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联盟的场合(4)

“——前辈。

   ——小周,有事?

   ——前辈……

   ——怎么,担心哥会出意外?

   ——前辈很强,但是……

   ——呵呵,别担心,哥可是有着秘密武器的男人。”

==============================================

叶修微微皱起眉:“你说他回不来了,是什么意思。”

“这个不是你要担心的事。”刘皓摸着下巴,装模作样的思考着,“话题如此之多,该从哪里说起呢?”

叶修轻描淡写的抬了抬眼皮:“从出生说起可好?”

刘皓很给面子的干巴巴笑了几声,走了几圈便又坐回椅子上。

“话说当年你们联手将黑月毁灭后,我们就只剩下极少部分苟延残喘,这其中,就包括我们这些刚刚被派入各大军区做眼线的人。”

刘皓拉开衣领,让令咒暴露的更加充分:“我们身上依然留着黑月的标记,但都被极其巧妙的伪装起来,再加上背景清白,这样才骗过了你们的审查。”

叶修想起自己在第一次见到刘皓时,那年轻人正和别人聊着天,看上去态度随和,长相普通,并无任何特殊之处,但就是这一眼,却让叶修感知到一丝莫名的违和,他向来直感极准,因此特意去查阅了刘皓的背景资料。刘皓出生普通,至今为止的人生经历可算中规中矩,叶修找不到什么值得在意的地方,最多疑惑了片刻,也就没有继续将这个刚入伍的新人放在心上。

然而,直到陶轩突然提议要让入队不久的刘皓当副队长时,叶修才忽然注意到,不知不觉,这个并不引人注目的新人竟已爬的如此之高,回想起当时的异样,内心不由腾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只可惜那个时候,叶修已经撼动不了攀附上陶轩的刘皓,在找不到破绽的前提下,他只能硬顶着指责,强行收紧本应授予副队长的各项机密权限。

如今想来,没能更早的将祸害铲除实属遗憾。事已如此,叶修只是简单的感叹了一下造化弄人,便迅速将注意力集中,调整着呼吸,摄入更多的氧气,以帮助大脑对抗来自药物的蛊惑。

而刘皓似是回忆起自己的卧底生涯,独角戏般滔滔不绝的讲述起来。

“我们最初的目标,也是当时的唯一目标,就是你,叶修。但那时候,你是举国上下公认的英雄,要扳倒你并不容易,我们也不会蠢到去偷袭最强的斗神。天无绝人之路,当我无意中发现你和陶轩的关系已经开始出现破裂后,一个绝妙的主意便在我的脑海里成型。”

“首先,我找上了陶轩。在他的首肯下,我建立起所谓的假黑月,借此完成些搬不上台面的任务。只是,陶轩他根本不知道,那其中也混入了真正的黑月。”刘皓两手一摊,“平心而论,陶轩这人为了嘉世也算是挺拼的了,虽然在你眼里有些手段不齿,不过在我看来,无非是选了条更接地气的路罢了,反倒是叶修你,太过清高,太过不食烟火。这年头,不耍点手段谁拼得过谁。”

“大义?荣耀?为了那种老掉牙的东西最后丢掉地位的人才是真正的傻瓜!”

刘皓在那里耀武扬威的肆意贬低,但叶修脑子里却闪过身边那群同样不食烟火的傻瓜们,唇边不觉浮现一抹暖意。

无论前路如何艰难,他们依旧维持着初心,在困境中一如既往,凭心而行,做力所能及之事,但求问心无愧。

“呵,”叶修扯着嘴角,送给对方一声冷笑,“蝼蚁和猎鹰眼中的世界自然不同,你也就别勉强自己理解了,脑子烧坏可不好。”

“叶神的嘴巴还是一样厉害,只可惜,再过一会儿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刘皓眯起眼睛,脸上的杀意越发加重。

“扯远了,回到原来的话题上。为了加速对叶神你的孤立,我一边让我们的人暗中干扰战队的行动,导致战绩下滑,一边放出点滴流言,离间你在队内的声望。叶修,爬上神坛需要很长的时间,而跌落仅仅只需要一瞬间。人就是这样嫉妒、自私、充满欲望的存在,只需要一个引子,便会烧遍整个草原。”

“别说的好像自己很崇高。苍蝇蚊子,谁比谁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即便是叶修,在药物的摧残下也不得不露出疲态,他的身上冒出更多的汗水,打湿了后背的衣服,因为呼吸困难而费力的喘着气。

刘皓没再理会叶修的嘲讽,几年的潜伏和暗地经营终于得到回报,最大的成果正落入自己手中,任由折磨,巨大的快感刺激的他情绪高涨,咧着嘴,发出疯狂的笑声,恨不得每一个字眼都化作尖刀利刃,将眼前之人抽筋剔骨,让其痛不欲生。

“虽然能够把你从队长的位置上拉下来,但你斗者身份还是太过麻烦,所以我给陶轩想了个办法,把你的一叶之秋剥离,这样一来,斗神叶修从此便不复存在。”

刘皓干脆跳起来,夸张的在原地转了个圈,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之中。

“叶修,你真应该感谢我,如果不是我大发慈悲,你在离开军区的那一刻就应该已经死了。”他扳起叶修满是汗水的脸孔,邪笑着,忽然掐住了他的咽喉。叶修的脖颈处带着专为斗者设计的抑制项圈,而刘皓的手指就卡在项圈之上,深陷入柔软的软骨。

突如其来的钳制将叶修推上窒息的巅峰,缺氧使大脑再次陷入混沌,叶修用最后一丝意志力控制住身体,不泄露出一言半语。

“不过,真是万万没想到,你居然又获得了从者能力!”

