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 —— 微草的场合(3)

      苏沐橙比叶修早了几天醒过来,而且很快接受了自己身在微草的事实。在此之前,王杰希对苏沐橙的认识只限于战场或官方场合的交流,印象中这个美丽的女孩总是安安份份的待在叶修身边,乖巧且不张扬,外界对她的评论更是容貌多于能力。但是,在目睹了苏沐橙一声不吭、汗如雨下地坚持完成每日的复健训练后,王杰希不得不感叹于在这个女孩瘦弱身体里所蕴藏的坚强和强大意志力。

      走进保健室的时候,苏沐橙已经完成了今天的训练项目,医生正在给她的恢复情况作评估。因为较长时间麻醉状态,苏沐橙的肌肉有一定程度的功能性废用,现在经过复健,已经能够拄着拐杖走路了。看到叶修进来,姑娘的脸上立刻变得笑靥如花。

     “叶修哥,王队长。”

     “叫王杰希就行。”

       叶修摸摸苏沐橙的头,把嘴里的糖咬的嘎嘣响:“沐橙,跟着哥直接叫大眼。”此言一出,房间里瞬间就跑光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拿崇拜的眼光瞅着叶修,心里感叹,不愧是叶神啊。放眼整个荣耀,敢这么拿微草队长的大小眼开涮的除了叶修,还能有谁。

      跟叶修打交道这么长时间,早就培养出免疫抗体的王杰希不恼不怒,直接无视,走到边上跟医生讨论下一步的治疗计划。余光里,他看到苏沐橙拉着叶修滴滴咕咕说着,叶修则满眼温柔宠溺,时不时微笑应上几句,兄妹两人之间的气氛暖的整个房间都亮堂起来。

      原来他也会有这样的一面。王杰希不由在心里这么想。

      说了一会儿,叶修转过身,冲王杰希招招手,又拍拍边上的椅子。王杰希便让医护人员先行离开,顺从的走到叶修边上坐下。

    “说吧,想问啥?”叶修塌了个肩,坐没坐样的赖在椅子里,棒棒糖的杆子随着讲话一翘一翘的。

    “把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都说一遍。”

      叶修摆摆手:"事太多了,让我怎么说啊。”

    “可以长话短说。”

    “短了说不清。”

    “……那我问,你回答。”

    “诶~这多掉身价啊。”

      王杰希嘴角一抽,就从身后唤出王不留行,荣耀第一魔道学者身着短衫长靴,背披深紫斗篷,头戴尖尖巫师帽,抡起魔法扫把就往叶修脑袋上挥。叶修也不躲,叫出君莫笑刷的把大伞打开,扫把打在伞面上,激起一连串星星光点,啪嗒啪嗒落到地面上。叶修在大伞后笑的特别欠揍。

      王杰希深吸好几口气,才算是平静下来,压抑住想狠狠糊这家伙一脸的冲动。这是他第二次见到叶修的新从者,他还记得叶修第一次给苏沐橙召唤出君莫笑时,这个坚强的女孩居然哭的稀里哗啦,扯着叶修和君莫笑不肯放手。

      王杰希深切觉得自己想问的问题堆起来简直比荣耀最高的山还高。

    “就从你退隐说起吧,是真的么?这个君莫笑又是怎么回事?”王杰希脸上的五芒星令咒还亮着,王不留行坐在扫把上,浮在身后,两双大小眼一起狠狠瞪着叶修,就等他这张嘴里还能蹦出什么玩意来。

    “这算两个问题了啊,”叶修总算没再拿王杰希开涮,他想了想,似乎在斟酌从哪里说起,“先说结论吧,退隐是事实。不过,更准确的说是我把一叶知秋转移给了孙翔。”

      王杰希听到明显一愣,而早就知情的苏沐橙默默握住叶修的左手,小巧的嘴巴抿了起来,似乎回想起很不好的记忆。

      转移从者的原理最早是由嘉世提出的。介于关于斗者和从者的精神链接的理论已经相当成熟,在此基础上,通过影响脑电波等外力手段切断斗者和从者间的联系,然后将这种链接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最开始的时候,荣耀各城军区趋之若鹜,争先恐后的开展试验,毕竟,能将强大的从者保存并流传下去是各军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但是,接连暴露出的缺陷远远出乎众人的意料。

