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 —— 霸图的场合(6)

韩文清回到军区时,林敬言早已等在门口。本没有近视的他此时戴了一副平光眼镜,正好用来遮掩近期因公务繁忙而产生的黑眼圈。

“叶修和苏沐橙怎么样?”林敬言一直在后方,相关情况只是听张佳乐等人的转述。今天看到韩文清神情已经没有之前的那么紧张,便估计情况应该不算太糟。

韩文清点点头:“伤情不重,没事。坠机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

“对外宣称是训练失误,也已经和喻文州,周泽楷,楚云秀等人都打过招呼,尽量封锁消息,控制舆论。”

两人边走边聊,一路来到办公室。韩文清刚坐下,林敬言便把这几天来得到的消息文件拿给他看。

看到韩文清飞快的翻看手中的文件,眉头越皱越紧,林敬言多少能猜到他心中所想。

“袭击者中唯一死者的DNA比对已经出来,在联盟的通缉榜上有名,只是现在还没法确定跟黑月的关系。到目前为止,叶修等人行程的泄密途径和来源依然不明,许斌还在对队员进行排查,一有消息会尽快通知我们。张副队认为有必要队内排查,这件事倒是还没有跟上头提过。”

韩文清啪的将文件合上:“我相信我的队员。”

林敬言无奈的叹口气:“谁不是呢。但事情发展到这样的地步,不得不消除一切节外生枝的可能。”

韩文清点点头,算是默许。

“你等会跟我一起去趟议会,向上头通报一下关于叶修以及坠机的调查情况,省的他们又啰嗦。”

林敬言应了一声,知道免不了又得费一番唇舌,只是一想起议会领导那副天塌下来的表情,就忍不住想笑。

当年嘉世和霸图作为最初的两大霸主,从国土到资源,几乎分寸必争,叶修和韩文清更是成为当年两国争霸的直接缩影。以至于曾经有段时间,几乎每个进军队的新人时都会被前辈们指着那张虚胖嘲讽脸宣教:这是咱们霸图的死敌!看见了就往死里打,反正也打不死。

但说归说,打归打,自家队长和叶修到底是什么个关系,光冲那个只会在某人来访时才会出现的烟灰缸,就足以说明一些问题。所以当韩文清向战队内部人员透露要接叶修和苏沐橙过来的决定时,几乎无人反对。心知肚明的继续心知肚明,没头没脑的继续没头没脑。而这些细节,自然是那些坐办公室的的官僚们绝对不可能了解,和理解的。

“对了,之前和孙翔接触的事情,根据你的意思,已经按机密处理,只有几名核心成员知道,领导那儿都没提,你确定要这样做?”

说到这个,林敬言就有点头大。当初韩文清提起的时候,他就觉得各种不靠谱,甚至极力反对。以他一个老情报员的角度看来,会想出这种点子的不外乎疯子笨蛋。若是普通人他还敢嘲笑几句,但对方偏偏是那个叶修,他也就只好呵呵干笑,硬着头皮执行命令。

韩文清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更关心孙翔的反应:“他明确会来?”

“回信就两个字——‘必来’。说实话,单凭 末尾的‘Y.X’,他就敢认定对方是叶修,真不知道该说他是胆子太大还是脑子太傻。”

韩文清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林敬言叹了口气,估摸着自家队长的心思:“我仍然觉得风险太大,万一那是嘉世的陷阱呢?不管怎样,现在这个阶段,我不建议叶修把自己暴露出去。”

“这也许正是他想要的。”

韩文清站起来,褪下便服,换上衣架上的军区制服,红黑相间的精简图纹将他的脸庞衬的更加坚毅。

“这是叶修说的?”

“他什么也没说。”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他不想说的事情,没人能逼出来。”

林敬言干眨着眼睛,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乖乖闭上嘴。所谓事出有因,师出有名,明明是非常重要的理由,却被两人干脆利落的忽略掉了,还忽略的如此理直气壮。都这程度了,还能让他说点儿啥。

林敬言刮刮鼻尖,只得讪讪而笑:“诶,随他吧。老叶这家伙真是够麻烦的。”

韩文清瞥了他一眼:“说什么傻话,他有什么时候不麻烦吗?”

“呃……好像还真没有。”

 

与此同时,如约来到驻地的张新杰等一行人,却是被异样的枪响给吓了一跳。虽然训练场附近装配有降低噪音的设备,但这此起彼伏的战斗声响还是超越了普通等级。周泽楷二话不说就掏出双枪,和黄少天几乎同时跳下车,如离弦之箭快步冲出。

等他们赶到时,迎接他们的是被炸得坑坑洼洼的训练场地,特制的装置将炫目的光影和爆破引起的风暴限制其中,一名狂剑士正和一个挥舞着伞状武器的从者战成一团,魔道学者的身影穿梭其中,用闪亮的星星和灼热的火焰将这场盛宴渲染的更加声势浩大。

