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 —— 蓝雨的场合

蓝雨城军区特殊作战部队的会议室里,只坐着队长喻文州一人。

在刚结束的会议上,军区上层同意参与由嘉世牵头举办,包括蓝雨、轮回三大军区的联合军演。作为代表,喻文州将和副队长黄少天几日后将前往嘉世军区商讨军演细节。

嘉世这个名字,让喻文州无法抑制的回想起那个战场上无人能敌的斗神身影。

只是,城在,人却消失了踪影。

与叶秋的交情,可以追溯到喻文州还在训练营的时候。那时魏琛还当队长,嘉世队长叶秋带队过来进行对战练习。年轻斗者都争着想与心目中的第一斗者较量。那时的喻文州在队伍里并不出色,但也加入了挑战行列。当然结局和其它所有挑战者一样,不过是被虐得爬不起来罢了。

魏琛对叶秋这种欺负幼小的行为表示鄙视。喻文州还记得叶秋哼了一声,一脸欠扁的嘲讽回去,表示自己也不介意欺负老弱,把魏琛气的半死。

但喻文州更记得是那天叶神嘲讽完魏琛,转而对自己说的话:“作为术士,精神力够,但反应力不足,从想法成型到施法太慢。不过观察力够好,好好利用。”

喻文州看着被誉为最强斗者的叶秋,看到对方眼睛里映出自己的身影。

“好好练,战场再战。”

从那时起,叶秋对于蓝雨现任队长来说便成为具有特殊含义的名字,所以在收到叶神退隐的消息后喻文州愣了很久。

退隐意味着令咒的消失,被红月选择之人除非自己产生永久放弃战斗的意念或是陷入无法战斗的情况,否则令咒将伴随终生。这么多年,退役者陆陆续续,却极少有人退隐。

喻文州很想找到叶秋问问,可无论如何打探、如何追寻,却始终杳无音讯。碍于自己的身份也又不好直接质问嘉世。

他还好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直到失去那人,喻文州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在以敬仰为名的借口下,感情早已升华。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煎熬持续了快一年,蓝雨意外收到来自嘉世军区长陶轩的模拟战邀请,喻文州顿时觉得天赐良机。于是,向来精打细算的蓝雨队长罕见的没多思考,迅速写完报告书提交给上级。

军演什么的都无所谓,喻文州想知道的,只有叶秋退隐的真相。这笔账,他要亲口向嘉世讨回。

在军演面谈约定日的几天前,退役后便很少再联系的老队长魏琛突然过来串门。副队长黄少天一听便兴高采烈地冲出去接人。黄少天是魏琛一手提拔,关系极好,喊他魏老大,一喊就是一连串,不用出门就能听见老远黄少天精力充沛的声音。

喻文州没有动,转头往窗外看了眼,在命令的阳光中若有所思的眯了眯眼睛。

“魏老大魏老大魏老大!最近还好么?想死我了!说起来魏老大你见到叶秋了吗?那个混蛋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找也找不到,他怎么就会隐退呢?肯定是出什么问题了对不对,他还欠我PK好几场呢……(此处略去N多字)。”

黄少天拉着魏琛走了过来,张嘴就是噼里啪啦往外蹦字眼,让重温噪音污染的魏琛后悔不已,捶胸顿足的暗想当年征召黄少天入伍的时候怎么就没让这娃讲两句呢。

喻文州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场面,微微一笑将前队长迎进屋里,并让黄少天去倒杯水来。

“叶秋前辈有跟队长联系么?”落座后,喻文州关心了一下魏琛近况,便突然话锋一转。

“鬼知道这小子跑哪里去了,不过你放心,这祸害挂不了。”魏琛不显山不显水,一副老江湖的样子糊弄了过去。但他不知道,抓住自己说话时眼球往左上飘忽了一下的动作已经落入了向来观察细微的后辈眼中。

他在了。

喻文州微微勾了勾嘴角,笑的魏琛直起鸡皮疙瘩。

几年没见,魏琛感觉越发的有些看不懂这个向来好脾气的后辈,比起如同团火焰般耀眼炽热的黄少天,喻文州就好比一汪冰峰的水潭,厚厚的冰层下是无人可见的暗潮涌动。

魏琛正在琢磨接着该怎么跟心思缜密的喻文州套消息,喻文州却在黄少天端着水杯冲进来的时候,突然主动说起和嘉世的联合军演。

“叶秋的退役来的太过突然,我和少天都觉得其中有问题,现在又突然提出军演,魏队,不知你对此有什么想法。”

