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 —— 兴欣的场合

   有生以来第一次写同人,文笔有点流水账,多包涵

   架空,私设一堆,all叶,队长为主,会有双花,卢刘,高乔,希望有人喜欢,希望能有毅力写完。

==============================================

老板娘陈果走在回家的路上,抬头看看被厚厚云层掩盖的夜空,一轮满月在西边的云层中若隐若现,勉强可以看见淡淡一圈光晕;而天空的另一头挂着一轮残月,鲜红似血。两轮月亮如镜面般各处夜空一边,互相映照,撒下一地诡异橘红。陈果眯了眯眼睛,瞳孔中映出天边异样的光彩,时起时灭。

今天又是红月,是各城斗者们训练的好时间。若是平时,陈果肯定会想办法靠近嘉世军区,想亲眼目睹被誉为最强斗者——斗神叶秋的战斗身影,不过自从嘉世军方毫无征兆的先后宣布叶修,以及有荣耀斗者之女神美名的苏沐橙的退隐消息后,陈果就再也提不起兴趣来。

想起当初听到退隐消息时自己的心情,陈果重重叹了口气,加快了脚步。今

夜似要下雪的样子。

陈果在嘉世城边郊区小镇兴欣经营一家小旅店,是父亲留下的遗产。陈果父母去世早,留下小姑娘一人早早当家,独自守护自己最后的家园。多是因为一直以来的孤独经历,让陈果特别看不得别人受苦,遇到付不起房费的流浪汉总是主动让其吃住。帮的人多了,也会招来些故意使坏的人,何况城市边境并不安全,人口流动大,少不了有恶徒意欲不轨。但陈果能年纪轻轻能保住自家旅店安稳这些年,靠的是自己斗者的身份。

被红月选择的人会在身体的某个部位出现令咒。令咒一旦现身,便是召唤从者。从者应斗者而生,在红月的神力下依据斗者的自身特性被授予各种特殊能力。陈果传承自父亲的性格,豪爽胆大,自家从者便是个会使重火力的女枪手,取名逐烟霞。遇见来意不善者就召唤出来好一顿狂轰滥炸,既把坏人吓跑,也把旅馆门前炸的坑坑洼洼,光修补道路所用的费用就差点让这个小旅馆入不敷出。

红月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已不得而知,但它的出现毫无疑问改变了荣耀大陆的规则。斗者逐渐成为各国军事力量的重要一环,在从者强大到无法用科学解释的能力面前,普通的军火近乎不值一提。各国热衷于征召新出现的斗者,予以高薪优待,集结成队,服务军方。但并不是所有斗者都愿意入伍,只要不影响日常安定,军方对这些闲散斗者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陈果的旅店地偏,店小,除了老板娘,也就雇了几个女伙计。新来的前台叫唐柔,人长的漂亮,齐肩短发,看上去文文气气,举手投足间带了些贵族气质,但骨子里却透着一股恨劲。自从见过唐柔一声不吭召唤出个战斗法师,一矛挑翻意图调戏旅店伙计的两个流氓,并追着打了一条街,把对方打得只剩裤衩的壮举后,老板娘便对这姑娘喜欢的不行,当成亲妹妹一般宠着。这么久以来终于感觉多了一个家人,陈果觉得幸福极了,连着几天施粥,还一时心软捡了个在店门口徘徊,一无所有的男人。

这店里唯一的壮丁自称叶修,来的第一天就神秘兮兮的自爆家门说自己就是斗神叶秋,老板娘眯着眼上下打量了一番对方的虚胖脸,哼了句“你是叶秋,我还苏沐橙呢”,就把这个大言不惭的家伙打发去拖地了。

发现自己捡了个不靠谱的回来,陈果顿觉有些后悔,便格外盯得紧了些。很快,她便发现这家伙常常半夜溜出门去,不知去干些什么,但早上准点回来,装作没事一样,没精打采的打扫着店铺。而且这家伙还是个烟鬼,烟不离口,把原本禁烟的旅店搞得乌烟瘴气,气的健康人士陈果直跺脚。

