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联盟的场合(3)

“——叶修,我是说如果,如果你被抓走了……

   ——那我就等着你们英雄救美咯。

   ——叶修,我没在开玩笑。

   ——诶,怎么连个玩笑都吃不起,笑笑呗,你一瞪眼,感觉就更恐怖了。

   ——叶修,把这个换上。

   ——又是手环?有什么不一样吗?

   ——不一样。”

==============================================

这注定是不眠的一天。中午发生在嘉世和霸图边境的战斗震惊了半个荣耀大陆,火焰与雷电组成的旋风在空中演绎着宛若末世的异象。

冯宪君一个一个军区的打电话过去,但谁也不知情,而来自蓝雨、霸图等几大军区队长的回复更是让他气的发抖。孙翔的打不通,韩文清直接就挂,喻文州不咸不淡的说了句很忙,王杰希哦了一声,周泽楷就更指望不上。

这个时候,冯宪君的眼前莫名闪过叶修的身影,他打了个寒战,掏出片药提前吃了。

离联盟会议还有三天,但现在,年过半百的冯宪君异常盼望着退休。

然而没过多久,一个来自嘉世军区长陶轩的电话,惊得他从座位上弹跳起来。

“我有叶秋与黑月有关的证据。”

叶秋?黑月?!

冯宪君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挂下的电话,等回过神来,就赶紧手忙脚乱的联系各国军区,以事关叶秋的紧急事态为由,勒令所有队长必须三小时内到场。

于是,彻夜候在联盟总部楼下的记者团们意外提前等到了大批队长及副队长匆忙的身影。

一定是出事了。

一位老资格的记者十分肯定的断言。

 

陶轩到的最早,韩文清等人其次,两队人马在会议室门口相遇。陶轩穿着正装,一丝不苟,韩文清等人则是风尘仆仆,战斗的痕迹还来不及换去。周泽楷红着眼睛,手指摸上了枪套,王杰希与喻文州一脸冰霜,韩文清站在最前面,眼中宣泄着无声的怒火。

但谁也没有说话,互相瞪了片刻,便一同走入会议室。

之后,各队队长陆续落座,最晚到达的是雷霆军区的肖时钦,后面跟着副队长戴妍琦,一进屋便连连道歉。

冯宪君揉着太阳穴,摆摆手,让他赶紧坐下。

“我们现在开始……”

话音未落,会议室里突然想起通讯器的响声,冯主席刚想恼火的质问是谁不开静音的,就见邻座的王杰希旁若无人的接听起来。

“是我。”

“很好。”

“马上发过来。”

“抱歉,队内有紧急事务。”挂下电话,王杰希站起来,握紧手中的通讯器,只简单解释一句,便迅速离开了现场,而留下来的许斌则自觉的顶替他的位置。

“……”

微草队长走得太过潇洒,让张着嘴的冯宪君觉得心灵受到了一点点伤害。

“咳,既然是紧急事务,那就……小周,你又去干嘛?!”

这一次,站起来的是周泽楷,他紧跟在王杰希身后,一声不吭。

“呃,队长上厕所去了……”江波涛眨着眼睛,微笑再微笑。

“那我也去上厕所!”

喻文州抢在冯宪君开口之前点头。一得到允许,黄少天便幽灵一般窜得没了影。

而最后站起来的是霸图的张新杰,他好歹合乎礼节的跟冯主席请了个假。

“……”

一转眼屋内走了两个队长,两个副队长,剩下的人陷入莫名的大眼瞪小眼中,戴妍琦好奇的想提问,被擦着汗的肖时钦赶紧拉住。

“别等了,赶紧开始,不是说紧急会议吗?拖着干什么!”这时,韩文清环抱着胳膊,不耐烦的开了口。

是你们在拖好伐T^T!!冯宪君内心发出绝望的咆哮,摸着胸口,感觉自己还得再吃片药。

陶轩看了眼王杰希等人离去的方向,微微眯了眯眼睛,视线在独独留下的喻文州和韩文清身上转了一圈,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了全身。他深吸口气,孤注一掷的咬紧牙关,打开随身携带的文件包,将一个小型移动电脑取出,摆放在桌上。

 “既然要抓紧时间,那就由我直接开场吧。今天要提的人,大家都认识。”

他按下显示器的开关,放大的投影落在白色的幕帘上,画面正中站着名高瘦的男子,一脸懒洋洋的笑容。

这张脸,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叶秋,曾经的嘉世队长,曾经的神之斗者。

“每次出事,总有叶秋在里面。”“不对,现在应该叫叶修了吧。”“到底哪个是哪个啊?”

投影出现的瞬间,会议室里响起一片嘈杂的议论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那个投影中的叶修身上时,只有喻文州和韩文清死死盯着陶轩的一举一动,神情严峻。

冯宪君拍拍桌子,让众人安静下来,示意陶轩继续往下说。

“首先,关于叶修和叶秋之说,最初是由周队长提出来的,不过他现在如此凑巧的不在现场,我们就没法向他提问了。今天,我要说的是由我们嘉世发现的一些证据。”

面对陶轩的话中带刺,江波涛好脾气的笑了笑,但熟悉他的人便会发现,那双向来和善的眼里早已冰封成结。

“面部图像的比对结果显示,前不久闯入我们嘉世的正是叶秋本人,”陶轩说着,切换了图片,在屏幕上连续滑过叶修最后强闯核心楼顶层的影像记录。虽说早就知道周泽楷牵扯其中,但再一次看到影像中和叶修并肩作战的轮回队长,还是有好些人向江波涛投去好奇的视线。

陶轩刻意选取了些周泽楷指示从者压制普通警卫员的画面,察觉到其中的险恶用心,江波涛便再也维持不住,笑容一点点的从脸上消失殆尽。

陶轩得意的扫了他一眼:“我们收集了叶秋当时留下的毛发标本进行DNA比对,结果发现,他的DNA并不属于荣耀大陆人口库中名为叶秋的人,而是属于另一个人,那个人,名叫叶修。”

爆炸性的消息让冯宪君再也坐不住,拍着桌子,吼道:“开什么玩笑,你们在入伍时难道没有比对吗?!”