“这样啊,确实蹊跷,”魏琛心中暗乐,连忙顺着杆子往上爬,“我觉得可能是这样的……”

于是,魏琛就和黄少天他们热烈的讨论了起来,并巧妙的获得了三大军区会面详谈的具体日子和时间。消息得手,魏琛没有继续停留,谢绝了黄少天要请他吃午饭的请求,最后端着队长前辈的架子,嘱咐喻文州和黄少天要好好加油,便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送走魏琛,喻文州立刻拉着黄少天进会议室。

“魏队很可能知道叶秋在哪里。”喻文州说道。

众所周知,黄少天和叶秋私交很好。早在成名前黄少天就时不时的瞒着蓝雨军方和叶秋混在一起。叶秋退役时,黄少天全然不顾自己的立场和身份,第一个冲到嘉世军区要人。而这一年来,喻文州也没少看到黄少天躲在角落里嘀嘀咕咕,一脸的怅然若失。

“真、真、真的?”黄少天罕见的激动的结结巴巴。

“虽然没有证据,但我的感觉应该不会有错,而且,叶秋和魏队很可能准备在军演上做手脚。”

“叶秋这个混蛋混蛋混蛋混蛋!这么长时间躲到哪里去了!魏老大也是的,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终于从狂喜中缓过来的黄少天顿时破口大骂,讲到最后语调竟有些哽咽,黄少天赶忙吸溜一下鼻子,偷偷抹把脸。

喻文州装作没有看到黄少天微红的眼角,又吩咐了几句,表示现在信息不足,嘱咐黄少天在会谈那天见机行事。

见面的日子很快就到来,喻文州带着黄少天及一众工作人员,轻装前往嘉世详谈军演细节。一行人在嘉世城门口遇上了轮回城的代表,带团的是轮回队长周泽楷,副队长江波涛以及队员杜明。

轮回军区近年来如日中天,队长周泽楷更是罕见的天才,人称枪王。看见喻文州一行,周泽楷微微笑了笑,江波涛点头问好,喻文州也礼节性的回应,黄少天则照例是噼里啪啦一连串。

嘉世军区在嘉世城的中心。尽管近年有没落的趋势,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当年有关从者斗者之间精神联系、操控、训练的原型理论多出自嘉世,仗着这些核心技术和叶修那时立下的赫赫战功,嘉世至今仍立于强国之列。

在卫兵的引领下,步入守卫森严的嘉世军区,喻文州仰视着素有荣耀第一楼之称的核心大楼,脸上一闪而过的表情冷的如同极东的冰雪。

出来接待的是嘉世的副队长刘皓。

黄少天极其讨厌刘皓,喻文州也没啥好感。虽然接触不多,但喻文州之前就隐约觉得这人有些奇怪,而黄少天则是在叶秋失踪的时候跟对方结下的梁子。

当年黄少天冲进嘉世军区要人时,遇上的就是刘皓。面对黄少天一连串叶秋在哪的问话,身为副队长的刘皓却一脸无所谓的表示叶秋已经退隐,军区没义务管他去哪。

黄少天不敢相信叶秋这堂堂嘉世缔造者,退隐后竟会得到同伴如此冷漠的对待,气的双眼冒火。黄少天作为有名的机会主义者,在时机的掌握和判断绝不亚于队长喻文州。若在平时,这样的场合怎么看都不是个好机会,可黄少天偏偏在叶秋的事上理性全无。结果,当喻文州赶到的时候,蓝雨副队长的夜雨声烦已经和刘皓的魔剑士对上了。

最后两军区之间如何周旋安抚将此事压下这里略去不谈,这仇算是记上了。黄少天见到刘皓扭头不理,刘皓也不乐意热脸去贴冷屁股,单单和喻文州以及轮回一行人握了手,将一行人领进会议楼里。

陶轩是嘉世现任的军区长官,当年和叶秋一起创出了半边天涯,但物是人非,现在他的身边早已没有了那个烟不离口的斗神,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年轻高挑、一脸狂傲不羁的少年。

