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联盟的场合(2)

“——叶修前辈,在想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奇怪嘉世为什么会和黑月搅在一起,文州你怎么想?

   ——疯子的想法一般都难以用常理解释,想知道,也许只有问当事人了。

   ——呵,确实,我是越来越搞不懂陶轩到底在想什么了。

   ——你确定是他?

   ——不知道,也许,不仅仅是他。”

==============================================

“对不住啦,叶神。”

刘皓不怀好意的说着,故意将注射器在叶修眼前晃了晃,抓起他的手臂,迅速将针头扎了进去。

叶修没挣扎,冷眼看着无色的药水进入自己的身体。

陶轩稳稳坐在椅子上,眼底落入叶修冷静的侧脸。一切还在掌控之中,他这样想着,手指却习惯使然的搅成一团。

打完药,刘皓将人放开。叶修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肩膀,靠上倒地的椅子,面不改色的瞅了眼强打精神的陶轩,好似刚才注射的不过是支维生素C。

“陶轩,万一我已经把所有的资料全销毁了,你会不会很郁闷啊?”叶修歪了歪脑袋,言辞闪烁,像是在回忆坦白,又好像只是在恶作剧。

陶轩不露声色的动了动手指:“叶修,你不会销毁的。”

叶修晃晃脑袋:“谁知道呢。”

陶轩终于坐不住,站了起来,背着手,在地面上踩踏出毫无节奏的步伐,内心陷入无止境的焦躁与不安。

当从现场传回的消息中得知,自己到底是从何些人手中将叶修抓走时,那一刻,陶轩知道,自己和整个嘉世已经站在了悬崖的边缘,半只脚就悬于空中,摇摇欲坠。

他走了几个来回,回过头,正撞上叶修无所谓似的笑容,带着一贯的嘲讽,在眼中化作赤裸裸的挑衅。

——叶修,别怪我。

陶轩看了看时间,下定了决心。他捏紧拳头,转身对刘皓吩咐道:“接下来就交给你,继续问,一定要问出资料所在,不行就增加剂量,”他的眼中闪现着之前尚未有过的狠毒与绝决,“事到如今,也无所谓了,我要的只是结果。”

临走前,陶轩最后看了叶修一眼:“鹿死谁手,还不知道。”

这时,叶修忽然没头没脑的问道:“说起来,你知道军区住宿楼后门有一家冰淇淋店吗,他们家的冰淇淋球真心还不错。”

“我不吃甜食。”陶轩顿住脚步,盯着门板,回道。

叶修摇摇头:“那可真遗憾。”

陶轩拉开门,身后再次传来叶修的声音,平淡,随意,就像是几年前,两人还住军区宿舍对门时的那样。

“拜拜,老陶,有缘再见吧。”

“再见,叶修,再也别见了。”

铁门在身后关上,至始至终陶轩都没有回头再看一眼。

等陶轩离开,刘皓一声不吭地走到叶修面前,换上谄媚的笑容,弯下腰,把椅子摆好,不由分说将叶修拽起来按在椅子上,然后不慌不忙的走回陶轩刚才坐着的位置,以面对椅背的姿势一屁股坐下。

他不再说话,下巴磕在椅背上,双目释放出蛇一般黏腻阴冷的目光,虚假的笑容一点点的崩解,先是眼睛,再是口鼻,嘴角缓慢垂下,最后化作死一般的冷漠。

“叶修,你一定从未想到自己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吧。”他阴冷的说着,发出压抑的讥笑声,“就不好奇自己到底栽在谁手里吗?”

“好奇?”叶修回视着对方,表情淡然,“我倒是真有个好奇的问题想请教你。”

“哦?”

