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木乃伊与幽灵

点文还债系列, @大药元子 

因为已经写过一个万圣节的Paro,就有了现在这篇,为方便联动,多打了tag(真不是打广告,看我真诚的眼神。

名字依然不会取……私设依然如山……

——————————————————————————

1.

大陆的中央有一片广阔的黄沙,黄沙的中央立着一座高大的金字塔,金字塔里住着一个木乃伊,刚从上千年的沉睡中骤然苏醒。

刚醒来的他什么也不记得,便摸着古老的墙壁,走了一圈又一圈。

没有窗户,没有阳光,只有一个黑乎乎的墓室,摆放着属于他自己的棺材。

青石砌的墓碑又厚又沉,碑前摆着一束美丽的蔷薇花,花瓣依然鲜艳,墓前依然整洁。

是谁为我刻了石碑,又是谁将我葬在了这里。

周泽楷坐在塔顶,看向着远方,从日出望到日落,从日落等到日出。

这是他的家,这是他醒来的地方,既没有鸟语,也没有花香,这是一片沙漠,有的只有风沙。

风吹啊吹,沙飘啊飘。

周泽楷守着自己的墓,在月光下轻轻哼着歌。

远远的,飘来驼铃的声响,叮铃铃,叮铃铃。

 

2.

过了多少年呢?周泽楷不记得了,他在这个孤独的家里,独自渡过时间。

月亮圆了又缺,缺了又圆。

有时候他会遇上路过的客人,来自四面八方,带着外面的气息,为他留下听不懂的话语。

北方的巫师摘下尖尖的巫师帽,露出一双奇妙的大小眼:请相信我,你的过去有人陪伴,你的未来有人在等待。

南方的海盗开着一艘雕满花的飞船,在浩瀚的沙海中乘风破浪:我把幸运分给你,记住,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西方的吸血鬼好脾气的微笑,被聒噪的大白狼抢走了台词:我觉得你身上有股很熟悉的味道,闻着就让我想起曾经光秃的尾巴,我非常非常想咬你一口,可以吗?可以吗?

东方的魔王皱着眉头黑着脸,一路收了一麻袋的钱包:别再睡着了,小鬼。

他们说的都是什么意思呢?

周泽楷坐在塔顶,看着晴朗的夜空,一轮弦月挂在头顶,一颗星星在远方闪烁。

风吹啊吹,沙飘啊飘。

他守着自己的墓,在月光下轻轻哼着歌。

 

3.

又是一天月圆,周泽楷坐在塔顶,愣愣的支着下巴。

喵~

是小猫,橙色的皮毛,红色的缎带,眯起琥珀色的眼睛,冲着他一声一声的叫。

喵~喵~

周泽楷想抓住它,但小猫转身就跑,一跃跳下高高的台阶,轻盈的就像是起舞的精灵。

——跟着小猫,快跟上小猫——

有声音在脑海里回响,周泽楷睁大了眼睛,身体已经开始了行动。

顾不上松开的绷带,顾不上满脸的风沙,紧紧跟在小猫身后,一步也不愿落下。

小猫窜出金字塔,逃进沙漠,在沙地上留下一串小小的梅花。

夜晚的沙漠,寂静无声,只有一轮明晃晃的圆月悄悄挂在头顶。

跑出好远,小猫终于停下脚步,窜进一人怀里,安静的舔着爪子上的毛。

周泽楷站住脚步,定定的看着眼前。那人披着一身的银色月光,勾起嘴角,露出太阳般的温暖微笑,黑色的发丝松散的垂下,盖住眼眸中的点点星光。

“晚上好,我的王子殿下。”

月光水一般倾洒,照亮了周泽楷身上厚厚的绷带,也照亮了眼前之人身上白色的布单。

“你是谁?”

开口的瞬间,似乎有什么从最深处涌上,将视野模糊,将绷带打湿,热的眼睛再也睁不开,他踩在银河般的沙地上,听到不知何处敲响的驼铃。

叮铃铃,叮铃铃,美得就像是一首歌谣。

“……我叫叶修,一个来自远方的幽灵。” 

幽灵的回答晚了片刻,周泽楷盯着那两瓣薄唇,闻到一丝苦涩而醉人的香气。


4.

名为叶修的幽灵带着名为苏沐橙的小猫在金字塔住下了。

白色的幽灵坐在塔顶,叼着烟斗,晃着小腿,慢悠悠的跟周泽楷说着故事。

这是关于一个国家,一位国王,一段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那时的沙漠还是片美丽的草原,在名为轮回的国家里诞生了一位可爱的王子。

轮回的王子有着俊美的容貌,有着强大的力量,他舞动着双枪,将名字刻在历史的洪流之上。

王子继承了王位,成为一位伟大的国王,他做了很多很多好事,将轮回变成一个富饶的天堂。

但是,一场邪恶的诅咒忽如其来,将草原侵蚀,将生命吞噬。轮回的国王挺身而出,最终失去了年轻的生命。

悲泣响彻云霄,哀伤漫过山野,白色的挽联飘荡在每一个角落,民众们亲手建起一座高塔,用来埋葬他们敬爱的国王。

时光流逝,斗转星移,转眼之间,沧海桑田。

叶修在夕阳的余晖中呼出一口青烟,落日在他眼里涂抹上火一般的虹彩。

周泽楷无助的眨着眼睛,他记不得自己英雄的过往,也想不起山花烂漫的平原。

我,是谁?

