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霸图的场合(8)

当年嘉世和霸图为边境线寸土必争,三天两头战火纷飞,众人选定的这个小镇,便是位于其中某段尚未定归属的地域。霸图与嘉世交界区域的小镇,地域相对偏僻,人迹较少,原有的住户大部分已经搬离,据传只有极少部分的原住民仍留守于此地。

这天,安静的小镇外传来一阵由远而近的机车发动机声,随着扬起的尘土,一架黑色机车风驰电掣般驶来,在镇内猛地刹住。

孙翔从机车上跳下来,取下头盔挂在车头。他穿着一件做旧的皮夹克和牛仔裤,机车靴,双手插在口袋里,警觉的朝四周看了看。

正是中午,小镇里却安静的可怕。

孙翔眯起眼睛,轻蔑的哼笑一声,毫无畏惧的踏出步伐。

当他找到约定的地点,推开门时,屋里拉着窗帘,昏暗一片,只有客厅中央小圆桌上的台灯亮着,暖色的灯光照亮了桌旁的身影。

“来啦。”叶修将叼在嘴里的棒棒糖改拿在手里,翘着二郎腿坐在木质的椅子上,用下巴指了指桌前的另一把椅子。

叶修的周围还分散着站这几个人,有的靠着墙,有的坐在椅子上,穿着深色的衣服,影在黑暗里,看不太清容颜。

“哼,胆小鬼,遮遮掩掩,算什么东西。”孙翔故意大声的说道,但那些疑似护卫的人并没有理会他的挑衅,不动如山 。

叶修老神在在的笑笑,拿棒棒糖指着他,说道:“好了,他们不会理你的,有什么事,说吧。”

孙翔在桌前站定,立着不坐。他专注的看了叶修片刻,忽而俯身越过整张桌面,朝他伸出手去。伸手的瞬间,周围的身影全动了起来,离的最近的只需两步便已跨到桌边。

比起周围人的剑拔弩张,叶修却相当淡定,丝毫没有要躲闪的意思,反而举起一只手,示意他人稍安勿躁。

孙翔的手指靠上叶修的侧脸,戳了两下,又掐了几把虚胖肉。

叶修被他捏的脸上红了一大片,不爽的甩甩头:“玩够了没?多大人了。”

孙翔嘟囔着“是真人”,这才正式坐到位置上。

“我看过你进嘉世时的监控了,你伪装成了别人,既然如此,我当然要确认下现在坐的是不是真人。”

叶修噗嗤一声笑出来,恼的孙翔不爽的捶着桌子嚷:“有什么好笑的!”

“意识不错,但做法蠢了点,突然被人往脸上捏来捏去的,是人都要不乐意的好吗。”

“你不是没动吗?”

“就因为是我,换了别人,还不一定猜得出你这奇葩的脑回路。”叶修一脸得意洋洋,孙翔还没来得及发怒,就听不知哪个方向传来一声咳嗽,随后响起一个压低了嗓音,听上去颇为熟悉的声音。

“叶修,说正事。”

“好吧好吧,说正事,咱们抓紧时间。”叶修耸耸肩,虚指了几下,“继续,你想说什么?”

孙翔双手摆在桌面上,攥成了拳头,表情看上去有些纠结。

“苏沐橙的事情,我去问过陶轩,”他抬起眼,正视着叶修,缓慢而清晰的说道,“他告诉了我整件事,但拒绝描述细节及理由。”

“我想去调取那期间的实验室数据和相关记录,但很奇怪,数据库显示数据缺失,也查不到谁删除的。我又去找了当时参与的医护人员,却发现这些人不是被调离岗位就是长期在外出差。”

叶修敛了神色,一边专注的听着,一边盯着手中的棒棒糖若有所思。

“我一路找,最后找到了其中一人,那人告诉我,他当时接到的是由陶轩直接下令的S级保密任务,只是说苏沐橙的从者精神链接出现紊乱,不得不进行深度麻醉催眠。” 孙翔顿了顿,“但那之前我亲自和她一起进行过例行训练,那丫头还是那么臭脾气,不理人,但我不是瞎子,她从者的能力根本没有问题。”

孙翔说到此时停住,话似未完,却已有些说不下去的感觉。

“你想说什么?”叶修等了片刻,随后问道。

孙翔一瞬间显得有些慌乱。

叶修轻叹口气:“我替你说吧,苏沐橙的能力没有出现问题,而是出于某个不可告人的目的被人陷害囚禁,整件事被人隐藏了起来,而要做到对核心楼数据库进行删改,只有经过上级授权的人才有资格。我问你,孙翔,现在有谁有授权?”

