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叶] 归家

I.  Eighteen years ago

叶秋坐在轿车的后座上,怀里抱着书包,兴冲冲地甩着双脚,圆圆的小脸红彤彤的,漾起两个又大又深的酒窝,本来又亮又大的眼睛笑的眯成了缝。

身边坐着另一个男孩子,两人的相貌几乎同一模子刻出来的,但这位身材偏瘦一点,也多了几分不符合年龄的沉稳,有些少年老成的意味。他拿胳膊撑在车窗边缘,手掌支着下巴,嘴角带笑的着看着自己的双胞胎弟弟。

“笑什么?”叶修戳戳叶秋的酒窝,自家弟弟的脸肉乎乎的,又软,弹性又好,像刚出炉热腾腾白胖胖的包子,便忍不住又捏了捏。

叶秋心情很好,也不躲,看向哥哥的眼神里满是自豪,一张嘴露出两颗小虎牙:“哥哥的作文被老师当堂朗读了。”

“哦,那你这么开心干嘛?”

“嘿嘿,我哥这么厉害我当然开心啊。”

那天,叶秋的眼里盛满了亮闪闪的星星。黑色的轿车平稳的行驶着,风从没有关严的车窗缝里漏出来,吹翻了叶修校服衬衫的衣领,吹起叶秋细软的刘海。


II.   Fourteen years ago

叶秋抱着膝盖在床上缩成一团。脸已经哭成了花,眼角通红,哭的太厉害,气还喘不过来,每一次抽泣都是那么痛彻心扉,扯得肋骨生疼。

哥哥离家出走了。

父亲暴跳如雷,摔坏了客厅里贵重的青花瓷,母亲捂着脸,在沙发上唉声叹气,小点被栓回狗窝,有气无力的叫着,像是一声声悲鸣。

那一天,叶秋觉得,天塌下来了。

从晚上起就什么也吃不下,叶秋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床上放着手机,屏幕暗了又被重新按亮,眼睛盯到发酸,但视线仍不愿离开。虽然母亲说已经找到叶修下落,但对方不肯回来。没有其它联系方式,除了等待对方的QQ回应,叶秋无计可施,

滴滴。叶修的QQ头像跳动起来。叶秋扑过去,一把将手机紧紧拽到手里,视线几乎要把屏幕瞪穿。

哥哥:我已经找到住的地方了。

秋: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哥哥:嚷什么嚷,你不也一直想走吗,哥也就抢先了一步。

看到回话时叶秋明显愣了一下,没想到一直以为藏得好好的秘密竟然被轻易看破,不由刷的红了脸。这时他想起被自己藏在床下的行李,心里莫名有了一丝不安,便赶紧跳下床去,翻找了半天,最后颤抖的发现精心准备的箱包已一无所踪。

秋:混蛋哥哥!!!!把行李还给我!!!!

大概是感觉到叶秋的怒火,叶修罕见的良心发现,放下姿态给弟弟顺了顺毛。

哥哥:别生气嘛,哥哥我有想做的事情,身为弟弟就帮个忙呗。

秋:你想做什么?为什么非要离家出走?爸妈怎么办?我怎么办?

对面沉寂了片刻。看不着人,摸不着形,听不着声的恐惧让叶秋的心又揪了起来,连着打了几个问号,生怕那个联接着自己和哥哥的头像会在下一刻忽然黯淡。

叮铃铃—电话突然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一种奇妙的直觉迫使着叶秋在铃响的瞬间按下接通键。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

“抱歉啊,小秋,爸妈就拜托你照顾了。”

看不到对方的表情,想象不到对方的心情,隔着千里万里,隔着长长的电话线,叶秋终于意识到,哥哥已经不在这个家里了,他在很远的地方,要去做一件对于他来说非常重要的事情,而这件事情与这个家,无关。

那是他的哥哥,他决定的事情无人可以劝阻,一切恐怕再没有回转的余地。

泪水又一次倾巢而出,模糊了双眼,叶秋拼命的用手背擦拭,直到将眼睛擦肿哭红,胸腔内无处发泄的抑郁满过咽喉,化作一声声带着哭腔的呼喊。

“哥……”

“哦。”

“哥……”

“在呢。”

“哥……”

“乖,别哭啦。”

“哥,回家吧……”

“……只有这个不行,抱歉啊。”

“……混蛋哥哥……” 


