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春暖(18)

明明暑期已过,台风却偏在并不常见的十月初姗姗来迟,而且一来就是双台风,齐头并进,还未登陆就在城市里掀起七八级的大风。连下了两天的倾盆大雨,又正值天文大潮,城内河道水位猛涨,电视台铺天盖地的黄色红色各种预警。

“现在雨就下成这样,等今晚正面来了,可得下成什么鬼样子。”方锐伸手探到窗外,手掌瞬间湿透。

叶修正在看医院发布的台风天各项紧急预案,听方锐这一插嘴,便想起来,跑到护士站和监护室里都招呼了一圈:“今明两天大家上下班都小心点,医院有任何消息我会群发短信,有事注意联系。”

“能不上班吗?政府说全市放假类~”

“想得美,就是世界末日咱也得上班。”

虽说风雨大,但这样的状况大家毕竟也不是第一次见,所以没人把这当一回事,还叽叽喳喳的互相说笑了一阵。

不过,等台风正式露面,阵势远远超乎所有人想象。

狂风暴雨在凌晨达到极点。暴风像是要将整个城市掀翻一般,怒吼着将道路边大腿粗细的树枝齐齐折断,暴雨倾盆而下,短短几小时便让本就涨满的河水漫出河岸。下水道不堪重负,咕噜咕噜反往外冒水。

医院因地势偏高,目前还没什么积水,但总务科的人依然尽职的守在机房附近,以确保医院的用电万无一失。医院外就没这么幸运,正门开出一百米就开始有水。不少小区积水已有好几厘米,离河道近的更加严重。

叶修当晚没有回寝室,作为医疗总值班留在了医院,除他之外,还有身为行政总值班,坐镇医务科的喻文州。

由于风雨过大,路上根本无法行走,能熬的都熬着不愿出门,真正来急诊的都是些在台风天里受了外伤,或是确实病情危急的,十一点120送来的临盆孕妇更是让急诊好一顿忙。医院内部也是各种不安稳,病人好像偏爱在这种月黑风高的晚上出状况,值班电话就没停过,叶修全院跑的腿都快断了。

好容易歇下来,叶修给魏琛打了个电话,想问问宿舍情况。对方刚接电话,就扯着嗓子吼开了:

“好家伙,水都积起来了。”

“宿舍区?”

“废话。现在还不算太严重,感觉早晚也得沦陷。幸好我们住五楼,总不至于涨到这里吧。”

魏琛哈哈笑了几声,叶修却没了聊天的心思,草草结束通讯,飞快拨通另一个人的电话。

铃声响了好几下才被接起。

“前辈。”

不知道是不是风雨的原因,电话的信号不怎么好,周泽楷的声音听着断断续续的。

“小周,你那里好像信号不太好啊,听得清我说话吗?”

“现在呢?”周泽楷大概是走到了门外,背景里有呼啦啦的风声。

“好点了。”

叶修往窗外看去,半夜三更,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只能听到风呼呼作响,雨哗啦啦的下,一点也没有缓和的趋势。

“听说宿舍那里也积水了,你们寝室里进水了没?”

“还好,在搬东西。”

“进水了?”

“还没,提前准备。”

正说着,江波涛的声音便从话筒里远远传来:“叶老师,我们没事,宿舍有准备沙袋木板挡水。”

叶修想了想,说道:“要是水真的涨起来,小周你就跟小江到我们寝室去睡,我会跟老魏打招呼的,知道了吗?”

“好。”

叶修又嘱咐了一遍,这才挂了电话。

 

第二天,风小了点,雨却还没停,医院外的水涨到了小腿肚。快接近上班时间,有好些人还没到,叶修一一打电话联系,并干脆站到医院门口迎接。

风雨交加,让雨伞毫无用武之地,靠步行或是公交来的同事个个表情痛苦,狼狈不堪,但韩文清举着把被风吹得翻了面的雨伞,卷着裤脚,提着皮鞋,面不改色的在水里大步前行,硬是走出了一股乘风破浪的豪迈之感,看的叶修差点笑趴下,狂按手机照相。

开车的要稍微好一些:苏沐橙搭楚云秀的顺风车,两人为了找水浅的地方,绕着城兜了好大一圈;张佳乐坐着一辆路虎来的,浑身干干爽爽,别提有多嘚瑟;最惨的要数方锐,新买的别克熄火抛锚在半路,跟林敬言两人在雨里等了好半天,才被路过的唐柔遇上,浑身湿透的坐在SUV里干郁闷。

周泽楷和江波涛一起过来的,穿着雨衣,露出两只光脚丫,让叶修差点没认出来。

“前辈。”周泽楷脱下雨衣,一张脸蛋湿乎乎,刘海七扭八歪的贴在脑门上。

江波涛也喊了声叶老师。叶修点点头:“寝室还好吗?”

“不怎么样,水涨到楼梯口了,房间里还行,”江波涛叹了口气,“昨天我和小周已经把东西都搬到高处,但愿别把一楼全淹了。”

叶修同情的拍了拍两人肩膀,嘱咐晚上下班回去务必注意安全。

“前辈也是。”周泽楷靠近说道,脸上满是担忧。

“知道。”

正巧这时来电话,叶修便转头去接,周泽楷还有话想说,但看对方一时三刻结束不了通讯,只好依依不舍的离开。

 

随着台风的北上,下午的时候雨势总算小了下来,下班时已转换成了毛毛细雨。

四天时间,双台风让全市受灾严重,临近的乡县甚至被水困成了孤岛。医院的情况比预计的要好很多,只有大门口处有少量积水。据说城东的妇儿医院已经被淹的停止了门诊和急诊。

叶修本可以值完班就回去的,不过由于个别同事实在没法来上班,他便主动替人代班,一忙就忙到晚上六点。

连续两天没怎么安稳休息,再铁打的人也撑不住,叶修实在累的够呛,看看天已黑下来,便赶紧交好班,跟夜班的同事告别。

从医院到宿舍区一共也就七八百米,刚走出五十米,积水就漫过了脚踝。

那还不是单纯的雨水,泥土,河水,污物混在一起,黄黑色的。

叶修啧了一声,把裤脚卷到了膝盖,雨伞也不打了,干脆收起来当作拐杖。

越往前走,水越深,叶修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十多年,台风年年见,但从没有哪次像如今这样破坏力巨大。

最深的地方水到膝盖,裤管已被打湿,叶修也顾不上了,他现在困在半路,前后都是水,进退两难,犹豫半天,决定咬咬牙,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

水的阻力巨大,每挪动一步都要耗费不少力气,一百米就能把人累的浑身冒汗,气喘吁吁。原本熟悉的回家之路变成了未知的荆棘之道,叶修两次差点绊倒在人行道的台阶前。

为避免触电,政府拉了闸,路灯全体熄灭,将整条道路拖入不详的黑暗,路边的店家紧闭着大门,路上没有半个行人,四五辆熄火的汽车悲惨的泡在水里,叶修一个人孤零零的站着,感觉自己就像是孤岛上的遇难者,视野里只有黑色的汪洋大海。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回寝室。”叶修小小郁闷了一下,在原地休息片刻,攒了点力气,准备继续自己的艰难回家路。

刚走了几步,迎面突然照来一束光线,突如其来的明亮让一直身处黑暗中的叶修痛苦的两眼直冒金星。

“谁啊!别照眼睛!”叶修拿手在脸前挡了一下。

话音刚落,胳膊便被人死死攥住了。

“前辈!”


评论(23)

热度(161)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