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 —— 微草的场合(1)

      不过两天时间,荣耀大陆却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尽管嘉世官方百般遮掩,但军区遭受袭击的消息还是在短时间内通过各种途径传到荣耀各地。叶秋,这个昔日的最强斗者,再次以不一样的身份,带着新的从者,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当中。

      叶修最后的足迹被发现于城际铁道附近,微草毫无意外的成为直接怀疑对象。看着嘉世送来的要求微草协助寻找叶修下落的文书,微草城斗者部队的队长王杰希不由眉头紧锁。

      门外响起砰砰几下敲门声,副队长许斌走了进来。

    “国安局的人跟我说这几天明显外人多了起来。上面怎么说?”许斌把一叠文书抱了进来,放在王杰希办公桌上。

      被拖着开会到大半夜的王杰希揉揉眉间,无可奈何的叹道:“没什么实质性结论。联盟已经介入,冯主席估计正忙着周旋。现在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

      王杰希起身走到窗边,看着被云层遮掩的天空,一语双关的叹道:“这是要变天了啊。”

      许斌靠到王杰希身边,刻意压低了声音:“队长,前辈已经醒了。”

======================================== 

      王杰希快步走进特殊医护间的时候,叶修正挣扎着坐起来。

      手臂、肩膀,连带着胸口都缠满白色的绷带,手上还连着输液针头,染红的外套已被换成宽大的病号服。叶修好奇的动了动受伤的肩膀,估计疼得厉害,龇牙咧嘴的,他转头朝站在边上的微草队员高英杰要烟,高英杰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微草戒烟。” 

    “哟,大眼。”叶修抬头看到王杰希,迅速露齿笑了笑,靠回床头,朝对方挥了挥手。

      看到队长走进来,高英杰露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如蒙大赦的朝王杰希跑过去,躲在队长身后。王杰希猜得到叶修大概已经醒了有段时间。他安抚似得拍拍身后的高英杰,让他和其它人先行离开,自己走过去,坐到叶修床边。

    “看上去精神还不错。” 

      叶修眯了咪眼睛,用欢快的语气说道:“至少睁开眼睛看到天花板这点还是让人感觉很不错的。”

    “沐橙还没醒?” 

    “小高跟你说了?”

    “大概说了些。”

      王杰希略微思索一下,解释说:“嘉世用的是长效的麻醉剂,使用应该有段时间了,体内有一定的蓄积。我们已经注射了拮抗剂帮助她尽快醒来,大概就这两天吧。”王杰希将手放在叶修没受伤的那边肩膀上,稍微用力的捏了捏,“放心吧。”

    “会有后遗症么?”

    “应该不会,现在的数据看来除了有轻微营养不良,其它身体机能还运转正常。只要积蓄的那部分代谢掉就好。”

      叶修听罢,深吸一口气,下意识的摸摸口袋想去掏烟,毫无意外的掏了半天没有掏着。想起这是在病床上,叶修这才停止了无意义的习惯动作。

    “要是沐橙有半点闪失,我以后哪还有脸去见她哥。” 联盟有名的嘲讽脸难得的露出一丝愧意,用手托着脸颊,长长叹了口气。

    “我没听说沐橙有个哥哥。”

    “嗯,也是个斗者,不过很久之前就去世了。”叶修一脸平静的仿佛谈家常般的说出这些话来,王杰希却没有遗漏对方眼眸中一闪而过的晦暗。只是没来得及细想,叶修便已飞快将话题扯开,笑嘻嘻凑过来,眼睛眨巴眨巴的,显得特真诚:“大眼,给个烟呗。我这是睡了多久?”

    “不行。两天了,你失血过多。”

    “诶哟,这都两天了,我说怎么烟瘾犯得厉害。”叶修柔弱的抚着胸口,故作受伤状,“你怎能眼睁睁看着我被戒断症状折磨呢?”

