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联盟的场合(1)

“——决定了?

   ——没什么不好的,加入军区后,收入和生活都能稳定下来,沐橙也是要上初中的年纪了,这样学费就能解决了。

   ——那你准备把那些资料都交上去?

   ——也不是这么说,有了军区的实验平台,就有机会将我的那些理论化为现实。你想想,世界上第一个人工方式创造的从者,多么激动人心啊!

   ——呵。

   ——靠,你那啥表情。阿修,来一起创造属于我们的未来吧!”

==============================================

叶修艰难的睁开眼,头疼的厉害,浑身就像是被巨石碾过一样,每块肌肉骨头都在发出骇人的尖叫。

“醒了?”

对面响起一个声音,熟悉的语调让叶修猛的怔住了。

“有做个好梦吗?”

叶修回过神,从最初的惊愕平复下来,支起瘫倒在地上的身体,靠着墙壁,冲对方笑了笑。

“呵,还行。”

双手被扣在身后,脚上也带了脚链,脖子上戴着类似项圈的机械物件,叶修坐在冰冷的地面上,环顾了一圈四方的牢房,最后将视线落在对面正襟危坐的人身上。

“真是好久不见了。”

陶轩穿着西装,双腿交叠,手放在膝盖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叶修,囚室内昏暗的光线将其绷紧的表情衬的冰冷。他身边站着孙翔,脸上的表情诡异的扭曲组合成一个让人十分不舒服的笑容。

像是在回应叶修的招呼,陶轩挤出一个冷笑:“确实很久没见,你倒是没怎么吃惊。”

叶修耸耸肩,不置可否。

“怎么,就没什么想问的吗?”

“怎么,还有时间给我俩叙叙旧?刘皓你也别装了,一起来呗。”

陶轩不由挑起眉,尽管他很努力的掩饰住内心的惊讶,但一瞬间的僵硬还是完整的落入叶修眼中。‘孙翔’低头看了眼陶轩,在得到对方的同意后,便脱去了面具,面具后,俨然是嘉世现任副队长刘皓的脸孔。

“你是怎么认出来的。”刘皓问道。

叶修呵呵呵的干笑,惯有的嘲讽态度让刘皓不满的皱起脸。

“也不是什么很难的事,话说你们就不能给哥弄个椅子来吗,坐在地上屁股凉。” 

陶轩深深看了叶修一眼,做了个手势。刘皓撇着嘴,老大不情愿的弄了把椅子回来,甩到叶修面前。

叶修也没指望对方服务到家,慢吞吞的挪动着被束缚的双腿坐到椅子上,脚链的长度很短,基本只能拉开一拳头的距离。

“当时你躺在地上,我倒是真没注意到身形上的差异,”叶修选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背上,冲刘皓翻了个白眼,“身材、气质,你倒是说说自己哪点像孙翔那小子了,你当哥这个前队长眼瞎了吗?”

“你!”刘皓瞪圆了眼睛,碍着陶轩在场,只能暗地磨着牙,气的咬牙切齿。

“那又怎么样,说到底,你还不是被我骗了。”为了挽回面子,刘皓挑衅般的回道,但陶轩皱着眉瞪了他一眼,刘皓便吃瘪的闭上嘴,老老实实的退到后面。

叶修将两人之间的互动看在眼里,沉吟片刻,问:“孙翔呢?”

陶轩面无表情的交换了个坐姿:“他本来会是个好队长,好棋子,可惜他自己越线了,就只能舍弃掉,就像当年舍弃你一样。”

两位曾经并肩作战,一块土一块砖的筑建起嘉世王朝的人互相对视着,似乎都在回忆着最初征途中的苦与乐,但陶轩一脸冷漠,叶修似笑非笑,就像是最后的结果,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说真的,一直以来,不是没有怀疑过你,”叶修开了口,看向陶轩的眼里满是遗憾,“只是从内心上多少还是有些不忍心罢了。”

闻言,陶轩默默移开视线,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动了动,在衣服上留下一道极短的刮痕。

“陶轩,黑月和嘉世到底是什么关系?” 叶修问道。

陶轩沉默不语,手掌慢慢攥成了拳头。叶修看着他,最后深深叹了口气。

“陶轩,你在毁掉整个嘉世。”

话音刚落,陶轩忽然站了起来,走到叶修面前,猛地拽住了他的衣领。

“不,我在将它推向巅峰。”陶轩的眼中闪过一抹近乎偏执的精光,语调也异样的高昂起来,“我本来以为,你会是那个和我一起将这梦想实现的人,但是,叶修你太让我失望了!”

陶轩用力将叶修拽起,又重重推撞回椅背上。

“你带来的那些技术将会给整个嘉世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将会把嘉世推向强者的巅峰,但是,你却偏偏选择将其封存,甚至亲手把从者转移的理论推翻!简直愚不可及!”