      撇去不提继任者与从者之间的艰难融合,最遭人非议的是完成转移的这个过程。由于转移必须是在维持从者的形态时进行,因此,此时切断精神链接就等同于切断斗者的五感。用曾经接受实验的斗者的话来说,那就仿佛被装入塞满棉花的袋子再被深埋地底,没有听觉、触觉,说不出,动不了,什么都感知不到,甚至连自己是否还存在都不知道,那种空寂现象几乎能把人活活逼疯。几乎所有失去从者的试验者都出现精神恍惚的情况,甚至严重到不得不接受精神治疗。最终在以叶修等为首的斗者们抵制下,荣耀联盟选择人道封印该技术。

      在各国都签署盟约,不再使用该技术的现在,从叶修嘴里听到这个词,让王杰希惊呆了很久,他几乎不敢想象叶修是怎样度过那段传言中仿佛地狱一般的经历。当初封印该技术的最大功臣叶修如今却成为活生生的受害者,这简直就是对荣耀联盟,对所有斗者最大的侮辱。

      难怪这段时间以来,孙翔几乎没有在公众场合前召唤出从者,也难怪嘉世常在各种场合宣传孙翔的从者如同一叶之秋般强大。原来,这全是为此作出的预演,只为有一天时机成熟,能顺利在大众面前重新唤出一叶之秋这个昔日最强的从者。

      而叶修,不仅失去了自己半身般的存在,被剥夺战斗的本能,被迫离开自己建造的城池,甚至不得不眼睁睁看着一叶之秋成为他人所有物。王杰希想不明白叶修是怎样才能做到如此的一脸风轻云淡。

    “我确实失去了一叶之秋。不过,之后没多久,我就发现自己拥有了这家伙。别问我是怎么来,一觉睡醒就有了。”叶修指指君莫笑,轻巧的仿佛是从门口捡来一般。当看到王杰希微皱眉头,一脸愠怒的表情,叶修几乎立刻就猜到他在想什么。他抬手拍了下王杰希的后背,语气欢快的反过来安慰起王杰希:“别老皱眉头,我这不过重头再来罢了。“一副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样子,似乎经历这一连串非人折磨的根本就不是他。

      王杰希苦笑着面对眼前面色苍白,却依旧眼底清明,神采飞扬的叶修,不禁感叹不管过了多久,自己都依然无法完全了解这家伙。每一次,他总能给人以惊喜,让人一次又一次的感叹他的那份坚韧和强大。

    “君莫笑……我从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王杰希思索着,“当年参与实验的人中从未有谁重新拥有了从者。”从者又不是土豆,拔掉坑里还会长。

    “我也不知道。不过,按照以前一个朋友的说法,我大概是又被红月选中了吧。”叶修回头看着君莫笑,王杰希发现他的眼神温柔且透着一丝怀念,似乎站在那里的不是从者,而是某个好久不见的旧友。叶修又看看苏沐橙,然后两人相视一笑。

       再次选择么,王杰希心想着,倒也没觉得太意外。他所认知的叶修就是这样一个人,再多的奇迹,再多的不可能,放在他身上就是那么的正常,那么的理所当然。如果从者代表了斗者心中的战意,那叶修就是那种即使白发苍苍,也会勇往直前的家伙。

       王杰希想着以往和叶修之间的点点滴滴,一股暖流便从心底满过眼眸,他向叶修伸出手掌,说道:“欢迎回来。”

       叶修露齿一笑,没去握手,却冲王杰希击了一下掌:“老王,我回来啦。小心到时候别被我虐哭啊。”

     “你试试?”

     “哟,一年不见,气焰渐长嘛。”

       王杰希对叶修的新从者早就在意的不行,眼看着身后的王不留行都跃跃欲试起来,苏沐橙眨眨眼睛,特别好心肠的建议道:“要不,你们先打一场再说?” 王杰希这才发现话题已经不知歪到哪里去了,他咳嗽一声,把王不留行收了起来,很不专业的试图掩饰脸上的微红。 

     “扯远了。再问你,这一年为什么躲起来,不声不响,也不和我们联系?”