    “少在专业人士面前卖弄,戒烟死不了人。伤成这样还要抽烟才是真作死。”面对叶修的媚眼(?),王杰希毫不动摇的冷冷拒绝,但嘴角却是抑制不住的向上划出一小道弧形。

      王杰希在成为斗者前的本职是随军医生,可从者却是拥有近战能力极强的魔道学者王不留行。所谓咒如其人,为此,王杰希可没少成为叶修的揶揄对象。叶修说王杰希是道貌岸然的暴力江湖郎中,王杰希则反驳叶修是表里如一的千年心脏狐狸。两人你来我往,不知不觉,已然纠葛了好几年。王杰希已有快一年没见识到这家伙的嘴欠了,现在听来倒是意外的顺耳。

      等这家伙身体好点,还是偶尔放他一两支烟吧。

      王大医师好心情的这么想着,只不过叶修并不知道王杰希的打算,只觉得自己接下来在微草的日子可有的难熬了。“再不抽烟就真的得难受死了。”叶修愤愤不平的嘟囔道。

    “哦,我倒是觉得心情挺愉悦的。”

    “……你们这群手下败将,也就趁哥受伤时候讨点嘴上便宜。”

    “你现在倒是想起自己是伤员了。”王杰希白了眼叶修,扭头去看叶修身边的监护仪,数据显示现在叶修的生命体征都在正常范围。

      求烟无效,叶修只好再把跑歪了的话题拉回来:“我耳朵里那个通讯器在你手上么?”

    “我帮你联系过他们了,是个女人回的,说都还安全。”

      面对叶修“大眼你侵犯我隐私”的控诉,王杰希一脸“你特么都一声不吭跑进我微草了,还指望我给你留隐私么“的表情,果断驳回上诉。

      叶修想了想,又问:“那,孙翔怎么样?”

    “他没事,手术很顺利。”提起嘉世的现任队长王杰希就头大,上头还等着他提交处置方案,王杰希已能预见到会有山一样高的外交事务在桌上等着处理,这一提起,不由的也没好气起来,“亏你还记得他,你把这家伙弄进来想干嘛?“

    “没想干嘛,这不是情况所迫嘛。”

    “什么情况?”王杰希恨不得立刻就让叶修把一切全都交代出来,但看着对面那张还有些苍白的脸,最后还是心软作罢,“具体还是等你醒来再说吧。比起他们两个,你的身体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你现在需要休息。”

      看到王杰希熟门熟路的调整着医疗仪器的参数,叶修赶紧起身想阻止。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用脚趾头都猜得到,自己怎么能安心在这种时候一无所知呢。可王杰希轻易就将受伤的叶修制住,按着他没受伤的胳膊和肩膀,把人整个压回了床上。

      王杰希从上方俯视陷入床褥内,似乎还想说什么的叶修,柔声哄道:“放心,交给我。叶秋,交给我。”

      镇定剂随着输液管匀速进入叶修体内,麻醉剂很快起效,叶修的眼皮开始打架,身体变重,意识远去,视野中的人影开始变得模糊。恍惚间叶修挣扎着用已经开始无力的手软绵绵地抓住王杰希的衣袖。

    “……叫……叶修……“

      叶修沉沉睡去,伸出的手随重力滑落。王杰希拾起叶修骨节分明的手掌,在掌间摩挲片刻,才恋恋不舍的将其塞进被褥之下。王杰希迟疑片刻,小心翼翼的又将手覆到叶修额上,仿佛对待珍贵的宝物一般,轻轻拨弄着碎发,指尖一遍遍滑过眉骨。

      直至今日,王杰希仍然记得初到列车车厢时那触目惊心的满眼鲜红,只是,他已经回忆不起自己是以怎样的心情将昏迷不醒的叶修送入手术室,又是以怎样的心情在监护室的床边守了整整两宿。

      叶修在鬼门关转了一圈,王杰希陪着他,将辛酸担忧恐惧各种苦楚拌炒在一起,通通尝了个一遍。

      而就在几小时前,已经不眠不休数十小时的王杰希,依然头脑清明的站在会议桌前,凛然面对军区上层的压力,独自承担下所有责任,硬是将风口浪尖上的三人留在了微草。

      对于王杰希来说,既然决定守护眼前这个人,那必将倾其所能,不遗余力。

      幸而一切的付出和担惊受怕在看到那人睁眼的那一刻都得到回报,微草队长疲倦的脸上露出一抹欣慰而满足的笑容。他将额头靠在叶修枕边的床面上,静静听着叶修发出规律而安稳的呼吸声。

      叶修么,等他醒了就叫叫看吧。

      王杰希这么想着,觉得接下来的日子似乎也不是这么难熬了。

 

评论(6)

热度(109)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