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 —— 微草的场合(6)

本章有刷双花

————————————————————————————

“叶修你大爷的,还不是因为孙哲平的事,不然我这么急跑过来干嘛!”张佳乐在对面咬牙切齿。从他口里听到孙哲平三个字,叶修迅速收起了笑容,王杰希瞅着身边之人,房间里的白炽灯正照在那张苍白的脸上。叶修面如常态,眼中却多了些复杂神色。

“大孙怎么样?” 

“现在比来的时候已经好很多。”

“怎么还有这么严重的反噬?

张佳乐叹了口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孙哲平疯,打起来特别疯,他跟从者的联系一直就比别人深。以前战斗时眼睛就会发红。受伤后,这就比别人更难控制了。” 大概是想起以前的场景,张佳乐不大舒服的抿起嘴。若是以前,他还会称赞这种会给战队带来胜利的强大力量,但现在,张佳乐痛恨都来不及,恨这个将繁花血景拆散分离,将孙哲平从战场上逼走的黑色诅咒。

想着想着,就让张佳乐联想起这几天不眠不休的糟糕经历,禁不住指着叶修大骂:“我说你这家伙真是够了!退隐就退隐吧,也不联系我们!不联系我们也就算了,你还去跟闹嘉世!!你闹嘉世也就算了,还扯上轮回蓝雨!!!你扯上轮回蓝雨也就算了,还把孙哲平拉上!!!!你把他拉上也就算了,还把他搞成这个样子!!!!!”

一口气说完,张佳乐呼哧呼哧的换气,一脸怒不可遏,讲话讲到激动的时候脑后面的辫子随着身体起伏一翘一翘的。

若是平时,叶修非嘲讽张佳乐被黄少天附体了不可,但现在这个时间地点,怎么可能还有心思插科打诨。

在张佳乐和孙哲平还是佣兵的时候,叶修就和他两认识,互相熟到可以大孙,老叶,乐乐的乱叫。当年繁花血景组合破裂时,叶修也为他们两人惋惜过,但比起叹息,叶修更倾向于相信他们的选择。既然电话里孙哲平说了要去治手伤,那就一定会治好回来。哪怕一直音讯了无,叶修也相信这家伙和他的狂战士一定还活跃在荣耀的某片天空之下。所以,当再次遇上孙哲平,知道这家伙又能打了的时候,叶修是真心为他高兴。

可如果那时就预见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话,或许无论如何都不会拉孙哲平进这趟浑水了吧。万一孙哲平的复健真的前功尽弃,别说是张佳乐,叶修首先就没法原谅自己。

看着对面气鼓鼓的张佳乐,叶修无声在心中叹了口气。他坐直身体,冲张佳乐倾下身。

“对不起啊,都怪我把大孙卷进来了。”

叶修的举动让王杰希和张佳乐都吓了一跳,或者说是根本没反应过来。 王杰希看着低头的叶修,眯起眼睛,觉得心里一阵酸楚,伸出手想去扶却又生生停住。

张佳乐啊了一声,显然没预料到会是这样的发展。他早就习惯了与叶修互相拆台抬杠,也习惯了喷垃圾话时各种毫无意义的赌咒。所以,张佳乐在说出这前那些话时,更多的是一种习惯性的宣泄,自我抱怨,只是顺着心中的烦闷将其释放出来。

但玩笑话开多了,也会当了真。

张佳乐从未想过有一天叶修会竟将自己的气话当真,只因唯一的导火索是受伤退役的孙哲平。张佳乐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胸口一阵阵发闷,他透过屏幕,只能看见叶修头顶黑色的发旋。想起这几年间,三人各自的悲欢离合、荣辱沉浮,张佳乐越发觉得这声道歉像是千斤重石,压弯了叶修,压沉了自己,压伤了孙哲平。

开什么玩笑,这绝不是他想要的回答。

张佳乐不管在叶修身上发生了什么,但对面这个可不是他认识的叶修。他必须得让叶修明白,这家伙不欠他,不欠孙哲平,不欠任何人。

“快给我抬起头来!我可警告你老叶,不带这样玩的!”张佳乐深吸一口气,大声嚷着,挥着手,恨不得直接穿过显示屏把这家伙拽起来。

“我没怪你!不对,我是怪你,你说你有麻烦为什么不联系我们,一个人瞎折腾什么!但我刚说这话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好像还是哪里不对,啊啊啊——讲不清了!我的天,我语文不好!老叶你就饶了我吧!”张佳乐刚开始还准备引据经典,来个有理有据,但说到后面就变得语尽词穷,越急越说不清,最后仰天大叫,烦躁的直抓头发。王杰希在边上再也看不下去,不着痕迹的搭上叶修肩膀,劝他先抬起头再说。

