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 —— 微草的场合(8.5)

“王队长,这么晚有什么事情?”这时,电话接通了,明明已是深夜,喻文州的声音却依然精神的很。

“是我,好久不见啦。”

王杰希的电话通话效果好的出奇,叶修听到对面那一瞬间的抽气声。叶修想象着对面那张震惊的脸,便话中带笑:“怎么样,惊喜不?”

对面又是一声轻叹,却是有些欣喜带在里面:“前辈总是惊喜不断。”

叶修嘿嘿笑起来:“看上去你不怎么惊讶嘛。”

“王队跟我联系过,再说从你逃跑的方向和最后战斗的地点,多少也推测的出,前辈可以问问王队微草城里现在有多少探子。”

寂静的夜晚里,电话里的声音清晰传出来,叶修可以肯定王杰希也听见了,因为这家伙刚捏了下他的手。

“我还以为叶修前辈你不会跟我联系呢。”

“为什么这么说?”

叶修的反问把喻文州给梗住了,他沉寂片刻,最后苦笑着说:“难道不一直都是那样吗?”

叶修愣了一下,感觉到王杰希的手指微微松开,略微调整了下方向,又重新用力扣住。这次,换叶修陷入沉寂,此时他无比怀念那根好不容易搞到却在刚才意外中无辜掉落的香烟,妄想借助尼古丁找点灵感。喻文州的这句开场已经注定了之后的谈话绝不是谢谢和不用谢这么简单。叶修觉得有点胃疼,再加上点头疼。

叶修半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喻文州自己解了围:“伤好了吗?”

“嗯,好的差不多了。”

“苏沐橙呢?”

“也很好。”

“联盟的大会要去参加吗?”

“要去的。关于我和沐橙的那些事情,你都知道了?”

“是啊,还是王队告诉我的。”

对喻文州来说,不仅是从他人嘴里才知晓的前因后果,而且叶修选择了让周泽楷和王杰希帮忙,却在最初就甩开自己和黄少天的手,这让全程都感觉被拒绝的蓝雨队长这段时间里一直阴郁不已。

可尽管如此,他也还是心甘情愿的为了那人不惜挑衅嘉世,选择站在嘉世的对立面上,正是这个认知让喻文州真真正正体味到回肠九转的苦涩。他无法掩饰言语中的那丝嘲讽,听在叶修耳里,难得的觉得有些心情复杂。

手机另一边传来的呼吸声清晰可闻,叶修捏紧了手机,深吸一口气:“文州,这次打电话来是想谢谢你和少天,还有蓝雨,虽然有点迟了,不过还是要谢谢你们帮助我和沐橙。我不会说那什么漂亮话,除了谢谢,还是谢谢。”

“前辈,这算什么?”出人意料,喻文州的声音稳得像被冰封的湖面,冷清的没有一丝波澜,让叶修拿不准对方是在难过还是高兴。

“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想谢谢你们。这次真的是给很多人添了麻烦,不说声谢谢怎么行。”

 “谢谢,而已?”喻文州几不可闻的哼笑一声,心如明镜,将话筒更贴近自己嘴边:“叶修前辈,回答我一个问题好么?”

“说呗。”

“为什么这一年没有联系我们?”

“呃,”叶修回想了一下,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那时刚离开嘉世,又和他们有过约法三章。毕竟这是我和嘉世的恩怨,当时也没理由卷你们进来。再说,不就是退隐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大眼你掐我干嘛!”

王杰希用指甲掐了叶修一把,留下好几个短小的指甲印,十指连心,叶修吃痛的使劲甩甩手,可惜没甩掉。

喻文州愣了一下,随即恍悟般笑出声:“换我在边上,也得掐你一把。这还算好的,要是韩队长听到,非揍你一顿不可。”

若是平时,叶修早就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堵回去了,可无奈现在是自己腆着脸讨人家的好,不得不低头。叶修撇撇嘴,决定还是大人有大量的忍忍再说。

只听喻文州继续说道:“我不明白,难道在前辈你的心里,你和我们的缘分和情谊是这么简单脆弱,是轻易到一句没什么大不了就可以甩的一干二净吗?”