陶轩遗憾的摇了摇头:“在各军区建立的初期,条件有限,相信其他军区应该也是也一样的,虽然之后我们重新组织过DNA比对,但那时的负责人正是叶秋本人,借此机会修改数据什么的,也不是不可能。”

“等等,陶军长,你是在暗示,我们曾经认识的斗神叶秋,是个冒牌货?”虚空军区的队长李轩举起手问。

“这个问题,我们等会再说。再来说说各位关注的,关于苏沐橙的话题。有人说叶秋,也就是叶修,是来救苏沐橙的。这话只说对了一半。”

画面一闪,原本美丽活泼的苏沐橙在下一秒便化作躺在病床中的虚弱病患。

“其实,在半年前,我们发现苏沐橙的精神系统陷入异常的紊乱,为防止从者暴走,我们不得不用药物对她进行控制。事出突然,我们不得已只好向公众宣称她已退隐。”

戴妍琦和苏沐橙关系不错,看到屏幕中苏沐橙苍白的面容,不由掩着嘴,惊呼一声。惊讶迅速变为愤慨,她毫不避讳的指着陶轩开骂:“你们这是漠视人权!”这一次,肖时钦没拦她。

陶轩显得非常尴尬,迅速低下头承认错误:“是的,这是我们思虑不周。”

他作出来的谦卑姿态看得喻文州一声冷笑,直接打断了他的发言,冰冷的表情让房间里的温度骤降。

“陶军长,你需要解释的应该不只这个吧。”

但陶轩摇摇头:“如果喻队长是问叶修为什么要来找苏沐橙,这点我们也不清楚。不过,在追查两人下落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个意外的讯息。”

话锋一转,他在屏幕上打出一个黑色的弦月标记。

“就在前几日,我们活抓了一名黑月成员,审问的经过,还请各位自己观看吧。”

此话一说完,始终沉默着的韩文清抬起眼看向对面,而陶轩也正对着看过来,两人的视线在空中激烈碰撞,一方带着火焰般的明亮,一方陷入泥潭般的黑暗。

投影中,视频一分一秒的进展,屏幕中那个所谓的黑月成员坐在椅子上,身边是手持武器的警卫,他的脖子上带着专为斗者设计的抑制项圈,会在感受到精神链接启动的瞬间,释放出高量电流。

——是的,就是叶修,他是我们中的一员,当年化名叶秋,潜伏入嘉世内部,为我们提供情报,而我们也在适当时候为其提供战果,帮助其晋升,好方便他在军区活动。

——但是,他背叛了我们,将我们的所在地泄露给联盟,害得我们遭到围剿,几乎惨遭全灭。

——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和嘉世出现矛盾,实在是太好不过。

——杀死他?这太没意思了,我们要抓活的,誓要让那家伙尝遍连死都不能的痛苦!

画面在此戛然而止,会议室内陷入久久的沉默。虚空军区的李轩和身边的肖时钦互看一眼,肖时钦继而看向喻文州,喻文州正眯起双眼,面无表情的盯着陶轩,而陶轩的视线越过韩文清,落在冯宪君的脸上。

“冯主席,我要说的,都说完了。”

“胡说八道!”楚云秀第一个跳了起来,“难道你想说叶修和苏沐橙都是黑月一伙的?!”

“这种视频,要伪造实在太简单了。”喻文州叩着桌面,轻蔑的一笑,嗤之以鼻。

 “但有点说不通啊,黑月何必冒着可能会再次被围剿的风险,硬要大张旗鼓的活捉叶修呢?”肖时钦的话得到李轩的强烈赞同。

面对反对和指责,陶轩面不改色,他选择无视喻文州的质疑,改向肖时钦等人解释:“具体缘由恐怕只能询问叶修本人了。事实上,我们的人曾经一度发现叶修踪迹,但是,却没想到叶修找来了帮手,好几名队员在战斗中受伤,还遭到对方的扣留。”

“我倒是很想问问韩队长和喻队长,还有不在场的几位队长,各位该不会是被叶修的花言巧语欺骗了吧?”

陶轩将最后的炸弹抛向了对面,在场所有视线瞬间集中在韩文清及喻文州身上。

喻文州迅速用余光扫了眼韩文清,后者带着浑厚的威压,巍然不动。

中午的那场战斗终于有了解释,冯宪君恍然大悟,但也被陶轩的话语惊得面色苍白,慌忙用焦虑的眼神催促着众人,期望能得到一个合理解释。

韩文清松开胳膊,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机械。

“到底是谁受到谁的欺骗,不如,也来听听我们的证据。”

他摁下按钮,很快,记录器里便传出两个说话声。

其中一个,对于冯宪君来说,太熟悉不过,而另一个,仅在几小时前,陶轩刚刚听过。


————————————————————————

细节莫究,这就是部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幻想剧……(擦汗

评论(11)

热度(66)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