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 —— 轮回的场合(3)

另外一边,缺了轮回队长的军演会谈继续展开。

但是上半场四平八稳的进展不同,蓝雨队长一反之前的温吞水,突然对军演的装配、地点、时间挑剔起来,居然连着之前只顾着自言自语嘀嘀咕咕的黄少天都加入了讨论,直接把他那对人专用战略级破坏武器搬上会议桌,一时间众人被烦得魔音穿脑,近乎升天。

好好一个会谈苦逼的被捣成一团浆糊。

这上下半场画风变得也忒大了。江波涛揉揉太阳穴,瞄了一眼时间,发现不知不觉已经扯了近一个钟头。江波涛借口要打电话联系自家队长,欢天喜地的逃离这非人之地。

江波涛走到门外,拨通队长的手机,这次话筒另一头铃声响了一会儿,可最后是被按掉了。周泽楷很少会无故挂断电话。江波涛觉得蹊跷,就又重拨一遍,没想这次竟是直接关机。

江波涛立即打电话给杜明及同行人员,大家都说没遇到队长。

怎么回事。

然而,就如同验证他心中的不安一般,在江波涛挂下电话、转身推门进会议室的那一瞬间,嘉世军区上空突然响起尖锐的警报声。

刘皓和陶轩跳了起来,会议室的联络电话很快响起。看着陶轩接电话后脸上表情变得五彩斑斓,再联想自家队长的失踪,江波涛觉得有些不太妙的预感。

“出什么事了?”

“啊,没什么。”陶轩这边干笑着,孙翔和刘皓却已起身要往外走,屁股刚离开沙发,就听隔音良好的房间外传来一声爆炸,震得房梁都微微抖了抖,洒下几搓灰来。孙翔一个箭步冲出门去,刘皓和陶轩紧随其后。

铃铃铃——是杜明的电话。

“江副队,不好了。有斗者袭击,现在外面一团乱!”

江波涛赶紧往会议室外走,却没料到被突然出现在门口且全副武装的嘉世军人拦了下来。

“抱歉,现在嘉世军区进入紧急戒备状态,事关机密,军区长有请各位队长暂时不得离开会议室。”士兵们一板一眼的复述着自己所接到的命令,手指却俨然扣在扳机上。

嘉世这是发什么神经,竟想将两大军区的队长副队长软禁起来。

“你们什么意思!嘉世算老几,居然敢威胁我们,不给你点厉害还老虎当病猫了不成!”黄少天跺脚嚷着,说着说着,脸色也沉了下来,满身都是杀气。而他身边的喻文州更是笑的阴沉,看的人寒毛直竖。

喻文州忽然转头对江波涛眨眨眼睛,问道:“江副队长怎么想?“

“指什么?”

“现在这个情况。”喻文州用下巴指指面前的嘉世军人。

“哦,这个啊,”江波涛冷笑一声:“啧啧,被小瞧了。”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

喻文州眯眼一笑,忽然脸上浮现出令咒,一个“咒“字从额头一路延伸至颧骨,占据整个右眼,诡异的图案将喻文州原本秀气的脸孔变得狰狞可怕起来。

应咒而现的是从者,术士索克萨尔。宽大的黑色法袍将从者的脸和身形掩盖住,脚踝的部位被烟气所取代,仿佛幽灵一般飘荡在离地几尺的地方。

这一切几乎只发生在转眼间,门口的军人显然没预料到喻文州会对不是斗者的自己动手,震惊之余赶忙举起枪来,然而索克萨尔快其一步高举骷髅法杖,几道黑光瞬间放出。

击魂术。

法术直接命中目标,对方枪举到一半,便像卡壳一般停了下来,两眼无神的朝房梁瞪着。还没等他瞅足一秒,就被黄少天一个飞踢踹的飞出去,在地上滚了几下便不动了。

“去你大爷的!”