“我没这个意思。我只是不想让你们为难。你看你们,明明每个都是举重若轻的队长,可现在还不是一个个都在往里面跳。”叶修叹了口气,无论是喻文州还是王杰希,说服整个军区和政府都绝不是一件轻巧的事情,他们在其中付出的努力叶修一清二楚,也正是这样,叶修才不愿意去麻烦他们。但是似乎自己的一腔好意没得到什么认同,反倒成了众矢之的。

“我说,你们一定要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吗?你们平时玩战术的那点心思呢,都哪里去了。”

叶修没什么恶意,喻文州也听得出来,但就是这种拒绝思维,还是让他听着难受,觉得很窝心。叶修宁愿找一些年轻无名的孩子们帮忙,也不愿意向他们这些老朋友老搭档们求助,队长的身份此时反而成了最大的障壁。

喻文州在手机另一边无辜的哀叹一声,刻意压低的嗓音满富磁性,如大提琴般醇厚低沉,透过电磁波,穿越千山万水,吹进叶修耳中。叶修呼吸一窒,觉得半边脸刷的就热红了,几乎条件反射的把手机挪远了一些。

“没什么为难不为难的。其实以前辈的为人,是绝不会做出有害于世界的事情,既然如此,有什么不能帮。而且,在把事情搞复杂的不是别人,正是叶修前辈你自己。”

叶修闷声不响,胸口涨满得厉害。寂静里,喻文州极富感染力的声音回荡着,每一字都敲落在叶修心上:

“叶修前辈,请你记得,一直以来,都有着很多人愿意站在你的身边,和国家、军区、身份毫无关系。这其实就是件很简单的事情,我,喻文州,愿意去帮助你,叶修,仅此而已。你也好,蓝雨也好,无论哪一个,我喻文州都不会放弃。”

叶修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后辈同辈们一个个掏心掏肺的给他看,他并非冷血无情,做不到将一腔好意当做驴肝肺。叶修已经快被驳倒了,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但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跟着你们掺和的,不是吗。”

“这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事情。话说,叶修前辈是在怀疑我们的能力吗?”

“没那意思,你喻文州我哪敢怀疑啊,年纪轻轻,心就黑的很。”叶修切了一声,却说得喻文州有些高兴,他低声笑着,将笑声压抑在喉咙口:“既然这样,前辈可要记得欠我个人情。”

“好好,欠着呗。”

“叶修。”

“干嘛?”叶修撇着嘴,也没在意对方刻意忽略了称谓。

喻文州从自己办公室的窗户抬头看出去,无声的弯起双眸,眼前是同一片星光璀璨。“我在你身边,一直都在。”

又是一次直捣黄龙的奇袭,又是一记直达中心的好球。叶修被战术大师们接二连三的精妙战术搞得狼狈不堪,一口气提在胸口差点没被憋死。

“咳,你们一个个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前辈指什么?”

“别装蒜,你这都哪学来的一套套,赶紧给我用在正途上,摘了你们和尚庙的帽子。” 

喻文州扑哧一声笑了:“我倒觉得,用在前辈身上正好。”

“好你个红烧鸡爪子。拜拜。”叶修当机立断,啪的就把手机按掉了。他回头看王杰希,微草队长正背对着他,不断耸肩。

叶修啧了一声,手上拉了一把,把人拽过来,看到王杰希居然还笑出了眼泪,便有种想把人踹下楼的冲动。他把手机往王杰希怀里一塞:“别笑了,帮我找找小周的电话。”

“你这是准备逼着大家排队表心意吗?”

“我才没这个意思,还有,表心意又算是个怎么回事。”

王杰希装作没看到叶修脸上的纠结,拿过手机,直接揣进兜里。“周队长的电话我不借,要用就直接用队里的视频通讯。”

“为什么?”

“你知道城际线每分钟要多少钱么。他的电话我付不起。”

“少来,你还会缺钱。”

王杰希仰着头,状若沉思:“我记得你的治疗费也是一笔不小开支啊。”

“我怎么就和你这种俗气的家伙来往了。”

面对叶修的嫌弃脸,王杰希忍俊不禁,玩心大起,呼的一下俯身压上来:“喻队哄得你开心吗?”

“哼哼,要是那套有用,蓝雨的和尚庙怎么到现在还没拆啊。”

“那我这套对你有用吗?”

“哈?”