“选择和黑月联手的你才是愚不可及!”叶修也突然发力,狠狠撞上陶轩,两人额头重重撞在一起,谁也不肯退让,“你忘记黑月是怎样的组织了吗!”

“哎呀呀,这可是大大误会我们了,”被晾在一边的刘皓这时站出来,摊着手,看上去既无辜又委屈,“自从被重创后,黑月早就不复存在,现在在这里的,不过是一个披着黑月伪装的影子组织。”

陶轩放开叶修,站起来整了整衣服:“很多事情由官方出手并不方便,这时刘皓给我提了个办法,由他训练一批斗者,假借着黑月的名号,完成各项秘密任务。”

“……什么时候的事情?”

“在他还没有当上副队长之前。如果不是你一直投反对票,我本可以更早的将他提上副队的位置。”

叶修再次看向刘皓,对方谦卑小心的站在陶轩身后,眼神里却是掩不住的洋洋得意。

“这样的主意,你也会同意?这和当年的黑月有什么区别。” 

“手段只是得到结果的途径,牺牲在所难免,”陶轩重新坐回椅子上,“现在,让我们来聊一下被你带走的那些技术理论吧。”

“你先回答我,下令软禁沐橙的,是你吗,陶轩。”

“是的。”

陶轩回答的毫不迟疑。叶修动了动身子,让自己坐的舒服一些,再次抬起头时,眼中只剩下了愤怒,如果说刚才还留有一点点再见旧友时的留念,现在已经被消耗的丁点不剩。

“没什么好说的。我当年带过来的技术已经让嘉世得益很多了,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不满?哈哈!”陶轩瞪着眼睛,大笑着,“那你看看你都做过些什么。想当年,从者进化理论是你第一个完善的,但你却偏偏在联盟会议上将之公布于众!”

“这又不是什么秘密,我不过将以往的发现总结而已,有什么好独享的。”

“那从者转移的理论呢!你知道当年因为你的举证,我们受到联盟人权委员会多少责难,多少前期投资付之一炬!”

“理论只是理论,不代表那是没有错误的,”叶修摇了摇头,锐利的目光从二人面前一一扫过,“发现错误,就该停止。我劝过你终止试验,但你拒绝了,所以我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强迫你停止。”

“那只是最初的反应,随着试验的继续,必定可以研究出解决办法。你知道,每年因为年龄而退役的斗者有多少,我们失去了的从者又有多少!”

“那那些失去五感的斗者呢?你所谓的解决办法,又会再牺牲多少?斗者是人,不是试验品。”

“叶修!”陶轩用力捶了一下椅子的扶手,激动的占了起来,椅子被撞得后移,在金属质感的地面上拖出尖锐的声响,久久回荡在囚室之内。他指着叶修的鼻子,吼道:“这就是我当年决定放弃你的原因!”

叶修也盯着对方的眼睛,斩钉截铁的回答:“这也就是当年我选择将所有技术理论封存的原因。”

冰冷的囚室里,两人再次陷入僵持。陶轩胸廓剧烈起伏着,深吸了好几口气,封闭的空间让他烦闷的透不过气,不耐烦的将正装的领口胡乱扯开。

“好好好,不提以前。我问你,叶修,你的新从者是哪里来的?”

“门口捡来的。”

“……如果我没有记错,在你当年带过来的资料库里,有一个关于人为干预制造从者的理论,那个新的从者是不是就是这样制造出来的。”

“诶,我都说是捡来的了,你怎么不信呢?”

“……”

陶轩终于再也控制不住,猛地上前,一脚踹翻了椅子,再一脚踢中叶修腹部。叶修倒在地上,疼的蜷起身子,咳了好几声,摔倒的时候磕到嘴唇,咳嗽时带出些许血丝。

“你以为你不说话,我就没有办法让你说出来吗!”

“呵呵,陶轩,脾气越来越大了,这可不好,” 叶修笑着,用手肘和膝盖把自己重新支撑起来,嘴角的破口在苍白的唇色上显得异常明显。

叶修有多难缠,和他共事这么多年的陶轩再清楚不过,凡是他不想说的,只怕机关算尽也是白搭。陶轩略一沉思,转头对刘皓耳语几句,刘皓点点头,便走出了房间。

像是抓住通往最后胜利的钥匙,陶轩缓了口气,坐回椅子上,在刘皓拿着针筒和药物回来时,露出一抹冷笑,残忍的将仅存的那点交情,无情的踩在脚下。

“既然你自己不肯说,那我帮你说。”

————————————————————

总算没有拖到一个月(擦汗……

开始结束倒计时了,想想有点小激动

评论(24)

热度(80)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