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 —— 微草的场合(8)

第二天,许斌告诉叶修,孙翔已经独自离开微草,走前还有话带给他。叶修问什么话,许斌耸耸肩,说他最后什么也没说。叶修一愣,也就一笑而过。

才轻松几天,王杰希便又陷入开会地狱,这天临走前他再三嘱咐叶修乖乖呆着别乱跑,要是实在无聊,可以找高英杰、刘小别这些年轻队员切磋一下。

“呵呵,恐怕为我解闷是假,帮你队员提高是真吧。”

“呵呵,机会难得,物尽其用罢了。”

周围被呵的鸡皮疙瘩掉一地。叶修嚷着快来让前辈好好疼爱一下,拖着一众欲哭无泪的年轻队员们走了,生龙活虎的哪看得出是个伤员。

军区的会议开得又臭又长,天昏地暗,王杰希走出会议室时已是夜半三更。

荣耀联盟的冯主席早就黔驴技穷,这些日子赔着老脸跑了几个城区,可蓝雨轮回还是咬紧不松口,烟雨也在那边起哄,态度很明确,就是要嘉世给出解释;嘉世则一改常态,干脆来了个缄默战术,一概置之不理。

眼瞅着舆论高涨,连带着联盟都落下个摆设的口实,气的冯主席捧着药罐子直骂叶秋不得好死。最后冯主席一拍桌子,一甩自己日渐悲凉的稀疏发型,决定提前召开一年一度的斗者大会,并在送到各地军区斗者队长手中的邀请函上血书一行:谁敢不来,我老冯就吊死在谁家军区门口!

落在其它军区倒没什么,可王杰希就不得不面临如何处理叶修和苏沐橙的问题,好不容易答应尽快上交解决方案,这才总算被放出会议室。疲惫的微草队长真心觉得叶修的垃圾话都比官场上那些八股文听着悦耳多了。

“叶修回房间了么?”王杰希问身边的许斌。

“小别给我发过讯息,说训练好以后前辈就自个儿走了,没说去哪里。”

“我知道了。”王杰希点点头,让副队长也早点回去休息。他默默唤出王不留行,魔道学者骑着魔法扫把熟门熟路的在军区内巡视一遍,最后在医学大楼楼顶找到了目标。

叶修坐在楼顶边缘,两脚晃着,垂在空中,看到面前浮空的王不留行,咧嘴嘿了一声。

王杰希可没有漏掉叶修手指间的香烟,眼角一抽,便快步朝目的地赶过去。

“烟哪来的?”王杰希等不及电梯,干脆直接坐着王不留行的扫把飞上楼顶。一站定,他就劈手去夺叶修的烟,叶修左躲右闪的捍卫自己最后一点儿人权。顾忌着对方大半个身体都在楼顶外面,王杰希也不敢动真格的抢,最后只好自己安慰自己,自暴自弃的也坐在叶修边上。

今夜无月,在浓稠如墨砚般的夜色下,叶修默默抽着烟,用纤细苍白的手指夹着,将烟缓缓放到嘴边,深深吸上一口,闷了好久才悠长吐出来。男人沉浸在淡蓝色的烟雾中,那么的悠然、淡定,还带了点深邃,带点慵懒。烟身缓慢燃烧,寸寸缕缕,最不过燃烧殆尽,化作灰烬青烟,无处寻回。

有人说,抽烟时的男人有种特殊的魅力。王杰希反对抽烟,但即使如此,他还是无法抑制的,无数次的被叶修抽烟时的样子夺去视线。

“会开完了?”

“嗯。”王杰希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现在就告诉叶修,“斗者大会要提前召开。”

“那正好,事情总得有个结论,不能让文州还有小周白替我出头。”

“也是,现在嘉世闭口不谈你和苏沐橙的事情定是心中有鬼,可以趁此机会,扳回一城。”

“是啊。”叶修长长透出一口气,维持着遥望远方的姿势。星若荧光,支离破碎般缀在黑色的帷幕之上,化作一道光脉,曲折蜿蜒,消失在黎明与黑夜的尽头。

王杰希多少能够理解叶修的心情。昔日的嘉世的英雄,如今却要选择和曾经倾注了自己全部心血和青春的故城对立,此中辛酸,世间又有多少人能体会。说英雄总是孤独的,不是虚话。但王杰希更愿意相信,他们的叶修绝不是孤单一人。

“我们准备一周后出发。”

叶修扭过头来,似乎有点诧异的样子。他盯了王杰希片刻,笑道:“我们,是包括了我跟沐橙?”

