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天机不可说(下)

夜半时分,万籁寂静,周泽楷躺在床上,但眉头紧锁,面露痛苦,口中喃喃自语,辗转反侧。

从幽冥最深处腾起黑雾,将坠落的身体紧紧缠绕。

束缚越缠越紧,眼前一片血红,血水灌入口鼻,淹没肺脏,将意识一一剥离。转眼间,那不祥黑雾化作尖刃,锐面朝下,高高扬起。

情急时刻,胸口突然光芒大盛,红光劈开混沌,将黑雾照的四散逃窜。

被松开的身体直往下坠,迷茫之中,忽而有人拉住胳膊,将周泽楷从血海中用力拽出。

“小周!醒醒!”

“!”

周泽楷刚从噩梦中逃脱,眼还未睁开,便觉唇上一热,柔软的舌尖带着热气卷了进来。

利刃刺胸的那刻还历历在目,四肢百骸如同在冰窟里走了一着,周泽楷用鼻子深呼吸着,凭着本能将靠近的温暖身躯紧紧揽住,食髓知味般的反复吸允舔舐。

唇舌交缠间,只听得一声轻笑。他睁开眼,便见到叶修层层纤细睫毛,墨玉般的眼眸中似是点着盏明灯。

“小周,好点没?”叶修模糊不清的问道,一不小心被周泽楷咬了下舌尖。

周泽楷这才注意到有股热流从口中度入,温暖了四肢,将噩梦带来的冰冷驱逐的点滴不剩。

周泽楷紧紧盯着叶修,眼神寸寸加深,转念之间,扶住对方后脑,贴死了,狠狠啃了一口,这才终于把人放开。

“好了。”他答道。

叶修又一次差点断气,呼哧呼哧喘了好几下,没注意到周泽楷悄悄探手揽住了后腰,用练武的宽大手掌在消瘦的脊背处轻抚软揉。

“……哥亏大了,非好好敲你一顿不可。”

叶修撇着嘴,挣脱怀抱。周泽楷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微微一笑,飞快跳下床,拿起宝剑,快步跟上。

等两人来到屋外,只见一大团黑雾被金线织成的巨网笼罩其中,那片树叶正飘在空中,爆发的红光如同烈火,将黑雾的分身炙烤成灰。但那黑雾劲头太强,没有半点服软之意,在巨网之内奋力挣扎,只怕再冲撞几下,这金网便会分崩离析。

“看来这家伙从你身上攒了不少精力。”

叶修叹了口气,掏出纸扇,在空中一挥,纸扇便迎风化作把油布大伞。

他将大伞如长枪般扛在肩头,扭头对周泽楷说:“不如干脆趁他还未完全复苏,灭了安心。”

周泽楷点点头,拔出佩剑,剑身奇异,闪烁着一红一蓝两种光芒。

叶修扫了一眼,笑道:“听闻周小将军拥有天下无双的雌雄同剑,如今得见,果然不同凡响。”

周泽楷眉眼微垂,得了叶修夸奖,忍不住脸上闪过一丝笑意。

他本就长相俊美,一颦一笑颇有些韵味,此刻心情大好,更是身上香气大涨,闻得叶修直流口水,心想自己也不枉被人吃了这么多豆腐,干脆凑过去飞快在嘴上香了一下,顺便偷了点香气下肚。

周泽楷看着叶修意犹未尽的抹着嘴,眼中精光乍现,只是手刚动了下,视野里忽然闪过道黑影。

“小心!”

叶修推了周泽楷一把,自己翻身躲开。周泽楷只觉耳边吹过凉风,就见那黑雾已破网而出,在两人站立之处撞开个大洞。

黑雾在地上逐渐汇聚成野兽的样子,幻化出两道红瞳,带着杀意,虎视眈眈的看着分站两处的叶修和周泽楷。金网虽破,但那片树叶持续着红光,金钟罩顶,黑雾无处可逃,又被定了原型,只得分出两半,各向两人袭去,誓要拼个鱼死网破。

“小周,一个人能行不?”叶修抡起大伞,将扑过来的黑雾一把敲开。

“无妨。”