“这是孙翔,嘉世的新队长。”陶轩向众人介绍,可身为队长的孙翔却毫无礼数的叉腿坐着,环抱着胸,自顾斜眼打量着两队队长,丝毫没有要和前辈打招呼的打算。

“你大爷的!叶秋失踪了居然都不理还从哪里找来个野孩子当队长,我xxxxxx”黄少天瞬间就在心里开骂了,脏字国骂连珠炮。喻文州和江波涛互相对视一眼,都没应声。喻文州发现周泽楷皱了皱眉头,依旧沉默不语,依旧让人猜不透心里在想些什么。

陶轩显然对孙翔的表现很是尴尬,刘皓赶紧经验丰富的跳出来打圆场,将话题转至军演的具体安排上来。

嘉世推出新队长喻文州早有耳闻,只是今日第一次面对面,没想到是这样个心高气傲的年轻人。

呵呵,喻文州心中冷笑,他可没有为嘉世未来担忧的义务。

会谈持续了半个多钟头,一直闷不做声只是点头摇头来表达意思的周泽楷表示想去洗手间,陶轩便宣布大家茶歇片刻。

黄少天早就憋得够呛,心里骂过的话喷出来足以淹没半个嘉世城,赶忙跳起来也要去洗手间,喻文州跟在了后面。起身时喻文州看了眼江波涛,轮回副队长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刘皓陶轩扯废话。

黄少天、喻文州、周泽楷三人一前一后走在去洗手间的路上,前头是个嘉世人领路,既为引路,也为监视,这算套路,三人倒也没什么不自在。

黄少天一路上念念有词,什么叶秋这混蛋队长位置都被人抢走了还不知道滚出来之类的,周泽楷跟在后头开始还嗯了几声,但等到了洗手间,喻文州才发现丢了轮回队长的身影。

“不就两个弯居然也能走丢,你要不要去找找啊?”黄少天挠着头问那引路人,那人回了句没事。

那声音有些沙哑,让黄少天忽然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但他还没来得及细想,就突然被自家队长用力扯进了洗手间。一进门,喻文州便大爆手速锁了门,两手一撑,把那嘉世人堵在了门和自己之间。

“前辈,终于见到你了。”喻文州笑眯眯的看着那张和叶秋并不相像的脸,他还记的这张脸应该叫郭阳。

那人冷冷的看了喻文州片刻,随后勾着嘴角送给对方一个熟悉又温暖的笑容。他推开喻文州,将脸上的皮面具揭了下来。

“……呦,这么久没见,蓝雨队长手速渐长嘛。”

叶修看上去比之前清瘦了一些,黑眼圈重了些,但眼底的神彩却没有半点褪色。

黄少天从进来开始便傻站在那里,连眼睛都不舍得眨的紧盯着叶修,心咕咚咕咚跳的飞快,快得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失而复得的喜悦让多话的蓝雨副队长再次进入当机状态,一个字也蹦不出来。

“诶哟,我们的少天队长怎么哑巴了?”叶修低笑着,转头拍了拍黄少天的脸颊。

“叶秋!叶……唔唔!”

叶修眼疾手快圈住扑向自己的少年,用手捂住他的嘴巴,“轻点轻点,可别真把嘉世的招来了。” 

就算不能说话,黄少天也觉得满足极了,鼻子里满满都是叶修身上一贯的淡淡烟味,叶修保养的很好看的右手紧贴自己的嘴唇,黄少天忍不住伸出舌尖在那肉肉的手心舔了一下。

叶修放开黄少天,没忘记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叶秋叶秋叶秋叶秋叶秋叶秋你到哪里去了!这么久都不出来为什么不联系?遇上麻烦了么?怎么不来找我们帮忙啊!”得了机会,黄少天趁机又欺身抱住叶秋,蹭了几下,觉得他腰上的软软肉好像少了点。

“遇上点麻烦,这不来解决么。”叶修被黄少天捏的腰痒,果断把四处作乱的手拍下来,“看见你们了,来打声招呼。”

“叶秋前辈可是跟魏队在一起么?”喻文州不着痕迹的往前迈一步,拉近与叶修之间的距离。话音刚落,黄少天就噼里啪啦责怪叶修遇上魏老大也不吱声,害的他操心担心,并强烈要求叶修补偿精神损失。