“无论是战斗风格,还是印记徽章,由你训练的假黑月不仅骗过了我们的眼睛,也骗过了几大军区的侦查。我倒是要问问,你是从哪里了解到如此多的细节,以至于模仿的如此之像,简直,就跟‘真的’一样。”

叶修发出一声轻蔑的哼笑,深吸口气,将腾起的药效强压下去:“刘皓,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刘皓咧开嘴,爆发出夸张的大笑。他用力鼓起掌,侧颈上浮现出如烙印般的‘Ⅹ’形令咒,身着黑色盔甲的从者‘暗无天日’悄然出现在身后。

“不愧是最强的斗者,荣耀的第一人,说您是黑月毕生的死敌,实在是太贴切不过。”

Ⅹ。

十。

叶修久久盯着那熟悉的令咒,自嘲般的叹了口气:“呵,说灯下黑,还真是灯下黑,白瞅着这么大个令咒好多年,居然愣是没人往黑月上联想。”

看到刘皓炫耀似的弯腰鞠躬行礼,叶修不觉好笑,扯了扯嘴角,说道:“要不是手不能动,哥真想给你鼓鼓掌,这多年,真是屈才你了。”

“哪里哪里,再怎样演,也没能骗过叶神的眼睛,如果不是你多方阻挠,我本可以更早的夺取到更多的权利。”

叶修呼了口气,眼珠子缓缓转了一圈:“不,你演的很好,不然我也不会留你这个祸害直到现在。会对你有所想法,不过是因为一点,也只有这点,你演不了。”

“是什么?”

“你的眼神,不够干净。”

“眼神?”刘皓摸了摸自己的脸,“这么玄乎的东西,也就叶神看得出来了。”

刘皓张口闭口都是叶神,然而一言一举中完全没有敬意,嘴上在笑,眼底却没有笑意,黑色的瞳孔空洞洞的,宛若囚室黑暗的四角,阴沉,寒冷。

药物正在起效,眼前的景象开始出现重影,叶修晃了晃脑袋,将已知的药物都过了一遍,最后定位在一种专用于刑讯的品种上,其效果类似迷幻剂,会让人无法控制自己的意识,继而按照对方的指示行动。这种药的控制性强,但并非完全不可抗,叶修暗地里咬破了舌尖,利用疼痛迫使自己维持清醒。

注意到叶修的举动,刘皓眯起眼睛,随即起身又去抽了一支药水。

“常规的药物剂量果然不够,不过不急,我们有的是时间。”

“陶轩去干什么了?”

“自然是招呼你的那些同伴们去了,叶神不会以为我们连个后招都没有吧。”

刘皓举着注射器在空中挥舞了几下,冷笑着,突然猛地往前一举,将针尖举到离叶修眼球不过几厘米之遥的地方。

“他们是不可能来救你的。你戴着的定位手环已经被我们破坏了,即使等他们找到地点,恐怕,也来不及了。在这附近埋伏的,全是我们的人,真正的黑月,而不是之前送给你们过家家的假货。”

刘皓再一次将药水注射入叶修的身体里,并恶意的将整个针头都深埋进皮肉之下。

药物的浓度高峰互相重叠,药效加倍的同时,副作用也几何倍的增长,在身体里产生强烈且持续的反应。原本应该放缓的心脏忽然剧烈的跳动,血压升高带来的头疼几乎要将太阳穴炸裂,而与之相反的,是越发模糊的大脑。

双倍的剂量,若是普通人,早已陷入无法自制的境地,然而叶修咬着牙关,发出极短的笑声,猛吸口气,重新挺起因副作用而不自主痉挛的身体,缓慢但清晰的说道:“我还是比较希望有个美女护士打针。”

“没能对上你的胃口,那还真是不好意思。”

刘皓坐回去,支着下巴,好整以暇的看着叶修顽强的与药效对抗,表情愉悦,似是在欣赏一幕赏心悦目的画面。

“还有时间,来聊聊吧,叶修大神。”

“呵,怎么,就不怕陶轩知道?”

叶修喘着气,一滴汗珠从侧脸滑过,自下巴处坠落,在衣服上留下一个深色的印记。

“陶轩?”刘皓的语调怪异的转了一圈,幻化做一声夸张的叹息,“他,回不来了。”


评论(22)

热度(66)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