但她还是狠不下心赶叶修出去。

纠结数日,陈果找唐柔诉苦,不知道该怎么办。唐柔拍了拍陈果右肩,说:“我看这人不像是坏人,来这里的哪个没有故事,而且看着也不简单。”

陈果抬眼瞅瞅正窝在屋外抽烟,露出窗台半个后脑勺的叶修,心软了,从此划定了店里的吸烟区和禁烟区。叶修看着作出一脸牺牲表情的老板娘,嘿嘿笑了几声,似乎很开心,显得那张虚胖脸更圆了。

等陈果真正明白唐柔那句“看着不简单”的含义时,是旅店被两个斗者找上门来的时候。上次被唐柔打跑的流氓是暴发户的儿子,咽不下这口气,雇了两个佣兵,想找麻烦。陈果倒也不怕,拉上唐柔,约定后山树林见高下,结果发现叶修也偷偷跟了上来。

“赶紧回去,别掺和斗者单挑,小心受伤。”陈果担心叶修受牵连,但叶修死缠烂打,再三保证自己跑的很快后,总算受到首肯留了下来。

对方倒也干脆,说好单挑就单挑。陈果以老板娘自居,自然想第一个冲上去,结果被叶修拉住,说“小唐,你先上。”

陈果大怒,心想你这吃闲饭的居然管起老娘事情了。

叶修赶忙解释,说:“这是平地,你的从者擅长远程,对方多半是个近战,还是小唐先上比较安全。”

“真的?”陈果半信半疑,“你怎么知道对方是近战。”

叶修笑笑,“猜的。”

陈果一跺脚就要炸毛,不过这次,是唐柔站了出来:“让我先上吧。”

陈果这回没再坚持,冲唐柔点点头,说了句“小心”。唐柔留给陈果一个自信的微笑,右手一挥,手背显出令咒。令咒为鲜红色,状似朵怒放玫瑰,她的身后瞬间浮现从者寒烟柔,一头墨色短发,红衣战袍,手持一杆长矛,矛尖缠绕火焰。唐柔将精神链接连上寒烟柔,听觉、视觉、感知觉瞬间放大,透过寒烟柔的双眸,牢牢盯准了自己的目标。

从者就是斗者精神力的象征,斗者指挥从者战斗,同时也承受从者的伤痛,无论受伤还是战斗都会消耗精神力,一旦无法再集中精力维持住从者的身形,战斗便告失败。

对方很快也召唤出从者来,果然如叶修所说,是个战斗法师。陈果瞥了眼叶修,还想问他怎么猜出来的,但转头就看到身边的叶修一改平时懒散的作风,目光变得异常锐利。

战斗在寒烟柔冲出的瞬时打响,双方从者即刻战成一团。唐柔打得极其生猛,矛尖带起的火焰几乎要将这片天空映红。

对方丝毫没想到这样娇小的女孩会有如此猛虎下山的气势,一时间乱了手脚,自称久经沙场的雇佣兵竟一时间被压着喘不过气来,眼看对方斗者就快站不住了。

 “小唐,好样的!!”陈果自豪的不行,拼命加油,却听见身旁的叶修一直嘀嘀咕咕。

“诶呀呀,出招这么快,多半本身训练过什么的原因,但是这打法有点乱,嗯……诶呀呀,这里怎么接了龙牙呢……哎呀呀,好险,幸好对方被打蒙了……诶呀呀……”

“你哎呀呀有完没完!!!!”陈果气的想踹这个吃里扒外不讲好话的叶修一脚,结果刚扭头,眼角就闪过一亮。对方另一人见同伴落了下风,便不顾三七二十一暗搓搓的召唤起自己的术士从者,试图用法术偷袭。

不过,唐柔看的清楚,挥舞着战矛虚晃几下,便向边上一躲,避开落下的闪电。

陈果从小以来受的是正直教育,最看不惯偷袭这等龌蹉之事,何况偷袭的还是自家妹子,顿时怒从心来,精神力暴涨,立马召唤来逐烟霞,黑洞洞的炮口精光闪现。

“看招!”