“我就说老魏肯定得露陷哈,他还不信,啧啧,也不想想战术大师有哪个不心脏的。”叶修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丝毫不在意把自己也给算了进去。喻文州本还想说什么,却听叶修话锋一转,正色说道:“今天我是来嘉世找个人。等会若是出现什么特殊情况,你们,还有轮回记得别轻易出手,明哲保身就好。”

“……什么意思?”重逢的喜悦被叶修的一席话打击的点滴不剩,喻文州嘴角的笑容逐渐变冷,微微眯起了眼睛。

“就是就是!老叶你几个意思!看不起我们蓝雨还是怎么着!不管什么东西本剑圣分分钟打得他们满地找牙。”黄少天低声嚷着,作势轮起袖子,秀出自己的肱二头肌。

“亏你还记得自己是蓝雨的,这可是在嘉世,你们别掺和了。再说哥是什么人,自己搞的定。”叶修拍了拍两人肩膀,便动身向卫生间深处的采光窗走去,一边走一边嘀咕着埋怨喻文州好端端偏要把他扯进卫生间,尽是害他露馅的节奏。

与叶修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喻文州突然反手偷袭。察觉到动静的叶修赶忙往边上闪,但喻文州迅速调转方向,利用卫生间有限的空间和黄少天的助攻,如愿拽住了叶修的手臂。

体温隔着嘉世制服传过来,有种要将皮肤灼伤的错觉。喻文州攒的很紧,用了巧劲,叶修扭扭手臂挣脱不开,再加上黄少天早就见机从背后圈住了自己的腰,只好放弃挣扎。

“前辈这是在担心我们蓝雨城么?” 喻文州尽全力抑制住自己想就这样将对方整个人拽到怀里,锁在身边的冲动,贴着叶修的脸,缓缓说道。

“有你在,哪还有人坑的了你们蓝雨。”叶修哼笑一声,警告似的瞪了喻文州一眼。

“多谢夸奖。”喻文州微笑着,毫不掩饰欲望的直视对方,“不如让我猜猜前辈的目的吧,能让前辈这么不惜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军区的人,应该不多吧。”

“……难道是苏沐橙!?苏妹子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到底怎么回事?退隐是真的么?为什么不来找我们……很担心啊……”黄少天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微躬着背,帅气的脸蛋埋在叶修略显消瘦的肩胛处蹭着,声音显得闷闷的,最后几句低的几乎细不可闻。

叶修没有回答,眼神却在听到苏沐橙的瞬间犀利起来。他抬起眼,进门以来第一次真正直面正视喻文州,一字一句的说道:“抱歉有些事现在解释不清,我不想太早把你们卷进来。”

黑墨的瞳孔瞬间缩小,喻文州看着对方,无意识的收紧了手指。两人之间的距离似乎近在咫尺,却又相隔万里。

“……放手,喻文州,你捏疼我了。”

当看到自己的手掌已经因用力而深深陷进叶修的制服中时,喻文州突然冷静了下来。他放开抓着叶修胳膊的手,收起仿佛要充斥整个卫生间的浓厚怨气,将内心再次隐藏在一渊深谭之下。

叶修移开视线,垂目揉着胳膊。听着身后传来黄少天略显不安的声音。

“叶秋叶秋你别怪队长啊,队长很担心你啊我也很担心你的啊。“

叶修努了努嘴,刚想开口,喻文州却突然温柔但不容拒绝的抱住了他,脸贴在他耳边,低缓的说,“前辈,我担心你。”

怀抱里的叶修不发一言,喻文州的心却是越沉越底,他深吸一口气,让烟草味从鼻腔一直渗入灵魂深处,缓缓将人放开。叶修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他看了喻文州一眼,转身揉了揉蓝雨副队长比一年前明显留长了的头发。

黄少天瞅着眼前的人,意识到他还是准备撇下自己孤军奋战,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垮了,转瞬间又变得恶狠狠的。

他扑上去,狠狠咬了叶修脖子一口。

“叶秋,本剑圣告诉你,你和苏妹子的事情我们蓝雨管定了,别想甩掉我们!“

叶修笑笑,没有接话,毫不迟疑的转身离开。

喻文州没动,眼底幽暗,将那略有些消瘦身影牢牢锁在眼底。


评论(10)

热度(90)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