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 —— 微草的场合(4)

      孙翔腹部中弹,子弹幸运的没有伤及重要脏器,只打穿了肠子。微草的大夫们切掉了坏死的肠段,孙翔又在监护室里躺了两天,才转回普通病房。孙翔醒来后,王杰希第一时间前便去看他,简单告诉他关于伤势的恢复情况,并准备联系嘉世。

      可没想到,肚子上缠满纱布,还带着跟引流管的孙翔一拍桌子,指着王杰希大喊:“叶秋在哪里!我要见叶秋!”

      王杰希环着胳膊,眯眼打量着孙翔,面无表情:“不管你在哪里遇上叶秋的,我这里没有。”

    “你胡说,我记得他跟我在一节车厢里的!我要见他!”

    “别搞错,这是在微草。救你只是顺便。”王杰希懒得多言,转身就走。结果孙翔居然挣扎着要从床上坐起,全然不顾身上的仪器和针头,一时间扯得架倒药撒的,人还在那里扑腾着喊叶秋。边上的医护人员冲上去给了一针镇静剂,才让他安分下来。

      站在一边的许斌迟疑的问道:“还联系嘉世么?”

      王杰希觉得有些头大,他担心放这样的孙翔回去只会给叶修招来麻烦,他想了想,最后摇摇头,说了声“再说吧。”

      结果,这一再说就再了七八天。孙翔一醒就嚷着要见叶修,也不管别人说什么,说什么都不肯离开,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笃定叶修就在这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脑子被打坏了。

      这不,今天又开始吵了。经过休养恢复的差不多了的孙翔普通人根本拦不住,许斌直接召来了骑士堵在门口,这才没把一叶之秋和孙翔放出来。其他人也不知道怎么办,只好暗搓搓打电话汇报队长。

      王杰希询问叶修的意思,叶修一挥手,“那就去看看呗。让老韩等着。”

      当叶修出现在病房门口,浑身散发着戾气的孙翔一下子就平静了下来,视线紧紧贴着叶修,肩膀绷紧,攥着拳头。王杰希使了个眼色,许斌将门关上,带着自己的骑士守在门口。

    “找哥有事?”叶修大大咧咧的拖来两个椅子,一个给王杰希,自己也一屁股坐下,毫无惧色的看向一叶之秋。

      孙翔有半天没说话,却始终用警醒的目光盯着叶修。最后他坐到病床上,十指交叉放在两腿间。

    “真不是你的人开的枪?”

      叶修叹口气:“当初哪找来你这么个人,智商呢?”

      孙翔立马就炸毛,刷的一下又跳起来:“你说谁!”

      王杰希戳了下叶修,咳嗽一声在中间打圆场,孙翔这才气呼呼的又坐了回去。

    “不是我的人。没看见我也受伤了么,我躺病床的时间不比你少。”叶修呼啦一下拉开衣襟,露出白花花的胸脯,雪白的纱布亮的刺眼,孙翔眼神一变,王杰希抢了上去,把衣服猛的拉拢,又仔细拉上拉链,一直扣到喉咙,卡的叶修哇哇直叫透不过气了。

      孙翔不再说话,可脸上的表情却一刻也没有停止变化。他视线飘忽不定的看天看地看病床,一个人演独角戏般折腾半天,看的叶修都觉得莫名其妙的时候,孙翔哗的抬起头,粗声粗气的吼道:“那时候我也拉了你一把,所以扯平了!”

    “哈?”叶修没反应过来,完全没跟上节奏。

    “就是,就是……”孙翔脸红一阵白一阵,支支吾吾半天才用蚊子般的声音飞快说道,“就是你中的那枪。我还你人情了!”可惜最后那句又恢复成了大嗓门。

      叶修救了他,替他挨了一枪。再迟钝,这么长的时间也足够孙翔想明白这个事实。可对方是谁,是那个叶修,是孙翔死都不想欠他人情的家伙。孙翔觉得自己必须跟叶修说明白,他替自己挨了枪子,自己也拉了他一把,他们两个,互不相欠。

      叶修眨巴眨巴眼睛,总算搞明白孙翔指的是什么。孙翔脸上根本藏不住事,单纯的一眼就能猜透他的心思。叶修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他想过这家伙天真,但没想到幼稚到这个地步。这哪是什么战队队长,跟个大班小孩有什么区别。

    “你笑什么笑!听明白没,这下我不欠你了!嘉世的账还得算,我绝对会把你抓回去的!”