记忆的最深处依旧空空荡荡,周泽楷捂着胸口,感到一滴眼泪缓缓滑过心房。

叶修抬起手,在他头上摸了摸,咧着嘴,笑的眼睛弯成道月牙。

你?当然是周泽楷,是勇敢的轮回国王,是属于我的小周王子。

 

5.

有了幽灵和小猫,周泽楷的生活不再孤孤单单。

叶修用一把大伞敲碎了墙壁,让温暖的阳光洒满在屋内,小猫把一只风铃挂在塔顶,让清脆的铃声奏响在耳边。

叶修指着那片沙漠,说总有一天会把它变成花海,小猫也指着那片沙漠,说总有一天,要让河里游满小鱼。

曾经的墓室成了温暖的家,现在的沙漠有了美好的未来。

周泽楷不再愣愣的望着远方,他会坐在叶修身边,听他讲着久远的神话,他也会跟在小猫后面,陪它堆起小小的沙丘

他不再是一个孤单的木乃伊,不用再独自渡过寂寞的夜晚。

他可以抱着小猫,仰着脸,等待着幽灵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轻轻的晚安吻。

晚安,小周。

厚厚的绷带盖住了脸上的红晕,周泽楷捂着胸口,觉得心尖上盛开了朵鲜红的玫瑰花。

他有了一个秘密,被他深深藏在心底。

谁也不敢告诉,就连天上的月亮和星星也不知晓。

一个金字塔里的木乃伊,喜欢上了一位来自远方的幽灵。


6.

叶修从来不讲自己的故事,无论怎么问,他都不愿意说。

周泽楷只知道,叶修来自远方,很远很远,那里曾经有一个名为嘉世的国家,在如今的荣耀大陆上,已经再找不到痕迹。

小猫似乎知道很多关于叶修的小秘密,但必须一盘鱼干换一个,周泽楷给不了,只能郁闷的蹲在角落画圈圈。

“就这么想知道吗?”

叶修站在塔顶,眯起眼睛,微微的笑,风吹起了披着的布单,布单下是白皙的皮肤和光着的双脚。

“我啊,一直在找人。”

“找到了吗?”

叶修笑着,没有回答,抬起手,摸了摸周泽楷的脑袋,指尖的烟火星星点点,腾起的青烟模糊了他的笑脸。

周泽楷默默的看着,胸口开始一阵阵的疼,他伸出手,紧紧的牵住了叶修。

“那是,怎样的一个人?”

叶修将视线投向远方,眼前是漫天的风沙。

“他是一个很漂亮的人,也是一个很强大的人。”

“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也是一个很傻的人。”

“有个巫师说,等那片黄沙开满了鲜花,我就会再见到他。”

叶修转过身,轻轻的,把周泽楷抱在怀里。

“小周,你说我能找到吗?”

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是一片沙漠,有的只有风沙。


7.

北方的巫师不在家,守着书房的是他的徒弟。小巫师从来没有见过木乃伊,害羞的将圆圆的脸蛋藏在帽檐之下。

“让沙漠开满鲜花的方法?”

周泽楷重重点点头,看着小巫师哗啦哗啦的翻着书。

小巫师翻遍了书房,爬上高高的书桌,握着鹅毛笔,在羊皮纸上留下一串稚嫩的字迹。

“应该是这个吧,是我从师傅的本子上抄的。”

周泽楷捧着羊皮纸,暗暗捏紧了拳头。

第一样:狼人的白毛。

“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我咬死你咬死你咬死你咬死你咬死你!”

狼人一听,立刻炸了毛,张开了大嘴,露出了尖牙。

周泽楷被骂的莫名其妙,只好撒腿就跑。两人跑了三天三夜,直到跑进了一片森林。

周泽楷爬上最高的大树,看着树下的狼人气的又蹦又跳。

“有种你等着,等我把树啃断,看我分分钟钟咬死你!”

狼人伸出利爪,把大树挠的只剩层树皮,大树吱嘎一声倒下,却把狼人给压了个正着。

周泽楷跳下树,赶紧喊来吸血鬼,两人一起用力,把只剩半口气的狼人给救了出来。

得救的狼人撅着嘴,让他从大尾巴上拔了三根毛。

狼毛,GET。

第二样:海盗的金币

“海盗?他已经不在这片海上。”

海边站着两个年轻人,身后的沙滩上停着一艘大船,底上破了个大洞,锈斑遍布船锚。

“他有了新的目标,驾着飞船,要去征服宇宙。”

“据说,他将财宝藏在大海某处,只有最出色的水手才能找到。”

“你愿意相信我们吗?”