趁叶修还张着嘴巴,王杰希直接压着对方嘴唇,将舌送了进去。当舌尖抿过齿龈,舔到上颚时,叶修只觉一道闪电从尾椎一路蹿到头顶,将每一寸毛发皮肤都炸裂开来,把心脏呼吸全给惊停了。叶修想躲,却被王杰希寸土寸金的逼上来,唇齿交织间,王杰希把叶修口里的烟草香都吃进了肚,独留给对方一波又一波的麻酥如骨。

叶修被吻得喘不过气,缺氧让大脑化成一团浆糊,迷糊间挣扎的动作也慢了下来,注意到这点的王杰希微微睁开眼睛,就看到叶修半眯着眼,眼角发红,焦点涣散的不知落在哪里,软的像水一样。王杰希稍微抽离身体,却仍贴着唇,有些模糊不清的浅笑:“叶修大大不知道接吻时候要闭眼么。”

叶修大脑嗡嗡作响,根本记不得王杰希说了什么,恍惚间只觉似乎又能呼吸到久违的空气,忙不迭的口鼻合用,猛吸了口气,结果又被王杰希抓着机会黏糊了半天。最后,叶修喘着气,烧着脑子,吼了一句“不是说好要提前通知的吗!”,抬腿就是狠狠一脚,总算如愿以偿的把王杰希给踢下了楼顶。

不过动手前,他还是忘了件事:手还拉着呢。王杰希这一摔,便可怜了叶修前脚还没顺完气,后脚就被一起拽下了楼。

两人从十几层高的楼上摔下来。唯一清醒的王杰希在摔落瞬间赶紧唤出从者,王不留行坐在魔法扫把上严阵以待,在接近地面的位置将人截住。最后落地时,是王不留行打横抱着王杰希,王杰希怀里趴着叶修的奇怪组合。

叶修这下是真的动都不想动了,任由王杰希环着腰,颈项交错,耳边是一阵阵的低笑声,胸腔的起伏颤动透过紧贴的身体传导过来。想起刚才的事情,叶修自己也搞不清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心情,说不上排斥,也说不上开心,两个队长接连搅得他心如乱麻,解不清,又不敢斩。

“我说大眼,这算是新的整人方法吗?”

王杰希把脸调整到面对面的位置,额头抵上来,微笑着:“我不是说过我是认真的么。”

“刚才的上下文才不是这样的好吗。”

“但心情是一样的。”王杰希说着,把叶修怀抱得更紧了,“叶修,交给我们吧。事到如今,你也跑不了了。”

叶修不太高兴的偏过脑袋,被王杰希压着后脑勺摁在锁骨窝上。叶修舒服的窝在对方怀里想了半天,终于发出一声无奈的轻笑。

“算了,赢了你们这么多年,哥就让你们一下吧。”

这声肯定姗姗来迟,众望所归却又让人等得望穿秋水。王杰希只觉得自己的心被高高吊到天顶,与最亮的那颗星星遥相呼应。他死命抱住叶修,也不顾那人要喘不过气了的抗议,几乎想把人捏揉进自己身体里。

就在这时,从很近的地方传来啊的一声大叫,在安静的环境里显得特别突兀。王杰希和叶修一个抬头,一个仰面,不约而同的朝发音处看去。只见副队长许斌一脸震惊的表情杵在不远处,迈出的前脚都来不及收回。许斌装腔作势的赶忙用手捂住脸,但那双睁得特别大的眼睛正囧囧有神的从张的也特别大的指缝间瞄过来。

王杰希想起来,今晚轮到许斌查寝。

许斌:“啊哈哈哈,今晚天色真好,那个啥来着,树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叶修&王杰希:“……”

许斌:“啊哈哈哈,那个,别在意,请继续,继续。” 

叶修&王杰希:“……”

终于注意到王杰希杀人样的目光和叶修微翘的嘴角,许斌顿觉大事不妙,狼狈不堪的往后退,赶紧转身哧溜一下光速逃跑,哪还有身为副队长的半点矜持。

第二天,当许斌在叶修和王杰希面前,神圣庄严的以骑士独活起誓,自己什么都没看见时,便被叶修呵呵笑着,用君莫笑的散人快打给虐到了桌子底下。自家队长不慌不忙的蹲下身子,亲切的补上一刀:“许斌啊,这一周的文书工作就全交给你了。”

许斌:“别啊——QAQ”


———————————————————————————————

时间轴接8,所以打了个8.5,预计还有两篇结束微草……

评论(23)

热度(105)

  1. わたなべまゆ小吃包 转载了此文字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