黄少天嘴不停,脚下生风,刷刷几下砍瓜一般把中了击魂术的士兵都清干净了。

江波涛斜看了眼那些七扭八歪躺在地上的军人,一点也不同情。

都敢拿枪指着别国的队长,难道还妄想这些一等一的斗者会傻乎乎的遵守盟约么。嘉世的领导脑子这是坏掉了么。

斗者因为拥有非自然的力量而受到敬畏和约束,但这不代表在遭受生命威胁时依然会遵纪守法。盟约说到底不过是靠道德意识在约束,嘉世既然无礼在前,那就怪不得他们顺水推舟了。

三人一道快步从室内赶到室外。

赶到时,硕大的军区已经进入一级战斗状态,普通军人荷枪实弹在各关卡处做好防御,斗者们则召唤出从者,从各处陆续冲向西区。天空被从者战斗引发的法术效果所映亮。军区里时不时有流弹落下,将嘉世军区搅的一片狼藉。

发生了什么事情?

眼下的情况实在是超出自己的认知,江波涛需要更多情报来理清头绪,而现在身边唯一可能掌握内幕的人只有蓝雨一行人了。江波涛可没忘记这两人会议前后对比夸张到令人生疑的举动差异。

似乎是感受到江波涛的疑问,喻文州在这时毫无预兆的说让江波涛大吃一惊的答案。

“叶秋前辈在这里。”

叶秋??!!

江波涛还没来得及表示震惊,就听黄少天大喊一声看剑,从者夜雨声烦应声出现,一个漂亮的拔刀斩,干脆利落的将离他们的最近的一个战斗法师砍翻在地。夜雨声烦追上去,上挑,连突刺,银光落刃,几招下来便将对方斩于剑下。

“让你们还敢欺负老叶苏妹子,看本剑客分分钟灭了你们!”黄少天冲昏倒在地上的嘉世斗者龇牙咧嘴,舌尖上的令咒影约可见,咒如其人,正是一个“烦“字。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黄少天的话让江波涛顿觉醍醐灌顶。这一连串的变故以及周围人的举动似乎都有了个合理的解释。就像身处一场盛大的戏剧之中,包袱演员一个接一个抖出来,剧情却仍是晦涩难懂;而现在,终于有人给出关键字,将之前的伏笔串在一起,这才明白,原来那人才是真正的主角。

身边的蓝雨队长和副队长似乎正热衷于给嘉世的混乱添柴浇油,这边拔剑偷袭,那边放个混乱之雨。才不一会儿,地上就躺了几个嘉世斗者。

江波涛表示自己最近操劳过度,眼神不好,完全没看到。

他再次拨打周泽楷的电话,可对方还是关机状态。

江波涛有种不好的预感。他略微思考片刻,便朝战斗最激烈的西面赶去。

时间转到十几分钟前。

周泽楷猫着腰,躲在叶修身后,见叶修时不时看看时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远处的核心楼门口大门紧闭,门前一远一近站着两名哨兵,周泽楷能感觉出其中一人是斗者出身。核心楼作为嘉世军区最重要的研发大楼,无论何人出入都需经过哨兵的仔细核查,然后还要通过一个需提供眼纹、指纹以及证件的密码器才能打开大门。

不一会儿,来了两个士兵接班换岗,周泽楷察觉到叶修的眼神在这时变的锐利起来。

又耐心等上片刻,就见新来的其中一人接了个电话,他扭头向另一人交代几句,便小步跑着离开。这时,叶修刷的一下站起来,端着郭阳的假面具,带着小跟班周泽楷,大摇大摆走到核心楼门前。

站岗的是个年轻人。叶修向他点点头,掏出张不知真假的身份卡交给对方,说道:“是我。”

那哨兵眼神微变,接过证件翻看一下,便示意通行。

叶修走到哨兵身边的密码器面前,抬手碰了下耳朵那里,极轻声地说了句“我到了。”