      “这可是你先扯开的话题,别赖我。”叶修这么嚷着,也撤去了君莫笑,“那是因为有跟嘉世约法三章:我让出一叶之秋,离开嘉世,不许和任何人提起这些事情。相应的,嘉世免去我合约中余下的所有服役时间,允许我自由离开,之后再不干涉。”

    “不过从结果上看,你们这约法三章还真脆弱。”

      面对王杰希的一针见血,叶修呵呵冷笑两声。

    “那你之后又是为什么去闯嘉世?”

      这时,苏沐橙喊着我来我来,把话题抢了过去。

    “叶修哥离开嘉世的时候我正在外面执行任务,说起来,我觉得嘉世当时肯定是故意的。后来联系上叶修哥时,他已经在兴欣的一家旅店里打工。在那之后,我们都有私下里有偷偷见面,本想着还有一年合约满了,我就不再签合约跟叶修哥走。”

     ”后来,我无意中听到陶轩和刘皓的谈话,似乎要威胁叶修哥什么什么的,那时我就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 一定要离开嘉世,到叶修哥身边去。可不知怎么回事走漏了风声,还没走成就被嘉世关起来。因为我一直不肯就范,他们最后就往我身体里打了麻药。”

      叶修轻捏苏沐橙的手掌,接着说道:“我大概是在半年前联系不上沐橙的,一开始以为是去外地任务了,但最后发现根本不是这样。坊间开始传言关于沐橙退隐的消息,我直接就去找了陶轩。可那家伙失口否认。”

     “苏沐橙退隐是故意放出来的假消息?”王杰希有些不可思议,毕竟几乎所有人都把这点当成了官方声明。不过现在回想来,嘉世倒是确实从没亲口承认过,一直都是模棱两可,含糊其辞。

      叶修点点头,“我那时也太轻信了,还满大陆的找沐橙。直到有天,有人带话到我那里,以沐橙为威胁问我要样东西,我才开始怀疑嘉世。”

      王杰希眯了眯眼,将这个关键词记入脑海。

    “我联系上以前队里的后辈,花了一段时间才查清楚他们关押沐橙的地点。这之后我便去嘉世救沐橙,遇上文州还有周泽楷他们只是不小心,本没想卷他们进来的。不只文州他们,还有我离开嘉世后结交的朋友,他们也都是知道事情原委后愿意帮忙的。”说到这里,叶修想起什么,转朝苏沐橙说道:“其中有个人可是沐橙你的大粉丝哦,就是那个老板娘,下次介绍你认识。”苏沐橙笑着点点头。

    “孙翔是在往这边来的路上遇上的。但打伤我们的另有其人,身份、人数都不确定,只知道有斗者参与。”

    “有见到从者么?“为了便于约束管理,联盟很早之前便着手建立从者和斗者的数据库,如果是惯犯的话,倒是有可能查出幕后之人。

      叶修摇摇头,“没。全是远程攻击,而且时间来不及。”

      王杰希低头将整件事在心里整理了一遍,又问:“你为什么会怀疑到嘉世头上,是与他们要的东西有关么?”

      叶修神情变得深邃,他把嚼的干巴巴的棒棒糖杆捏在手里把玩着,沉默片刻才继续说:“那样东西,知道的人应该不多。”

      王杰希正想继续询问,通讯器突然响了。王杰希听着电话里的报告,觉得还没平静的心又烦躁起来。他挂下电话,不由深吸一口气。

    “两个消息,先听哪个?”

    “先说坏的。”

    “孙翔赖着不肯回嘉世,坚持你就在微草,一定要见你。”

    “这不让人省心的家伙。另一个呢?”

    “韩文清的队长专线,指名要找你。”

    “这哪能算是好消息……大眼,我一定要抽烟!” 

——————————————————————————

这几天有空就多写了点。开始大段解释了,有流水账的倾向,咱尽力了……


评论(7)

热度(97)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