王杰希斜了他一眼:“这不废话么。”

叶修嘿嘿发笑,笑声听在王杰希耳里却很不是滋味。

叶修料想的没错。对于誓当隔山观虎斗的微草来说,王杰希对叶修的一再退让和付出,已经成为当权者心窝里的不定时炸弹。允许收留叶修已是微草上层最大的让步,现下更是严防死守,逼着王杰希松口,让叶修他们赶紧离开。一位很器重王杰希能力的老将军曾私下问过他,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帮叶修,值得吗。王杰希只回答了一句话。

是他,就值得。

这几天,王杰希一直都在和上层周旋,试图在叶修和微草之间找出一个两全的办法。

关于王杰希的难处,好歹也在政治场上混了这么久的叶修早就心知肚明。他很清楚,若不是王杰希保护的太好,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早就找上门来了。对此,除了感激,叶修更是一种无以回报的无奈。他抬手拍了下王杰希后背。

“别愁了。关于这点,我和沐橙之前就已经商量过。再过两天沐橙身体一恢复,我们就准备离开这里。你和你的微草已经帮我们够多了。”

被叶修的话惊醒,王杰希猛的坐正身体,将整个上身转过去,却只捕捉到那人微笑的残影。一缕烟雾缭绕上升,不知是哪里的灯光,眷顾着楼顶这块暗淡的角落,也照亮了叶修脸上由时间和风霜偷偷留下的痕迹。

王杰希毫不犹豫,一把拽住叶修的手腕,化作锁链,将人牢牢扣在原地:“你要是真觉得给我添麻烦了,那就让我帮到底吧。”

叶修将目光从对方修长的手指上移到那张坚毅的面容上,却仍是轻笑:“行了,老王,这不是过家家,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事情。再说,又不是生离死别,我们有能力照顾好自己,只是分开没几天,去联盟的交通还算方便,到时就又能见了呗。”

“保护?两个大病初愈的人能做的了什么?你以为到联盟的这一路会这么简简单单、平平安安?”王杰希略含讽刺的哼了一声。悬赏令已是铁板钉钉,不知有多少为财而来的亡命之徒正虎视眈眈的等着叶修现身。“叶修,我说过的,就放心交给我好吗?”

王杰希就着姿势,用力把叶修拉近。他看向叶修的眼睛,祈祷着叶修也能透过他的双眼,看到自己胸膛内那颗悸动不已的心脏。

“别把我和沐橙想的这么弱,当年打你们微草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叶修坚持着,却被红着眼的王杰希用力拉的更近,几乎可以感受到喷出的鼻息。“再说,就算多你几个又能怎样,难道就会简简单单、一路平安吗?”

“多一份力量也好。至少,我不会日后后悔。”

叶修一一看过对方眼中的星星点点,无法忽视那执着到近乎燃烧的视线,手腕被紧拽着,热的发烫。

王杰希问叶修:“你那时为什么来我们微草?” 

“因为,微草的地理位置和医疗技术。”

“那你凭什么觉得微草一定会收留你们。”

“因为……”王杰希在叶修的犹豫中,不着痕迹的往前靠近一些,一点点的,把自己全都填进叶修黑亮的眼睛里。

“叶修,为什么?”王杰希的声音明明近在咫尺,连吐词时的气声都无比清晰,但在叶修耳里,却遥远的宛若回声,在脑子里反复回荡。答案其实已在舌尖上跳转,简单的几个字眼,却被现下的暧昧蒸煮的热气腾腾,让叶修意外的面红耳赤,说不出口。

叶修轻轻呼出一口气,有些不自在的飘忽开视线。“你,认真的?”

“是啊。”王杰希知道叶修在问什么,但他拿不准自己是赌赢了还是输得一败涂地。当听到叶修继续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为什么的时候,一种破釜沉舟的疯狂席卷了王杰希,铺天盖地的淹没了这片屋顶。

有些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足以神魂颠倒,身不由己。

王杰希倾身上前,鬼使神差的将脸凑近,在叶修的惊诧中追上对方的嘴唇。

叶修身上满是烟草的气息,在王杰希贪婪的深吸中窜入鼻中,麻痹了嗅觉。那曾是让人却之不恭的味道,如今却化作夺命的毒品,将王杰希拉入一望无底的情欲深渊。

男人的唇面没经什么刻意保养,远不如女子的温润柔软,反而干燥磕嘴,但王杰希却似乎品尝到这世间最醇的佳酿,沉醉般合着双目,贴在唇上微微吸吮,再压着碾转,百转千回,甘之如饴。