III.  Eight years ago

从寝室去图书馆的路上,路过一个畅着大门的寝室时,叶秋被电脑里响亮播放着的现场报道吸引住了脚步。

屏幕里放着的是前几天前荣耀决赛的场景,一叶之秋穿梭在战场上的身影被反复播放,却邪一矛定胜负的瞬间被一再提及,场下的观众们喊着斗神,人群连成起伏的波浪。战斗、热血、激情,太多的感情溢出电视小小的屏幕,将叶秋淹没,在那一瞬间将他深深震撼。心底的某处地方被触及,勾起他遥远的回忆,慢慢的,那个窝在电脑前意气风发的少年形象和眼前的一叶之秋逐渐重合。

这就是荣耀,这就是他哥哥所选择的道路。

叶秋看呆了,直到房间里的学生好奇的向他投来询问的视线时,他才完全回过神来。

叶秋咳嗽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匆匆走回自己的寝室。刚关上门,他便立刻打开电脑,熟练的登录QQ,心脏仍在激烈跳动,沉浸在刚才视频所带来的极度快感和震撼之中。

秋:哥,我看到你们决赛的报道了。

混蛋哥哥:这都比完好几天了,祝贺的话有点晚了啊。

叶秋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手上打字飞快。

秋:谁说是来祝贺你的。

混蛋哥哥:那你来干嘛?

手指在键盘上悬停,叶秋红着脸挣扎了半天,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将自己最初也是最原始的想法写了上去。

秋:就是,觉得游戏里的你很厉害。

对面发过来一个笑脸,莫名的看着有些欠揍。

混蛋哥哥:呵呵,那当然,我可是你哥,要夸就直说哈,别不好意思。

秋:……不要脸。

混蛋哥哥:喂喂,没大没小的,教养呢。我可是让你出名了,你就这样对待你哥?

不提这还好,提起叶秋就一肚子气。

秋:混蛋哥哥,偷身份证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混蛋哥哥:您好,抢BOSS中,请勿打扰。

秋:(╯‵□′)╯︵┻━┻

 


IV.   Seven years ago

叶秋坐在办公室里翻看着财务报告。

办公室坐落在市中心地标级CBD,每一处装修都精致考究,透明的落地玻璃让阳光直接照进室内,铺洒在编织精美的地毯上。屋内暖气开的十足,叶秋将高级羊昵外套挂在同样价格不菲的衣架上,只穿着衬衣也依然有些热的冒汗。

叶秋停下翻页的动作,从座位上站起来,缓步走到窗边往下看,街道边树木上的叶片已掉光,独留光秃秃的树干直直指向天空,宣告着深冬的来临。

叶秋掏出手机。习惯了在工作上使用MSN、GMAIL通讯,所以他的QQ联系人列表上从以前开始便始终只有一人。看到那个歪歪斜斜画着一片叶子的头像时,叶秋眯着眼,微微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秋:哥,今年过年你又不回家,妈让我提醒你多穿点衣服。

对方大概正好也开着QQ,所以一般只有在后半夜才会有的回复立刻就跳了出来。

混蛋哥哥:哦。

秋:哦什么哦,上次大冬天见你还穿着短袖,多大点人了!有衣服没,没有我给你寄。

混蛋哥哥:哦。

秋:真的假的?寄到你们宿舍?

混蛋哥哥:哦。

秋:……

混蛋哥哥:哦。

秋:混蛋哥哥!居然又对我设置自动回复!!!!!

混蛋哥哥:哦。【笑脸】

秋:………………………………………

如果此时有人进来,便会看到自家董事长暴跳如雷的把价值上千的手机啪叽一下砸到地上。不过,这里毕竟是董事长办公室,当办公室门被叩响时,叶秋赶紧从地上捡起手机,重新放进口袋里,站直了身体,简单整理一下衣领袖口,瞬间又变回沉着稳重的青年创业家。

“请进”。


V.   Five years ago

结束晚上的应酬,叶秋回家时已是深夜。父母已经去休息,迎接他的只有狗狗小点。小点缠在自己的小主人脚下满地撒娇打滚,但叶秋多喝了几杯,醉的七荤八素,连步也走不稳,反差点被它绊倒。

倒在床上时已经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大脑一片糊涂,四肢重的像是灌了铅,叶秋两手一摊,摆成一个大字,便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梦里自己还坐在酒席桌前,喝不完的酒,演不完的戏。

觥筹交错,你来我往,该喝的喝,该笑的笑,叶秋喝的两颊飞霞,眼底却清明如镜。什么年轻有为,什么国家栋梁,不过都是冲着他的家族和父母而去,真正的自己在这些老狐狸眼里不过是个还穿着开裆裤的小屁孩。

一张张虚伪的笑脸飞舞着,化作五指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朦胧间,叶秋挣扎着睁开眼皮,迷迷糊糊的在视所能及的范围里找了一圈,才总算辨认出趴在自己胸口的罪魁祸首。此时,床上手机的正巧亮起屏幕,叶秋拎着小点的后颈,把它往边上一丢,转了个身,改成趴着的姿势,用对不着焦的眼睛和稳不住的手指艰难的找到开锁键将手机打开。

是QQ回信,距离今天下午给对方的留言已过去将近8个小时。

秋:哥,我拿下一个200万的项目!

