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春暖(3)

       不知道是不是酒酿圆子里的酒精发挥了作用,周泽楷一晚上都惶惶忽忽的,满脑子都是503和甜圆子。梦里,胖胖圆圆的糯米团子全变成了叶修的虚胖脸,周泽楷瞅着碗里的,盯着勺里的,圆子和他大眼对小眼,软的周泽楷舍不得张开嘴。

       早上七点闹钟一响,周泽楷便咕噜一下翻身坐起。医院早上八点开工,七点四十五就得报到早交班。周泽楷住的是新建的宿舍,到医院要走十几分钟。周泽楷向来都很准时,从不迟到,但是今天早起的理由里又多了一条:要和前辈一起上班。

       周泽楷有条不紊的刷牙、洗脸、梳头发。关于梳头发,尽管周泽楷只是拿梳子把发结梳顺,但系里还是公认他有着一项能把睡得鸟窝一样的头发拗出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发型的神奇能力。

       周泽楷背上双肩包,带上平光的黑框眼镜,往镜子前一站。今天的小周也是萌萌哒。(๑•◡•๑)

       周泽楷站在宿舍楼下,满怀期待的等着叶修的出现。

       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当手表的指针指在七点半,再不走就要迟到了,叶修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周泽楷沮丧的呆毛都软塌塌的贴在脑袋上,一咬牙,飞奔着往医院赶。跑到医院,离交班正好还有五分钟,叶修已经换好白大褂,在急诊室里走来走去的忙着。

       第一次看到这么气喘吁吁狼狈不堪的周泽楷,叶修忍不住笑道:“今天我们的小周起晚了嘛。”

       才没有类!周泽楷抿着嘴,不大高兴的低头冲进休息室换衣服,留下叶修一人二丈摸不到头脑,被路过的方锐幽幽讥讽一句“看,被嫌弃了吧。”

       一上午,早饭没吃的周泽楷饿的头晕眼花,被叶修发现,劝他去休息室躺一会儿。坐在休息室床上啃着前辈给的士X架,周泽楷越发有些郁闷。倔强的他执意不去问叶修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的门。反正这三天都是白班,有的是机会,周泽楷憋着一股气,决心一定要堵到前辈。

       第二天,周泽楷把闹钟调到了六点半,铃一响就跳起来,穿好衣服,洗脸,刷牙,随便弄了下头发,就冲出了门。一看表,才七点,周泽楷便胸有成竹的等着叶修出现。

       结果,周泽楷又差点迟到了,又没吃早饭,最后又是蹲在休息室里啃着叶修的存粮……伐开心。

       第三天,周泽楷五点半就爬起来了,牙也没刷,脸也没洗,头发都没搞,背包都没拿,直接冲出门守在楼下。

       六点四十左右,天刚蒙蒙亮,叶修就挎着小公文包出门了。他一只手夹着烟 ,一只手插着裤袋,脊背微驼,吞云吐雾,看似摇头晃脑,却走的意外稳重踏实。当叶修走到楼下,还好奇的瞅了眼在不远处站着的穿着睡衣,头顶鸟窝的大高个。

     “……小周?!”周泽楷没戴眼镜,叶修花了点时间才认出来,结果被猛的呛了几口烟,扶着膝盖直咳嗽。

     “咳咳!小周你在这里干嘛?”

     “……等。”周泽楷几乎要眼泪汪汪的揪着叶修,心里又兴奋又委屈。

     “等谁?”

     “……前辈。”

     “哈?”叶修愣了一下,打量了下周泽楷身上卡通兔子图案的睡衣,有些诧异,“等我干什么?”

       天微亮,但足以照亮周泽楷脸上的表情。叶修看到小实习生泛红着脸颊,低下头去,手指搓着睡衣角,黏黏糊糊半天才蹦出一句:“一起。”

       叶修脑子没睡糊,但也用了好半天才想明白这句偶像剧里标准告白台词的正确意思。联想起这两天周泽楷的反常举动,便憋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所以你这几天都是在等我。因为没等到,才差点迟到的,是吗?”

