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春暖(4)

急诊室里照例是人来人往,全体医生护士照例忙的人仰马翻。周泽楷比刚来的时候熟悉了很多,知道什么事情该找谁,什么东西放在哪里,已经没有了刚来时为了找一根棉签都要面红耳赤的找小护士们询问的窘境。

这天,120呼啸着送来一位在路上昏倒的病人,家属不在身边,陈果找不到人,借了小周过去帮忙,几个人一起用力才把这个有点胖的男患者从担架上抬到病床上。周泽楷刚喘口气,一个挽着发髻的女医生就靠过来把他推开,争分夺秒的做起体格检查,动作纹丝不乱,有条不紊。

周泽楷认识她,她叫苏沐橙,是急诊科公认的科花,因为一直在监护室里负责,所以和外场的周泽楷没有太多交集。叶修和苏沐橙似乎很早就认识了,关系一直很好。周泽楷第一次见苏沐橙是在一个休息天的中午。那时叶修没穿白大褂,窝在一颗树荫下乘凉,手里捏着烟,苏沐橙就坐在他边上,时不时靠过去耳语几句。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在两人身上印满粼粼光斑。

周泽楷站的很远,但叶修却像是心灵感应一样扭头瞧了一眼,见着周泽楷便露出悠闲的笑容,招手将人唤过来,把苏沐橙介绍给他:“小周,这是沐橙。”

周泽楷向苏沐橙点点头,顺从的坐到叶修身边。苏沐橙活泼外向,时不时打趣几句,周泽楷答不上来便瞅着前辈求助,可叶修坏心眼的只是笑,故意不帮忙,憋得周泽楷满脸绯红。那一天,前辈的低声笑语,一缕烟雾的扶摇缭绕,树下三人拉长的影子,和断断续续的蝉鸣成为周泽楷记忆中难以忘怀的一幕。

“小周,辛苦啦,这里交给我们,你回去帮叶修哥吧。”口头下达好初步医嘱,苏沐橙这才有功夫和周泽楷打了声招呼。周泽楷点点头,便转身离开如战场一般的监护室。

回到门诊,却意外的发现前辈的位置空着,对面方锐的桌前排起长龙。周泽楷左顾右盼,最后挪到忙成狗的方锐边上,等了半天才瞅到一个空档,抓紧时间询问。

“前辈……”

“啥事?”

“……不是。”

方锐一头雾水,和周泽楷大眼瞪小眼半天,才一拍脑袋反应过来,这声前辈原来不是在喊他。方锐压下心里的酸劲,愤愤往外面一指。

“在对面留观室,那边有点问题,被陈果喊走了。”末了,方锐高贵冷艳的哼了一声,表示自己才不羡慕叶不羞有个小跟班咧。

周泽楷道了声谢,就小跑到对面。刚进门,就被里面一声尖锐咆哮给吓住了。

“你胡说什么!!”

只见一名中年女人拽着一个女医生的白大褂衣襟死命晃,叶修正在边上皱着眉劝架:“请你冷静点,现在救命要紧,请你冷静听我们说好吗?”

“开什么玩笑,我女儿这么乖,怎么可能怀孕,你们这群混蛋胡说八道什么!”

话音未落,那女人突然疯狂的直接挥来一巴掌,叶修眼疾手快挡在前面,替那女医生硬挨下这巴掌,巨大的冲力撞得叶修向后踉跄几步。

这一掌几乎打在周泽楷心坎上,周泽楷第一个冲上去,将打人的一把推开,把叶修揽到自己背后,红着眼睛,怒气冲冲的和那女人对峙。

“小周,别激动。”叶修顾不上发红的脸颊,反赶上来劝阻,将手搭在周泽楷的手腕上,微微用力,像是抚慰又像是在命令。

可这时的周泽楷什么都听不见,满脑子都是一遍遍叶修被打的镜头回放,耳朵嗡鸣作响,浑身发热,心跳飚上百来下,一团气憋在胸口,愤怒卡在喉间,镜片上腾起水雾,模模糊糊的几乎要看不清前辈的表情。周泽楷烦躁的一把扯掉眼镜往边上一扔,像头发怒的小牛又往前迈了一步。

对面那妇人举起手又要打,周泽楷便一把擒住胳膊,把人往后推了一下,妇人晃了晃,差点没站住。这时旁边病床上的女孩子坐起来,哭着喊妈。一时间乱成一团。

“小周,别冲动!”

叶修按着周泽楷的胸口把人压着往后推,旁边的护士也一拥而上,赶紧围到妇人身边劝阻,陈果眼尖,扑上去抢下女人手里高举的不知道什么硬物,这才没让伤害继续扩大。

周泽楷看到那人还想拿东西砸,顿时也火冒三丈的要往前冲。才往前冲了一下,被叶修扣住后脑勺,猛地拽到眼前。

“够了,给我冷静点!”