“哎呀呀,怎么上来就大招啊”叶修哭笑不得的叹气声未落,激光炮火便已从天而降,瞬间就将战场笼罩,直接就把那个本强弩之末的战斗法师打没了,寒烟柔再冲上去一个补刀,把拿术者也送回了老家。

 “看到没有,这就是老娘的实力!”

陈果冲那晕在地上的两人挥挥拳头,心满意足的走在回去路上的最前头。叶修叼着烟跟在后头,唐柔瞅着叶修半响,脑子里回想着战斗时叶修说的话。

陈果当时完全没在意,但唐柔留了心眼,现在想来,这人所说的正是自己战斗中的弱点。是个强者。唐柔心中暗记,故意放慢脚步,跟叶修走在一块。

“嗯?怎么了?”叶修叼着烟,一脸心知肚明的表情等着唐柔说话。

“晚上还在那里,单挑。”唐柔直直盯着叶修的眼睛,大有现在就地打一场的气势。

叶修大概没料到唐柔会说出这句话,愣了一下,但很快就笑了起来。

“好。”他回答道,“你反应力很快,精神力够强悍,只是缺乏经验,打法有些没章法。”

唐柔想打一场的欲望更强了,跃跃欲试的,“晚上见分晓。”

叶修眯眼一笑,没接话。

第二天,老板娘突然发现唐柔跟叶修关系似乎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改变了,唐柔主动提出想让老板娘准假,让叶修指导自己战斗。

“他??!”老板娘看着一脸疲倦更甚前几日的叶修,表示很疑惑。

不过,既然自家妹子提出来了,老板娘也就没多说多问,大笔一挥,提了叶修当前台,每日有那么几小时休息可以指导唐柔练功。

而叶修也确实有两把刷子,唐柔提升很快,光看寒烟柔那几招比以前威力暴长的招式就可以判断出来。陈果觉得挺开心的,不知不觉也把叶修当成了家人,原来的戒心也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那个时候,陈果一度以为这样热闹而平静的日子会永远维持下去,但从她捡到叶修的那刻起,就注定了一次绝不平凡的开端。

半年后,有个看上去胡子拉碴的大叔前来旅店,进门就问叶修在哪。这人似乎是叶修朋友,两人相见甚欢,转头就窝到抽烟区叙旧情去了。而两人谈了大半天,叶修最后领着那看似大叔,其实也就跟叶修差不多年岁的朋友来到陈果面前。

“这是魏琛,我以前在蓝雨城结交的朋友,如今落魄嘉世,一人孤苦伶仃,希望老板娘行行好,赏他碗饭吃。”说完,叶修装模作样擦了把同情的泪水。

“我擦,老叶你什么意思!哪有你讲的这么可怜,好歹老夫也是蓝雨军区战队前队长,想供养老夫的小弟排满大街好不好!”

