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春暖

全体医生设定,私设一堆,改了年龄时间线,和原作不对应

OOC什么的肯定会有啊……m(- -)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XX附属医院急诊室大厅的角落里杵着一个个子高挑,身着白大褂,肩上背着双肩小包,画风诡异的年轻医生。他默默站在急诊室的角落里,目光茫然的在人流密集的急诊大厅里来回扫视。

      人,好多人。寡言的周泽楷半天只想出这样一句来形容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这才八点,护士、医生、病人,已将每一间诊室塞得满满当当。周泽楷刚走进急诊室时就被身边人流撞的七零八散,几个行动不方便的病人吵嚷着将这个看上去很不靠谱的年轻医生挤到了一边。周泽楷默默忍受着来自周围病患们的好奇视线,可怜兮兮的窝在角落里,感到一种难熬的疏离和不安。

       这时,一个带着一条蓝杠护士帽的护士朝周泽楷走过来,她好奇的上下打量了下这个漂亮的跟模特一样,带着黑框眼镜,白大褂下露出牛仔裤和帆布鞋的男医生。

     “喂,你谁啊,是我们医院的么?”

       周泽楷和陈果大眼对小眼互瞪半天,最后面无表情的用力点点头。

       陈果眯着眼睛往周泽楷胸牌上看,果不其然在这仿佛爱情小说男主角的名字前找到了实习二字:“原来是实习生啊。”

       陈果可不知道,自己的这句话对于周泽楷来说简直有如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喜的周大帅哥萌点之一的呆毛都翘起来了,特别用力的点了点头,眼睛哗啦啦放光,恨不得以眼传声,热情洋溢的猛往前迈了一步,一米八几的个子直把娇小的陈果整个罩住。结果反把陈果吓得连往退后跳了几步,神经反射的护住胸部,作凶神恶煞状:“你想干嘛!”

     “别激动,要劫色也不会找你啊。做人嘛,最重要的是有自知之明啦。”这时,从背后幽幽传来一句港台腔,周泽楷还没反应过来,手中的轮转表就被人抽走了,鼻腔里窜进一丝若有若无的烟草味。只见身边站着个男医生,约莫三十上下,虚胖脸,一对大黑眼圈,瞳孔里还泛着血丝,手里翻弄着那张表格,听诊器歪歪挂在脖颈上,白大褂有些脏,衣角那里还有些不知什么来源的暗红污渍。

     “叶—修—,有本事再说一遍!”陈果呼啦一下撸起护士服的袖子,露出细弱的屈肌和肱二头肌。

     “啊哈哈,”叶修讪笑着,也不管自己比人家周泽楷年长好几圈,熟门熟路的就闪身往他身后躲,遥指留观室方向,“沐橙正找你呢。”

       陈果咬牙切齿磨了半天牙,哼一声,扔下一句“赶紧去接老魏的班!人家方锐都忙成狗了,你这为老不尊的还在这里瞎晃悠啥!”,气鼓鼓的大步跑开。

       叶修装模作样的挥挥手向陈大护士长告别,这才挠着头发,绕到周泽楷面前。叶修眯着眼睛瞅着周泽楷帅气的面容,不由摸摸下巴,啧啧两声,“现在的年轻人各个吃什么长大的,搞得医院跟模特馆一样。”

     “……不是。”

     “嗯?”

       周泽楷盯着叶修半天,才接着说了下半句:“是医生。”

       叶修一愣,哈哈大笑起来,用力拍着他的肩膀,啪啪作响:“好好好,有志气,是我说错了。”叶修凑近周泽楷的胸牌,“周泽楷,嗯,那就小周吧。你是X大今年来实习的吧,科教科已经跟我说过了。我叫叶修,你的带教,今天起就跟着我吧。”

      周泽楷点点头,把这个不修边幅的带教老师记进脑子里,顺便也瞅了瞅对方的胸牌,照片上的叶修特别人模人样,白衣飘飘。

     “跟我来,带你熟悉下。”叶修带着小周医生一路穿过急诊室,边走,边介绍。

     “这里是急诊科,一般急诊病人到这里来就诊,前面那是分诊台。”