      王杰希冷哼一声,唤出了王不留行,双手环胸,幽幽说道:“想抓人,先看看自己在谁的地盘上。”

      两城队长的视线在空中摩擦出激烈火花。荣耀第一战斗法师舞起了战矛却邪,荣耀第一魔道学者握紧了灭绝星尘,房间里一时间变得剑拔弩张。幸好这时,叶修的声音及时插了进来:“也是,和嘉世的账是还没算。那我问你,苏沐橙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这我还想问呢,苏沐橙是怎么回事,她不是离开嘉世了么,为什么会在车上看到她?”

    “你不知道?”

    “我为什么要知道?”

    “你是嘉世的队长,无论是队员的去向,还是军区的安排,你居然说你不知道?”话尾语调微妙的向上翘,孙翔察觉到叶修话中的那丝嘲讽。

    “我是队长,可苏沐橙关我什么事!”

      叶修收起笑容,孙翔感觉到对方的视线直直探进自己眼里。 

    “她被关在嘉世整整半年,你一个队长居然不知道。你在嘉世到底都在干些什么。”

      叶修的话象重磅炸弹一般炸的孙翔哑口无言,他张着嘴巴想反驳,但却嗓子干涸。

      是的,他是不知道,他亲眼看到叶修带着苏沐橙,也亲眼看到苏沐橙虚弱的样子,但是却一直都没有去思考,没有去想过这里面的因果。说到底,孙翔根本就没想过叶修为什么要袭击嘉世,就如这一年来他从没有尽心尽力为嘉世出谋划策一样。

      孙翔追求着结果,却从未想过源头。

      叶修看了眼不断变换脸上表情的孙翔,沉默数秒,最后不由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再长而缓的慢慢吐出。他站起来,走到年轻的嘉世现任队长面前。青年比自己还高一点,叶修需要略微仰起头。

    “一叶之秋、嘉世,我统统都可以给你,但是,至少给我肩负起队长的责任来,年轻人。”

      孙翔将视线转到叶修脸上,他又一次看到叶修露出那种让他难以理解琢磨的复杂表情。还记得上一次见到是在叶修决定把一叶之秋交给自己的时候,那时叶修也像现在这样说了什么,但孙翔被即将得到一叶之秋的喜悦充斥了大脑,什么都没听进去,即便听进去了,这么长时间,也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这次的叶修似乎更多了几分无奈,几分怒意。明明是对方在仰视自己,孙翔却依然产生一种自己正低着头,等待师傅训斥的错觉。

      这种感觉实在是糟糕透顶。孙翔烦躁的几乎想骂出声,身体先于大脑指令行动,伸手拽住叶修,狂乱的心情透过用力的指尖传到对方受伤的胳膊上。孙翔强迫将叶修拉近,近的几乎可以互相看见双方眼中投射出的自己。

    “我才是队长!你什么都不是!你凭什么指责我!”

      没有多少人知道,在最初的适应阶段,从者强大的精神负担曾折磨的孙翔死去活来。为了顺利和一叶之秋融合,这个倔强的大男孩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原来的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战士,而现在的他是拥有最强战斗法师的斗者队长。

      孙翔重复着每天枯燥的训练,一次又一次独自一人为任务而奔波。在孙翔心里,什么都不能比变强更重要。即使嘉世不让他随意在公众前唤出一叶之秋也无所谓,总有一天,大家会将他的名字和嘉世,和最强联系在一起。为了这一切,再苦再累孙翔都认了。

      可现在,这个阴魂不散的老家伙居然又回来了,带着新的从者,带着那种让人看不懂的表情,重新站在自己面前,仿佛他还是嘉世的队长,是战无不胜的斗神,简简单单几句便要否定自己的一切。

      难道想要变强也错了么!

      他凭什么!

      孙翔用力拽着叶修,像是要把他逼到墙边一般往前推搡。但是叶修只被逼退半步,便磐石般稳稳站住。

    “就凭你是一叶之秋的继任者。”叶修突然猛地一记头锥,把毫无防备的孙翔狠狠磕的往后退了几步。

    “你以为斗者是为什么而存在的?队长又是为什么而存在的?”叶修继续迈上一步,逼上来的身体和释放出的强大气场将孙翔的步伐打乱,一个趔趄,跌坐回床上。孙翔慌忙想再站起来,叶修却已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脸上没有敌视,没有鄙夷,字斟句酌,语重心长:”搞清楚你在为何而战。至少,把这一切当成荣耀,而不是炫耀。”

