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 —— 霸图的场合(5.6)

本章刷双花,少量卢刘,过渡章

——————————————————————————————

两个烟鬼绕过前门,直接往后门的训练场去。

远远的,可以听到战斗的声音,叶修和孙哲平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加快脚步。很快,便在训练场上找到正在对战的卢瀚文和刘小别。

两人的从者都使剑,卢瀚文的流云把重剑挥的跟塑料棒似轻轻巧巧,正风生水起气势长虹的将刘小别的飞刀剑逼到角落。眼看胜利在握,卢瀚文喊得更是起劲,什么“看招”,“嘿哈”,“哼哼哈伊”的一通乱喊。

“啧啧,这坏习惯肯定是跟少天学的。”叶修晃着烟头指着远远那个又蹦又跳的小个子,“人家斗者战斗时都是全神贯注,也就他喜欢乱喊乱叫。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哈哈,这点这我坚决不否认。”孙哲平笑着,点了火,用手笼着,免得被战斗卷起的气流熄灭。叶修凑过去,就着火将烟点着,随后用胳膊夹住拐杖,腾出只手夹着烟,另一只手随意的插在裤兜里,继续注视着场地上互相切磋的后辈们。

“别的不说,苗子不错。这个年纪能把刘小别逼成这样,也算可以了。”

孙哲平给自己也点上烟,抽了口往外吐出好几个大大小小的烟圈。他点点头算是同意叶修的话:“不过某人放水的也够明显的了。”

正说着,刘小别已经收了从者,双手高举做投降状。

“你赢了。”

“小别前辈,再来一场嘛!”卢瀚文从场地的那头一路跑过来,绕着刘小别使劲嚷嚷,虽不及黄少天的聒噪,但对于急于脱身的刘小别来说已足够缠人。

“不打了不打了,快累死了。”

刘小别摆摆手,正准备开溜,没料到卢瀚文忽然扑上来,被扑了个结结实实。

个子不高分量却挺沉的卢瀚文在刘小别身上扭来扭曲,笑的贼精贼精:“不打可以,但小别前辈刚才输了,所以现在得背着我走。”

“刚才没这么约过好不!”

“愿赌服输,队长说过做人不能耍赖皮哒。”

“!@#¥%”

最后刘小别还是认命的托着卢瀚文圆滚滚的屁股把人背起来。大概是之前太专注于战斗,刘小别走了几步才注意到在场边全程围观的叶修和孙哲平二人,并在两人的呵呵声中唰的红透了脸。

“叶修前辈好!孙前辈好!”卢瀚文趴在刘小别背上,晃着脑袋,春光灿烂的冲两人笑。

叶修点点头,转而似笑非笑的瞅着刘小别,看得后者脸上挂不住,低着头结结巴巴的说:“前,前辈,没事的话,我,我们先走了。”然后没等回话,就飞也似的落荒而逃,把背上的卢瀚文颠的一颤一颤。

目送着两人远去,叶修忍不住拍着孙哲平感叹:“年轻真好啊。”

孙哲平拍拍他手背:“不用嫉妒,您老这不正迎来第一春呢。”

叶修呵呵干笑:“哪有哪有,哪比得上您老第二春啊。”

两人互相瞪了一眼,又比赛似得吹了会儿烟泡泡。最后还是孙哲平先忍不住八卦之心,拿胳膊肘戳戳叶修。

“喂,咋想的啊?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吃得消么你。”

“管你毛事。”叶修白他一眼,“你跟张佳乐呢?和好了?话说你之后是不是真的一次都没联系过他啊?”

孙哲平被戳到痛处,皱起眉头,手腕处的绷带白的刺眼:“这又关你毛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张佳乐同志可是我朋友,有必要为朋友两肋插刀。”

“滚蛋,张佳乐恨不得每天插你两刀。”

两个人互相喷了会垃圾话,最后都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不知不觉间烟也抽到尽头,被叶修丢到沙地上踩灭。

孙哲平深吸一口,灌满整个口腔和肺脏的尼古丁,苦涩,刺激,灼热,带着轻微的麻醉感。

“你让我说什么?说手还没治好,你等我?”孙哲平自嘲般的嗤笑,没头没脑的突然回答起叶修最先的问题,“我这手能好到什么程度大家心知肚明,与其给他个不切实际的承诺,还不如不联系。”

叶修叹了口气,看向孙哲平的眼神里多带了一些酸涩和同情,尽管他知道对方根本不需要这些:“真蠢。”

“老叶你骂谁,你自己还不是拍拍屁股,一年了无音讯。”

“我那是形势所迫。”

“扯淡,我比你还形势严峻呢。”

“啧啧,懒得跟你这种人扯皮。就问你一句话,之后还走吗?”