叶修总算把脸抬起来,张佳乐在看到对方眼中的歉意时,忍不住小声嘀咕:“老叶你画风不对啊,这么搞还让我以后怎么跟你说话啊”,心里却是大大松了口气。

“你们原本的画风就挺好,就别添加什么新属性了。”一直插不上话的王杰希及时在这时调笑一句,总算将僵着的气氛缓和一些。张佳乐也在对面嘟囔,说老叶你怎么回事啊。

叶修没了以前的那股嘲讽劲,也不说话,手指一划一划的在裤料上摩挲,眼神远的不知在注视着哪里,看的张佳乐心里就有气。

“我说老叶你搞什么,让我们帮个忙,联系一声有这么难么,再说,帮不帮是我们自己的事,你还管的了别人帮你么?就说大孙吧,”张佳乐铛铛敲了桌子几下,想要把叶修给敲回神来,“这家伙我还不知道,他决定了的事情就一定会去不顾一切的去完成,头都不回一下。既然他决定站在你这边,那他所做的一切就都是他自己的选择,包括手上的那个伤,和老叶你没半毛钱关系!所以,你别跟我道歉,也绝对不许到孙哲平面前道歉!你再这么说就是在侮辱他的付出,信不信我糊你一脸!!”张佳乐激动起来,最后狠狠啪的一声拍了下桌子,脸上涨的绯红。

叶修看着脸跟红苹果一样的张佳乐,听着他的咆哮,脑中却似走马灯般的闪过好多片段。他回想起和孙哲平见面那天,手上仍缠满绷带的孙哲平一刻都没迟疑,便朝自己伸出手,说,老叶,既然知道了就不能当没听到,这下你可得欠我个大人情。

下一瞬间,孙哲平的脸模糊开去,变换作蓝雨队长喻文州正无声望着自己,眼神幽暗,似有无尽未诉之言,身边的黄少天一脸气急败坏,固执的嚷着,你和苏妹子的事,我们蓝雨管定了。

再之后,是年轻的轮回队长,毅然挡在自己身前,不畏那穿心而来的战矛。俊俏的后辈轻轻用额头抵住他的头,说,前辈由我来保护。

陈果、老魏、邱非、吴雪峰……,太多的人物,太多的画面,像走马灯一般闪现,化作漩涡,而叶修正处于漩涡正中。叶修恍然发现,不知不觉间,已有太多的人默默站在了自己身边,而自己却还在固步自封,一厢情愿的拒绝帮助、背负着可笑的责任。

叶修闭上眼睛,背靠回椅背,静默片刻,最后嘴角露出一抹自嘲般的微笑。

这些家伙都是怎样的人,自己不该早就知道了么。

张佳乐看着叶修陷入沉寂,大气也不敢出,他也拿不准自己的话能有多大作用,要是老叶还是泯然不灵,那他就只有带着百花缭乱去微草狠狠揍对方一顿了。

秒钟一刻一刻走过,张佳乐终于等到叶修再次睁开眼睛,叶修向前靠了靠,眉头一挑,嘴角一弯,还是那脸熟悉的笑容,欠扁的让人牙痒痒。

“谢啦,乐乐。”

“谁是乐乐!(╯`□′)╯┻━┻  谢什么谢,说谢谢当面跟孙哲平说去。”张佳乐哼了一声,似乎又想起老搭档,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微妙起来,“不过他肯定不会稀罕的。那家伙一直都是这样,从不会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也不管别人怎么想。就像那时候,说退役就退役了。”说到最后,张佳乐盯着自己鼻尖,像是自言自语一般。

“后悔了?”

“有什么好后悔的,这都过去多久了。当年我就没拦他,他有他的选择,我也有我的坚持。”

张佳乐想起在霸图再见孙哲平时的情景。孙哲平一脸虚弱的靠坐在床上,眼眶青紫,下巴上是拉渣的胡子,身上、脸上布满狰狞可怕的反噬印记,却依旧明快的笑着,熟门熟路的打着招呼,就如同从未分开过。他冲张佳乐昂了下下巴,“哟,好久不见,又把长发留长了嘛。” 轻轻巧巧,将横在两人间的数年时间碾磨的灰飞烟灭。

从相遇到相伴,从一介佣兵组合到百花城正副队长,从最初的同舟共济到后来的曲终人散,这一路走来,花开花谢,潮起潮落,逃不过悲喜交加。

说没有怨,那是假话,孙哲平的离开让张佳乐也曾沉闷纠结。他挽留过,努力过,但有些事情是他张佳乐没有办法去改变的。面对自己最好的搭档,最熟悉的伙伴,也是最重要的人,除了理解,除了支持,除了坚持,张佳乐无法为其做出更多。

数年的时间,教会张佳乐明白什么叫做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也教会了张佳乐如何在没有孙哲平的世界里继续前行。

当相遇再次突如其来,张佳乐没有想象中的激动或是愤怒,他只是平静的走过去,瞅着对方糟糕透顶的胳膊,蹲下来,用手托着下巴,回道,你还是那么疯。

两人相视一笑。没有比这更糟,更好的再会了。

“话说你是怎么个回事啊,这几天到处鸡飞狗跳,老林忙到飞起了。”

张佳乐刚想再说什么,正好有人推门进来。张佳乐一瞅,立马幸灾乐祸的咧嘴哈哈大笑:“老叶,治你的人来啦,记得老实交代。我去看孙哲平了,拜拜~”说罢,便甩着小辫子,一蹦一跳的跑了。

叶修眼角一抽,就见霸图队长韩文清跟着坐到镜头前,双手环胸,在看到自己的瞬间竖起了剑眉。


评论(10)

热度(99)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