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春暖(21)

——前辈,还有三年,等我——

即使很久以后,叶修都一直记得周泽楷说这话时的表情,眼神,还有嘴唇开合的动作,每一秒都拆解开来,慢镜头般,印刻在记忆深处。

叶修没动,就这样仰躺在床上,扭着脖子,和裹成个大团子,只露出一双圆溜溜大眼睛的周泽楷四目交接。感性和理性产生的混乱在这一瞬间爆炸开,强大的能量将他轰的不知方向。

“小周……”

“嗯。”

叶修张了张嘴,最后化作悄无声息的叹息。

“不早了,先睡吧。”

“嗯。”

周泽楷道了声晚安,摸索着躺回床上,裹在带点淡淡烟草味的薄被子里,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天还蒙蒙亮。原本的薄被上多加了一层毯子,把边角缝隙塞得严严实实,被窝里暖烘烘的,热的他脸蛋也红扑扑的。

周泽楷往对面看去,发现叶修已经不在床上,他找了一圈,最后注意到虚掩着的宿舍房门。

早上屋外的温度低的惊人,周泽楷就穿了件睡衣,开门的一瞬间被争先恐后窜过来的寒气冻得不自主的打了个寒战。

叶修穿着单衣,正倚在走廊栏杆旁,脚边落着几个烟头,其中一个还燃着余烬。听到开门的声音,他回过头。

“小周,早啊。”

“前辈,早。”

周泽楷惊讶的发现叶修好像比昨晚看到的更加憔悴,无精打采的,除了两个又大又深的黑眼圈,脸也浮肿了一圈,之前因为忙碌而日渐削尖的下巴一夜功夫就又变得圆润起来。

“前辈?”周泽楷担心的往前走了一步,但叶修立刻伸出一只手把他拦在了一臂之外。

“没事,就是昨晚没睡好,现脑袋里自带回声。”

周泽楷只好乖乖地站着不动。

叶修揉揉眉间,太阳穴抽跳着,两天两夜没好好休息,头疼欲裂。天还未亮透,积云厚实的将天边给盖住了。空气里飘荡着股水腥气,虽是难得的雨后初晴,却让人感到些许恶心不适。

“水还没退,小周,今天什么安排?”叶修问道。

“上班。”

周泽楷往楼下看去,雨已经停了,积水还是很深,但和昨天相比,没有继续往上涨的趋势。

“我今天休息,白天路好走些,就不送你了,路上注意安全。”

周泽楷点点头,刚想说些什么,忽然鼻子一痒,忍不住打了个小小的喷嚏。

叶修看他吸着鼻子,嘴巴都冻紫了,也就不多说,招呼人回屋里。周泽楷昨天穿的外套还没干,叶修就找套自己的给他。

衣柜里的存货很久没更新,叶修好不容易从一堆老头衫里翻出件稍微时髦一点的厚棉长袖外套和牛仔裤,可没想到号子全都小了一码。周泽楷虽然只比叶修高几厘米,但胜在肩膀宽,手脚也长,袖子离手腕还差了几公分,裤子也短了一截。周泽楷左看看,右摸摸,把袖子卷了起来,裤脚折了几折,不知怎么就有了点西部荒野风的感觉。叶修撇撇嘴,对这个看脸的世界表示很郁闷。

换好衣服,周泽楷又把被子叠好,用过的床单、睡衣也全都整好,堆起来,然后去烧开水,准备泡面当早饭,顺便把屋里到处洒落的杂物整理干净。

叶修随他,也乐的轻松,坐在椅子上,手掌托着脑袋瓜子,目光跟着勤劳的小实习生跑来跑去,看着他忙的不亦乐乎。

昨晚,周泽楷是睡着了,叶修却是严重失眠。

他躺在床上,听着隔壁床铺传来的安稳的呼吸声,至始至终无法平复内心的波澜。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生的转变,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模糊的界限,叶修无奈的回想着,而回答他的是数不清的片段和日常,思绪的尽头,是自己走进急诊大厅的那一刻,视野里落入周泽楷背着双肩包的身影,青年站在急诊室的角落里,背景是嘈杂的人群,熙熙攘攘,他安静的站着,张望着四周,脸上流露出一丝不安。

那个时候,已经是急诊科负责人的叶修,很少再亲自担任带教的职责,但在看到周泽楷的第一眼,不知怎的,忽的就又起了兴趣。

事到如今,当时的冲动里到底埋着几分真意,几分私心,叶修也分不清了。

大概,有些事情从一开始就注定好了,是你的,怎么也逃不掉。

叶修直到凌晨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他做了一个梦,梦里既没有故事情景,也没有场景画面,只有一个人,在辉色的背光中,对着自己笑。

——前辈。

梦到这里,叶修便醒了,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

周泽楷还在睡梦中,大概是觉得冷,又可能在做噩梦,在床铺上缩成一团,无意识的锁着眉头,连鼻子和下巴都藏在被窝里,隐约能听到在念念有词。叶修轻手轻脚的找出毛毯,给他盖上,把四个角都捂严实了。

似乎是感觉到温暖,周泽楷翻了个身,露出鼻尖,舒展开眉头,往枕头上蹭了蹭。

叶修笑了笑,目光柔的跟水似的,忍不住用手指替他理了理睡乱的刘海。

对他来说,周泽楷是一个惊喜,也是一个意外。

只一眼,便再也挪不开了。

叶修开了门,走到屋外,寒冷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也冻醒了沉重的身体,他缩着脖子,哆嗦着点了支烟。