       周泽楷把头垂的更低了。可再低,他也比叶修个子高,脸上的那点不好意思早就被叶修收入眼底。叶修哈哈大笑着,把烟给灭了,抬手在他脑袋上狠狠挠了几下,再拽着肩膀把人转了身,推着周泽楷就往寝室走,一边走一边说:“小傻瓜,跟我说一声不就好了么。快去洗把脸,把衣服换了。”

       终于见到前辈了,周泽楷特别开心,抓紧时间洗漱,倒是记得把自己打理的比平时还要干净。准备换衣服的时候,周泽楷有些为难的看着正在他寝室里饶有兴趣的转来转去的叶修,犹豫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前辈。”见叶修没走出去的意思,周泽楷只好主动出声。

     “怎么了?”叶修回头看到周泽楷拎着裤子正左右为难,立刻就明白过来,“哎哟,不就换个裤子嘛,学医还怕什么羞,什么没见过啊。”笑归笑,叶修还是在周泽楷羞愤的视线中,好心肠的走到门外面。

       全部准备妥当,两人便一起往医院走。天已经完全亮堂起来,路上却还没什么人,早摊店已经开门营业,来的都是些穿着睡衣拖鞋的大婶大叔。

       叶修走在周泽楷边上,两人离得近,时不时的会肩膀相碰,叶修身上带着淡淡烟草味,让从不抽烟的周泽楷觉得异常好闻。周泽楷偷偷侧眼去瞄叶修,从上往下俯视,只见薄且长的睫毛跟着眼睑微微颤动,仿佛蝴蝶扑扇的翅膀,若隐若现之间,看得到黑色角膜上的点点日光。叶修正翘着嘴角,透着随性的慵懒,让周泽楷产生他正哼着歌的错觉。

       这时,叶修侧过脸,捉住周泽楷还来不及收回去的视线,眯着眼睛冲后辈露出个温和的笑脸。

     “小周,这次可不能不吃早饭。”

       周泽楷红着脸用力甩甩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叶修拽进了医院附近的一家私人早餐铺。

     “早上想吃什么?”

     “……酒酿圆子。”

     “那是夜宵,早餐这里没有,再看看别的吧。”叶修一边跟店家说要碗小馄饨,一边催周泽楷多吃一点。周泽楷在店里看了一圈,最后眼睛一亮,特别流利的说道:“粢饭团,加油条,不要榨菜不要火腿。”

       这是家小店铺,十几平米,店里4张小桌子已经被上早班的人占满了,叶修和周泽楷就坐在外面临街的位置上。周泽楷的粢饭团很快就来了,叶修还在等馄饨,他看着小周很欢快的啃掉外面的米饭,小心翼翼的把心爱的油条留在最后。

     “小周很喜欢吃这个嘛,有这么好吃么。”

       周泽楷愣了一下,低头看看被咬了一口的饭团,仔细思考了下,便剥开外包的塑料袋,把另一面递到叶修嘴边。“尝尝,好吃的。”

       叶修拗不过,便大大方方的在白胖饭团上咬了一小口,没注意到身边的周泽楷弯起眼睛,心里乐开了花。

       馄饨上桌,叶修才吞下一个,眼角就瞄到个熟悉的身影。他招招手,嘴里含糊不清的喊:“个边,个边。”

       周泽楷抬头,就见一个和叶修差不多年纪的青年走了过来,上身罩着件偏长的衬衣,下摆直到屁股下面,可下身却是条绿色裤子,看着既别扭又眼熟。那人大大咧咧坐下来,冲里屋的老板吼了一句:“一碗牛肉面,赶时间,麻烦快点儿。”

       叶修朝对方点了下脑袋:“张佳乐你这是白加夜,还是夜加白的节奏啊?”

       张佳乐往后撸了把刘海,抢过叶修的碗先猛灌一大口汤,才缓过气来回答道:“也算不上夜加白。昨晚连着几个急诊介入,凌晨三点被叫过来的,刚弄好,出来吃个饭。”

     “昨晚不是老林值班么,搞不定?”