孙哲平骂了句谁乐意跟你扯皮,也把烟蒂扔在地上,没踩,任由最后一点点火光在没有燃料的沙地里苟延馋喘:“事情结束了就回义斩,楼冠宁让我去帮他。”

叶修有些意外的往他那里凑了凑。“宁可回义斩也不回张佳乐那里?”

孙哲平厌烦的剜了他一眼:“你八婆不八婆,你看我进得了霸图吗?还不如干自己能干的,放心,张佳乐那里有我新手机号。”

叶修缓了半刻,忽然用力拍了一下孙哲平脊背。后者被拍的往前趔趄一小步,一回头便看到叶修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嘿嘿嘿的冲他笑的特别开心。

孙哲平觉得眼角有点发酸,装着撩头发的时候顺势抹了把脸,也一巴掌不客气的拍回去:“少管闲事,先把自己那堆烂摊子收拾了。”

叶修一听,便垮下脸来。孙哲平环着胳膊把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不由皱起眉头,满脸的不明所以:“真不知道他们看上你哪点了。”

“呵呵,”叶修高贵冷艳的把头一昂,“哥的魅力不是你这种凡夫俗子可以理解的。”

孙哲平呸了一声:“反正爷不稀罕。”

“是,是,你就稀罕张佳乐。有本事当着人面说。”

面对叶修的贼笑,孙哲平仗着周围没人,叉着腰扬天大笑三声:“没什么是你孙爷爷不敢当面说的。”

叶修拍上对方的肩膀,把人转了个圈:“不好意思,我爷爷姓叶。”

孙哲平一转身,便看到站在后面的张佳乐,脖子和脸孔通红一片,比最艳丽的晚霞还要鲜艳。他张大了嘴巴,在看到孙哲平的瞬间像惊弓之鸟一般往后缩了缩。只是刚往后退了一步,便又站住,像含羞草一样哆嗦着把叶子卷起来,却又满怀希望的偷偷摸摸从缝里往外瞧,犹犹豫豫的对上老搭档的眼睛。

“噗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你还行不行啊。”叶修在边上笑的就差满地打滚。

张佳乐猛地抬起头,恼羞成怒的指着他大吼:“滚你大爷的!”

从者百花缭乱蹦了出来,起手一个手雷扔过去,被君莫笑拿伞尖一挑,落在十几米之外。

叶修第一时间躲进君莫笑的保护之下,几步撤到安全距离,也指着张佳乐痛心疾首:“有你这样恩将仇报的吗!老孙你管管!”

 “干得好。”孙哲平嫉恶如仇的竖起大拇指,也唤出了狂战士再睡一夏,熟练的踩着百花缭乱的攻击节奏就往前冲。

“我勒个去!你们不谢我,居然还恩将仇报!”

叶修说话间,操纵着君莫笑飞身躲开。张佳乐本来就不准备真打,枪口一转,冲着君莫笑在训练场上炸开了地图炮。狂剑士怒吼一声,挥着赤红大剑,毅然冲进光影当中。

就一般的切磋训练而言,战斗双方都会留些手,注意不要给对方造成过多的精神负担。但这次的对战方可是叶修,是那个打不死灭不掉、强的逆天的叶修,张佳乐根本不需要存着放水这样的天真想法。他干脆将百分之九十的感知觉全部附加上去,化身为百花缭乱投入这场战斗。

孙哲平看着身边全神贯注的老搭档,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几年没见,虽然多了些沉稳,但一到场上便又原形毕露。繁花血景已不再开,但每一丝记忆,每一个习惯都已刻入他们骨里,就着魂和血的滋养,在心中开出最美的血之花。

孙哲平想起叶修之前说过的话,没错,真蠢。

孙哲平靠上去,直接用手环住了张佳乐的腰,把人往身旁靠了靠。怀里的人儿明显僵住了,和当年两人第一次拉手时的反应一摸一样,他甚至不需要低头去看,便能猜到正在张佳乐大脑里炸开的烟火。战场上原本活跃着的百花缭乱也停了下来,像他主人一样,傻乎乎的垂着手站在原地。

叶修瞟了一眼远处靠在一起的两人,撇撇嘴,指挥着君莫笑上去就将人一杆扫落在地。

精神上的刺痛让张佳乐回过神来,眼见着自家从者四脚朝天,被君莫笑一只脚踩在下面,顿时火冒三丈,什么感动再会,什么春心荡漾全抛到了脑后,一把拉起孙哲平:

“干掉他!”

“必须的。”

“二打一,不公平!你们这对狗男男,还要不要脸!!”

“老叶,受死吧!”

一时间,枪林弹雨,刀光剑影,无关乎生死,无关乎胜负,每个人的脸上都闪耀着久违的畅快笑容。这一刻,依旧是属于他们的繁花血景。



评论(13)

热度(76)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