很快,原本干净的验证界面上迅速滚过一堆代码,红灯闪了几下,变成绿灯,核心楼的大门在他们面前应声而开。

比起叶修仿佛变魔术般的行为,周泽楷更惊异于那站岗的哨兵仿佛聋了瞎了一般的行为。哨兵自顾直视前方,仿佛毫不知晓周边的变动。

叶修动身向门里走去,在与年轻哨兵交错刹那,抬手拍了拍对方肩膀,轻声说了句谢谢。

周泽楷跟在后面,留心打量了下那人。略显稚嫩的脸孔,却有着远超同龄人的稳重,前额有那么几缕碎发俏皮地从军帽帽檐下露出,流露出一丝青春少年意味。

对方正好抬眼飞快扫了眼眼周泽楷,露出藏在帽檐阴影下的一双黑色的眼眸。

“队长和沐橙姐就拜托了。”周泽楷听见那年轻人用只有两人才能听清的声音飞快说道。

周泽楷略微一愣,便飞快嗯了一声。

核心楼的大门在身后关闭,将那年轻哨兵的身影锁在了门外。

大楼内并不如想象中的人来人往,安静的如同荒废一般,只是遍布四处的摄像头、密码器,以及四处可见的站岗士兵无不提示着核心楼的机密和重要。

进门后,叶修往边上一拐,带着周泽楷绕过巡逻士兵,反朝楼下走去。当初这个楼的设计有他的参与,找到一条最少监视器和巡逻兵的道路无疑轻而易举。

很快,周泽楷便被叶修领到地下一层的通道尽头。狭长的通道里摇荡着蒸汽的喷气声,温度闷热的有些异常。

“这里是地下消毒间。很多实验室的衣服、相关设备就是在这里消毒的,别看很窄,实际上很大,分了好几个区域负责不同的物件消毒。“

叶修边走边说,丝毫不在意一路上的监视器。大概是察觉到周泽楷的疑惑,叶修便特意解释道:“走这条路线是早就定下来的。从刚才我们进门开始,我们的黑客就把这一路的监视器画面替换掉了。并不是全部替换,那样工作量太大,还会引起主机报警,需要替换的是我们一路经过的那几秒钟,所以时间得扣得恰到好处。呵呵,这系统当初还是雪峰找人设计的呢,我这不直接把设计者给挖回来了。“

说话间两人来到通道尽头,墙壁上是有个狭长的类似通风口大小的金属装置。叶修按下边上的按钮,金属门打开,居然是个升降电梯。

“这是用来送换洗布料实验服的货运电梯,可以直达45楼。“叶修爬进去,狭小的空间让他不得不半屈起腿。

“小周,上来。“

周泽楷也爬了进去。周泽楷比叶修高,更加不适应,蜷曲着身体显得很不舒服,两人互相调整着姿势,最后不知怎的,就变成了周泽楷趴跪在叶修两腿之间的暧昧姿势。

叶修摸索着按下楼层,电梯门逐渐落下,随即开始上升。

由于是货运电梯,上升速度不算太快。耳边是电梯运转的嗡鸣声,紧靠的身体处传来温热的体温,热度似乎正在悄然升高,让人口干舌燥。

两人以交叠的姿势极近的贴在一起,脸靠的很近,周泽楷怔怔的用视线一遍遍描绘着叶修下巴的轮廓、鼻子的线条,却根本没留意自己过于灼热视线早已落入叶修的眼里,出卖了他的那点小心思。

 “小周啊,想什么呢?”叶修恶作剧的用大腿夹了下周泽楷的腰,轻笑道。

 周泽楷刷的一下脸就红透了,心跳直接从七十几飙到一百十几,垂着脑袋不敢去接视线,生怕一看,就会被前辈看出自己刚才脑袋里闪过的那一连串有的没的。

看到他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叶修反而扑哧一声笑出来,可又不敢出大声,肩膀一耸一耸的,憋得厉害。

周泽楷红着脸,本能的想往后退,可脊背早就顶上了电梯的上天花板,无奈之下,只好拽拽叶修的衣服,小声且有点委屈的嘟囔:

“没想,前辈,别笑了……”