场边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分别站着叶修、王杰希、张佳乐、孙哲平,互相站在两边,貌似各自为营。张佳乐拉着身边的孙哲平,嘴里念念有词,叶修则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撑着拐杖斜斜靠在王杰希身上,还有闲心时不时用垃圾话撩拨张佳乐几下。

“叶修!”黄少天第一个扑上去,把正全神贯注的叶修扑了个应接不暇,幸亏王杰希扶了一把,这才免去摔个嘴啃泥的悲剧。王杰希有些不满,出声提醒了一下对方的的鲁莽,但不出意外地淹没在黄少天的叽叽咕咕里。

“叶修叶修,想我不?好久好久没见你了,感觉好像有点瘦了啊,是不是微草没喂饱你啊,来我们蓝雨嘛,可以跟魏老大一起来嘛。偷偷跟你说,今天上午在兴欣遇上魏老大的时候,他被那个女老板骂得狗血喷头,可惨了,好像是抽烟把床单给烧了,哈哈哈,我还从没见过这么彪悍的女人。”

比起队长喻文州,黄少天可是真的有段时间没见着人了,这一路上,更是怨念全开,翻着花样催江波涛飞机开快点。好脾气的轮回副队长被烦的七窍生烟,看到喻文州的瞬间老泪纵横,拍着对方的肩连声感叹真不容易。喻文州温和的笑笑,决定为了友谊不发表任何评论。

以“叶修,你用什么牌子的沐浴露,好香”为一个阶段的结束语,黄少天再次把人死死抱住,方便他在叶修脖子上落下一个有些潮湿的亲吻。

周泽楷不知何时也窜了过来,抿着嘴在黄少天边上绕来绕去,眼神里带着些不满和羡慕,大概是也想抱抱,可惜对手是从不放过任何机会的剑圣,连个缝都没留下,急的他翘着呆毛呼啦啦的转圈。

叶修把黏糊在自己身上的黄少天扒开,顺便抬手揉揉周泽楷的头。

“先别添乱,没看哥忙着虐菜呢。”

“你说谁是菜!”在张佳乐愤愤不平的大吼中,再睡一夏顶着君莫笑的子弹强上几步,一记力拔山河的崩山击,逼得后者连连往后翻滚躲避。

“大孙打他!” 张佳乐落井下石的转过身冲叶修做了个鬼脸,枪口火光一闪,便补上一颗弹药炸开在君莫笑身边。只是他没来的及嘚瑟多久,一排子弹便呼啸着穿云而来,像长了眼睛颗颗都往百花缭乱身上招呼。

“我靠!周泽楷你来掺和干嘛!私人恩怨!不许插手!”

张佳乐一边跑一边躲,可一枪穿云像是开了狂暴,硬是把远程当近战使,连对上狂战士都没有后退的意思。

“不许欺负前辈。”也不知道是真心的还是入戏太深,周泽楷板着脸,一本正经,好像叶修真受到了天大的委屈。旁边的黄少天也起了兴致,这种场面怎么能少了我的嚷嚷着,叉着腰,把夜雨声烦召唤出来,大手一挥,便舞着透明淡蓝的冰剑加入了战局。

一时间子弹翻飞,刀光剑影。本就都是顶尖高手,身手只在伯仲之间,张佳乐和孙哲平很快就落了下风,气的跺脚直骂:“老叶你不要脸!哪有四打二的!”

叶修两手一摊,摇摇头:“哥人缘好,魅力大,诶,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正说着,原本高坐在魔法扫把上的王不留行却忽然一个俯冲,将刚顺利绕背的君莫笑给扇飞了出去。

“王杰希你个叛徒!果然叛变革命了!看我替天行道!”

叶修还来不及发表意见,夜雨声烦就已经在自己斗者的声援中杀了过去。王杰希高深莫测的睨了眼叶修脖子上刚被黄少天亲过的地方,面上一言不发,暗地下了狠劲。转眼间两人便算是卯上了,一个越打越刁钻,一个越打越狂放,看的旁边的江波涛眼皮直跳。

他指指现场:“不阻止吗?”

喻文州慢腾腾的走过来,手指抵着下巴,冲叶修笑了笑,摆明了看好戏的态度。

张新杰倒是有心劝阻,毕竟毁的可是他们霸图的场地设施。只是等他理智的计算了下劝阻的成功率,便决定还是不做无用功,皱着眉站到了围观的队伍中。

于是,等韩文清回来的时候,留给他的就是一塌糊涂的训练场地,聒噪的剑客,开挂的枪手,狂暴化的狂战士,地图炮的弹药专家,疯狂的魔道学者,无法归类的君莫笑,以及一群疯魔的正副队长们。

江波涛往后站了站,表示不关自己什么事。张新杰扶了扶眼镜,表示自己无能为力。

霸图队长扯出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冷笑,拳头的关节捏的嘎嘣嘎嘣直响。

江波涛心惊肉跳的看着韩文清一步踏出一个深坑的往那群正打得起劲,依然浑然不知的家伙们走过去,默默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队长,我救不了你了。

————————————————————

没存稿了,也不出所料的卡文了……

评论(20)

热度(94)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