孙翔犹豫了一下,一直不愿面对的问题被叶修直接拉开了口子,逼着他不得不直面现实。

“我,陶轩,还有刘皓。”

叶修没有太多意外:“果然,我一走,你们就给刘皓授权了。好吧,你其它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孙翔摇摇头,皱着眉,刻意将视线错开:“之前我没有注意到这些异常,全是因为我讨厌那丫头,她总是拆我的台,所以她消失我根本就没往细想。”孙翔重重咬了口下嘴唇,显得既不甘心又不太情愿,一直不肯看向叶修方向,但他还是略微低了头,“虽然我讨厌那丫头,但她毕竟是我的队友,那样的事谁都不该遇上。这里面的缘由,我一定会查清楚,给你们个解释。”

叶修看着对面的青年,几天不见,似乎变了不少,不仅瘦了,眼圈也黑了,像是忙碌了几宿,看上去布满疲态,但最让人意外的,则是他的态度,言语间多了几分稳重,坐着也是规规矩矩,不象以前那样两眼朝天鼻孔冲人,即便刚才周泽楷试图冲过来,他也只是停住动作,显示自己没有恶意,明明孤身面对一屋子的人,却自始至终没有唤出过一叶知秋。

叶修看的出来,孙翔在努力,努力放低姿态,为了将这场谈话进行到底。

“如果真是嘉世的错,你准备怎样?”叶修明明早已猜到了个中缘由,却还是这样问,倒不是为了得到什么允诺,而是出于自己的一丝兴趣。

孙翔愣了一下,低着头表情严肃的想了想,最后刷的一下站起来。

“我是队长,嘉世的错由我来背负,要打要杀,我赔你就是!”

孙翔一脸大义凌然,叶修却很不给面子的哈哈大笑:“亏我还刚觉得你成熟点了,怎么半天不到就又打回原型,堂堂一个斗者队长,说出来的话跟混混似的,” 他深吸口气缓了缓,瞟着对方涨红的脸蛋,朗声说道,“在你想着怎么赔偿之前,记住,先想着如何纠正错误的根源。既然身为队长,就学着站在更高的角度思考。小子,你还有的修炼呢。”

再暗的灯光也掩不住孙翔又羞又窘的表情,他气鼓鼓的跺了跺脚:“要你管!”

叶修也不在意,随意的一笑而过。他清楚,孙翔心不坏,光是愿意低头承认错误,就已比一些宁可用错误去掩饰错误的人好了不知上百倍,这样的人,叶修并不讨厌。

“知道黑月吗。 ”叶修问道。

孙翔点点头:“知道,队里讨论过,最后的结论是'静观其变'。”

叶修“哦”了一声:“可以理解,那你觉得呢?同意?”

孙翔想了想:“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出来要抓你,太凑巧了。而且退一万步,就算他们的目标不是你,这样的组织,也应该消灭。”

孙翔的一番话引得叶修满意的点点头,他站起来,绕过桌子走过去,抬手便揉了揉对方的一头栗色短发。

“你干嘛!”才恢复过来的孙翔瞬间又变得跟龙虾似的,甩着脑袋就想跳起来,但叶修却忽然用劲按着他肩膀,将其压回椅面上。

“我问你,你这次出来,有谁知道。”

叶修站在侧面,注视着屋门的方向,微微眯起了眼睛。整个屋子里的气氛也随着叶修的话语变得凝重紧张起来。

“我的通讯路线只有陶轩有权监测,但他早就先行一步去往联盟,所以应该不会有人知道。”

“那我换个问法,你今天出来有谁知道?”

“没……呃,就早上出门时就遇上了刘皓,随口聊了几句,我只说我有事……怎么了?”

孙翔被问的有些发慌,直觉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而回应他的则是霎那间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窗户玻璃震成碎片,被巨大的气流席卷着破入屋内,光线应声而入,照亮了屋内众人的身影。

五芒星,单翅蝶,火焰纹。

魔力流转,令咒的辉光瞬间充斥整个空间,像是战斗的号角,奏响了激昂的战意。

孙翔立刻认出了这些神级令咒的拥有者,而叶修站在最前面,敞开的衣领里露出一抹金色的辉光。

他在纷杂的枪炮声中泰然自若,悠然的勾起嘴角。

“好戏,现在开场。”




被扔到了连个wifi都没有的地方……郁闷
这文之后更的慢一点,非常不好意思,因为想把原构思的情节改动一下。最近手感又不好,写不出激战的感觉,请各位多多包涵m(_ _)m

评论(12)

热度(80)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