虽是第一次面对魔物,但周泽楷毫不怯场,戎马多年,造就了他一身是胆。名为碎霜荒火的雌雄宝剑在他手上化作流星一般,越舞越快,织成剑网,将自身护的滴水不漏。

此剑从一位云游的得道高人手中机缘巧合得来,据说是上古神器,蕴含神力,时而腾起寒光,将黑雾冻结,时而吐出火焰,将黑雾灼烧。

妖雾的分身越来越少,脚下化作的血水也越来越多,周泽楷被这满院的血腥给冲了口鼻,恍惚间,仿佛回到沙场,意气风发,挥斥方遒。

与人斗了这么久,没想到,竟有一天会和妖怪如此酣畅淋漓的打上一场。

周泽楷分神看向叶修那边,见叶修打得甚是悠然自得,跟逗猫似的,手中那把大伞不断变化,长枪短刀,配上眼花缭乱的仙术,轻松便将那黑雾切成碎片。

想起那人轻佻的言语,温软的嘴唇,生死之间,周泽楷心头却腾起股暖意。

突然,眼前画面一闪,黑雾从视野中突兀消失,血水也化了个干净。

周泽楷暗道不好,本能的往身旁一躲,只差半步,便在手臂上留下道诡异斩痕。

“叶修!”

周泽楷凭着直觉拼命躲闪,往叶修那边冲,虽然失了视觉,但他身手敏捷,又直感奇准,一路躲闪,倒也没让那黑雾占了多少上风。

叶修正要结印,突然听到大喊,心头一跳,一回头便看到受伤的周泽楷冲了过来。

叶修被这鲜血刺伤了眼睛,暗骂自己疏忽,光想着对方武艺高强,却偏偏忘记他不过一介凡人。

他一个瞬闪来到周泽楷身边,大伞一撑,放出光墙,将两人笼在防御之内。

周泽楷看似伤重,但只有些许皮外伤,并无大碍。叶修松了口气,正想施法疗伤,却突然被人抱住,封住口舌。

周泽楷揽着叶修,带着半分私心,贪恋温暖,疯狂汲取仙气。

叶修被他亲的嘴巴又疼又麻,一边还得分心施法,抵挡黑雾攻击,刚想提气把人踹开,但视线落到周泽楷受伤的臂膀,不由心头一软。

算了,就当被烧鸡啃了呗。

叶修自我安慰,安抚似的拍拍对方后背,又度了几口气给他,仙力绕身,很快便治好了周泽楷身上的伤口。

周泽楷终于把人放开,分开时还清晰的听到泽泽水声,羞得饶是叶修也挂不住脸。

“够了没?”叶修故意板着脸问他。

“不够。”周泽楷睁着眼,说着瞎话。

“……”

叶修磨着后牙槽,最后忍住没糊对方一脸。

周泽楷也没继续得了便宜还卖乖,端起宝剑又杀了回去。这次,叶修不敢离远,两人并肩而战,不多时,便将余下的黑雾都杀了个干净。

叶修收起大伞,走到枯树边,咬破手指,在树干黑字处涂抹几下,金色光芒便从树底蔓延而上,包裹树干。

周泽楷看着那团金光逐渐缩小,最后在原处化作一颗树苗。

“这桃树活了百年,又带着封印,早已化灵。若不是有神树保护,你这体质早就被妖怪吃了去。此树虽遭雷劈,但还未死绝,切记好生栽培。”

他又将那片树叶收起来,重新交给周泽楷。

“拿着呗,至少可保你一段时间安生。”

周泽楷点点头,正想道谢,就听闻一声鸡鸣,满地狼藉随着第一缕阳光的到来,顷刻间化作青灰。

不知不觉,竟已天明。

 

江波涛站在大厅内,手中执笔,听着堂上叶修颐指气使的报出一连串物什,皆是百年难得之珍品,听的他心惊肉跳。

“这,这,全要?”

“当然,你们将军说了,任君挑选,想赖账不是。”叶修翘着腿,往嘴里塞着桃花糕。

江波涛抹了把汗,去问周泽楷,可周泽楷坐在边上,一脸无辜,还在叶修问‘小周,我说的对不对啊’时,乖顺的点了点头。

那双向来锐利果敢的眼里头盛了一江春水,软的跟绸缎似的。江波涛哪里见过自家将军如此含情脉脉的样子,顿时吓出一身鸡皮疙瘩,捂着心脏,赶紧跑出屋,筹备谢礼去了。

叶修虽然吃的肚子滚圆,但一夜没睡,又耗了大量仙力,着实累的够呛,懒洋洋的掏出烟袋抽了起来,一边抽一边眼皮子直打架。周泽楷看他脸色不好,便想替他揉揉,但叶修白了他一眼,伸手把那爪子给拍了下来。