刘皓在关键时刻松开手,叶修猛地咳了几声,换作大口的呼吸,耳朵嗡鸣作响,对方的声音遥远的就像是回声。

“苏沐橙又是另一个意外,那也是陶轩太过愚蠢。失去你以后,孙翔一时挑不起重担,急于表现的他便惦记上那些什么技术,瞒着我偷偷派人去威胁你。”

“后面的事情,也就没什么好多说的了。诶,我只遗憾,要是那时打中的不是孙翔,而是你就好了。”

“……原来……是你的人。”

叶修缓缓抬起头,体内紊乱的激素水平正与尚存的意志进行着殊死搏斗,汗水湿透了额头,发丝贴覆在皮肤上,但只有眼里底还保留着一丝清醒,如同海岛上的灯塔,在黑夜里导引光明。

即使早有心理准备,但刘皓还是没控制住惊讶的呼声:“没想到,这种剂量下居然还能清楚的进行交谈。哼,我就说不应该使用这种没用的东西。”

他站起来,手腕一翻,一管淡红色的药瓶滚落在手心。

“我可不关心那些技术,你还留着也好,销毁了也好,都没关系,只要死了,就再也没人知道。对我们来说,你,叶修,比这一切都来得更为威胁。”

刘皓说着,慢条斯理的开始抽液,并恶趣味放缓了每个步骤,在叶修眼前一毫升一毫升的将药液缓慢注满整个容器。

“在发现你恢复斗者身份后,陶轩彻底疯狂了。他更加认定你的新从者就是这样产生的,于是,为了得到你,他假借黑月的名号,发布了对你的悬赏令。”

“呵,难怪……”

“是不是你也觉得他很蠢?好不容易建立起影子队伍,现在却故意将其暴露?”

刘皓凑到叶修面前,眨着眼睛,显得傻傻的,很单纯,然而下一瞬间,扭曲再一次占据整张脸孔。哭,笑,怒,狂,表情像是面具一般在他脸上借来换去。

“其实他一点也不蠢,他早就计划好了,要在最后将一切都推到黑月身上,他就可以大大方方的抽身,而之前那场战斗中你们费尽周折抓去的那些人,陶轩也早就备好了说辞。”

红色的液体后,刘皓的眼睛奇妙的扭曲了,人性的光彩在其中荡然无存,有的只是邪恶的集合,一团混沌。

“不过,陶轩啊陶轩,利用了我们又想着翻过来倒打一耙,你也太小看我们黑月了。所以,礼尚往来,我也给他备了份薄利。此时此刻应该正在他的文件包里躺着,只需等到时间——砰!”

刘皓挥动着双臂,眼底是疯狂的色彩。叶修看着他,默声不语。

“这只是第一步,是我们复苏的黑月为整个联盟送上的第一份大礼。叶修,你可知道我等待这一天有多久了吗。”

刘皓激动地仰着头,虔诚的守望着属于他们的圣灵降临,一个会为世界带来毁灭的黑暗之神。

“叶修,就让你成为献给黑月复苏的第一样祭品。”

刘皓一步步靠近,注射器内静躺着不祥的红色液体,从者暗无天日默立在昏暗的角落里,镜面般的黑色眼眸中忠实的映照出面前的一切。

在这无人知晓的囚室内,一场即将上演的谋杀。

“这一次,请你老老实实去死吧。”

“……呵。”

叶修低着头,因水分流失而干燥苍白的薄唇微微抿起,虚弱的笑声从喉口溢出。

“不好意思,我还没这个打算。”

胸口骤然爆发出金色的光芒,金线勾勒而成的单翼在雪白的肌肤上振翅伸展,浓厚的魔力由脚下向上升腾,如同破茧而出的第一缕阳光,蒸腾了整间囚室。

刘皓一时反应不过来,被突然抬起双腿的叶修撞翻在地,空药瓶从手中摔落,碎片四散。巨大的伞面由空气中浮现,君莫笑手腕一转,从长柄中抽出长刀,刀刃划破空气,发出啸鸣,带着寒光,在金属质感的地面上留下深深的刀痕。

刘皓狼狈不堪的闪过攻击,躲在暗无天日身后,目瞪口呆的看着君莫笑斩断手铐和脚链,回复术的光芒照耀叶修周身。

转须之间,立场颠倒。

叶修扶着椅背,缓慢站起来,揉了揉手腕,呼出几口热气,湿透的发丝垂下来,盖住了眼帘。君莫笑以长伞护身,立在身侧,而那个所谓的抑制项圈仿佛摆设一般,陷入未知的沉默。

“这,这怎么……”

“就说你心思总不是用在点子上,你若是仔细看过当年我让出一叶之秋时的实验记录,就应该知道,我的精神链接早就遭受了相当彻底的破坏,哪还有余下的让你来抑制。”

叶修睨视着单膝跪地的刘皓,眼里释放着张扬不羁的神采,以王者降临之姿,俯视着匍匐于地的渺小蝼蚁。

刘皓睁大了双眼,太多无法理解的东西让他一时忘记回击。

“这不可能,没有了链接,你怎么可能还能拥有从者……”

叶修笑了笑,温柔自嘴角一闪而过。

“呵,妹控科学家的想法,哪是你能理解的。”

————————————————————————

擦汗,一顿正经的胡说八道,终于圆回来了,长吁口气XD

说妹控,其实也没这么夸张啦,相依为命当然会多疼爱一点。

评论(20)

热度(129)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