     “对面那个是留观室,不太稳定的病人会让他们留在急诊室里观察。”

     “最里面那个,喏,看到没,门闭着,旁边有刷卡器的那个,是急诊监护室,特别重的病人就在那个里面,你拿你的胸牌刷了就能进。”

       叶修个子没周泽楷高,却步伐奇快,脚上不停,嘴上不歇,周泽楷一大长腿还得跟在后面小跑。也亏得小周记性好,走过一遍,竟也将每个房间记在心里。大厅尽头拐角孤零零一间房门,门面上方方正正挂着医生休息室五个黑体大字,叶修伸进口袋,翻了半天也没找到钥匙。周泽楷看着他把白大褂的口袋,裤口袋全淘了个底朝天,最后一拍大腿:“我靠,借给老魏还没还我呢。”叶修说了句你等着,便风风火火的窜出去,不消片刻,又气喘吁吁的跑回来。

     “这里是休息室,你以后把书包什么放在这里面,累了也可以在这里休息。”值班室不大,一排衣橱一张高低床把空间塞的满满当当。叶修带着周泽楷在衣橱前来回走了一圈,最后苦着脸说道:“小周啊,衣柜满了,要不,你跟哥挤挤?东西放我那?”

       周泽楷点点头,叶修就找到个柜子前拿钥匙打开。一开柜门,只看见里面整整齐齐码着几盒香烟。叶修砰的一下又把门关上了。

     “……”

     “……吸烟不好。”

     “啊哈哈哈,年轻人眼神这么好作甚啊。”说着,叶修一把拽过周泽楷的书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将包扔进柜门,关门,锁好,一气呵成。

     “……”

     “嘿嘿,小周啊,记得跟陈护士长保密啊,就是刚才那个凶乎乎的。回头哥请你吃饭呗。需要钥匙直接问哥拿,改明多给你配把。”

       周泽楷听学长学姐们说过,好的带教老师对新入门的医学生来非常重要!周泽楷有点儿担心自己还能不能学好了。他在叶修“走走走,干活去”的劳动号子声中,默默跟在比自己个头低一点小一点的医生老师后面,开始了自己的实习生涯。

       叶修今天白班,早上八点上班到晚上五点,中午还没休息。临进内科诊室门前,叶修没头没脑的问了周泽楷一句:“早饭吃饱了么。”周泽楷认真回想了一下早上吃的粢饭团和里面那根胖乎乎的油条,点点头。

    “嗯,那就好。”

       诊室里外都已经排起长队,办公室内两张书桌,对碰对的摆放两台电脑,房间另一处是张病床,柜台边是听诊器、心电图仪、氧气瓶等必要器械。

       桌子两头都已有医生坐诊,一个看上去长得挺嫩的,短发,带着口罩,只能看见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对面那个有点年纪,头发乱糟糟的,不用摘口罩就能让人脑补出一张胡子拉扎的风霜脸。

      那年长的看到叶修,便收起手,站起身,整理起桌上的听诊器和水笔。一边整,一边跟走过去接班的叶修抱怨:“扣奖金,一定要让文州扣你小子的奖金!哪有这么晚来接班的,这都帮你看了好几个了,老子夜班好不!”语气之粗俗,让边上候诊的患者都一脸匪夷所思的默默往后退了几步。

     “喂喂,注意形象!不跟你说了要去接个实习生么。”叶修一边说,一边走到魏琛刚才的位置上坐下,熟练操作着电脑,进行就诊系统工号的切换。他还顺手拖来张板凳,放到自己边上不远处,招呼周泽楷坐下来。

       魏琛上下打量了一眼周泽楷,也是啧啧两声,一脸长吁短叹扼腕叹息状,深沉的拍拍周泽楷肩膀,送了后辈保重两字,说的本就不安的周泽楷越发心慌慌起来。

       当正式开始干活,周泽楷才真正明白为什么叶修会问他吃饱没有。急诊室永远都是人满为患状态,周实习生原还准备虚心的掏出笔记本记点什么,结果就被叶修使唤的脚不沾地。

       叶修:“小周,帮我做个心电图。”