叶修的低声怒吼终于将周泽楷内心蓬勃的愤慨和冲动强压下去,却也将这颗年轻热血的心涨得破裂开来。周泽楷动作僵硬的往回退一步,深吸着气,低下头盯着叶修眼睛默声不语。叶修叹了口气,飞快在他后颈上安抚性质的轻轻掐了一下,叶修的手冰凉,激得周泽楷火热的皮肤反射性的收紧。

“小周,到休息室去。听话。”叶修轻声说了一句,在肩膀上一推,却是不容拒绝。

周泽楷最后看了一眼叶修,直到此时,叶修才疲惫的露出一个一闪而逝的微笑,转身前偷偷在周泽楷手心里轻捏了一下。

 

周泽楷脱了白大褂,胡乱丢在地上,也不开灯,抱着膝盖坐到休息室的床上,将下巴放在膝盖上,在黑暗中盯着紧锁的大门不吭一声。周泽楷固执的守着自己的倔强,满心是无处发泄的不满和不甘。

门把手旋了一下,没推开,然后便是翻找钥匙的声音。当钥匙插进锁扣,门锁刚被解开时,周泽楷就猛冲过去,又把门锁给按上了。

门外开锁的动作戛然而止,隔了半晌才响起轻轻的敲门声。

“小周,让我进来好不好。”

周泽楷撇着嘴,又冲回木板床上,转了个身,背对大门。

门锁咔嗒一声解开,门被推开的瞬间,急诊室里日复一日的喧闹倾巢而入,但很快又被关出门外。背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最后停在床前。

“小周。”

叶修伸手想去摸周泽楷的头发,却被对方用力甩甩头,闪开了。周泽楷挪着屁股,又往里面坐了一点,还是拿后脑勺对着前辈。

叶修也不恼,俯身把扔在地上的白大褂拾了起来,掸去灰尘,重新挂到椅背上,再脱去自己的白大褂,选择坐在周泽楷边上。叶修从床头小柜里摸出烟和打火机,熟门熟路的将烟叼在嘴上,不过在点火的时候犹豫了那么一下。叶修看看周泽楷,又抓抓头,最后还是将烟草和打火机放回桌上,有些百无聊赖的仰头看天花板。

两人背对着背,就这么僵持着,似乎谁也不肯先发一言。

周泽楷有些沉不住气,偷偷扭头去瞅,才一眼,便心塞的看到叶修侧脸上的红印子,不仅没有褪下去,反而有点肿。周泽楷心一酸,越发郁闷,视线多停留了片刻,便被扭头过来的叶修抓了个正着,周泽楷慌忙嘟着嘴,把脸往环着的胳膊下面埋得更深。

叶修笑了笑,也不戳穿,伸长胳膊从前面绕过,扶着周泽楷的脑袋,将团成球的大男孩按到了自己怀里。

“小周,别生气。哥不应该吼你的,给你道歉行么。”

周泽楷眼一红,委屈的喊了一声前辈。

叶修应了一声。周泽楷挪着身子,把头蹭到前辈的肩窝上,伸开双臂将人环腰抱住。叶修随他折腾,不一会儿就被抱的结结实实。

“前辈,疼吗?”周泽楷不肯抬头,便拿脑袋去轻蹭叶修的侧脸,声音听上去还是有些闷闷不乐。

叶修没吭声,拿胳膊环住对方的肩膀,将人固定牢,手掌在发从里轻轻摩挲,一下一下的试图安抚着周泽楷不稳的心绪。

这时,门又被推开,灯也被打亮,光线刺激的周泽楷往叶修怀里钻了钻,又将人抱紧了一些,这才扭过头眯着眼去看。

进来的是两个没见过的医生,女的盘着长发,柔美大气,男的温文尔雅,文质彬彬。见到抱成团的叶修和周泽楷两人,女人意味深长的哟了一声,男人眯着眼笑的诡异。

“劳驾楚主任和喻科长亲自光临,罪过罪过。”叶修也不怕羞,大大咧咧的朝两人扬扬下巴。

“好你个老叶,我们在外面忙翻天,你倒好,躲到这里来会小情人。”楚云秀拖来把凳子一屁股坐上去,翘起二郎腿,看到桌上的烟盒就顺手摸进了自己口袋里,看的叶修敢怒不敢言。喻文州也在边上找了个地方坐,先是皮笑肉不笑的把打火机给没收了,再拿出个冰袋递给叶修。叶修懊恼的切了一声,接过来敷在脸上。

周泽楷被窘的满脸通红,揪着叶修衣服纠结该不该放开,结果边上喻文州故意干咳一声,惊得周泽楷赶紧爬出前辈舒服的怀抱,转过身端端正正的坐好。

“喂喂,别仗着官大就欺负我家小周啊。”

“还你家我家的,犯事的就是这孩子吧。”楚云秀一指,叶修浇了半天才浇熄的火苗就又蹭蹭的往上窜,周泽楷猛的坐直了,一脸我没做错的瞪向楚云秀,反把楚云秀给逗乐了,忍不住调戏几句:“哎哟,还挺不服气嘛。长得挺俊啊,来,给姐笑一个。”

叶修赶紧摸摸头,安抚一下炸毛的小周,瞪了对面两人一眼。

“这事可不能怪小周。先不说这个,女孩子怎么样。”

“女孩的母亲已经冷静下来,也接受事实。李华已经联系好手术室,舒可怡在术前谈话。”

叶修鄙夷的瞅了楚云秀一眼:“然后你这妇产科主任就闲得蛋疼,窝到这儿来调戏我家小周?”