     “不是搞不定,一下子连着几个心梗,有个还特别难做。我还算好的,可怜小宋昨天帮班,一整晚没睡。你们家方锐跟老林真不愧师出同门,他两一值班,我们这里就得忙翻天。”

       这几个名字,除了‘小宋’周泽楷还不认识,其它都知道一点,那可是被称为心内科四杰的人物:张佳乐、林敬言,以及科主任韩文清、副手张新杰。周泽楷打量了下对方,年轻轻轻,长得很有个性,长刘海,有点像艺术家,但脸色黄蜡蜡的,挂着个大黑眼圈,遮不住忙了一晚的疲惫。周泽楷这时才想起来,那绿裤子不正是手术服嘛。

       张佳乐快饿昏了,牛肉面一上桌就埋头狂吃,没留意汤汁烫嘴,只好张着嘴巴哈哈往外呼气。总算从饿神附身的状态恢复过来,张佳乐注意到叶修边上这个乖乖巧巧的小帅哥。

     “这就是你新收的那个实习生吧。”

       叶修一挑眉,饶有兴趣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张佳乐啧着舌,上下把人扫了好几眼,把周泽楷看的都想缩到粢饭团后面去,“急诊科的叶大BOSS不知上哪拐来个小帅哥的消息早就传遍了,我们科那帮护士还准备组团去看。”说着,张佳乐捅了捅叶修,神秘兮兮的说道,“诶诶,我从科教科的郑轩那里听说的,说这小子是医学院里成绩最好的,天才那种,好几个教授争着想收他当研究生。”

       叶修咦了一声,却是赞许多过惊异,他看向周泽楷,只见青年不好意思的低着头。叶修哈哈笑起来,摸了摸对方的脑袋,夸道:“小周果然很厉害啊,又聪明又能干。” 

       听到叶修的夸奖,周泽楷开心地心都飘起来,呼噜噜转着,半天没有落地。高兴的心情透过皮肤散发开去,在身边开出了小花,一朵接一朵,五颜六色,满的快塞不下这间小店。

       张佳乐面色古怪的看看叶修又看看周泽楷,甩掉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说老叶,你画风怎么这么奇怪啊,是不是出门没带药啊。”张佳乐坚决不承认眼前那个笑咪咪的就是不要脸的叶不羞。

       叶修哼了一声:“那也分人的。对你嘛,呵呵,别忘了你当年到急诊室轮转的时候犯下的一堆破事。”说罢,冲张佳乐挑了下眉毛,扔给对方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这可不能忍!张佳乐拍着桌子跳起来:“说好不提这茬的,老叶你不要脸。”

       叶修老神在在的继续吃他的馄饨,脸上表情变都没变,看的张佳乐气呼呼的往周泽楷身边靠:“我劝你还是赶紧远离这家伙,小心上梁不正下梁歪。等毕业了,来我们心内读研吧,千万别被他忽悠了。当年方锐堂堂心内科出身,就被他忽悠到了急诊室,现在每天过的见不着太阳的苦日子。”

       对于前半句,周泽楷可是不承认的,前辈人又好,又厉害,才不歪呢。但对于后半句,周泽楷拿不准主意。依他的成绩,保研不成问题,学校里也劝他可以早点联系有名的研究生导师。不过,周泽楷还不知道自己想要学哪一科,他有点为难的向叶修投去求助的目光。

       作为带教老师,叶修岂能眼睁睁的看着后辈被居心叵测之徒拐带。他抄起筷子敲了敲张佳乐的碗,说道:“闭嘴吃你的面。说的好像你们心内科天天阳光灿烂似的,刚才是谁说半夜被叫过来做手术,白天还得接着上班的。”

     “这叫奉献,我半夜我自豪!”