一秒,两秒,三秒。

这是王杰希至今为止,所度过的最为美妙迷人的三秒钟。这种让人醉生梦死的感觉,一旦尝过,便再也戒不掉。

王杰希支起身子,慢慢从叶修身上离开。他盯着叶修,看到原本干裂的唇纹变的圆润饱满,便有些得意的笑了。他又一次直直看向叶修的眼睛。

“叶修,我一直都是认真的。” 

叶修愣了半天,急速运转的脑瓜被魔术师诡异的奇袭打乱了阵脚,不免有些丢盔弃甲。他咳嗽两声,尴尬的想背过身,但王杰希使着力,拽着手碗不放,不住的低声轻笑。最后叶修只得放弃,固执的偏着脸,无所适从的用手掌支起下巴。

“我说刚才那个,算怎么回事?”

“哪个?”王杰希朝叶修天真无邪的眨眨眼睛,看得对方脸上飞起一道红晕。

“……大眼,你少装蒜啊。”

王杰希无辜的耸耸肩:“你自己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你在说什么。” 

叶修被魔术师神来一笔拐进了他为数不多没什么实践经验的领域,不由撇着嘴,觉得很是郁闷,“还装蒜,刚才亲我的不是你又是哪个。小心我去联盟告你非礼啊。”

王杰希憋笑憋的难受,眼睛都快弯成一条线:“男人哪来的非礼,又不是什么黄花闺女。再说你也没躲啊,你情我愿的喊什么喊。”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情愿的,大的那个,还是小的那个啊!明明是你搞突然袭击的好不好,这么点地方让我怎么躲。”叶大闺女都快出离于愤怒了,这可关乎他的清誉,问题大大的。

“好吧,那下次我会提前通知的。” 

“没有下次了好不!”

“会有的。”

“……我勒个去,你还准备来几次啊。”叶修悲愤的捂住了脸。

“噗哈哈哈哈哈——”

王杰希大笑着,摇摆身子倒到叶修身上,又被叶修愤愤的用肩膀顶了回去。王杰希拉着叶修的胳膊,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觉得自己又不是那么急着想要得到答案了。反正亲都亲了,利息也拿到了。他伸出手指头戳戳叶修的脸颊肉:“韩队长说的对,对付你这种家伙,直接上就对了。”

“滚。”叶修板着脸,一巴掌打掉了王杰希的咸猪手。

“你有喻文州的手机联系方式么,最好不会被监听的那种?”

好不容易去掉刚才的尴尬,叶修也没什么心情继续刚才的话题,他转而问王杰希要手机,脸颊边留着一个被自己的手掌按出来的红印迹。

“有是有,但通话记录肯定会被内部记录。怎么,不能用队里的视频通讯讲么?”

“也不是,私人事情不怎么想通过官方渠道了。”

王杰希意味深长的看着叶修不说话,那有意无意落在嘴唇上的视线让叶修觉得心里发毛,暗下决心要是王杰希再敢过来,绝对要一脚踹下楼。

“好吧。这么多年你也该有部手机了,也不想想我们当年要联系你是有多麻烦。”王杰希这次倒是没动手动脚,很干脆的拿出手机,从通讯簿里找到喻文州的号码,“通话记录我会想办法销掉的。”

“谢了。”叶修还被王杰希摁着右手,只好别扭的用左手去接手机。他将手机放到耳边,听着里头传来拨号的空响。

这时,叶修觉得右手心一热,就见王杰希的手顺着光滑的手腕皮肤,滑进他的手掌心里,五指如蛇一般灵活的钻进指蹼之间,以虎口相交,十指相扣的方式牢牢握住。

这一连串动作做的行云流水,让在战场上混了十几年的叶修第一次知道原来一个简单的握手竟也能如此性感。王杰希的指尖带着茧,滑过皮肤时的细腻触感让他有种被分分寸寸舔舐过的错觉,又酥又麻。叶修想撤回手,但却被王杰希用力扣住又拖了回来。

“喂喂,偷偷摸摸干嘛呢,注意点影响。”

“不好意思,我的地盘我做主。”

“……”

王杰希此时正效仿着叶修刚才的姿势,侧身,扭头,支着下巴,装模作样的表示自己绝不偷听,独留给叶修一个大大的后脑勺。

叶修的手原被冷风吹的有些凉,现被热性体质的王杰希暖着,倒很是舒服。叶修又试探性的动了几下,看王杰希没什么松手意向,便也随它去。


评论(15)

热度(102)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