混蛋哥哥:那算什么,你哥我可是刚从蓝溪阁和霸图手里抢了个70级的野图BOSS。

野图?BOSS?

叶秋眨巴眨巴眼睛,半天没反应过来,醉意涌上来,再次将他带入深沉的睡眠世界,只是这一次,梦里的再没有杯光酒影。小点乖乖的趴在叶秋身边,看着自己的小主人逐渐舒展眉头,发出无意识的嘿嘿笑声。

“杀啊!”

叶秋忽然坐起来,扯着嗓子吼了一句,把小点吓得嗖的一声蹿出好远。小点睁大了眼睛,看着叶秋又软绵绵的软泥一样倒回床上,翻了个身,把枕头抱到怀里,蹭了蹭,打起小小的呼噜。

 

VI.   Three years ago

又是一年年关,过年的气氛浓重起来,到处都是年末促销。

正在赶往机场的路上,叶秋无聊的将视线从车窗外收回,想起几小时前和父母的谈话,他便忍不住叹了口气。今年,哥哥还是不回家,从不习惯到习惯,不管有多不情愿,事实还是逼着叶秋不得不去面对。每年催哥哥回家过年已成惯例,只是每一次都被对方已训练为由推脱。

嘉世这些年的战绩并不理想,即使没有追每场比赛结果,光是从那些夺人眼球的新闻标题就足以窥之一二。

《神话不再》《走下神坛的斗神》《嘉世何去何从》……

想起那些文章,叶秋心里便越发烦躁,下意识的将手伸进口袋里摸了半天,但最终还是没有将手机掏出。

这个动作他这几天重复了不下几十次。

能说什么呢。安慰?他哥哥才不需要这些东西,那可是叶修,没有人能比他更隐忍。鼓励?叶修也不需要,那可是他哥哥,没有人能比他更坚强。

这时,仿佛心灵感应一般,滴滴的响声惊得毫无准备的叶秋手上一抖,差点把手机丢到地上。

混蛋哥哥:在?

秋:在。最近还好?

从按下发送键的时候开始,叶秋心里便七上八下的,像是有个小人在挠。

混蛋哥哥:好的呐,哥退役啦。

咚!

听到巨响,坐在前排的秘书一回头,便看到自家年轻的董事长捂着脑袋,弯着腰趴在膝盖上,嘶嘶的抽着气,小声喊着疼,车顶隐隐约约似乎能看到个小凹。

“没,没事,不小心站起来撞到了。”叶秋摆摆手,咧着嘴扯出一个略显狰狞的笑容。

秋:退役????!!!!!!怎么回事????!!!!!!!!

混蛋哥哥:没啥,不久前刚离开嘉世。现在安定下来跟你说一声。

叶秋被快节奏打击的晕头转向,半天没有抓住重点,感觉自己像是在看一部小说,剧情高潮迭起,包袱抖得一个接一个,手都颤起来,半天才把完整的一句话打完。

秋:离开嘉世是怎么回事?安定又是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

要问的实在太多,叶秋几乎没有太多思索。

秋: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

不一会儿,对面发来个地址。叶秋抬头对秘书吩咐道。

“原有的预定取消,现在改去H市,给我订最近的机票。”

 

VII.   One year ago

餐桌上,一家人围坐,四菜一汤,不算丰盛,却胜在精致。母亲已有了花白的鬓角,因身体原因从工作岗位退了下来,如今闲来无事,插花逗狗,顺便致力于改善爷俩伙食,誓将每一顿都做得堪比星级酒店大厨。

“好吃吗?”母亲微笑着询问正在试吃新品菜肴的叶秋。

叶秋点点头:“恩,好吃。”

母亲开心的笑起来,眼角的鱼尾纹也越发明显:“那太好了,记得你和小修从小就喜欢吃这个。”

“提那臭小子干什么。”远远的,父亲冷着脸硬邦邦的丢下一句,将原本美味的食物变得如同嚼蜡。母亲重重叹了口气。叶秋垂下眼帘,不敢再发一声,专心盯着饭碗,机械式的闷头吃饭。

饭后,父亲将叶秋叫到书房。叶秋低着头,心神不宁的不敢去看眼前这位在家中占据绝对权威的男人。

忽然,怀里被塞进一本厚厚的本子。

《荣耀官方设定集》

在看清书籍名称的瞬间,叶秋瞠目结舌,张大的嘴巴几乎可以塞下两个鹌鹑蛋。

“闭上你的嘴巴,像什么样子!”

