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春暖(45 完)

几天几夜没好好休息,又激烈的折腾了一场,叶修几乎沾枕头就睡,期间只醒过一次。

约莫在早上五点半,是平素规律起床的时间。初晨清寒,但叶修一点也没感到冷,半睡半醒中觉得后背贴着一个热烘烘的东西,好像超大型的热水袋,温暖又舒适。他下意识的往后挪动,想离热源更近一些,但身体被牢牢压住,埋在厚厚的棉被下面,动弹不得。

叶修觉得有些闷,用了点力气,试图撑开四肢。

他一动作,背后那个热水袋也跟着动,叶修的肚子很快被搂住了,双腿也被缠的结结实实。

有什么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叶修愣了一下,紧接着,昨晚那些疯狂的画面便如海流般蜂拥而入。

他瞬间清醒。

叶修记起了自己是如何在周泽楷的身下达到了高 chao...

杏林春暖(44)

叶修打开客厅的灯,“书包可以放卧室。”

周泽楷环顾四周,厨房和客厅是连在一起的,卧室很小,床占据大半空间,没有太多家具,书桌上摆着笔记本电脑和一摞摞文件书籍,一盒烟,一个烟灰缸,一切都维持着叶修三天前离开时的样子。

“小周,晚饭吃面好不好?”叶修从厨房里探出头,晃了晃手里的方便面和鸡蛋,“只有这点了,我去楼下再买点吧。”

“我去。”周泽楷不由分说拦住叶修,揣上钱包,先一步出了门。“注意台阶——”叶修站在楼梯口大喊,几秒后,遥遥传来一声“知道”。

叶修抓抓头发,回到卧室,跑到床边趴在窗台往下张望。

天已经完全暗下来,老小区里零星点着路灯,北风从敞开的窗户外灌进来。叶修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杏林春暖(43)

“什么时候回来的?”

叶修抽出胳膊,环抱住周泽楷,周泽楷抱的实在太用力了,像是要将他整个儿揉进身体里。

“今早。”

“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周泽楷埋在叶修颈窝,唇瓣贴着皮肤,不吭声。

叶修揉揉他的头顶,摸到后颈处,周泽楷的头发彻底的长长了,去年离开时还是刚剃过的毛茸茸短发茬,现在已服帖的盖过后颈,蓬松而柔软。叶修拿手指梳了几下,发丝软软的缠上指尖。

“嗓子怎么有点哑,感冒了?”

“一点点。”

“不是偷跑回来的吧?”

“请过假了。”

叶修哦了一声,不再继续问,抬起周泽楷的脸,仔细打量他脸部的每一处线条,周泽楷半跪着,抬头仰视着叶修,两人的视线安静的纠缠在一起,在互相的眼里...

杏林春暖(42)

一直忙到第二天下午,急诊室才终于恢复了原来的工作节奏。所有人都累瘫了,原本只有一张木板床的医生值班室硬是挤进三个大男人:魏琛睡最里面,方锐横着叠在他肚子上,乔一帆缩成一团,占据了床尾的角落。

现在轮到苏沐橙和唐柔当班,叶修总共也就睡了三四个小时,在安排好重要事项后,便去院长办公室给冯宪君做报告。

同行的还有肖时钦和烧伤科的主任邹远。

这样的报告会千篇一律,冯宪君照例要在众人汇报后要发表几句感慨。都是些场面话,八股文,叶修和肖时钦听着无聊,就开始堂而皇之的打瞌睡,唯有邹远一人还强打精神听着。他毕竟刚当上主任没几年,修炼远远不足,此刻坐在睡的横七竖八的两人之间,打量着冯宪君越发拉长的脸色,觉...

杏林春暖(41)

直到凌晨,周泽楷才终于写成那封邮件,拇指摆在发送键上,久久没有落下。

有那么一瞬间,他在想,再看了邮件以后,叶修能理解他吗?

半响,周泽楷点击保存,手机开了静音。

他跳下床,轻手轻脚的绕过室友的床铺,来到窗边,将厚重窗帘拉开一条缝,银白的月光如水一般淌了他一身。之前,每当深夜从图书馆或实验室回住处时,头顶也经常有这样一轮明月,留学的同伴总是感叹,月是故乡的明,现在,周泽楷仰望着那轮挂在天际的辉白,感觉心像被挖去一大块,空落落的,不知丢在了哪里。

他能轻松写完上万字的论文,却对一封短短的邮件束手无策,毕竟,科学可以简简单单的用数据说话,而感情不能,他有太多的想法想要述说,还有个心结需要解...

杏林春暖(40)

这天下班后,叶修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锁了门,坐在主任办公室的椅子上,把玩掌心的手机。

手机是最老的款式,朋友总劝他早点换掉,可他不肯,因为就这个牌子耐摔,经得起折腾。待机界面已经从最初的系统蓝色被改成一张照片,照片里是一双牵着的手,虽然在过小的屏幕里显得有些模糊。那是第一次出去约会时,周泽楷偷偷拍的,那会儿叶修睡过了头,等醒来时,终点站的公交车上只剩下他们两人,他的头枕在周泽楷肩上,手掌也被牢牢抓着。叶修问他怎么到终点站了,周泽楷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他也睡过头了。

说话时,他的眼珠子微微朝边上飘忽,叶修勾了勾嘴角,什么也没说,捏捏他的脸,和他手牵手,下了车慢慢走回去。

那些美好的画面在脑海...

杏林春暖(39)

周泽楷和同伴找了个借口,说有事先走一步。

他一个人慢腾腾的走在街上,走出半条街,直到被北风吹的打了个寒战,才想起大衣遗忘在了会场里。

他不想回去拿,脑子里乱的很。

现在回想,刚才经历的一切不可思议好像一场梦,而他现在则被这场梦搅的心神不宁。

最开始听的时候,周泽楷觉得很可笑。匿名信,听上去像是二流电视里的老套情节,在他十几年的象牙塔生活里,身边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更何况,这信似乎是与自己有关的,但他却从未听说过只字片语。周泽楷一度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尽管叶秋的表情很严肃,但他依然不愿意相信,潜意识里,当做笑话一样的听。

但慢慢的,随着讲述,他动摇了,被叶秋口中那有理有据,条理清晰...

杏林春暖(38)

叶秋遣散了随行人员,请周泽楷单独去咖啡厅坐坐。当叶秋顶着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熟练的向下属发号司令时,周泽楷总有种在看穿越剧的错觉。

他们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正好能看见屋外广场上的喷泉。服务员送上饮料与甜点,叶秋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小口,姿势优雅,与端着碗囫囵喝汤的叶修完全不同。

周泽楷依然有些震惊,时不时瞅瞅那张脸,神情恍惚。

他从未听说过叶修有个弟弟,而且还是双胞胎。叶修鲜少提及关于自己家里的事情。是哪里人?家在哪里?有没有兄弟姐妹?这些周泽楷都一无所知。

周泽楷喝下一大口橙汁,试着让自己显得更冷静、更自然些。尽管两人之间有着许多不同,但他总是下意识的在对方身上寻找叶修的影子,比如笑的时候...

1 2 3 4 5 ————
©小吃包 | Powered by LOFTER