越是解释,叶修越是憋得难受,几乎笑的身体都曲起来,额头都凑上了周泽楷的肩膀。周泽楷感觉着叶修的头发摩擦过自己的脸颊和耳垂,抑制不住而又小心翼翼的偷偷歪过脑袋蹭了蹭,然后仿佛偷尝到甜头的小鬼一般眯眼笑了。

好不容易缓过气,目的地也到了。叶修恢复神态,与脸上还有些微红的周泽楷一道小心翼翼翻出货运梯。

45层算是核心楼的一道隔离层,整层楼没有任何其它办公室或研究室。Y字型的走廊尽头是一道紧闭的电子门,门前两名哨兵驻守。叶修用唇语告诉周泽楷,在那门后面就是嘉世最重要机密楼层所在。只有进入门后,才能再经专用电梯继续前进。

周泽楷探手摸了摸制服下枪夹内的爱枪,朝叶修点点头示意做好了准备。

叶修伸手替周泽楷又把军帽压低了些,将长出帽檐的头发部分塞进帽子里,造成一种板寸头的错觉。

两人一前一后向电子门走去。

“请出示通行申请!”认出是郭阳,卫兵立正行礼。除了军区一定级别以上的长官,包括斗者队伍的队长拥有直接进出的权利,其余人都需要提供军区长签字的通行证。

叶修从口袋里掏出提前准备好的通行证来。当了队长这么多年,叶修手头上多的是陶轩签过字的旧文件。

卫兵确认过后,再将其往扫描仪上一放。扫描结果提示笔迹与数据库相符合。卫兵将通行证交还给叶修,另一人便转身向密码器输入每隔几小时就会更换的密码。

电子门打开,叶修目不斜视的向门内走去。周泽楷略微低着头,垂下视线,紧跟在叶修的身后。

就在两人几乎已经走进门内时,突然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周泽楷愣了一下,赶紧侧身去掏手机。而被手机铃声吸引的哨兵也正好在那时转过头来。

两人直接看了个照面。

在看清面容的瞬间,哨兵瞪大了眼睛:“你是……!”

周泽楷来不及去管手机,猛然一记上勾拳将那人打得仰面向后踉跄,他收拳再向其腹部猛击,对方连声都没出就在片刻间失去意识倒在地上。叶修几乎在同一瞬间出手,大跨一步闪至另一哨兵背后,用肘朝其后颈部重重一击,将那人击昏在地。

周泽楷在铃声响起第三声时掏出了手机,全然不顾屏幕上江波涛三个大字,愤愤的把电话挂断,然后用仿佛要把手机戳穿的力道按着关机键,直到屏幕完全暗淡下来。

误了前辈重要事情,周泽楷心里很沮丧,偷偷摸摸的抬了眼瞅瞅叶修,又飞快做贼般的逃避开去。他低着头,做好了接受责骂的心理准备。

面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乖乖低头的周泽楷,叶修不由轻笑一声,抬手摸摸他的头发,军帽已经在刚才的战斗中掉落在地。

“没什么,被发现也是预料中的,早晚的事,”叶修说道,看了眼门口的摄像头,“看来,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叶修一把扯掉面具,飞快向通讯器另一头交代了情况,麻烦黑客再拖点时间。

一旁的周泽楷听他讲完话,便拔出自己另一把名为荒火的配枪交给叶修。但叶修看了他眼,没有立刻去接。

周泽楷飞快抓起叶修的手,将枪塞进他手里,并牢牢用双手包住,生怕叶修会扔掉似的。

叶修看着那把银色外壳的手枪,掌心摩挲着刻在枪身上的火焰花纹,最后自嘲般的扯扯嘴角,说道:“小周啊,之前还说不想把你们卷进这场麻烦中来着,现在看来,是不大可能了。”

没有任何不情不愿,周泽楷反而在这一瞬间激情高涨起来。他拔出碎霜,将保险栓打开。

“一起。“

没过太久,核心楼内连着整个军区上空都回响起尖锐的警报声。


评论(8)

热度(98)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