     “人家老韩当年住的远,一个礼拜就回两次家,你现在至少能天天回家,还得瑟成这个样子。用他的话怎么说来着,出息。”叶修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摇摇头。

     “叶修你大爷的。(╬ ̄皿 ̄)”

       周泽楷在一旁看着叶修和张佳乐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的互相调侃,插不上话,却是认真把他们说的每一句都记到了心里。张佳乐前辈说的对,他已经不是象牙塔里的学生了,他必须继续前进,用自己的力量去思考将来要走的方向。

       那将是影响自己一生的决定。

       想到这里,周泽楷不免觉得有些彷徨不安,有些压力山大,连喜欢的粢饭团嚼在嘴里也变得干巴巴,咽不下去。

       注意到周泽楷的沉默,叶修停下拌嘴。他看看默声不语陷入沉思的年轻后辈,偏着头想了想,最后舀起一勺馄饨汤,抵到周泽楷嘴边。

       周泽楷回过神,有些不明所以的眨巴着眼睛。

       叶修指指饭团,说道:“喝点汤,这么大一个得多干啊。刚才应该再买杯豆浆的。”

       张佳乐嘶的抽口气,抽搐着眼角和嘴角,诧异的仿佛看到尼斯湖水怪一样,最后装模作样的捂住眼睛,演技浮夸的喊道:“卧槽,眼睛要瞎掉了。”

       叶修嫌弃的白了他一眼,把调羹往上送了送。周泽楷顺从的低下身子,张开嘴巴,就着叶修的动作,把汤全喝了。微咸的汤汁很好的湿润了口腔,让米饭变得也不是那么难咽。他看到叶修用手支着下巴,眼中带笑的又盛了一勺,“还要么?”

     “要。”周泽楷点点头,还提前张大了嘴巴,等着投喂,把叶修给逗笑了。

     “小周,关于研究生报哪一科的问题,最重要的是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当把兴趣当成工作,才能干的开心,干出成绩来。如果还没有想法,可以在这一年的实习时间里多观察,多体会。不过,退一万步讲,也不用压力太大,就算你读了研究生以后发现自己不喜欢这个学科,你也还有机会再改的。你的方锐前辈,当年研究生读的就是心内,但现在人家急诊不是干得好好的。不过那样的路会很累,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也要放弃很多东西。”

       听到张佳乐在边上切了一声,叶修便在桌下踹了他一脚。

     “至于工作忙的问题嘛,确实,像急诊、心内,还有一些外科,加班和夜班会相对比较多,但你看前辈们不都这么坚持下来了嘛。小周你不要考虑太多,先找到自己想学想做的,其他的以后再一步步考虑。”

       周泽楷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不说不上听懂了多少。张佳乐虽对被踢一脚很不服气,但也还是顾着大局,没发作,反而帮着以前辈的身份,替小周出主意:“我觉着,你要是真没什么特别想法,就先好好实习,干着干着就会有想法了,就像我当年那样。”

     “我什么我,当年心电图左右接反的是哪个。人家小周可从没弄错过。”

     “叶修你混蛋!!下午五点半,医院后门决战!!o(╬ ̄皿 ̄)=o”

       早饭时间就在吵吵闹闹中度过,张佳乐和叶修他们在住院楼前道别。当走进急诊室休息室换白大褂的时候,叶修问了周泽楷一句:“我基本每天都会出门比较早,先过来看下昨晚夜班收治的留观病人情况。你也要每天都这么早?”

       周泽楷使劲点点头。

     “这样啊,”叶修摸着下巴,想了想,“小周你有手机的吧,我把电话号码告诉你。这样你就不用每次等在那里,我出门就给你打电话呗。”

     “!”周泽楷心中大喜,赶紧掏出xPhone,飞快的将那串数字输进去,然后认认真真在名字栏那里写下“前辈”两字。

     “好啦?那你打给我看看。”

       周泽楷按下拨号键,很快就听到一阵欢快铃声:“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点亮我生命的火——”

     “……”

       叶修赶紧摁掉,一边把号码收进通讯簿,一边干笑着解释:“上次借给少天玩,铁定是这小子改的……卧槽,怎么改铃声啊……算了,再说吧。”

       叶修把他那看上去超级老土的诺X亚收进白大褂口袋里,“好了,准备干活吧。小周今天吃饱没。”

     “嗯。(*•̀ㅂ•́)و”

 

小周的实习笔记Day6:1.心内科也是很忙的。以后选哪一科,要好好思考!

                            2.前辈给我手机号啦!前辈的手机铃好听,想换。(●'◡'●)


评论(28)

热度(214)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