周泽楷认识了名为于峰和邹远的水手,帮着他们一起修补破洞的大船。

船底被补上新的木板,船身被画上新的花纹,船帆被高高的升起,大船被再次行驶在洋洋大海。

他们找遍了整片海域,最后在开满百花的岛上,找到了那批财宝。

金币,GET。

第三样:恶魔的镜片

长着角的恶魔难办的摇摇头,摘下没有镜片的镜框,在周泽楷眼前晃了晃。

“早就没有啦,很早以前就送人了。”

“其它镜片行吗?”

恶魔从怀里掏出怀表,将表上的镜片抠了下来。

“我已经退休了,用不着再为地狱守门了。”

恶魔温和的笑着,身后是熊熊燃烧的地狱之火,脚下是崎岖蜿蜒的地狱之路。

零点的钟声一一敲响,地狱的大门缓缓打开,年轻的恶魔高傲的站在门前,亲自迎接着死去的亡灵。

镜片,GET。

第四样:魔王的眼泪

魔王:“……”

周泽楷:“……”

魔王:“……”

周泽楷:“……”

魔王:“=言=”

周泽楷:“QAQ”

眼泪,GET不到……


8.

怎么办?

怎么办?

周泽楷蹲下来,抱着膝盖,心里又是一阵阵的疼,眼框又热的再也睁不开。

泪水从脸上一滴又一滴的滴下,流过金币,擦过狼毫,滑过镜片,最后重重的,落上沙地。

金色的光芒从沙漠的最深处迸发,转眼间,盖过了沙海,染透了天空。

嫩芽从土地下冒出,花苞在枝头成结,树苗变作参天大树,花苞化作花的海洋

金色的光芒渗入周泽楷的胸口,将那空白的记忆填的满满当当。

他站在那片奇迹的花海中,看到了属于自己的过往。

他看到了幼小的王子遇上了远方的幽灵,在他的守护下,渡过了快乐的童年。

他看到了年轻的王子执起幽灵的手,两人历经磨难,在神的见证下互许诺言。

他看到了成年的国王失去了生命,幽灵靠在灵柩边,为他唱着最后的挽歌。

国王用自己的生命,与诅咒同归于尽,高贵的灵魂被击成碎片,随着流星四处坠落。

幽灵找遍了每处角落,爬上过高山,潜入过深海,在寒冷的雪山寻找,在炙热的地狱探寻。

一点一滴,一分一秒。

他找的忘记了时间,找的看花了双眼,找的那片曾经的草原化为了荒芜的沙田。

找齐的碎片被他一一送回,死去的国王终于从沉睡中苏醒,但国王失去了记忆,陌生的看着他,问着你是谁。

风吹了起来,飘来熟悉的烟草香。

叮铃铃,叮铃铃,是风铃在轻轻歌唱。

白色的布单拖过郁葱的草原,赤着的双脚走过盛开的花丛。

“还是小周厉害,让沙漠开满了鲜花。”

叶修的声音是那么的近,那么的熟悉。

泪水在瞬间迷糊视野,周泽楷痛苦的盖住了双眼。

我怎么会扔下他这么久?

我怎么会忘记他这么久?

泪珠从指间滑落,化作四溅的水花,周泽楷扑了上去,将深爱的幽灵再次抱进怀里。

“哎呀呀,都这么大了,怎么又哭了呢?羞不羞。”

幽灵发出声声轻笑,冰冷的手指在发丛里轻轻摩挲。

画面与记忆重合,时空与时间相接。

“叶修,你就是我的幸福。”

“不会再放开。”

“不会再忘记。”

王子揽着心尖上的人,许下了新的誓言,远处的小猫用爪子遮住了眼睛,树上的小鸟悄悄噤了声,只有风铃在悠长的歌唱,为重逢的两人送上永久的祝福。

王子和幽灵,再次迎来了属于他们的happy end。 

Fin

 

PS:

小巫师:师傅,这个配方对吗?

大巫师:当然不对,那是用来让幽灵变成人的魔药,轮回的沙海可没这么简单。

小巫师:呜呜,我办错事了该怎么办?

大巫师:没关系,凉拌。o_O

小巫师:那真正的配方又是怎样的?

大巫师:那都是些无法得到的东西,叶修曾经找了很久也没有找齐。

小巫师:我看看……感恩的心情、执着的努力、逝去的时间、最深的爱情……哇,他是怎么找到这些东西的?

大巫师:这,也许就是奇迹。


评论(27)

热度(181)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