,虽抵御不了风寒,却还是暖和了他早已冻僵的身体。

叶修把衣领提的高了一些,歪着脑袋想了想,说:“算了,我也算救了你一命,好人做到底,到我家住一晚吧,不远。”

他提了提一直拎在手里的塑料袋,招呼周泽楷跟在身后,走了几步,又咧着嘴回过头笑:“我那儿穷的叮当响,可没钱给你劫财。”

周泽楷眨着眼睛,尽量装得纯良一些,盯着叶修露出来的半截光滑后颈,心里半开玩笑的嘀咕了一声。

不要劫财,嗯,要劫色。 


——————————————————————

时间拙计,后面还没写完,抓紧写写写

相信我,后面真没劫色,不用抱希望了……


评论(17)

热度(275)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