楚云秀勃然大怒,张牙舞爪的扑上来狠狠掐了叶修一把:“要不是听说你替我们科的医生挨了一巴掌,谁管你死活!”

因为不知道始末,周泽楷有些听不太懂,便探寻的去看叶修。叶修挨过楚云秀的蹂躏,这才有时间给他解释。

“其实事情不复杂:有个女孩因为肚子疼到这里,家里人还以为是拉肚子。结果检查完以后我们怀疑是宫外孕,而且情况比较危急,就叫来妇产科会诊。她母亲有些不能接受,就拦着不让妇科的医生检查,起了点言语冲突。”

“……那也不能打人。”周泽低头想了想,认认真真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道理说出来简单易懂,但实际却不是这么单纯易解,在场的三位老江湖看着年轻后辈一脸义正言辞,便不约而同的露出无奈的微笑。

“有些时候,不理解就会产生矛盾,矛盾处理的不好就会激化。打人确实是不对的,但作为医生,你更不能冲动。”进门后许久未发言的喻文州这才慢声细语的说道,“你看上去是帮了叶修,可你想过没有,如果你跟那女人真打起来,反而会毁了他的急诊室。”

“我没有……”

喻文州没等周泽楷说完,便堵上来:“在现在这个医疗环境下,我们不仅得学会怎么保护自己,更应该学会怎么处理矛盾。”

周泽楷似乎还想说什么,被叶修按着脑袋压了下去。

“那人后来怎么说?”

喻文州摇摇头:“没多说什么,毕竟是她先动手,之后也没有太多身体接触。不过,这件事得作为不良事件在我医务科这里留个档,之后的报告书就辛苦你早点交上来。”

叶修无可奈何的叹口气,应了一声,便摆摆手开始赶人。

楚云秀翻翻白眼,骂了一句没良心,踩着厚跟哒哒哒的走了,喻文州也忍不住抱怨叶修是用完就丢。临走前他扳着叶修下巴,仔细查看确定脸上没有留下任何伤口,这才放心离开。

房间里又剩下两人,周泽楷软软叫了声前辈,往叶修身边靠靠。

叶修把冰袋放到桌上,走到床前半蹲下,仰着头问道:

“小周,觉得生气吗?”

周泽楷很艰难的摇摇头。

“那,很委屈吗?”

周泽楷想了很久,最后也摇了摇头。

“那还愿意跟着前辈继续上急诊吗?”

周泽楷没有片刻迟疑,重重点点头,将叶修拽起来,紧紧抱住,把脸埋在叶修肉乎乎的小肚子上来回蹭。

“小周,别怪文州说那些话,他在那个位置,就得为医院说话。这家伙心是脏了点,不过做事情还是很有原则的。”

周泽楷昂起头,冲叶修嘟起嘴,表达自己对那个喻什么科长的不满。前辈明明是受害者,居然还要写报告书,太坏了。

猜到周泽楷在想什么,叶修呵呵笑着,把周泽楷的头发拨弄的乱蓬蓬。

“以后你还会遇上很多这样类似的事情,文州有一句话说对了,我们更应该学会怎么处理矛盾。今天的事情,是我们解释的不到位,引起误解,我有责任。”

“前辈没错。”周泽楷嘟囔着,把人抱紧了。

“这不是单纯谁对谁错的问题。病人正因为不懂,所以才会来医院看病。打人毕竟只是少数,多数人还是愿意相信我们,配合治疗,所以为了回报他们,我们才必须更加耐心、更加认真的去治病救人。”

周泽楷没说话,他知道叶修的意思,也听得懂这些道理,但是当看到前辈受伤害时,还是难以抑制心中的冲动和烦闷。

“前辈,别再受伤了。”周泽楷放开手,把叶修拖到床上,拿起冰袋重新给敷在脸上,冰袋冰得很,周泽楷又细心的找了块毛巾缠起来。

叶修笑笑:“放心吧,哪有这么多危险,大家都还是很理性的。”

看着前辈的侧脸,周泽楷内心依然坚持,即便时间倒流,他仍会选择出手挡在前面。这和医生、病人、医院都没有关系,他只是想保护这个人,不想让他受到伤害。

周泽楷静静靠坐在叶修身边,之后两人谁都没有说话。

门外的急诊室今天依旧忙忙碌碌,而在休息室的门后,一小片方寸之里,则寂静无声,安谧流淌。

 

小周的实习笔记Day8:1.要注重沟通,但打人就是不对的!(•ˇ‸ˇ•)

                                     2.前辈受伤了,要早点好起来啊…… ( >﹏<。)~


———————————————————————————————

一口气写了这么多,个人理解,不喜勿掐……


评论(31)

热度(206)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