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 —— 霸图的场合(2)

韩文清背着叶修,听着背上的人在电话里不是调侃几句张新杰的严谨,就是撩拨几下张佳乐的小辫子,听到他点着头跟王杰希保平安,细声软语的安慰苏沐橙,感受到来自背后紧贴着的胸腔里的规律心跳,似乎此时此刻,再无关乎战场和阴谋,有的只是午后的风恬浪静和细水长流。

叶修时不时会往下滑,韩文清要时常注意着把他往上托托,每托一次叶修就会将胳膊再抱紧一些,将脸重新贴上来,耳鬓厮磨。天已过半,阳光透过叶冠投射下来,在他们身上印下斑驳的树影,酝酿着一种异常的和谐。

对于两人来说,背和被背,托付与被托付,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早已被十年的时间洗刷进灵魂,刻进骨里,习以为常。

叶修终于打完电话,把手机摸索着塞进外套口袋里。韩文清一路走的很快,但毕竟多了一个人的重量,还是听得到微微的喘气声。

“老韩你还行不行啊?”

“啧啧,满脸虚汗。”叶修湿头发一甩,又溅了韩文清一脸水。

韩文清被烦的够呛,皱起眉头就是狠狠一晃脑袋,正好撞在叶修太阳穴上,把他撞得眼冒金星,捂着脑袋趴在肩膀上半天没动弹。

“老实点,要不就自己走。”

叶修抽着气,不服气的挑衅道:“你舍得?”

韩文清哼了一声,脚上步伐不停。叶修盯着对方微微泛红的后颈和耳廓,便若有所思的眯起眼笑。

“哎哟,某人耳朵红了嘛。”

韩文清身子略一顿,立刻把头朝反方向扭开。叶修也立刻换了个方向,把头凑到另一边肩膀上,拿手指头追着戳韩文清的耳朵软骨,锲而不舍的往自己的作死记录里添砖加瓦。

韩文清厌烦的甩甩脑袋,警告了一声,但叶修揪住老对手的破绽就不肯放。

“别躲啊,让哥拍一张,然后裱起来挂到你们霸图大门口……哎哟我靠,老韩你干嘛!”

急速前行的韩文清突然猛的站住,一把抓住挂在背上荡来荡去的叶修,夹着腰把人从后背上扒了下来。

韩文清冷笑一声,瞅着叶修的眼神就好像厨师盯着砧板上的肉,迫不及待的磨刀霍霍。霸图队长笑的时候比不笑的时候更可怕,这世上恐怕没人比叶修更清楚这一点,直到此时,他才终于有点大事不妙大祸临头的预感,忙不迭的好言相劝:“老韩,冷静,冷静,万事好商量。”

“呵呵。”韩文清皮笑肉不笑,手上用力,顶着叶修的肚皮把人翻过来。叶修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便像面条一样被挂在韩文清肩上。胃被抵的难受,头朝下,有点想吐。

“喂喂,你非得这么不近人情么。”叶修无奈的捶了几下对方后背上结实的肌肉,再次领会受伤后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悲哀。

韩文清啪啪用力打了叶修几下屁股,把人拍的在肩上挣扎起来。

“自找的。”

说罢,韩文清便不再理会叶修的抗议,一颠一颠的扛着人继续走。等韩文清顺利和张佳乐他们汇合时,叶修已经被颠的快翻白眼了,刚被放下到担架上,就迫不及待的扭头干呕几下,再狂灌几口水,这才活了过来。

张佳乐蹲在旁边幸灾乐祸,上下打量穿着韩文清上衣的叶修,脑补十万字:“哟,老叶你这是,有了?”

叶修白了他一眼:“哟,张佳乐同志怎么这么有经验啊。”

“你才有经验!”张佳乐刚想炸毛,就见叶修被走过来的韩文清往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一看情形不妙,本就心虚的张佳乐赶紧闭嘴闪人,叶修被拍的往担架上一趟,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老韩,我被你折腾死了。”

韩文清没理会,上去把人给扶正了,方便队医检查脚伤。

“老韩,一会儿回军区?”

“不去,那里眼杂,之前已经跟王杰希商议好地点。他们现在那里了,我们也尽快出发。腿怎么样?”韩文清后半句是问队医,他正进行简单的清创和包扎固定。

“骨头应该没事,具体还需要做些检查。叶神已经用过回复术,外伤虽重,但估计问题不大。”

伤口不浅,队医想用麻药,但被叶修拒绝了。面对韩文清的询问,他解释说怕那玩意弄得下肢没知觉,不方便活动,毕竟现在还在山区里,谨慎点好。末了,无所谓似的甩甩手,反过来劝慰队医和韩文清:“没事,哥什么没遇上过啊。”

韩文清看着叶修没说话,伸出手捋了把叶修的头发,把贴着的湿发都弄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和狡黠的双眸。

“那就忍忍。”

 

当到达霸图斗者部队的备用训练基地时,王杰希和苏沐橙等人已经站在门口。看到叶修被人扶着下车,苏沐橙第一个冲过来,扑到他身边,把人扶住,一脸担心的看着叶修被裹成粽子的脚丫子。

“没事,小伤。倒是你们没事吧。我手机也丢了,既顾不上也联系不了你们。”

苏沐橙眨着泛红的眼睛,摇摇头:“没事,都没事就好。”