陈果瞟了眼胡子拉碴,一脸风霜,穿着休闲裤,拖着拖鞋的“蓝雨前队长”,不屑的哼了一声。不过鄙视归鄙视,陈果的好心肠摆在那里,没多想什么,便还是心软收留了对方。

可没想,这一收留,竟是开了先河。

接下来的大半年,叶修陆陆续续不知从哪里捡来、拐来好些个人:一个一米八几,头发染得金黄,喜欢穿破洞牛仔背心,一身混混打扮,一来就感恩戴德的表示要为老板娘守店铺、看场子、收保护费的小子叫包荣兴,别称包子;一个看上去很聪明,带着圆眼镜,据说是荣耀最有名学府的天才大学生叫罗辑,可惜跟包子很不对盘;一个来自霸图城的男孩,做事精干、稳重,感觉很靠谱,名叫安文逸;还有个乖乖巧巧,谦卑又有礼貌,简直是叶修老魏反义词的男孩叫乔一帆,来自微草城;最后来的是个不爱说话,任谁讲话都不搭理的男孩,还是叶修介绍的名字,说叫莫凡,是个流浪孤儿。此外,还有一个偶尔会来找叶修的男人自称孙哲平,长得倒挺有男子气概的,只是陈果这段时间见陌生人见到麻木,早就没啥兴趣追问这人怎么跟百花城军区战队前队长同名。

一来一去,小小的旅馆居然住满了人,陈果一边喊着“还让不让人做生意了!”,一边还是好心收留这些据说都是漂泊在外的人们。尽管支出大了很多,但陈果觉得家里多了很多人,每天闹哄哄的。

她曾经有点感谢叶修,是他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但等她发现这些人居然全是闲散的斗者后,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第一个被发现的是包子,那天叶修指导小唐去了后山,包子拿条板凳坐在门口看店子。突然,正在做账的老板娘听见包子大喊一声“哪里跑!”,回头就见包子冲了出去。陈果赶紧追出去,就见包子追着一人不放。

三个人一前一后狂追了两条街,陈果都快跑不动了。眼看包子就要追上对方,就见对方一回头,额头一闪。 

是令咒!陈果大急,想提醒包子,但包子比她反应还要快,大吼一声:“想动老板娘,先过我这关!!!”

他裸露的右手臂上浮现出酷似龙虎纹身的令咒,然后一个同包子长得极像的从者就跳了出来,手里抄着块不知哪里来的板砖就冲对方从者拼了上去。陈果吃了一惊,对方很明显也吓了一跳,多半没想到包子居然也是斗者。

巷子很小,可回转的余地不多,对方是个枪手,抬手就射,但包子反应奇快,抱住膝盖,就往地上咕噜一滚,顺便左手一块砖右手一把沙的往对方狂扔。陈果担心包子落下风,就也召唤出从者,配合着包子天马行空一般的攻击,压得那枪手四处捉襟见肘。

眼看着要输,那人转身想跑,没想到刚退了两步,包子就不知从哪里钻了过来,操着板砖,气势长虹的冲人头上就是一砖,直接把人拍倒在地。

估计是晕了,战斗法师也应声不见。包子很满意,继续举起砖头要砸,陈果拼死冲上去,这才拦住。

“包子,别打了,再打要出人命了。”

“可是老板,老大说过,补刀很重要的。”

“……”

后来,发现情况不对的魏琛追了上来,陈果简单解释了下经过。魏琛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在那人身上搜了一圈,最后居然搜出本笔记本,封面一角印的是嘉世军方的徽章。

“嘉世?怎么回事?”陈果觉得太奇怪了,自己一个平民老板姓,怎么会和军方扯上关系。

魏琛没回答他,回去以后和叶修关在小房间里,暗搓搓的讨论许久。

那个时候,陈果有了一种感觉,或者说,一种直觉。她就一声不吭的等在屋外头,直到讨论结束,叶修从里头推门走出。

叶修黑洞洞的眼睛看着陈果,对于陈果等在外头这件事一点也不感到奇怪。 

“家里这些人该不会都是斗者吧?” 陈果走上前去,直接问道。

叶修沉默片刻,随后点点头。

陈果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你们想干嘛?”她又问。

“有些事不知道的好,这些人的事情我会负责。嗯……找好下个住的地方就走。”

“……我又没赶你们走”

“怎么,不怕上军事法庭?”

“这人都忽悠我收留了,总得给我个理由吧。”

叶修第一次在陈果面前收起那懒散的表情,神情坚毅而严肃。而陈果永远都不会忘记叶修那晚说出的,改变了她一生的请求。

“我要到嘉世军部救个人,愿意帮忙么?”


评论(10)

热度(140)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