周泽楷只好收了手,规规矩矩的坐着。

“伤都好了?”叶修问他。

“嗯。”

周泽楷早就查看过身体,并将破了的衣物偷偷处理掉,不过院子留下的战斗痕迹抹消不掉,他还得想个借口来堵江波涛的口。

“那就好,自己小心点,若再遇鬼怪之事,可来桥下找我。”

这番话让周泽楷放下心,命人泡了点山楂水,好让叶修消食。

叶修勾勾嘴角,没说话,心安理得的瘫在太师椅里,享受着周大将军的悉心照料。

“对了,让小江再给我备点东西。”将军能被喊成小周,军师自然也就成了小江。

“何物?”

“烧鸡一打,要蓝溪阁的啊。”

蓝溪阁的烧鸡闻名天下,限时限量,一人限买一只。当远在仓库的江波涛听闻噩耗,顿时郁闷的哭倒在货物堆前。

 

日落时分,叶修背着一麻袋的谢礼出了门,周泽楷送了一路,百般劝说,才肯在桥头折返。

叶修在余晖下目送他走远,忽而觉得刚才恋恋不舍的周泽楷着实可爱。

他哼着小曲,一拐角便走进了道巷子。

那小巷昏暗曲折,叶修拐了几个弯,最后停在道木门前。他在门上扣了三下,很快便有人应门。

“你这家伙一晚上去哪鬼混了?”来的是两位美女,一位叉着腰,满脸不悦,另一位年轻貌美,声音婉转动听。

“叶修哥你回来啦。”那年轻女孩欢天喜地的把人迎了进去。

谁能料到,这小巷子里别有洞天,竟有一户大院藏在里头。

刚进门,一头一人多高的杂毛大狗便摇着尾巴冲了上来。

“老大老大,你手里好香啊!”大狗开口说话,围着叶修手里的烧鸡直打转。

“蓝溪阁的烧鸡哦~”

“噢噢噢!”

话音刚落,顿时四下里钻出一大群人团团围上。大狗叼起两只烧鸡就跑,跑到一只白兔面前,邀功似的把烧鸡丢给他。

“小弟,快看我给你抢了什么。”

白兔气的拿胡萝卜砸他:“你这笨狗,不知道我不吃荤吗!”

“咦,是这样吗?”

大狗眨巴眨巴眼,没明白自己错在哪里。白兔哼了一声,把自己的那份烧鸡推到大狗面前:“算了,让给你吃吧。”

叶修笑看着众人将烧鸡分了,把装满宝贝的袋子交到一名青年手中:“记得给老关。”

“你呢?”青年有着双闪亮的豹子眼,嘴里头塞满鸡肉,正吃的头也不抬。

叶修伸了个大懒腰,浑身上下一抖,脑袋上便唰的竖起两只火红尖耳,屁股后面多了条毛茸茸的红毛大尾。

“累死我了,先去睡一觉。”

“哈,老叶你昨晚上忙什么呢,居然累的连狐狸尾巴都露出来了。”

被只童子鸡抢了这么多仙气,能不累吗。叶修翻了个白眼,觉得挺不合算的,但一想到喷香喷香的周泽楷,便又忍不住的咂吧嘴。

蓝溪阁的烧鸡哪比得上周小烧鸡,自己就偷尝了那么一小口,顿觉通体舒畅,功力大涨,这要是真吃下肚去,还不知得涨个多少级。

叶修早就成仙,和那些靠吸食精气度日的低等妖物不可相提并论,但周泽楷实在太对他胃口,一想起来,口水就要吧嗒吧嗒直往下淌。

他生怕还有妖怪惦记,干脆留了片叶子,算是给人盖了戳儿,昭告百米之内大小妖怪,这烧鸡,啊不对,这人本狐仙包了,想打他的主意,自己先掂量掂量。

这等宝贝还是要看牢点。

要不过几天再去将军府逛逛吧。

叶修打定主意,心情大好,晃着尾巴,一步一摇的往里屋走,一边走,一边神秘叨叨的跟那豹子精吹嘘。

“此乃天机,天机不可说也。”


——————————————————————————————

短篇,各种不科学,烧鸡和狐狸互相吸引这不天经地义嘛(严肃的。)

如此香喷喷的周烧鸡,客官不来一份咩~(喵哈哈)

评论(29)

热度(200)

  1. tsuyoshi小吃包 转载了此文字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