“哦,哦……爸,这个是……”

父亲背着手在宽敞的书房里来回走了几圈,难得没有了平时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气度,显得有些焦躁,似乎,又有些……不好意思。

“老钱的孙子是那臭小子的粉丝,非得求我帮忙弄个签名过来。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啊?”

老头子恼羞成怒,一跺脚,震得叶秋像秋风里的枯叶一样瑟瑟发抖。

“啊什么啊!都听到没!还有,不许说是我要的,不然那臭小子尾巴还不得翘到天上去!”

在老爷子鹰一样的视线中,叶秋赶紧两腿并拢,一个完美无缺的立正,冲老首长敬了个军礼:“保证完成任务!”

叶秋抱着设定集,冲回自己房间,跳到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个大虫子,爆发出一阵哈哈大笑。

 

VIII.   Now

“我靠!还真有个叫叶秋的双胞胎!老叶你居然真没驴我们!”

“呵呵,看来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喊错人了。叶修前辈,这可是你的不对。”

“……就是。”

“哈哈哈哈!居然有两个叶修,喂喂,你就是叶秋?是不是秋天出生的啊?等等,既然是双胞胎应该是同天出生的,话说你们哪个先出来的啊?不愧是双胞胎,长得真的是一模一样,不过你可比叶修那家伙长得人模人样多了,别多心,我这可是在夸奖你!”

叶秋揉揉太阳穴,以强大的意志力忍耐下想掀桌的冲动。他瞪了眼对面笑的没事人一样的哥哥,咬牙切齿的把手里的行李箱塞到对方手里。

“妈给你整的衣服,知道你肯定没几件像样的衣服,据说瑞士那边冷,备了长衫和外套。”

叶修笑笑,没说什么,顺从的收了下来。距离上一次见面已有好几个月,叶秋看着哥哥,忽然有一种陌生感。曾几何时,两个胖娃娃站在一起,一样的圆脸大眼,一样的乖巧可人,看着对方就好像是在看镜子里的自己,除了他们自己几乎没有人能够分辨。

转眼十年,两个少年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站立的姿势,弯腰的角度,笑起来时嘴角的弧度,再没有一丝相同。哥哥比自己矮了一些,也更胖一些,没有特意经过锻炼的结实肌肉,却多了一副被烟熏过的嗓子,他微驼着背,歪歪斜斜的站着,队服里面露出廉价的T恤衫领口。

但那双眼里的神采即便再过十年也依然不会改变。叶修站在一群人当中,时不时和他们插科打诨互相嘲讽,这群年轻人们吵着,闹着,笑着,眼中闪耀着同样的光芒。叶秋知道,那些人是他哥哥曾经的对手,现在的战友,是走在同一条路上的伙伴。

叶秋低下头,忽然想起自己曾经问过哥哥的一个问题。

——一个游戏而已,为什么要这么执着?

那时哥哥窝在暗无天日的隔间里,抽着劣质的香烟,带着熬夜后的疲倦,却流露出满足的微笑。

——因为那是属于我们的荣耀。

叶秋抬起眼,向前走了一步,替他整理歪掉的衣领:“哥,爸让我带话:只许赢,不许输,输了就别想再进家门。”

叶修勾起一边嘴角,掐了把他脸颊肉,没以前胖了,手感也没以前好:“这不废话吗,我可是你哥。”

两人的对话被周围听见,一个短发青年勾过叶修的脖子,冲叶秋眨眨眼:“放心吧,有我在,冠军没跑啦。”

“就是,我们是冠军!”

“嗷——中国队必胜!我们是冠军!”

就在候机大厅里,一群人扯着嗓子鬼哭狼嚎,不断有围观送行的群众加入到当中,汇成一片激情的海洋。

叶秋弯起眉眼,发自内心的微笑,恍惚间宛若回到当年。他走过去,送给最爱的哥哥一个温暖而有力的拥抱。

“哥,我和爸妈等着你胜利回家。”


fin

——————————————————————————————

卖亲友安利时忽然想写的东西,弟弟君真心很萌啊。

评论(18)

热度(88)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