      叶修的话语砸进孙翔心里,慢慢沉到底。孙翔察觉不出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愤怒?不甘?怅然若失?冥冥中感觉到了什么,却说不清道不明。孙翔慢慢垂下头,想起自己这一年来的辛苦和艰难,胸口就像被石头压住透不过气来。

      忽然,一只手掌覆上他的头顶,手指埋在发丛间捻转着飞快揉了揉,指尖寒凉,掌心却暖的让人留恋。孙翔抬起头,正看到叶修收回手来。这个刚刚还在指责自己的人如今却眼中暖如日光。

    “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你救了我和沐橙的命。谢谢。”

      孙翔又一次愣在原地,他从未想过会从自己恨之入骨的人口中得到感谢。就如同他恨着叶修,孙翔理所当然的认为叶修也是恨自己的。无论是嘉世,还是一叶之秋,太多的既定事实让孙翔认定在他和叶修之间将永远存在着不可跨越的隔阂以及至死方休的仇恨。

      但是,眼前的叶修即没有仇,也没有恨。我可以把一叶之秋、嘉世都交给你,叶修是这么说的。

    “小子,路还长着,快点长大吧。”

      耳边,再次传来叶修的声音,孙翔猛的抬起头,却只抓住叶修转身的背影。孙翔赶紧跳起来,但伸出的手被阻拦在半路,指尖停在离叶修几厘米远的地方。王杰希来到两人中间,用手紧紧制住孙翔的胳膊,“该见的已经见到了,该说的也应该差不多了,你还想干什么?”

    “我……!”孙翔胸口心跳如鼓点一般,却怎么也说不出话,只能红着眼睛,死死瞅着叶修。叶修回过头,视线在孙翔那张年轻仍显稚嫩的脸上停留辗转,两人的视线有那么片刻纠缠。孙翔第一次懂得,原来眼神也会说话。

      孙翔缓缓收回那仿佛垂死挣扎般的姿势,慢慢低下头,紧锁眉头,盯着地面,不再言语。

    “我会尽快安排你离开。至于叶修的事情,你想说就说,微草不介意陪嘉世再闹一场。”王杰希这么说着,便带着叶修不再留恋的离开房间。开门的时候,门口的许斌看到里面低头不语,仿佛换了个人的孙翔时忍不住好奇的看了眼叶修,叶修拍拍他肩膀,说了句淡定。

      走在路上,王杰希看到叶修揉着额头,轻笑一声。“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热血?”

    “这不是因为肩膀胳膊不方便么。那小子,人不坏,只可惜欠点教训。”

      王杰希不置可否。他在拐角处拦住叶修,将他带到了医务室里。

    “不是该去搭理搭理老韩么?”

      面对叶修的询问,王杰希只是默默的把人按在椅子上,让叶修把借给他穿的运动衫脱下来。衣服下,手臂那里的绷带似乎印出些淡红色,王杰希皱了皱眉头,去橱柜里拿出干净的绷带和消毒用品。

    “诶哟哟,这小子下手还真重,我就说刚才怎么特别疼。”

    “那你还谢他。”王杰希白了叶修一眼,轻手轻脚的把原有的纱布拆下来。伤口没有裂开,只是有些渗血。

    “我向来公私分明,奖罚两清。”

      王杰希懒得搭理,埋头专注着,用酒精棉球小心的重新擦拭伤口,纱布覆盖,再将绷带重新缠上去。叶修把胳膊抬起来,王杰希为了方便坐在手臂靠内侧的地方,叶修一扭头就能看到王杰希的侧脸,略微不对称的双眼在这个角度看上去倒是一般大小,眼眸亮晶晶的,就像王不留行甩出的星星射线。

    “大眼。”叶修忽然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上弦的月亮。

    “什么事?”

    “谢谢。”

      王杰希手中一顿,叶修感觉到缠着的纱布那里被轻微拉紧了一下。王杰希没应声,手上动作不停,雪白的绷带继续一道又一道,密不透风,将叶修胳膊上的伤口再次严实的保护起来。


———————————————————————————————

这段写的很艰难,涂涂改改的。

一直觉得孙翔是个好孩子,虽然最开始的时候还很幼稚,但他遇上叶修,遇上小事情,还有后来的轮回,经历过挫折,再到最后的成熟。也想要写出这种感觉,不过文笔构思拙计……

我已经放弃了,不会撒糖,俺就是个盐罐子……

评论(21)

热度(105)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