天还未亮,将明不明,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屋外的景色建筑,叶修将目光投向只露了一小片光亮的天际线,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等周泽楷洗完脸,刷完牙,整理好背包,面也泡上了,叶修便招招手,示意对方坐到自己面前。

叶修靠在椅背上,遮不住的疲惫,忍不住又去摸香烟,想提提神。裤袋里的烟盒已经空了,他转身去找桌上的,可还捞没到手,烟就已经被周泽楷飞快抽走。

“抽太多不好。”

周泽楷说着,把一整盒烟都扔进了抽屉里。他又从椅背上拾起叶修的外套,不等对方反应,便把人给结结实实的罩在里面,领口拉的高高的,一直盖过下巴。

“前辈,天冷。”

空气里的寒气被隔绝在温暖的外套之外,叶修裹在衣服里,看着板着脸孔,一本正经,俨然比自己还年长似的周泽楷,无奈的笑了起来。

“小周,关于昨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喜欢前辈。” 

周泽楷似是早有准备,缓慢的直起脊柱,小声而清晰的说道,一抹红晕悄悄爬上脸颊,睫毛微颤,落下一小片阴影。

“小周,有女朋友吗?”叶修又问。

大概是叶修的问题来的太快,周泽楷愣了一下,摇摇头。

“以前呢?有喜欢的女孩子吗?”

周泽楷红着脸,继续老老实实的摇头。

“那喜欢的男孩子?”

周泽楷颔着下巴,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叶修无声的笑的厉害,拖着尾音哦了一声,最后问道:“那哥是你初恋?”

这时候,周泽楷已经红透的跟煮熟的虾子一般,看向叶修的目光里酝酿着柔软但炙热的情感,黑色虹膜深处是一道道银白色的光圈,编织成最美的星海。

叶修不再继续问,微微眯起了眼睛,盯着周泽楷,看了很久。

周泽楷忐忑不安的坐着。昨晚睡得很沉,但并不安稳,整晚都陷在一个梦里,梦到自己在积水里怎么也找不到前辈,水很深,又很冷,他冻得瑟瑟发抖,心里又急得发慌,四处徘徊时,肩上忽然多了件衣服,一回头,便看到对方站在月光下,对着自己露出微笑。

——小周。

周泽楷在这时醒来,他摸着身上的毛毯,脸颊都是烫的。

喜欢前辈。

无数次的深思熟虑,无数次的得出同一个答案。

想保护前辈,想和他并肩同行,想要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周泽楷回想起自己和叶修的第一次见面,叶修摸着下巴,说以后就喊你小周啦,想起他笑着,拍着肩膀,说我叫叶修,是你的带教老师。

记忆的海洋里全是对方的身影,回忆如流水般涌出,思念无法抑制。想起他喝着桂花粥说,小周,别着急,慢慢学;想起他抽着烟说,小周,以后我们还是少出现在一起;想起他将笔记本递过来说,小周,这两本你先拿去看;回忆的末尾是叶修站在水中,轻柔的抹去眼中的雨水问,小周,你是特意来找我的吗。

叶修。

前辈。

周泽楷默默揪住了衣服。

时间一分一秒的渡过,室温缓慢上升,屋外浑厚的云层撕开裂口,阳光破茧而出,在因温差而蒙起水雾的窗户上笼上橘黄的暖光。两滴水珠颤颤巍巍的滑落,沿着蜿蜒的水路汇聚在一起,最后落在窗台上。

叶修动了动,合上眼帘,将身体放松下来,缓慢而悠长的呼吸中带着释然与解脱。

周泽楷仰起头,看到叶修露出懒洋洋的,温柔的微笑,笑容如一记重拳敲击胸膛,心脏鼓点般疯狂跳动。他死死盯着叶修,听到对方一字一句的说着。

“小周,对于你对我的这份感情,我很感激,谢谢你。”

“你是个好孩子,我很喜欢。呵呵,别这么看着哥,跟哥比起来,喊你声小鬼不为过吧。”

“但你要清楚,这不是一条简单的路,这个社会远没有那么的宽容。”

“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会遇上很多的人,很多的事,也许你会遇上真正喜欢的人,别急,我是说也许。”

“世界比你想象的更加宽广,未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叶修说着,伸出手去揉揉对方的头,虽然是和以前一样的动作,但在告白之后,又生出了特别的意味,不知不觉,带着玫瑰色的旖旎悄然在两人之间蔓延。

周泽楷也伸出手,捉住叶修的手腕,牵着它,让手掌滑过耳廓,在脸颊处稍许停留。叶修勾着嘴角,恶作剧似得捏了把脸颊肉,周泽楷则留恋的在手心处蹭了蹭。

“不过,在那之前,在你明确自己的心意,做出最后的决定之前,我都会陪着你的。”

周泽楷将人松开,直视着叶修的眼睛,将眼前所看到表情暗暗记下,他喊了声前辈,安心的笑了起来,笑颜与昨晚夜雨中的记忆重叠在一起,看的叶修心神一荡。

“小鬼。”叶修忍不住又掐了他一把。

方便面已经泡胀了,但谁也没有心思去管。意外的,暴风雨后的首日,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大晴天。


————————————————————————

我回来啦!终于把这段纠结的写完啦。特别鸣谢 @amoyr 亲,谢谢帮我分析感情线,么么哒~╰(●'◡'●)╮

评论(23)

热度(200)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