叶修微笑着轻碰苏沐橙的额头,顺从的让她架住胳膊。这时王杰希走上来,递给叶修早已准备好的拐杖,好方便他支撑身体,但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一言不发,沉默的有些可怕。注意到这点,叶修便在交接拐杖的时候,偷偷勾了一下他的手指。

王杰希脸上的表情在一瞬间似乎有些松动,但他仍是沉默着,和苏沐橙两人一左一右,护送叶修走进屋子里。

之后便是各种手忙脚乱的检查,X片显示并没有骨折错位。王杰希给重新仔细清创包扎,估计再打两天消炎针,配合从者恢复系的技能,应该没几天就能活蹦乱跳。慎重起见,王杰希还是和霸图的队医凑到一边,一起制定下一步的治疗计划。

等好不容易治疗完,一身糟蹋的叶修就被韩文清塞进准备好的房间里。干净的衣服已经准备好,隔壁的浴室里放着热水,叶修优哉游哉的将伤脚被搁在另一把椅子上,环顾四周,向边上的韩文清感叹:“你们这里真是一应俱全,连医疗器械都有,不愧是财大气粗的霸图,太奢侈了,腐败的温床!”

韩文清白了他一眼,没理会。

叶修又问:“这哪里啊,我以前怎么没来过。”

“这是我们备用的训练基地,也作为度假聚会场地,算是比较私密的地方。”

叶修长长哦了一声,喝口水,换了个话题:“怎么刚才没看到张佳乐?”

“回军区了。找你的时候,张佳乐的队伍也撞上两个身份不明的家伙,连带着你逮到的那些人,一起押回去交给老林。”

“那些人估计和空中追击我们的不是一路。”叶修微微颔首,“我抓住的那几个都不是斗者。”

“具体交给老林。新杰已经将全城区域的警戒度提高了。”

叶修点点头。杯里水喝完了,他想再去倒一杯,就被韩文清阻止:“马上吃饭了,别喝太多。先洗澡,水好了。”

叶修放下杯子,撑着椅子扶手想站起来,不过因为脚被上包着一大圈纱布,没法用力。半挣扎阶段,叶修若有所指地冲韩文清眨眨眼睛,咧嘴露出一排雪白牙齿:“老韩,帮人帮到底呗。” 

韩文清回瞪他几秒钟,一脸嫌弃,但最后还是俯下身,直接将人打横抱起,走进浴室再放到准备好的凳子上。

韩文清伸手去探水温,在确定水量水温都足够的情况下,便将水龙头关掉。他回过头,看到叶修正在纠结怎么脱外裤,不由翘起嘴角,环起胳膊问:“要帮忙吗?”

叶修眉毛一扬,干脆也不费劲了,一只脚大大咧咧的踩上韩文清的腹部:“韩队长打算怎么帮啊。”

韩文清眼神一变,抓住脚踝,直接上去嗖嗖几下,异常暴力却又很小心的避过伤口包扎处,三下五除二就把人扒的光溜溜,丢进浴池里。受伤的那只脚用干毛巾包住,架在浴缸边缘。因为脚高手低的姿势,导致叶修坐不稳,在浴缸里老往下滑,韩文清就干脆侧着身子靠坐在浴缸边缘,让叶修往后靠在他腿上,也不在乎刚换的干净衣服。

韩文清挤了点洗发露,往叶修头上抹,三两下就搓起一大团泡沫。叶修最开始还别扭的动弹几下,被韩文清暴力镇压了以后也就变老实了,干脆大大方方的享受起世间独一无二的韩氏服务,时不时还要挑剔一下手劲太重什么的,惹得韩文清常故意揪几下头发以示警告。

叶修被韩文清洗的喷香白嫩,拿毛巾擦干了,再套上干净衣服,将人抱起来,送到床上。叶修舒服到极点,懒洋洋的闭着眼垂头坐在床边,乖乖让韩文清拿吹风机把头发吹干。吹风机热气轰鸣,韩文清的手指在发丛间穿行,感受着由湿变干的过程,房间里满是洗发水和沐浴露的香气。直到头发重新变得蓬松,韩文清还是不舍得将手放开,摸索着从头顶摸到脸颊,捏着耳垂上的软肉把玩。

叶修被捏的发痒,甩甩脑袋,抬起眼对上韩文清深不见底的双眸:“老韩今天怎么这么温柔啊,都有点不习惯了。”

韩文清扳着叶修的脸往下,自己则将嘴唇、鼻尖一一抵上他头顶,闭上眼睛,将脸埋进松软的发丛里。

叶修看不到韩文清此时的表情,便坐直了将脸贴近胸口,左手环上对方脊背,轻轻拍了拍。

“乖,乖,别哭了啊。我没事,这不回来了嘛。”

韩文清抬手掐了一把叶修的后脖颈,似乎应了一声,又似乎什么都没说,慢慢改变姿势,最后也回抱住叶修,将人塞进怀里。

再坚强的人,都一定会有弱点,一触就碎,一碰就痛。

对于韩文清来说,叶修就是他心底的那块软肉,不碰则已,碰了便是牵肠挂肚,刻骨铭心。

——————————————————————————————

打下预防针,虽然挂着霸图标签,但估计独食的机会不多……

顺便不要问怎么洗的,有没有捡肥皂之类的,写了要被韩大大打死的(其实就是写不出……)

评论(16)

热度(109)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