       叶修:“小周,帮我跟陈果说下这个病人要留观。”

       叶修:“小周,帮我写张处方单。”

       叶修:“小周,帮我……xxxx”

       周泽楷:“……QAQ”

       到了中午,周泽楷连水也没喝上一口,头晕脑胀,昏头昏脑的,耳边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情都像蒙了层纱,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周泽楷愣愣看着身边的叶修,仍是在那里不知疲倦的问诊,查体,开单,写病历。黑色角膜被电脑的光亮映照的星星点点,手指在键盘上翻飞,开出一张又一张的处方和化验单。

       不时会有刚才拿去化验的患者拿着报告单跑回来,周泽楷早就忘记这人到底是啥主诉了,叶修却头脑清明的一一作出判断,并详细给与对方解释和合适的处理,态度之严谨,让人丝毫无法想象刚才的插科打诨和死皮赖脸。

       周泽楷从小就崇拜医生,觉得这些穿着白大褂的人就像无所不能的神仙,能够透过皮囊捉住身体里那些做坏事的小虫,让原本还在难过受苦的人重新变得健康开心起来。而眼前的叶修就正是周泽楷心中仙风道骨悬壶济世的神仙大人,在这间小小诊室里释放着万千神力。

     “啊——终于结束了,老叶你顶下,我膀胱快炸了。”终于送走上午最后一个患者,对面名为方锐的医生大喊一声,也不管口里的术语有多骇人听闻,拉下口罩就往外冲。

       叶修这时也总算露出倦意,瞬间像被抽去骨头一样软瘫在椅子上,他抹了把脸,摸了好几下口袋,周泽楷估摸着他是想掏烟。

       叶修转过脸,口罩也没扯下,双眼微微弯起:“小周,累么。”

       从口罩后传出的软糯糯的声音让累了一上午的周泽楷心都暖呼呼起来,他没好意思点头,搅着手指,盯着自己的鼻尖,听到叶修轻笑一声:“你刚实习就来急诊室肯定会不适应。再说我今天门诊,也没办法抽时间教你,等下班了,有什么问题再给你解答行不。”

     “……嗯。”

       正说着,方锐又冲回来了,他嘟囔着暂时没人挂号,将房门半遮掩起来。

     “这是你实习生?”他问叶修。

     “是啊,羡慕不,方锐大大?”叶修笑着,炫耀般的摸摸周泽楷的头发。小周意外觉得自己并不讨厌这样的触摸。

     “羡慕死了好不!我都忙成狗了,你还有人帮忙,有天理没啊,怎么不给我也排个!”

       叶修冲眼红的方锐竖起根手指来回晃了晃:“啧啧,可惜你没这带教的实力。再说,你哪只眼看到我使唤小周啦,这叫锻炼,懂不。”

     “锻炼你大爷!”方锐刚冲叶修竖了个中指,就见一老大爷拿着病历卡推门进来,在那声回荡的大爷声中凌乱好一阵。

       眼看着又要开工,叶修靠近周泽楷,轻声说道:“小周,去帮我们都定份中饭。”说着,从抽屉里拿出厚厚一摞外卖单,往周泽楷手里一塞,“自己挑喜欢的,我请客。”周泽楷觉得手心里似乎多了什么,展开一看,是块巧克力,不由一愣,抬头就见叶修目中温润含笑:“先吃点。这些外卖特别慢,记得打电话时候威胁一下,超过十五分钟咱就不付钱。”

       周泽楷点点头,走出去打电话,回头望了一眼,看到叶修的身形又被接二连三的患者埋了起来。他犹豫片刻,最后还是把巧克力小心的放进口袋里。

       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的时候,周泽楷突然想起件重要的事情。

       他忘记问前辈爱吃什么了……

 

小周的实习笔记Day1: 1.急诊室,人好多。

                                      2.前辈给的巧克力在口袋里化掉了……╥﹏╥


评论(40)

热度(448)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